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嘯武林
小說推薦劍嘯武林
黟山莲花峰顶,二人对面而立,决战一触即发。
冯自在带着不情愿的清芳和群雄,退回峰下一里之外,为的是怕引起不必要的伤亡和打扰到二人的决斗。
云啸飞与东方明日对视半晌,然后双双举剑劈向对方。
东方明日的镇天剑接连挥出一十八剑,剑剑不离云啸飞前身要害大穴。
云啸飞知道剑非其所长,对方只是拿剑试自己深浅罢了,听雪剑划出几股旋风,快速使出‘空无一物’、‘云海射日’、‘仁者无敌’、然后转守为攻,‘怒海狂涛’、‘云收雾散’‘左右逢缘’最后一招‘天崩地裂’,震断东方明日的佩剑。
东方明日丝毫不惊讶,在断剑的同时,左拳右掌轰向云啸飞。
名門女王
左拳不惧听雪剑之威,一举挡开剑势,右掌朝云啸飞胸口大穴拍来。
云啸飞变招迅速,在震断镇天剑之后,顺势右移,避过东方明日势若惊雷的一拳一掌,退而再进,迎头盖脸使出自创的七情拳前五式‘喜乐’‘怒啸’‘忧心’‘思潮’‘悲歌’,分攻东方明日四肢和中门要害,听雪剑在七情拳出手时回归鞘内。
云啸飞偶尔会夹杂些奔山拳或者玄冰掌的招式,抑或出其不意的以指代剑使出一指禅。
双方拳来脚往,抓飞拳起,一时在莲花峰顶剑气纵横,魔气鼓荡不休。
一刻钟后,双方一分即合,再度互拼一掌,各自倒纵飞退,落地后退后七步方才站稳,竟是势均力敌。
东方明日突然道:“一招定胜负,一招决生死,来吧,一山不容二虎,我们之间注定有一人要死。”他已经收起了小视之心,决定出绝招。
云啸飞点头道:“好,那就一招定胜负,一招决生死吧。”既然要决生死,那便要使出浑身解数,东魔是生死大敌,必须要用剑才能破其魔功。
最终一击,东方明日骤起双掌,掌带风雷之声,铺天盖地般卷向云啸飞,正是他第一次使出天魔掌绝杀式‘天魔追命爪’。
重生資本狂人 傑奏
云啸飞左肩中招,血水飞溅中往左横移三尺,然而,一滴血水不经意间到飞向东方明日眼前,东方明日一闭眼的当口,云啸飞的听雪剑使出终极一剑‘万剑归一’已剌入其心口,贯穿宝衣,正中其玉堂穴。宝衣应剑而裂,东方明日的玉堂穴上留下一个圆形的红点。
听雪剑一入一出,云啸飞一剑凑功立时飞退。
东方明日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一身修为就这么突然废了。
没错,听雪剑点在他的命门玉堂穴上,云啸飞在最后一刻突然收力,没有亲手杀他。
东方明日仰天大呼:“不可能,不可能……”声音渐底,随着呯的一声,身躯倒地,望着蓝蓝的天空,却觉得蓝天也是黑暗的。
云啸飞将混沌功和归虚功,以及真心诀,三法合一创出纯阳大法,目前已修练至大圆满境界,加上前往海角山的路上悟得万剑归一的真谛,此时一身修为已然震古铄今罕有人可以匹敌。
东方明日的无极魔功跨入第十重圆满境界,但却仍不是云啸飞的对手,他此时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
云啸飞解释道:“武功无所谓正与邪,只有心,才有正邪之分,心若邪则人邪,武功即使达到绝顶但终究不能无敌,邪不胜正,此为千古不变的至理。”
东方明日身体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起来,似乎有些明白了。
一旁观察多时的余昌洛见事不可为,悄悄移往东方明日身边,用恢复了五成的功力,输入二成到东方体力,然后把云阳交于他手上,让他杀了玉娇的儿子。
东方明日有了两成功力,迅速站起,运起天魔掌,正要下手将云阳立毙掌下。
玉娇这时恰恰赶到,大呼:“东方住手,那是你儿子啊!”然而却是迟了。
东方明日虽然收回了一成功力,但体弱多病的云阳虽然未当场身死,也活不过一时三刻了。
玉娇急怒之下,闭上眼睛晕倒在地。
\\\\\\\\\\\\\\\\\\\\\\\\\\\\\\\\\\
东方明日听到玉娇喊叫,不知是出于父子天性,还是什么,急忙脱去云阳的鞋袜。
然后看向云阳的双脚,终于看到他双脚六趾三星的家族标志,狂吼一声,道:“我竟然杀了自己儿子,我竟然杀了儿子,啊——”
云啸飞走向前来,把脉探息后道:“他还有救,我现在护住云阳体内残缺的魂魄,然后找一个寂静所在,点上七盏续命灯,用我全身功力向天借命,虽然可能会损伤我十年阳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云啸飞必能救他。”
东方明日回想起这些年自己犯下的种种罪恶,此时才觉悔悟,却已迟了。他定定的看着云啸飞,相信了他说的话,最后看了余昌洛一眼,那一眼非常的失望,眼神无比复杂,最终仰天狂笑数声道:“我东方今日,便一死谢罪天下!”说罢一掌拍向自己天灵盖,自绝而死。
他这一死,余昌洛自知将再无活命机会。
余昌洛悄悄走向白映雪,正要下手杀了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短匕,对着白映雪说道:“八年前,你师伯她们害死了我父亲,没想到柳月英她自己也死了,如今我也快死了,但在我死之前,一定要拉一个垫背的,嘿嘿,白映雪你去死吧!”
此时的白映雪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她自从学会归虚功后,暗中运功冲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太阳光曝晒所致。
就在云啸飞与东魔大战的一刻钟内,穴道在大力冲击之下自行解开,白映雪在穴道解开后便即出手,突然使出兰花拂穴手废了余昌洛的武功。
云啸飞见余昌洛被制伏在地,去一旁施功救治云阳。
白映雪刚才运劲冲穴之后体内劲气不稳,现在盘腿坐下调息。
再过一会,冯自在和清芳等人陆续重回山顶,清芳扶起玉娇,将其唤醒,然却仍有些惊魂未定,神志不清的样子。
群雄中有人纷纷朝东方明日补上三刀五剑,没带武器者则踢上几脚,大骂他该死,死得好。
突然有人想起什么叫道:“哎,怎么少了一个人呢?”
没错,是少了一个人,废了武功的余昌洛此时不异而飞了。
后来,云啸飞派人查看了所有的东魔贼首均已丧生,只有王斌逃逸无踪,猜想如此,应该是王斌偷偷救走了余昌洛。
当时云啸飞全力施为,运功为云阳疗伤,是以没有听到周围动静。
\\\\\\\\\\\\\\\\\\\\\\\\\\\\\\\\\\
空中轰隆声响起,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传来:“你就是云啸飞?”
指間砂 滄月
云啸飞四顾之下,确定不是己方的人在说话,望空回道:“我就是云啸飞,前辈是何方高人?”
虚空中突然没有声息,过了许久才又在云啸飞头顶响起:“我是谁,我自己也忘记了,好像睡了几十年,又好像几百年,那个御剑术是谁教你的?”
云啸飞虽然听到对方说话,可是却全然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对方究竟藏于何处,闻言老实答道:“前辈,这是云某自己偶然所创,并无明师指点。”
獨家蜜愛:首席寵妻入骨 席牧
虚空中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哦,一个凡人,也能学会御剑术,而且无师自通,呵呵,不错不错。等了多少年了,好,好,我一定要收你为徒,说吧,你还有什么未了心愿,我都可以为你达成。”
云啸飞望了望妻子,想着摇头不同意,但突然发现自己不能言语也不能行动,知道这是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强劲的高手,对方还没有露面便可以随时制伏自己,心想自己好歹也是帝国顶尖高手,然而在对方看来,似乎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知道力不能敌,只好行使缓兵之计,点了点头,然后虚空中哼了一声。
云啸飞发现能说话了,道:“好吧,不过我的确还有未了之事,前辈你看我现在刚有了孩子,闭关出来后还没有好好与家人生活,要教育几个小孩成材,还有云阳的伤势及待解救……”
他还要再说下去,虚空中人不耐道:“好了好了,老道给你十年时间,十年后再来找你随我去天云星修练,另外给你一粒金丹,云阳不但可以恢复如初,更能平空增加了二十年功力,切勿食言,十年后的今天老道来此接你。”虚空中裂开一道缝,从里面飞出一粒金光灿灿的丹药,然后又合拢如初,那个老道已经消失了。
殘 風禦九秋
云啸飞把金丹给云阳服下,只一转眼时间,云阳便幽幽醒来,睁开眼来,看到母亲玉娇和二娘清芳都在,不解道:“娘,二娘,你们都在啊,这是在哪里啊?”
玉娇上前把云阳抱在怀里,感受到儿子没事了,才觉得不是做梦,安慰他说没事了,咱们回家。
谢清芳走到云啸飞身边,关切道:“飞,你没事吧,那个天云星在哪里?你,真的要来吗?”她说的是十年后的事。
云啸飞知道天云星距此足足有几千万里之遥,但是他不想她担心,宽慰道:“天云星距此没有多远,想必那个前辈是隔壁星球的人类吧,我们回去啦。”
两人左右手紧握,并肩走下山去。
在东魔与天月教全部覆灭之后,东方明日安排在九州义盟各分舵暗中盯梢的人立时作鸟兽散,其他九州各地一些依附东魔的隐藏势力也在之后冰消瓦解。
玉娇云阳返回了听雪阁,云阳在之前因为一直处于昏迷中,后来得神秘人相赠金丹才完全好了,对于莲花峰顶的事情一无所知。此后每年的除夕,东方鸿与小鹏父子均会到听雪阁看望云阳,东方鸿是看看自己的孙子,小鹏已恢复本名东方天鹏,他是来看自己侄子的,另外与成婚的小玉探望清芳和云啸飞。
后来端木世家的端木温玉找云啸飞疗治先天疾病,云啸飞倾力将他治好,提议三世家的幸存者可以合建一处庄园,可以都居住在无名谷国。
端木温玉找到皇甫怡和东方天鹏商议,三方同意了,由皇甫怡任庄主,东方天鹏为副庄主,燕美姬已经接手其父的所有财富,所有一应要付出的金钱全部由她负责。
三家庄建成后,东方天鹏小玉夫妇,叫上东方鸿,以及端木温玉和皇甫怡燕美姬夫妇,边同双方长辈皇甫珍燕道全,一起同住无名谷中。
我的21歲雙胞胎女友 小黎先僧
武林中在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太平无事,人们安居乐业,丰衣足食,过上了幸福安稳的生活。
莲花峰顶自从东魔南剑一战会,被列为禁地,寻常百姓到了山脚都会不自觉得的升起仰慕之感,然后驻足一阵再绕道而行。
十年之后云啸飞会前来赴吗?那个强大无比的存在到底是谁?
世人不得而知,因为那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