rf4ir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二百五十五章 假惺惺相伴-9vs9o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姜音冷眼看着他们,半响才出声,“你们要多少保护费?”
霸道总裁:专宠私家甜妻 她时之光
姜音原本想要给钱息事宁人,懒得和这些人掰扯了,可那群人却因为姜音的态度更加的肆意妄为起来。
“这一天就是五十两银子,一个月一千五百两,不过看老板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就少收,你给一千二百两就行。”那头头说着走到姜音的身边,准备去摸姜音的脸。
反抗在幻想鄉
姜音轻巧躲过,“一天五十两银子,你真的是好大的口气,当真是不怕闪了你的舌头。”
“嫌多?其实给你少点也是可以的,你陪我们吃一顿饭你给一千两就可以了,当然了,如果陪我们玩玩的话,我们可以一分钱不要。”
那人邪淫的目光在姜音身上乱瞄,这让店里的伙计气的都忍不住要去和他们打一架。
当然如果不是他们老板示意他们不准轻举妄动的的话。
这时,谢澄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脸茫然的花言。
“你们在做什么?”谢澄看着酒楼。当中那群人手中拿着刀脸色不由自主的冷了下来。
那群人看到谢澄脸色一变,不过转瞬又想到了什么,就拿直接拿起刀在酒楼当中乱砍起来。
幸好这时候酒楼里的食客全部都跑了出去,不然的话按照这群人这一通操作绝对会伤到其他人。
汉明大黄袍 历史军事
谢澄直接上去一脚,把一个人踢翻,那群人也很快反应过来向谢澄动起刀,花言长在谢澄的身后不免也遭到那群人的攻击。
尽管他左躲右躲,再加上身体刚好的缘故,一不留神就被那群人砍了一刀。
“花言!”姜音惊呼了一声,赶紧跑到花言的跟前。
姜音赶紧上前查看一番,心中一凉,腹部已经被血染得通红。
谢澄也趁着这个空挡。快速的把那群人给赶了出去。
那些人本来就是沈仰派过来找姜音晦气的,他们挑的时间刚好是避开谢澄不在店里的时候,可没想到谢澄居然会再半路上给回来了。
他们深知谢澄的身份不可能真的对谢澄下手,所以看到有人受伤之后赶紧就一溜烟的全部给他跑了。
如果酒楼也因刚才打架的动作桌子和凳子全部都摔的稀巴烂,酒楼的大堂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洗劫了一般,惨不忍睹。
“他怎么样?”谢澄快步走到姜音的身边蹲下,花言此时此刻捂着腹部面无人色。
“他腹部不停在流血。”姜音压着花言腹部的手,神色着急。
“赶紧去请大夫过来。”谢澄喊了一声之后,就抱起花言往后楼走去。
大夫很快就来了,不过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赶紧的拿药和纱布给他包扎伤口,这一治疗整整用了一个时辰。
“他的伤口有点深。你们现在来一个人跟我去抓药,然后要时刻观察他的状态。”
大夫说完之后就写了一张药方,姜音就让酒楼的一个小厮跟着大夫出去了。
房间中恢复了安静,良久姜音看向谢澄。
“你刚才……”姜音不知道该怎么说。
盛世田園之天才小酒娘 鳳獄如歌
姜音当时从她那个方向看上去花言好像因为谢澄才被人砍伤的,她看着谢澄神色复杂。
“你想说什么?”谢澄不解。
“刚才花言站在那,你为何要把那群人往他身边带?如果不是这样,花言也不会被那群人砍伤。”
姜音看向花言的眼神不自觉流露出心疼。
将姜国灭国之后,好不容易找到和姜国有关的故人,她对花言的感情不像是朋友。
“你以为我是故意,故意让他受伤?”谢澄神色有些晦暗。
难道自己在姜音的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
“你就是一直这样看我的?我在你心里就是一个卑鄙小人?”
惊世狂妃:逆天召唤师
姜音沉默不语,她形容不来此时此刻她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打碎了谢澄幻想,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很好。”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看着谢澄怒气冲冲地离开,姜音心里有些酸涩。
籃球淚
当天下午,赵雅芝闻讯而来。
“怎么弄的?这么重的伤口。”
赵雅芝说着给花言检查伤口,可检查完之后,她的神情异常沉重。
“总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这刀口实在是太深了,就算是我也不敢保证他能平安度过。”
赵雅芝的话就如同晴天霹雳,直接把姜音震在了当地。
“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医治好,拜托你了。”
最后赵雅芝在临走之前又重新给花言开了一副药,让姜音赶紧去熬。
在赵雅芝走了没多久之后,谢澄又重新出现在了酒楼,可是没等他说话,姜音就先一步出了声。
“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谢澄沉着一张脸,“所以你当真是以为我是故意那样做的?”
但只是生气所以才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所以他也就没在意,出去冷静过后,再次见面却得到了比之前还要冷酷的回答。
“刚才赵雅芝来过了,她说花言有可能这次挺不过去,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我现在真的不想看到你,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谢澄苦笑着,原来他们的感情这么脆弱,连一点信任都没有。
谢澄再次转身离开这次,他没有再说一句话,那里看的电影充满了落寞,让人忍不住想要喊住他,安慰他。
姜音强迫自己不去看谢澄的背影不然他真的会忍不住心软的叫住他。
薛越欣在得知姜音和谢澄两人吵架之后变得异常兴奋。
原本她打算让季芊芊出马,可现在看来真的是天都在帮助她。
她梳妆打扮之后,就来丞相府找到谢澄。
外面的小四在看到是公主殿下之后,连通报没有就直接把薛越欣领着去见谢澄。
穿过长长的走廊,她就来到花园的亭子旁。
此刻谢澄阴沉着脸看着池塘里的鱼,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薛越欣知道谢澄此刻的心情非常不好。
“谢澄哥哥,你怎么了?”
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丝毫没让谢澄感觉到悦耳反而只觉得刺耳。
俏丽的身影慢慢靠近谢澄,她坐在谢澄的一旁,面上露着温婉的笑容
谢澄不语,薛越欣也没生气,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温柔地问。
“你今日怎么没有去照看音江?往常这时候你不都是和她在一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