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王丰见状,元神复又一闪,躲进了灵镜之后,随后灵镜消失在了虚空之中。避开了白骨雕像的攻击。
王丰的本命灵镜本就是从识海中诞生,介于虚实之间,能够自由隐现,显出来时,便是真实无虚的一面镜子,隐藏起来时,却又能了无痕迹,仿佛天地间根本就没有这件宝贝一般。
白骨雕像的攻击没能伤到王丰,顿时也有些惊讶,四处扫视了一遍,顿时叹道:“好精妙的隐遁之术,居然连我都察觉不出端倪。不过王丰,你的肉身可还在,虽被那只缸妖给护住,但我若出手,它岂能阻拦?”
其声凄厉,然而虚空中还是一片寂静,并无半点回应。
傲世煉魂師
眼见得此,还活着的九山王、嚎哭、狼唳、幽泉、不枉等人顿时都绝望不已。九山王急忙抬手一挥,早先布置好的一百零八面九幽旗顿时摇动起来,化作一座九幽万鬼阵,将这一片虚空遮住,护住了自己和嚎哭、狼唳、幽泉、不枉等人。
萬鬼遮天
不过九山王也知道自己这座九幽万鬼阵虽然威力不小,却也不可能抵挡得住一位七品的天仙傀儡,当下杨天高呼道:“诸位神兵天降,你等手握天规,又是受白敖陛下祭天祷告而来,如今眼见这天仙傀儡扰乱人间法度,难道就这么坐视不理吗?”
回应九山王的,依旧是一片沉默。九山王顿时悲愤不已地道:“难道你们真的徇私枉法,欲要包庇王丰,坐视我等被杀?若真是如此,我当回禀白敖陛下ꓹ 状告天庭,治你们的罪。”
然而九山王还是没有等来神兵天将的出手ꓹ 反倒是天仙傀儡连续劈出七刀,将这座九幽万鬼阵给暴力破解。随后张嘴一吐,再次吐出一道明亮火焰ꓹ 往九山王等人烧来。
九山王等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当即驾遁术逃跑。
然而此时黑白双剑又电射而出ꓹ 直往九山王射来,将九山王的脚步阻拦了一下。身后的天仙傀儡顿时追了上来ꓹ 挥刀往九山王劈来。
英雄聯盟之最臟新秀 奶誌炫
九山王顿时惊得亡魂大冒ꓹ 逼不得已,只得将胸前挂着的一个白骨雕像取了出来,恭敬地道:“恭请师父现身救命!”
就见那白骨雕像上面忽然荡起一圈圈灵气涟漪,一股强绝霸道的气息散发出来,仿佛那白骨雕像忽然被灌注入了生命一般,居然果真睁开了眼睛,眨眼化作一个丈许高的身影ꓹ 全身笼罩在莹白的光芒之中。
那白骨雕像甫一出现,便伸手一指ꓹ 顿时将天仙傀儡的大刀挡住ꓹ 随后屈指一弹ꓹ 一股沛然的大力传开ꓹ 将天仙傀儡击退,正欲继续追杀之时ꓹ 就听半空中有雷霆震动之声ꓹ 一道闪电落在ꓹ 直往那人打去。
白骨雕像急忙后退避过,随后抬头望向虚空之中ꓹ 目光灼灼地道:“呵,我一向都知道天庭中人,蝇营狗苟,只会溜须拍马。却没想到居然还会如此明目张胆地徇私枉法!我才刚一出现,你们就打我。可这天仙傀儡出现了这么久,还大肆逞凶,连杀我门下诸多弟子,你们却仍旧视而不见。如此厚此薄彼,就不怕世人耻笑吗?”
就听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本神虽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修为如此之高,却潜藏人间,表面上藏头露尾,实际却在暗地里搅动风雨,可见绝非良善之辈!本神打你难道有错?”
白骨雕像闻言,微微一笑,道:“打我是没错,但你们放过这天仙傀儡,难道不也是徇私枉法?”
就听虚空中的声音道:“这你可就错了!白敖祭告上天,说人间有天仙级的战力在扰乱天下气运,我等因此才受命前来探查。若是属实,我等自然会将这天仙带回天界。但我等下界之后,经过探查,却发现真实情况,与白敖所言大有出入,故此才按兵不动。”
闻听此言,九山王等人顿时都惊讶不已,就听九山王道:“有什么出入?这天仙傀儡就在这里,事实俱在,岂容你们颠倒黑白?”
虚空中的声音哼了一声,道:“若本神真的颠倒黑白,又何必从天庭下来,白白走这一趟?罢了,原本没有必要跟你们解释。但你们既然开口质疑,本神就多说两句,免得你们还真以为本神徇私枉法了。下面的这尊傀儡,虽有天仙七品的战力,但其本身并非修士,而该算作法宝之类。天条并未明文禁止人间不能出现天仙级力量的法宝,这是事实。”
九山王的师父闻言,轻哼了一下,道:“虽没有明确规定,但据我所知,天庭为了平衡人间的局势,后来还是形成了惯例,需要有相当深厚法力的人操控才能发挥出威力的法宝、灵篆等,可以流落人间。但不需要人操控就能发挥出天仙级战力的灵宝、傀儡等,一经发现,便当立即收归天界。这铁人傀儡不需要人操控,完全扰乱了人间的秩序,正在收入天界的宝物之列。”
虚空中的神将“呵”了一声,道:“你知道的倒还真不少!不错,是有这个惯例。但这其中却还有一条,受天庭委派,行走人间的使者不在此列,他们是可以拥有天仙级灵宝的。便如龙虎山张天师,手握三五斩邪雌雄剑等灵宝,虽是地仙修为,却也能发挥出天仙战力,如此方能震慑世间各路妖魔鬼怪。而我们前不久才刚刚得知,这位王丰原来也是一位领受了敕令,行走人间的使者,他自然可以拥有天仙傀儡。”
九山王闻言,面色一变,喝道:“这不可能!本王想起来了,这王丰是在扬州有一座生祠,扬州府的百姓信奉他的极多。但这生祠的建造,虽是受了前朝的允许,但王丰本人却其实并非神灵。而且他若真要算是神灵,便不该参与进天下之争中来。”
虚空中的神将道:“本神说的,不是他的生祠。事实上,他是受了一位敌军的敕令,在为那位帝君办事。具体内情,本神也不便详说。总之,你们知道本神等人不收他的天仙傀儡,完全是合理合法的,那就行了。废话少说,我等受白敖的祷告而下界,监察隐藏在凡间的天仙。如今虽查实王丰不在此列,却不想反看到了你们这边的天仙。你们既然贼喊捉贼,就怪不得本神要秉公执法了。识相的就束手就擒,乖乖渡劫飞升,跟我去天界,免得受苦。”
那白骨雕像闻言,冷笑了一下,道:“真是好笑!这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我早该知道,不能相信天庭才对。怎么说都是你们有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你们若是以为能吃定我了,那可就错了。”
说着,那白骨雕像抬手一挥,喝道:“极度魔界!”无边黑气顿时散发出来,遮天蔽日,霎时间将这一方天地遮蔽。
黑气之中,隐隐有岩浆、火石飞腾,宛如一幅末日画卷。
这极度魔界一下子使出来,顿时自成一界,将虚空中的神将们隔绝在外。随后那白骨雕像转而看向了天仙傀儡,淡淡地道:“一尊天仙七品的傀儡,倒是不错。王丰,你若是再躲着不出现,我就将这尊傀儡收走了。”
就见半空中清光一闪,露出一面灵镜来,一道金光射出,显出了王丰元神,站在空中对白骨雕像稽首道:“原本我还不知道九山王背后的人是谁,但今日见了这极度魔界,我就知道了。原来九山王的师父是你,黑山老妖!也难怪他能在短短数十百年之内,修为突飞猛进到这个地步。”
那白骨雕像正是黑山老妖的一个分身,闻言淡淡一笑,道:“王公子谬赞了。说实话,你也让我颇为刮目相看。以你修行的年岁,能有这份修为,真是难得。我这无数岁月以来,见过不少惊才绝艳之辈,其中也有许多比你更加耀眼。但他们要么是跟脚不凡,天生具有大法力。要么就是得遇大能名师,因此才能突飞猛进。而你却仅只是一介凡人,引你入道的也只是一个稍有名气的地仙而已。却能在短短时日,修行到这个地步,许多老牌地仙都纷纷陨落在你手里,真是令人不得不赞叹。”
王丰笑道:“道友才是谬赞了。道友如今施展极度魔界,将我困在里面,并将天兵天将阻拦在外,是要准备亲自出手杀我吗?”
那白骨雕像闻言,轻叹了一下,道:“当日在凤凰山天池,你忽然用出了两道锋锐无比的刀气,将我的分身打伤。那两道刀气实是非同小可,绝非你能凝练出来的。能否告知我一下,是谁如此不遗余力地护着你?”
系統學做白蓮花
王丰笑了一下,道:“道友何不自己猜一猜!”
白骨雕像点了点头,道:“听闻你与扬子江鳄君相识,而鳄君的刀法也正是三界闻名。想来那两道刀气乃是鳄君给你留的吧!”
纏綿百次 靜止的沙漏
王丰淡淡地道:“不错!不过当日鳄君留给我的,不是两道刀气,而是三道。还剩下一道,一直没有机会用呢!”
白骨雕像闻言,忍不住笑了笑,道:“若是鳄君亲至,我还惧他三分。但若只有一道刀气,却还吓唬不住我。王公子这话说的,有点小瞧我了。”
王丰笑了笑,道:“你在这里的,也才只是一具分身而已。况且刚刚那位神将说过,我身负一位帝君的敕令,在为帝君办事。鳄君乃是江君,却非帝君。道友想来该分得清这其中的差别才是。”
白骨雕像闻言,面色微微一变,随后笑道:“这三界之中,有帝君称号的虽然不算多,但也着实不少。有些帝君自然是法力无边,无人能挡。但也还有一些帝君的修为并不算高,仅只是香火神力堆起来的能力罢了。仅凭一个帝君的名号,可吓不到我。”
王丰笑道:“道友果然凶威滔天!连帝君也不放在眼里。我看你是认为天庭的帝君们下界不易,不会与你计较,故此才如此肆无忌惮吧!可你又怎么知道,我认识的这位帝君不能下界?”
就见白骨雕像面色一变,随后道:“你的意思是,这位帝君可以随时出入人间?”
王丰道:“不错!”
白骨雕像闻言,沉吟了片刻,道:“有帝君尊号,又能随时出入人间,除了五岳帝君之外,便只有关圣帝君了。据我所知,你的确曾经在关圣帝君麾下效过力。莫非你身后的关圣帝君?”
王丰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只取出了一面铜牌,上面篆刻着关平的名讳。
白骨雕像见状,顿时面色微微一变,沉吟了片刻,这才笑道:“那又怎么样?如今我的极度魔界已经施展开来。就算关圣帝君亲自到来,也未必能在顷刻之间破开。在这之前,足够我杀你的了。”
王丰点了点头,道:“但我的反扑,也足够给你这具分身造成不小的伤害。而我也还有第二元神在外面,即便本尊身死,第二元神依然能活的好好的。而且我既然身负帝君敕令,若是引爆这道敕令,未必便不能冲破这极度魔界,冲到虚空之中去与神将们会合。”
陌上歌行
白骨雕像闻言,淡淡地道:“所以呢?你是想叫我就此罢手?”
冥王的脫線嬌妃 活色添香
婚途有坑:前妻有喜了
王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继续斗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其实你也该知道,你既然如今露了行藏,被人知道白敖这一方势力其实是由你控制的,你觉得天庭还会容忍白敖最终夺取天下?只怕从此之后,三大道宫都将收到天界得暗示,将会纷纷出手与白敖为敌。他想要夺取天下,那是痴心妄想了。既然如此,你再怎么支持他,最终仍然只有失败这一个结果。何不早点收手,也能减少些损失?”
白骨雕像闻言,笑道:“我要如何行事,轮不到你说。况且今日你连杀我几名弟子,任你巧舌如簧,也休想就此脱身。罢了,休要拖延时间。待我杀了你,再寻机将你的第二元神一并除掉,免得你日后再对我念念不忘,想要来报仇。”
说着,白骨雕像抬手一指,一道黑光发出,往王丰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