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神話
小說推薦雪山神話
白玛的话让肖武也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了这一番让邪灵都哑口无言的话来,真的是小看白玛这丫头了。
对面,邪灵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小丫头与灵儿现在几乎密不可分,借着灵儿对于邪灵也了解了很多,可以说比肖武都了解的透彻。这一番话几乎是戳中了邪灵的痛处。
“放屁!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一个小小的蚂蚁而已,就知道吼的欢畅,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实力,还谈什么光明温暖,还谈什么善良正义!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这个宇宙中恒久不变的东西!”
邪灵要发飙,肖武见势不好,一把将白玛拉到了身后,说道:“小高,接下来不用你参战,你照顾好了白玛!”
高富帅还没有应声,就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压迫力量压的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不远处,邪灵眉心出渗出了一枚纯黑色的菱形晶体,悬浮在半空中。整个海底基地的这一层,以这枚黑色的菱形晶体为中央,弥漫上了一股浓郁的无法化开的纯粹力量。
“这是……邪器!”肖武不由得惊呼道。
邪灵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浓浓的得意。
“哈哈哈,你们都以为我为了获取力量将邪器完全吞噬,实则不然,它只是隐藏在我的灵魂深处而已,关键时刻,我是可以将它召唤出来的。说起来还要感谢你与圣灵,要不是上一次经历了生死劫难,恐怕我还无法发现邪器仍然存在于这个宇宙之中。现在,就让你们在我强大的力量之下颤抖吧,求饶吧!不过你们求饶也没用,今天我不将你彻底抹杀,以后总会留下后患的,所以肖武,你去死吧!”
邪灵说罢,手指一点悬浮在半空中的黑色菱形晶体,由晶体之中猛然射出了一道几乎可以吞噬一切的光芒,向着肖武的眉头爆射而去。
肖武千算万算,仍然没有想到关键时刻邪灵会变出这样一个变态的东西。圣灵与邪灵是伴生的状态,其实源自于宇宙诞生之初圣器与邪器的伴生关系,如今圣器仍在,邪器就必然存在于宇宙之中。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肖武却偏偏忽略了。
肖武身上猛然爆射出千万道由精神力量形成的实质光芒,这些实质光芒爆发出了道道的七彩光芒,全部是由肖武的精神力量所凝结而成。关键时刻肖武不敢再有所保留,已经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
七彩光芒尖端,那枚薄如蝉翼的圣器被催发出了巨大的能量,向着邪灵的最强攻击迎了过去。
无声无息的碰撞,在空间中形成了一个不大的黑色漩涡,漩涡迅速吞噬着周边的空间,一个瞬间便胀大到了脸盆大小,形成了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恐怖黑洞。
肖武暗道不好,任由黑洞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恐怕整个世界都会被它吞噬进去。
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在大厅中响起。
“邪灵,我所守护的东西,每次都被你摧毁。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得逞了,我一直坚信,人们心中的善良会多过邪恶,你只能被隐藏在人的内心深处,永远都不会有出头之日。所以,我不得不对你出手了!”
清脆的声音,似乎带着魔力一般,如同一抹甘冽的清泉,映衬在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
白玛的双眸之中已经转换成了柔顺的颜色,而这抹柔顺之中,却带着一股无法撼动的坚毅与果敢。
灵儿终于苏醒了。
“邪器的攻击么……给我消失!”
灵儿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犹如太阳一般的光芒,瞬间将邪器发出的攻击包裹了起来,柔顺的光芒与邪器发出的凌厉攻击相遇,迅速相互湮灭。
肖武脸色一阵惨白,后退了一步,气息已然变得有些紊乱。
而灵儿在发出了这一道如同阳光普照一般的攻击之后,气息也下降到了一个极点。
反观对面的邪灵,也并不好过。刚刚出场的邪器,已经变得黯淡无光,而邪灵的气息也变得虚弱了不少。
两败俱伤的结果显然不能让邪灵感到满足,狠狠抹了一把嘴角流出的血迹,邪灵眼神中闪过一抹疯狂的颜色,手指伸出,刚要再次催动邪器的时候,忽然脸上现出了巨大的痛苦表情。
“啊!你这个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邪灵抱着头,疯狂地吼叫着。
肖武愣了一下,忽然间哈哈大笑。
“哈哈哈,邪灵,没有想到吧?你这次匆忙之下选择的身体,是我们的宇航员战士,他有着不是很漂亮,但善良贤惠的妻子,有一个等待父亲回家的五岁女儿的人,是一名内心阴暗面极少的人。虽然我们接触的不多,但我却非常清楚,他是一名希望国家和平,希望家庭幸福的人,为了家,即便他被你占据了身体,也绝不会放弃希望!你选择了他作为你的精神载体,真的是失算啊!”
小白經紀人pk惡魔天團 拈花拂柳
仿佛听到了肖武的话,邪灵的挣扎变得更加厉害了。
重生之嫡妻二嫁 美麗六六
“啊,怎么会这样!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和平与幸福!只有力量,只有力量才是最纯粹的东西,我不相信你们坚持的东西有人能够响应,能够做到!啊……”
肖武与灵儿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
“圣灵之吻•封印!”
随着肖武与灵儿同时爆发出的恐怖力量,肖武身上的七彩色带与灵儿身上突然爆发出的紫色光芒纠缠在了一起,化为了一只硕大的大手,遥遥一把将邪灵的身体抓住,拼命向外扯动着。
鬼門傳人
尽管邪灵一百个不情愿,但在内外夹击下,很快便被肖武与灵儿从宇航员战士的身体中抽离了出来。
一团纯粹的邪恶气息,在精神力凝结成的大手之中上下翻滚着,却怎么也逃不出去。
“再见了,邪灵。”
肖武握着挣扎不以的邪灵,一把将其拍进了那枚灰黑色的菱形晶体之中。
“封!”
七彩光芒猛然爆发,在邪器之上形成了一道道复杂的七彩纹路。
啪嗒一声,失去了力量的邪器掉在了地板上。
轰隆!
整座基地猛然晃动了一下。
“这座基地马上就要沉入地壳深处了,不知道冉强他们完成了救援没有。”肖武略微有些担心地说道。
高富帅立刻报告道:“放心,就在刚才冉组已经发来了信息,所有的人员都已经安全撤离了。”
“那我们也走吧,不然会一起随着这座基地沉入地壳深处的。”
肖武说罢,七彩精神力量化作了一枚尖刺,狠狠地刺在了房顶上。
一个硕大的窟窿出现在屋顶上,外面湛蓝的海水显得晶莹无比。
扛起仍然昏迷不醒的宇航员战士,几人迅速顺着这处缺口出了基地。
周围密密麻麻的探照灯将基地这处照的如同白昼,向下望去,整座基地迅速沉降进了地壳,四周的海底碎石砂砾将这个刚刚出现的大洞填满,几个呼吸之间,海底世界便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远处,一座小型潜艇向着肖武几人迅速驶来。
两年以后。
雪域高原的一个小山包里,一辆宝马X6沿着新修的公路疾驰而来,嘎吱一声停在了一栋新砌的石头房子前面。
高富帅意气风发地从车子里跳了出来,高声喊道:“武哥,白玛姐,我来了!”
一个身穿藏袍,被太阳晒得黝黑的汉子一推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高声喊道:“你吼什么吼,吵到我儿子睡觉要你好看!”
高富帅立刻像见了猫的老鼠一样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说道:“不好意思啊武哥,我这不刚当上九组的副组长,每天在新入九组的菜鸟们面前吹牛,嗓门都变大了,不是故意的。”
肖武呵呵一笑,说道:“这么快就当上副组长了?冉强呢,这么年轻就退休了?”
高富帅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冉组另有重要安排,现在九组是巫龙组长说了算。”
吾名鯤鵬 莫嘯天專欄
小白玛也从屋子里面出来了,招呼道:“小高来了啊,等下我给你泡甜茶。”
“不用不用。”高富帅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有些迟疑地说道:“武哥,嫂子现在是白玛还是灵儿,我怎么都感应不出来了呢?”
肖武神秘地一笑,说道:“这个嘛,嘿嘿,别说你感应不出来,我现在想把她们俩区分开都有些困难了。不过谁都一样,反正都是我老婆,是不是?那个谁,老婆啊,我儿子睡着了?”
小白玛笑道:“是啊,刚给哄睡着了,差点儿让小高给吵醒了。”
高富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端起小白玛给泡的甜茶喝了一口,说道:“武哥,你们这世外桃源小日子过的真惬意啊,每天就晒晒太阳,连我都羡慕了。要不我也提前退休学你享受生活吧?”
肖武直接踢了高富帅一脚,笑道:“你少给我废话,有什么事直接说。”
高富帅苦着脸说道:“武哥啊,当初你和白玛姐完成了任务半路就开溜了,害的我一个人为那些异能者治疗本源精神力的损伤,可把我给累惨了。而且我还有一些问题没来得急问你你就走了,就把邪灵封印进了邪器,随便扔到海底基地的地板上沉入地下,究竟保险不保险?”
肖武云淡风轻地说道:“自然不会保险,终有一天,邪灵还会再在这个世界上苏醒的。”
“啊?”高富帅嘴里的甜茶差点儿一口喷出来。
婚癢
肖武端起水壶给高富帅又倒满一杯,不急不缓地说道:“这个世界上,人们心中总是会产生善良与邪恶的,谁都不可能单独抹去其中的任何一个,我不可以,邪灵同样也不可以。即便在未来邪灵再次苏醒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也总会有另一个肖武,另一个灵儿出现的,哦,也会有另一个高富帅出现的。所以不用担心,因为那应该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之后的事情了,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子孙后代,因为他们会比我们的力量更加强大。”
高富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刚要再开口,屋子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肖武和白玛连忙起身,冲进了屋子里面,将目瞪口呆的高富帅晾在了院子里面。
雪域高原晴空万里,远处的雪山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将这个小小的山包完全笼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