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06q妙趣橫生小說 萬道神帝 愛下-第四百五十七章 得術讀書-x3n7p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
眼看着巨石化作光芒,陈山的心头猛然一惊。
这巨石有多么坚固,他再清楚不过。
曾经的他,因为思念家中妻儿,担心他们的安危,压抑的情绪一招爆发。
他发了疯的向着巨石攻击,可任由他的星罡之力落下,却难以伤到其分毫。
甚至连一片棱角,都无法损毁。
可现在,它化作光芒消失了。
赵本也吃惊不已,这很有可能是一种传承之术,怎就没了?
“你干了什么?”他看着星夜。
星夜淡淡一笑,道:“刺陵山,刺灵之术,原来如此。”
他走到空旷之地的边缘,双手之上光华流转,然后划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他在结印。
印法更快,更疾,伴随着如水的能量在身前流转。
“嗡!”
一个仿佛黑洞般的漩涡,凭空显现。
体积是先前陈山的十几倍。
天地间的能量,疯狂的向着漩涡汇聚而来。
或者说,这些都是来自四周树藤的能量。
陈山瞪大眼睛,震惊不已,“这……这……怎么可能?”
他足足耗时三个月,才感悟了一些皮毛。
而眼前这位主,才用了多久?
竟然就领悟到了如此程度?
赵本也被惊住了,他原以为,星夜就算天赋异禀,比陈山快一倍,也要一个半月。
可是他似乎更加天赋异禀。
这前后,不过三个时辰而已。
树藤的能量,进入到漩涡,然后转化成了灵种。
一颗颗,释放着璀璨光明。
比起陈山凝练出来的粗糙灵种,则是要圆润透亮了很多。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陈山连连惊呼,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一次凝结出几十颗灵种,星夜对此十分满意。
而且这些灵种,跟先前完全不同,它们是最新的刺灵。
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领悟,自然是因为星夜掌握着星灵之种,可以说,这就是星灵之种的进阶版。
所以,这并不稀奇。
倒是陈山能够成功,则是令他十分意外。
毕竟,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
仙器纵横 山河入梦
“如何?”
赵本走到近前,有些激动的问道。
星夜淡淡一笑,一颗刺灵落地,然后快速生长。
刺灵与前方的树藤相遇,双方快速纠缠在了一起,然后在赵本震惊的注视下,双方都长出了长刺。
戀上妖道總裁 輕色檸檬
看着那寒光四射的长刺,赵本心头一跳,接着脸上便是有了一抹狂喜,“好,很好!多弄一些,多弄些!”
有了这么一大助力,对接下来一行,好处显然极大。
这杀伤力,想想都感到美妙!
他看着星夜,笑道:“可以呀,原以为你是在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没想到是好人有好报!不错,真不错,看来我有必要像你学习了,今后一定要找些闲事来管管。”
星夜开始凝结刺灵,此次能有这般收获,他也很意外。
陈山听到赵本的话后,神情微微一变,接着抱拳问道:“不知两位大人如何称呼?”
嫡女策,素手天下 蘇若鳶
“我叫赵本,他是星夜。”
对于这两个名字,陈山显然是没有印象的,又问:“两位大人,不是从涌度城过来的?”
“是从涌度城过来的没错,但并不是受城中之人所托,是你的儿子,我们见到了他,他托我们来的。”
赵本告知了实情。
“我儿……?”
陈山的眼中,泛起了泪花。
三年了,孩子也长大了。
在这一刻,他恨不得插上翅膀,就此飞回去。
同时,他心中愈发感激这两位愿意出手相助的大人。
又是两个时辰之后,星夜收起刺灵之种,道:“好了,我们走吧。”
重新拿出灵种,星夜向着前方洒去,顿时就有树藤出现,组成了光桥。
看着这些化桥的树藤,赵本不确定的说道:“我说,这没问题吧?你不会拿错了吧?”
吾妻万岁:邪王戏狂后 沐咲瞳
先前的灵种,不会长刺,可后面是会的,很危险。
“不走你就留下!”
星夜瞥了一眼对方,然后登上了树桥。
陈山见状,立刻就上去了,他早已迫不及待。
赵本自然不敢留下,要不然此地会困他一生。
星灵之种形成大蟒,把所有的树藤都挡在外面,进行着看似无声的交锋。
陈山看着左右两侧那纵横交错在一起的树藤,眼中满是惊奇。
这种手段,还真是了不起!
同时也很庆幸,庆幸能跟碰上对方,要不然谁能来这里救人?
因为在这里待了很久,他倒是不曾听过星夜的名号。
自然也不知道,这位主拥有多大的名气!
走到外围,距离出口还有几十丈时,看到了飞拓。
除了飞拓之外,这里还有很多人。
赵本撇撇嘴,正应了那句话,他们出来之后,众人会围在此地。
“陈山!”
飞拓激动的呼声,把所有人给警醒。
情网 林繁
众人纷纷抬头前望,在看到星夜三人之后,脸色都是一变。
“飞拓!”
陈山看到飞拓,也是无比惊喜,三年不见,他似乎一点没变。
只是不知此地还有没有危险,他见到老友也不敢乱动,看向星夜。
“去吧。”
星夜微微一笑。
陈山脚下一点,便是从此地飞快掠出。
短短二十丈,还拦不住一位星罡境,更何况此地早已被灵种压制。
就在陈山飞出之后,其他人则是一拥而上,围了过来。
陈山跟飞拓抱在了一起,多年未见,二人显得十分激动。
“竟然真的没死!”
人群之中,断了双臂的张冲,脸色随之大变,心情立刻沉到了谷地。
陈山跟飞拓,还来不及叙旧,陈山便是感觉到四周的气氛,发生了不妙的变化。
一回头,看到众人竟然半包围了救他的两个恩人。
“这是怎么回事?”陈山脸色一变,道:“是他们救了我!”
“他是天阴帝国的钦犯,我们奉命前来捉拿!”
冯远走了过来,冷然说道:“星夜,你还不束手就擒?”
星夜嘴角泛起一抹不屑,“我听不清,要不你进来说?”
冯远嘴角一抽,当然不敢进来,进去就是一个死。
陈山看着飞拓,疑惑问道:“飞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两位大人救了我,怎么成钦犯了?”
飞拓不知该如何解释。
“好了,这里没你们两个的事了,回去吧。”
星夜看着陈山说道:“你的家人还在等你,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陈山摇头,很明显这些人来者不善,是要对付恩人的,他怎能离开?
这不成忘恩负义了?
“走吧。”
星夜又看向飞拓。
飞拓明事理,立刻冲着星夜抱拳,深深行礼,然后拉着陈山就要离开。
他很清楚,二人即便留在这里,也帮不了星夜什么。
甚至,二人只要敢动手相助,那就是叛国的罪名。
如果星夜的战力,真有传说中那么强大,他们此次定然奈何不了他。
二人出手,倒是有些画蛇添足,反成拖累。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忽然响起,“飞拓知情不报,陈山又勾结星夜,二人都是叛国大罪,怎能让他们轻易离开?”
说话的正是张冲,即便没有了双臂,他依然嚣张。
眼下仅仅一句话,就给两位星罡境,安上了叛国的罪名。
“张冲,是你?你的手臂怎么没了?”
陈山看到张冲之后,很是意外。
这句话相当于在打张冲的脸,他阴冷道:“你这叛徒,没资格与我说话!”
陈山愣了,自己怎么就成叛徒了?
张冲走到了冯远面前,道:“大人,这两个家伙,勾结星夜,背叛帝国,绝对不能放过!”
此次陈山活着回来,完全出乎了张冲的预料,一旦让他回去,知道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定然不会放过他。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
他当然没有这个实力,但冯远却是有的。
看着冯远变幻的表情,张冲又道:“现在杀了他们两个,几乎神不知鬼不觉,不仅是大功一件,更能为大人今后的高升,清扫障碍。”
冯远有些心动,目光时而变幻。
星夜依然站在光桥之上,听着张冲的建议,他不屑一笑,隔着树林看着冯远,“做梦谁都会,关键是你得有实现它的能力。”
冯远变幻的表情散去,目光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他猛然摆手,道:“朝廷钦犯星夜在此,速速随我拿下此人!”
妖精使的聖途 花落的寂然
他很果断的先放过了飞拓,因为只要杀了星夜,再回头杀飞拓,也是一样的。
如果星夜不死,就算杀了飞拓也没用。
而飞拓也很识趣,带着陈山退走了。
他知道冯远的打算,但那又如何?
正如星夜所说,做梦都会,可你得有实现的能力吧?
他不认为,冯远有在星夜面前实现做梦的能力。
“飞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退走之后,陈山疑惑的问道。
飞拓在远处停下,“稍后再跟你解释。”
他的眼睛,盯着前方。
“你在看什么?”陈山又问。
“一场估计此生只能见到一次的战斗。”飞拓的目光灼热,心情有些激动。
“什么?”
陈山也向着前方望去,此刻双方即将要打起来。
众人此刻相距星夜,不过二十余丈,这个距离其实不算远。
随着冯远摆手,下达命令后,众人联手出击,他们很默契的先斩了星夜身边的小树。
之后,再联手杀向星夜。
陈山有些紧张。
飞拓有些兴奋。
面对这些人的攻击,赵本冷笑了一声,然后从光桥之上跃下。
氣運之塔
其身形在半空凭空消失,仿佛是白天里的鬼。
这般速度,令所有人心头一惊。
冯远更是喊道:“守住四周,别让他跑了!”
“你们这些白痴,还是为自己考虑一下吧。”
赵本不屑的声音随之响起,人已经退到了远处。
下一刻,他便是到了陈山和飞拓的身边。
如此速度,令二人都是大吃一惊。
“你不去帮忙?”陈山问。
“观战就是在帮忙。”赵本看着前方。
众人前冲,杀向星夜,想要用人数上的优势。
星夜面无表情,站在原地没动。
“嗡!”
光桥四周,光芒闪动,大片的灵种从两侧飞出,如同一条条灵蛇,飞向众人。
它们速度很快,宛如电光,立刻上前缠绕。
界变两生 果冻兄
不管是星罡境,还是星辰境,都中了招。
众人大呼,开始后退,期间连连出手,斩断一根根灵种。
星夜站在光桥之上,如审死判官,漠然的看着这一幕。
灵种飞快缠绕而上,把敌人层层捆住。
“噗!”“噗!”“噗!”……
下一刻,有灵种化作长枪,洞穿了他们的身体。
惨叫彼此起伏。
虽然比不上刺灵的威力,可杀伤力依然十足。
前冲的几十人,就只有三个人成功后退,这三人都是星罡境,其他的星辰境,全部死去。
张冲因为双臂被斩断,故而没有上前,也是场中唯一一个活着的星辰境。
此刻他的脸色,十分苍白,不知是先前的伤势,还是被灵种之威吓得。
“怎么会这么强?”远处的陈山,眼中也有了震惊。
“这还叫强?”飞拓说道:“在传言之中,他凭借这种手段,足足杀了帝国几十万大军!”
“几十万大军?”陈山又是一惊,“他到底是什么人?”
“可惜,没用那带刺的,要不然估计连星罡都能灭。”
赵本稍稍有些遗憾。
此刻场中算上冯远在内,还剩下最后四位星罡境,以及张冲这个几乎没有战力的星辰境。
吻上妳的心
“好,很好!”
冯远看着散落在地的尸体,眼角不由自主的跳动,他知道星夜很强,可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强,这么多星辰境,瞬间就死。
他冷冷说道:“杀我几十位好儿郎,我就更不能留你了!”
“统领,此人不除,帝国危矣!”
冯远转身,冲着虚空抱拳道:“统领,请出手!”
星夜看了一眼空中某处,嘴角闪过一抹不屑冷笑。
有一人凭空出现,漠然的看着星夜。
他是涌度城的统领,可以跟城主平起平坐的存在,甚至论战力,他要高过城主不少,故而多年来一直压城主一头。
“统领也来了!”
陈山是认识统领的,看来三年过去,不仅仅他变强了,统领也变得强大了起来。
“听说,你杀了栾冲?”
这位统领站在高处,俯视着星夜,态度有些傲慢。
“栾冲?”星夜皱眉,有些印象,但好像不认识。
“就是在帝都被你用长矛捅死的那个。”赵本在远处善意提醒。
“哦。”星夜恍然,然后看着对方。
统领俯视星夜,冷然说道:“他的位置,我接替了,此次正好带着你的脑袋,去皇宫履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