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龍騎
小說推薦深淵龍騎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夜晚又再次来临,这是又一天的过去,明天便已经是角斗的时刻了。
禁地之中,
秦火站在古树下,默默地看着,也不知是没有回去,还是又来了。
他的目光奇异,仿佛是有几分明悟,却又仿佛带着几分不解。
黑暗的弧线有张有松,这偶尔松的一次却是这般的快。
当遥远的天边渐渐有淡淡天光从大地的深处透出的时候,他忽然回过神来,只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迷惘。
这时,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道:“今天可是你决斗的大日子,怎么畏惧了,躲在这里不敢出去?”
秦火缓缓看去,只见暴虎不知何时,也不知从何处而来,总之,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
暴虎邋遢的身子随意靠在树上,道:“怎么,悟了吗?”
秦火点了点头,只是脸上的迷惘却更重了起来。
暴虎目光微微在秦火身上转了一转,道:“那你在这树上打上一拳我看看。”
“力蓄于己身,拳御以伤己,再力以伤人,就是以命伤命,方为柔拳。”
秦火没有动,只是静静地说出一句透着深奥莫名的话语。
“说的不错,看来你是真的悟了,不过就是差了一点,最后应该说的是‘方为格斗’。”暴虎笑了一笑,道:“既然已经悟了,还等我做什么?”
秦火道:“我身体一次能够承受打出几拳?”
“这怎么说呢……”暴虎微微沉吟了一下,道:“如果你是以蚂蚁之力自然打出上百拳也没有问题,但如果是全身之力,你最多就只能打出一拳而已;同样如果你使出了超出自己本身力量的话,一拳也会让你受不了。”
秦火皱了皱眉,只是一拳而已,若是一拳没打中,岂不是只能落得个任人宰割下场?
“格斗技是死的,人是活的,只有无敌的格斗王使出来的格斗技才是真的无敌的格斗技。”暴虎目光斜斜地看向远处,随风起伏的竹林挡不住他的目光,天地的尽头才是它的归宿。
的确,相同的格斗技在不同的人使来,也绝对是大不相同,有的人任何一招都是神来之笔,有的人……
秦火沉默了片刻,道:“我全力一拳能够打败三马之力的人吗?”
“你资质真的不错,看来开始的时候我还是看走了眼。”暴虎见他稍点既透,微微笑了笑,道:“只是这一问却也是多余的,若是连个一马之境都不能越过挑战,老夫又凭什么以此技为傲?”
秦火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柔拳只能使出一拳,有越境挑战之力。
二人之间一时没了话语,只是静静地,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重生之華麗人生 十一戒
天的光越来越亮,渐渐洒落,轻轻的风,自在地吹,透着晨间的微凉。
暴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疲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去吧。”
他摇了摇头,苍老的身形渐渐向着远处走去。
秦火皱眉目送着他,老人是属于黑暗的,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现,又总会在清晨来临的时分消失。
或许,老人的心,便如黑暗一般孤独吧?
看了古树一眼,脸色微微一冷,漠然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今天,又是一场生死的角斗……

来到训练场上,只见空旷的训练场上,虽然如同往日一般早早地便有许多人,但却一反常态的寂静,这种静是因为一个人,向问这一天榜执法使站在了这里。
向问目光在秦火身上微微看了一眼,笑道:“我说怎么大清早就不见人,原来是去漫步去了。”
秦火走到他跟前停了下来,道:“既然要角斗,他人呢?”
他说的“他”自然指的是今天约战角斗的大铁了。
“如果你说的是棱云,他是不会来了。那个孙山也不知道究竟和他是什么关系,虽然他没说,但我却是看出了几分猫腻。”
向问也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装作没听懂,英俊的脸上挂着一丝神秘的笑容。“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因此为难你的。”
秦火皱了皱眉,或许角斗场上的生死本就由不得他人,也没有人说过怪罪于他,只是他却不怎么喜欢再听到孙山这个名字。
向问以为他不耐烦,大笑道:“年轻人,这么迫不及待,看来你还真是胜券在握了,不错,不错,我是挺看好你的,可是花了大价钱买你赢的。”
他确实下了重注买秦火赢,秦火的赔率很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秦火的胜率低,而他却是个喜欢赌险的人。
秦火没有说话,只是诧异地看他一眼,同是角斗士,为什么有的人这么清闲?
的确,他还不知道,其实天地人三榜是整个角斗场中的例外,他们都是角斗的精英,他们不会随意角斗,除了榜单的挑战之外,真正拼杀地只有那些入不了三榜的角斗士们。
向问自然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自顾自地笑着说道:“不过你急是急不来的,这次的角斗是正规的角斗,可不是随随便便把两个人拉到一起,随随便便开打就行了。当然,私下角斗其实是被禁止的,不然若是一天死上几十个,几百个人的话,角斗场岂不是连买这些角斗士的钱都赚不回来,那不早亏死了?”
他说的是事实,角斗场花钱买这些角斗士本来就是为了赚钱的,若是天天都有人私下乱斗,那角斗场怎么可能开得下去?而他们这些天榜执法使所存在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镇压这种动乱。
秦火点了点头,低声应了一句,这些他从这些天被人的对话之中早已知道了几分,只是说不上清楚而已。
玄清天
“我先带你去斗罗门吧,你和大铁的角斗是今天的第一场,时间也差不多了。”向问抬头看了看天,渐渐已经能够看到红日的边了,转身向训练场的深处走去,那里也是通往整个角斗场深处的入口。
第一场为开场,最后一场为压轴,可见角斗场对秦火这人肉靶子挑战大铁还是比较重视的……
一路上,向问也不知是因为压了重注,还是怎么,对着秦火喋喋不休,他的嘴很直,心机不深。
一路没有转弯,只是直直地往前走,大道康庄。
渐渐,一道椭圆形的巨大拱门出现在面前,这就是所谓的斗罗门,真正角斗士角斗的地方!
虎牙角斗场有两扇门,第一扇门,是关住自由的石门,这是第二扇门,锁住生死的斗罗门。
秦火站在门前,斗罗门很高大,参天般的高大,仿佛是从九天上落下来的一般威严。
向问将头伸到秦火跟前,压低声音道:“我可是压了你赢的,两马高级之力要胜三马高级难是难了点,可也不是全无胜算,对吧?”
秦火点了点头,这正好是一马之境的越境之战。
向问似是得到了赢钱的保证一般,心情大畅,大笑道:“好,进去吧,我就等着收钱了。”
秦火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近了那一扇隔绝了无数生死的门……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
场主背负着双手,在清晨的光辉下,慢慢地踱着步。
渐渐四下无人,来到了一处僻静之所,有一间秀气的闺阁。
这里的树是青翠欲滴的杨柳,清晨的露珠点缀在上面,轻轻拂动,摇曳生姿:这里空气是清新怡人的花香,辛劳的彩蝶或三或两,翩跹起舞,扑闪的翅膀带起阵阵的芳香。
清宮引:九爺萬福 周笑羽
在这里,小桥流水去人家,一方亭阁尽秀丽。
这里是安静的,与整个角斗场显得格格不入。
场主微微停了停,越过几个树木的遮挡,看向了闺阁之中。
月影独自坐在精致的梳妆台前,她没有梳妆,只是似是出神一般透过木窗,呆呆地看着外面。
小龍女不女
她的容貌无疑是美丽,哪怕是没有半分的点缀:她的秀眉是微蹙的,总是带着西施捧心般的忧愁:她的脸色是苍白的,似乎有着一抹病色。
她就这么一个人,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场主深深地看着,不知怎么,整个人似是呆了,许久不动。
缓缓地,清晨的朝阳从东方爬起。
從遮天開始的無敵 長笙歌長笙
“刹影”他微微叹了口气,道:“小姐最近怎么样了?”
“除了偶尔会出去几次之外,其他时间一直会将自己关在房间之中。”
在这旭日的光芒之下,刹影的身影渐渐扭曲显现,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出去几次也是想让我角斗场彻底垮掉吧?”场主摇了摇头,深深地看着那个呆呆托腮坐在窗前的女子,脸上忽然露出了几分回忆之色,声音也不觉间柔和了下来。“她真的很像她母亲,论相貌几乎是一模一样,论心地也是一样的善良,每次这么静静的看着她,我都觉得她母亲好像还活着一样,还一直陪在我身边……”
场主缓缓地说着,目光之中不觉已经带上了几分痴痴的色彩。
撒旦奪婚:禦用俏新娘
旭日的光芒让天地笼罩在一片晨辉之中,但却已经凭空不见了刹影的身影,他总是如同鬼魅一般。
场主也并没有管他,只是仿佛沉寂在对往事的思绪当中。
人間鬼警
脸色不觉随之变幻,有欢喜,有伤心,当一切都从他脸上走过,最终,却化成了一抹莫名的恨意,这恨意如此之深,似是刻在骨中,铭在心里。
“是他不顾兄弟情意将你从我心中夺走,又是他害的你香消玉殒……”场主双眼微微合了一下,有一滴泪从脸颊滑落,但他却轻轻地笑了笑,只是这笑满是分不清的意味。“十年了,都已经十年了……”
轻轻道: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真實的幻影 龍無憂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他柔声的吟着,也不知是说与谁人听,只有那青青的柳欲遮还羞地挡住了远处窗下的女子。
杨柳依旧青,故人事已非。
“走吧”脸上又一次挂上了淡淡分不清真假微笑,也不进屋,只是这么看了一会,转身而走。
这时的刹影是个影子,他自然不会多说半句,静静地藏在看不见的光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