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香江之1978
小說推薦重生香江之1978
即便杨登魁没受过高等教育,对宝岛的法律也是一无所知。
不过他很清楚的是,如果到时候按照报纸上列出的这些罪名来判的话,他都不知道在监狱要蹲到猴年马月。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绝路,几乎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名門閨煞
现在想要活下去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出宝岛远走高飞。
“狗头,帮我联系水牛……”
杨登魁当机立断,打算先想办法离开再说,而现在唯一离开宝岛的办法就是走水路,而水牛就是专门做水路生意的。
李积德一听杨登魁让自己联系水牛,就知道他已经准备离开宝岛了。
目前来看的话,这好像是唯一能让杨登魁活命的办法,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性。
但如果真的要选择这条路的话,杨登魁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在回到宝岛,而且还意味着他将要放弃这里的一切。
妃來禍福
对狗头来说,杨登魁要跑路的话,那代表他也要跟着一起跑。
虽然在报纸上的主犯是杨登魁,但这些案子他多多少少都有份参与,其中不少他还是直接的策划者之一。
“老大,或许我们可以再想点别的办法。”
跑路对李积德来说是最后没办法之中的办法,可以说是下下之策,不到最后的话李积德是不愿意这样做的。
“别的办法?到现在还有什么别的办法?难不成你想看着我被警队的人抓进去?”
李积德没有第一时间去联系水牛,这让杨登魁非常的不满,他现在已经开始疑神疑鬼,甚至怀疑起了李积德是不是想让他进监狱好自己当老大。
被杨登魁这么一吼,李积德赶紧向对方解释。
“老大,我们一旦离开宝岛的话,很有可能这辈子都回不来,而且这里的一切全部都要放弃,你舍得吗?”
帝少的重生毒妻
李积德看着杨登魁一脸认真地问他。
刚才杨登魁根本就没想过这些,他只想活命,只想赶紧离开宝岛。
但当李积德这么一问之后,杨登魁才突然想起,自己的家业都在宝岛,这一走就等于是要把自己的家业全部放弃。
原本还嚷嚷着让李积德赶紧去联系水牛的杨登魁,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老大,其实我们还没有走到绝路,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正当杨登魁还在想着自己的家业时,李积德的这番话让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什么办法?你快说。”
杨登魁双眼直勾勾地盯在李积德的身上,他非常想知道李积德到底想出了什么妙计。
“办法很简单,就是大公子……”
李积德说完之后ꓹ 原本一脸激动的杨登魁突然像是泄气的气球一样,又重新跌坐到了椅子上。
大公子确实有可能帮到他们ꓹ 但现在的问题是,廖坤城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会帮自己的忙,他们现在对自己是唯恐避之不及ꓹ 又怎么会帮忙牵线。
而且杨登魁相信,大公子肯定是看了报纸上的新闻ꓹ 既然他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那些破事,又怎么可能会伸手。
“你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ꓹ 先不说廖坤城他们不愿意帮忙ꓹ 就算他们愿意帮忙,我的事情都已经在《中央日报》上登载出来了,大公子会不知道吗?”
起初杨登魁还以为李积德想出了什么妙计,但没想到他想出的办法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一想到这,杨登魁是摇头叹气,他甚至觉得李积德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否则的话怎么会想出这种馊主意。
無處可尋 藍淋
“老大ꓹ 您先别急,听我说完。”
李积德并没有因为杨登魁的这些话气馁ꓹ 甚至从他说话的字里行间让人感觉ꓹ 他好像很有信心似的。
杨登魁没吱声ꓹ 而是在那静静地看着李积德ꓹ 他倒想看看对方还能说出点什么来。
“廖坤城他们拿了您的三家戏院,现在急着还回来就是为了不被牵连上ꓹ 我们恰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吓唬他们ꓹ 逼他们想办法帮老大脱罪。”
杨登魁和李积德已经想不出任何的办法ꓹ 但这不代表廖坤城他们想不出来。
毕竟他们的靠山是大公子,只要大公子愿意帮忙的话ꓹ 杨登魁就算是进去坐牢,也不会被关上几十年,最多几年就出来了。
願你長生心不古
杨登魁仔细咀嚼着李积德说的这番话,他之前心慌意乱,根本就没办法冷静下来想问题。
不滅帝尊 花生落紅塵
魔王的時間 四季閑者
而当他听完李积德的这番话之后,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确实是此时已经站在悬崖边的他们,可能最后唯一的办法。
“有多大的把握。”
杨登魁抬起头看着李积德问道。
“至少有七成……”
李积德也不敢说得太满,毕竟这次的事情实在太大,万一大公子不愿意出面的话,那他们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而对杨登魁来说,有七成的把握就已经值得一博了。
“那就试试看,不过你还是要立刻去联系水牛,如果廖坤城那边不行的话,我们要尽快离开宝岛。”
对杨登魁他们来说,现在时间就是一切,他们必须要在最短的事情之内,把自己想做的事情给做成。
…………
“林先生果然料事如神,据那边传来的消息,李积德已经联系水牛打算从水路离开宝岛。”
林道秋在此之前就已经猜到,杨登魁肯定不愿意坐以待毙,他要走的话只有水路这一条。
所以林道秋提前交代高俊雄,让他注意这方面的消息。
果然当李积德一联系水牛之后,高俊雄这边马上就得到了消息。
“杨登魁真得要跑了吗?”
林道秋对此有些失望,如果杨登魁要跑的话,那这场游戏就要结束了。
没办法把廖坤城他们三个一起拉进来,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感到很遗憾的事情。
“杨登魁的人让水牛尽快把船备好,明天晚上他们应该就会动身离开宝岛。”
林道秋边听边点头,按照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来看,杨登魁是待不下去了,所以他明天晚上肯定会跑路。
这样看的话自己要整廖坤城他们,就只能等着下一次的机会,对林道秋来说,这实在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