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案驚奇
小說推薦異案驚奇
2007年6月1日,下午六点,A市。杨宇清在学校接了杨姗和童雨,正准备开车回家,突然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李强打过来的。一年前,宋廷军还在A市警局任刑事侦查队队长时,李强已经取代李军成为副队长。宋廷军和陈红走后,李强就成为队长,张廷人副队长。宋廷军临走时嘱咐李强,A市如果遇到棘手的案子,可以找杨宇清帮忙。
“李队,你好!”杨宇清接了电话。
“杨先生,打扰您了。不知道您现在是否方便来趟警局?”李强在电话里说,语气很客气,但显得有点焦急。
杨宇清回头看了杨姗和童雨一下,问:“现在?发生什么事了?”
“范仁磊越狱了!”李强说,“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别人的协助下逃跑了。”
“范仁磊?”杨宇清有点吃惊地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让他吃惊地当然不是这个越狱事件,而是这个名字就是昨天“猎人”留下的两个名词之一。
童雨偷偷拉了拉杨姗的衣角,杨姗会意地点点头。
“哥,我们和你一起去一趟吧!”杨姗在后座兴奋地说,“能够让李队来找你的案子,一定有匪夷所思的地方,我和小雨都想去看看呢。我打电话跟沈姨说一下我们晚点回去。”
杨宇清对她们两个无奈地一笑,对李强说:“好的,我马山过来。”
到达A市警局时,已经是六点半,李强和张廷,彭东三人正在大门口等杨宇清。停好车,杨宇清带着杨姗和童雨往门口走去。
“两位美女也过来了,真是太有幸了!”李强客气地向前和杨宇清握手说。
“我正要送她们回家,你一打电话,我就直接过来了。”杨宇清笑了笑说,“这两个丫头巴不得过来凑凑热闹呢。”
我叫術
“我们也巴不得啊!”彭东开玩笑地说,“不过这案子确实有点看头。”
“肯定啦,如果是普通的越狱案件,你们才不会找我哥呢!”杨姗凑上来说。
“没错没错!杨先生那么忙,一般的案件可不敢打扰。”李强笑了笑说,“走,我们进去说。张廷,你给几位粗略介绍一下案情。”
一行人往警局大厅走去,张廷边走边说:“事情是这样的。范仁磊今天被安排到南郊砂石厂劳作,下午五点,劳教所的押解车把范仁磊和其他几个劳教青年一起载回劳教所。在返程的路上,一名劳教人员突然把后面的车门打开,所有的劳教人员趁机跳车逃跑。目前其他劳教人员已经抓回,但范仁磊和一个叫王大力的劳教青年不知所踪。”
“劳教所的押解车没有锁上后门?”杨宇清问。
“锁上了,嫌犯没有打开锁,而是直接掰弯了钢筋栅栏。”张廷说。
说着话,一行人已经来到了警局的会议室,一个女警员已经调试好了投影,开始播放一段监控视频。
太子的狂傲妃 相以沫
“这是押解车上的监控视频拍摄到的画面。”张廷边解释边示意大家坐下。
视频中,六个光头青年坐在篷布包裹的押解车后座,后面是用钢筋栅栏样式的车门,门上挂着一个大铁锁。突然一个光头青年走到范仁磊面前,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走向了车门。
“和范仁磊说话的就是王大力。”张廷在一旁解说。
视频中,王大力来到车门前做了一个掰开的动作,看起来并没有用多大劲。但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两根钢筋在他看似平常的一掰下竟然向两侧弯曲了。王大力的手一直停在钢筋上超过五秒,直到中间的间隙足够钻出一个人,他才向范仁磊招了招手,然后先从间隙中跳下车去,范仁磊紧跟其后跳下车去。其他人见状,也都向缝隙跑过来,一个一个跳下车去。
女警员暂停了视频。
“根据我们对押解车的调查取证,被掰弯的那两根钢筋直径达到了28毫米……”张廷正在解说,突然会议室门口走进来一行人,为首的正是A市警局局长熊万年。与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几个陌生人。一位有着军人气质的中年人似乎是个领导,他扫了会议室一眼,笑着对熊万年说:“熊局,看来A市的警民关系挺不错嘛,这么重要的案件竟然有普通市民参与!”
“简直胡闹!”熊万年满脸怒容地看着李强说,“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交由上官局长负责,你们马上把调查到的资料交给上官局长!”
中年人身后的几个年轻人快速走向杨宇清三人,在恰当的距离站好,形成一个包围圈,冷冷地看着他们。杨姗和童雨感觉有点害怕,向杨宇清身边靠了靠。
“杨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们想做什么?”李强霍地一下站起来,对围着杨宇清三人的几个年轻人厉声喝道。
那几个年轻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平民神探杨宇清?”中年人满脸堆笑地走到杨宇清面前看着他说,“听说A市的很多奇案都有你的功劳,难怪会成为李队长的座上宾。”
杨宇清站起身来,对他笑了笑说:“上官局长的消息真灵通,不管是王浩的意外车祸还是范仁磊有计划的逃狱,都能在两个小时内到场,手下的能人异士果然不少。”
“哈哈哈!果然是神探,能够让我上官云佩服的人不多,你算是一个!”上官局长微笑不改,对几个年轻人挥了挥手,几个年轻人立刻退到了一旁。
“熊局长,既然上官局长接了这个案子,想必也就没有李队什么事情了,那我也就不打扰了。”杨宇清对熊万年说。
“这个案子事关机密,还请几位守口如瓶。”熊局长看了三人一眼说,“这件事本就是我们的错,不该把几位牵涉进来,熊某给几位道个歉。”
“熊局长客气了!”杨宇清笑了笑说,“两位局长放心,我和我的两个妹妹一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说完杨宇清用劝慰的眼神看了李强一眼,带着杨姗和童雨往门口走去。
“既然杨先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何不留下来帮我一起查查这个案子?”上官云在杨宇清身后说。
杨宇清停下脚步,转过身微笑着看着上官云说:“这件案子如果李队都帮不上忙,我又能做些什么?而且上官局长手下能人辈出,肯定用不上我。祝您早日破案!”说完,杨宇清带着杨姗和童雨走出了门。
“怎么,你想把杨宇清挖到你们局去?”熊万年看他们三人走了,收起了严肃的面孔,笑着问上官云。
“可惜人家不愿意。”上官云无奈地笑了笑说,“我的手下都是穷苦孩子,是对金钱有所求又不愿意做伤天害理的事才加入这个部门的,图的是工资高,但危险系数也高。不说杨宇清的父母身价过亿,就是他自己现在有了问天集团10%的股份,身价也是几千万了,怎么看得上我们这种部门。宋廷军那边呢,我还没跟他本人提,老方就跟我急了,不提也罢。这两个神探,我是一个都要不到。”
奴隸異界破巔峰:魔吞天下
开车回家的路上,杨姗和童雨还对刚才的事满腹疑惑。
“宇清哥,你认识那个上官局长?”童雨在后座问。
杨宇清笑了笑说:“不认识,只是听宋队长提起过这个人,是专门处理灵异案件的神秘部门负责人。”
“什么神秘部门专门厉害?”杨姗好奇地问。
“这个部门外人不知道名字,甚至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因为他们处理的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件。”杨宇清说,“有人叫它‘国安局’,那只是外人取的名字,我觉得并不恰当,叫‘民安局’倒是更恰当一些。听说这个部门并不对国家负责,应该说是不对**负责,就算政权更迭对他们也没什么影响。但是不管是哪个政权掌管这个国家,都愿意花钱养着这个部门。因为他们处理的事情很多都是可能引起民众恐慌的事件,严重的可能会引起国家动荡,甚至危害到整个人类的安全。所以他们处理案件的时候甚至可以调动部队。”
“这么厉害?这个神秘部门里面都是超人吗?”杨姗吃惊地问。
“差不多吧。”杨宇清边开车边说,“大多是有些特异功能的人,因为他们处理的事件所面临的危险是一般警察无法处理的,没有超脱一般人类的能力只会无故送命。”
“看刚才那个上官局长的意思,想把你也召进那个神秘部门,宇清哥,你可别答应他。”童雨有点担心地说。
“呵呵,我已经拒绝他了。”杨宇清笑了笑说,“我可没有特异功能,进去也是拖后腿。”
“难怪那个上官局长会过来,那个叫王大力的人就是一个会特异功能的人,一般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把那么粗的钢筋掰弯了。”杨姗说。
“你们两个记住了,这件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杨宇清嘱咐到。
2007年7月18日,上午十点,A市。
杨宇清坐在办公室里,正打开电脑看着新闻。离上次猎人出现已经过了一个半月,可是猎人依然没有出现。另一个名词“巴西”也没有出现,但杨宇清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始终觉得,有些东西到了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百花一葉陸小鳳
突然,一则消息引起了杨宇清的注意。“塔姆航空公司的JJ3054班机17日晚从巴西南部的阿雷格里港飞抵圣保罗时,由于雨后机场地面比较湿滑,飞机在降落时偏离跑道,撞开机场的围墙之后,继续撞向附近的一个燃油站和塔姆航空公司的一处仓库,引发大火,造成近200人丧生。”这起事故被称为巴西史上最大的空难。巴西?除了对空难的震惊,杨宇清更在意的是这个地名,难道巴西空难中隐藏着什么秘密?杨宇清赶紧把新闻报道仔细看了一遍,却没能发现其中的秘密。
突然有QQ信息提示音,杨宇清按下快捷键提取信息,是猎人发过来的。
信息只有一句话:方莹在巴西的这班飞机上。
“驻巴西的使馆工作人员说,这班飞机上没有中国人。”杨宇清发信息过去说。
“人都烧焦了,怎么辨别中国人?”猎人发信息过来说,“他们只是从机场数据库得到了乘该次班机的名单,里面没有中国籍的人员。但是别忘了,方莹已经改了国籍,换了名字。”
杨宇清沉默了一会,发信息过去说:“你的目的达到了,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猎人发了一个成功的手势过来,附带了一条长信息:“要出趟远门,你需要把手头的工作放下,给你半个月时间准备处理自己的事情,半个月后我派人来接你。”
“我不能拒绝?”杨宇清发信息问。
猎人没有回复信息,而是发了很多相片过来,都是妹妹杨姗在学校的生活照片,从早上杨宇清送她进入学校,到下午杨宇清过来接她离开学校的各个时间段都有。这是**裸的威胁!
“我们不会动她,也会保证你的安全。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外人知道。”猎人的后最后一条信息这样说,然后头像变成了灰色。
杨宇清看着猎人的QQ头像,心里掠过一丝寒意。
十一点多的时候,宋廷军接到了杨宇清的电话,听到方莹可能死于巴西空难的说法,他心头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虽然是从杨宇清口中说出来的,但他还是不敢相信,他需要去确认这点,可是手头却没有这么强大的关系网,于是想到了上官局长。
宋廷军急匆匆地跑到厅长办公室,还没等他开口,方厅长说:“上官局长传来消息,说方莹在昨天巴西的空难中死亡。方莹虽然改了国籍,换了名字,但一直在上官局长的监控之中,所以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我们彻底败给了死神。”
“方莹曾经说她梦见自己乘坐飞机发生了空难。.”宋廷军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文科王浩梦见自己被蓝色货车撞死,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他们过于担心自己的安危引发的梦境,没想到…….”
我的老婆不是人
方厅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多想了。这件事情如果上官都没办法阻止,我们就更没办法了。”
重生之渣男再見 yzmb
从厅长办公室出来,宋廷军看到了陈红,她手里拿着一张《B市早报》。
“廷军,你来看一则新闻。”陈红有点焦急地递过报纸对他说。
宋廷军拿过报纸,看到上面有一则消息:“昨晚十点左右,在B市发生一起离奇的车祸。一位公交车司机跑完最后一趟后在将公交车开回公交公司时,径直撞上了路旁的电线杆,公交车被电线杆从中间破开,司机当场死亡。根据调查,司机并没有饮酒,初步怀疑是疲劳驾驶。据悉,这位公交车司机因为5月1日及时躲避双虎山泥石流,挽救了数十名乘客的性命,刚被公交公司评为‘先进工作者’……”
“这是5月1日王浩乘坐的那趟公交车?”宋廷军问。
“没错!”陈红说,“还记得吗?理科王浩说,五一那天,文科王浩让两辆车停车从而避过了泥石流,一辆是余涛的奥德赛,还有一辆就是这辆公交车。奥德赛车上的人已经相继死亡,而这位公交司机,会不会是公交车上乘坐人员中的第一个死者?”
鳳臨天下:王妃寵不得
宋廷军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说:“不,他是第二个!”
“第二个?已经有其他乘客死了?”陈红惊讶地问。
“第一个是文科王浩!”宋廷军肯定地说,“我们都理解错了死神的计划,它并没有按照五一聚会的成员去杀人,而是按照车上的人员去杀人。作为聚会发起人的理科王浩为什么没有事?不是因为他最终放弃了参加聚会,而是因为他没上余涛的车。文科王浩为什么最终死了?不是因为他要参加聚会,而是因为他上了公交车。他的死亡和其他聚会人员的死亡并不是同一个死亡计划,而是两个不同的死亡计划。文科王浩是公交车成员中的第一个死者,司机是第二个。”
陈红这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说,本应该被泥石流冲毁的奥德赛和公交车是死神两个不同的计划,目标就是车内的人员,这跟聚会本身没有关系?”
“没错。”宋廷军心头一冷,“而死神的第二个计划,文科王浩和公交司机的死亡才只是一个开始。”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