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仙
小說推薦刀仙
伍叶的储物袋子里装满了丹药,但是看着架子上的林林总总的瓶子,心里很是不舍。看看这一种想拿一些,看看那一种也想拿一些。可是望着装不下任何东西的储物袋子,也只好叹一口气放弃了。
依依不舍地走出第一间石室,伍叶开始往第二间石室走去。这一间的石室明显比第一间要宽大得多,足足有五十多平。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炉鼎,高有一丈多,宽也有三尺多。上面纹刻着密密麻麻的古朴图案。
在炉鼎的旁边却是一个小池塘,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看到一层白白雾气弥漫在水池的上面,聚而不散。
伍叶走进去正想看过究竟,突然听到外面走廊上有一些响动传了进来。忙走到门石探头望了过去。
迎面是一张有点苍白的胖脸靠得很近,把伍叶吓了一跳。那人也是大吃一惊的样子,两人同时往后缩。
伍叶缩回来后,才想起那张脸好像很是熟悉,再一想,才记起来,对方就是他一直寻找的印元长老,心里是又惊又喜。
“你是谁?”印元长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印元长老的反应大出伍叶的意料,伍叶本以为,印元长老在这种情况下,不是立刻发招攻击,就是亡命逃跑的。想不到他却平静在问自己是谁。
寵婚密愛:爹地,放開我媽咪!
“啊!我是玄凡的朋友,今天过来找他,却发现这里乱成一团,就进来看看。”伍叶嘴里说出这些话来,连自己也觉得非常地假,但是匆忙之下,他也想不到好的应对方法,只好胡乱地编一个理由了。
却想不到印元长老居然就相信了,只见他喘着气,脸色苍白地走了进来,勉强挤出一些笑容来说:“原来是玄凡师侄的朋友啊!很不巧,今天派里确实出了一点意外,不过你来得正好,就帮我去留雁山报个信吧——”
正说着时,前面洞口突然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让印元长老脸色大变。伍叶也是一惊,料想到是银月派他们在想破开洞门。这可就坏了,一但被他们打开洞门,自己连逃也无处可逃啊!
而现在洞门外面,烟云长老正指挥着银月派众弟子,试图破开洞门。原来是银月派众弟子分头找了半天,却连印元长老的影子也见不到。最后,烟云长老只好放出了自己刚获得不久的觅形兽来。
这是一只形如一只小兔子的动物,只不过它的鼻子又大又长,很善于辨别不同的气息来把人给找出来。
印元长老得到这觅形兽也是没有多久,训练还不够纯熟。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放出来。现在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把它放出来试一试了。
他先是带着觅形兽在印元长老刚才呆过的地方,让它在地上空气中一通猛嗅,觅形兽就已经在空气中印元长老残留的气味中辨别出他独有的味道了。
然后觅形兽昂着头伸着鼻子,一边不停的闻着,一边不停在走动,试图找出印元长老的藏身之处。
奇怪的是觅形兽绕着山腰走了一圈之后,最后居然回到这静默斋洞门口来了。烟云长老对这觅形兽也是半信半疑,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试着打开洞门再说,反正最后也是要到里面去搜一搜的。
他们当然是没有打开石门的锁匙的,只能用蛮力来破门了。于是,一阵阵的刀气斩就不停地往石门上面轰了过去,才造成现在的动静来了。
一声高过一声的轰击声传到洞中来,连山壁都跟着一阵阵的颤动着。照这种声势下去,相信过不了多久,石门就会被破开来了。
網遊之傲視群雄
印元长老的脸上更白了,皱起眉头想一阵。又捂着嘴咳嗽了几声,拿眼瞄了一下同样焦急的伍叶几眼。
他当然是不相信伍叶刚才所说的是玄凡的朋友的话语。但是现在他重伤在身,又见伍叶是一位有着刀师修为的刀修,怕伍叶被揭穿时一怒之下出手,自己就性命难保了,所以才虚以伪蛇地应付着伍叶。
但是现在他看伍叶不像是与银月派是一伙的,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对伍叶说:“跟我走吧!那边有一通道能通到后山的。”
伍叶大喜,他正着急呢,在这洞中,虽然他的隐身术很是神妙,但是在这么狭窄的地方,对方又是特意的搜查,自己被发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到时,以银月派的作风来看,自己也是很危险的。所以一听说有别的通道可能逃出去,当然高兴是跟着去了。
于是两人一起往洞的深处走去。越是往里面走,越是感觉到有一股寒气往身上渗过来。而且整个通道是弯弯曲曲的,到了里面一些后,洞壁也变得粗糙不堪起来。
印元长老在前面越走越慢,到最后是走一段路就停下来靠在洞壁上喘息一阵才继续上路。
“印元长老,让我带着您走好吗?我想这样会快一些,不然我们迟早都会被他们给追上的!”伍叶实在忍不住了,就主动走上前去对印元长老建议道。
印元长老先是上下打量了几下伍叶,觉得他是没有恶意之后,才点点头道:“好吧!”
于是伍叶一手抓着印元长老的胳膊,体内的真元一阵运转之后,两个人就飞速地往前面直窜而去,一会儿就消失在一个弯道那里。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山洞的出口。这里是一个敞开的山洞,只是在洞口有很多绿叶滕蔓长生而遮盖起来了。如果不是留意寻找的话,是绝对不会找到这一个隐密出口的。
VIP寵制,老公要抱抱
而且这一个出口很小,伍叶与印元长老也是爬着出来的。所以,一般人也不会想到这个洞口居然可以直通碧萝派‘静默斋’的那里去的。
两人从小洞口爬出来,头发出乱了,法袍也脏了,很是狼狈。印元长老更是气喘得更厉害了,不时地用手捂着嘴咳嗽。伍叶留意到他的手心上,带着咳出来的一些鲜血。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也是为他担心。
印元长老是最可能知道‘名涛露花丹’消息的人,伍叶当然是不希望他有什么意外的。说老实话,伍叶很想现在就问一问他,关于‘名涛露花丹’的事情,可惜伍叶也知道现在可不是问这些事情的时候。
两人正在洞口喘气时,忽然身后洞中传来的一些响声,让两人同时一惊。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明白,银月派的那些人也追过来了。
“走!”伍叶伸手架起印元长老就往前面飞掠而去。慌乱中,也没看清楚前进的方向,他只是往更偏僻的地方飞去。
走了好一阵之后,头有些晕乎乎的印元长老抬眼往前面看了一下,结果眼睛一下子张得老大,失声道:“你怎么往这里来呢?”
“怎么啦?有什么不对?”伍叶问道。
“前面是很危险的!”印元长老说。
“啊?那咱们换个方向吧!”伍叶闻言立刻停了下来,并说道。
但是他刚转过身时,脸色一变,说:“糟了,他们追过来了。”
印元长老也看到了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正有一些人拼命地往这边赶过来,不是银月派的那些人还能是谁。印元长老叹了口气,说:“往前走吧,不过,等会一定不要发出声音来,不然就麻烦了!”
伍叶答应着又带着印元长老飞惊而去。却被印元长老制止了,并要求伍叶放慢速度,说飞得太快,所带出来的声响也会遇上麻烦的。
后面追赶的银月派众人,眼看着离目标越来越近,都是兴奋不已。有的说:“看,他们跑不动了,我们很快就会捉到他们了。”其他人也都纷纷付合着。
烟云长老一声呵斥:“先别高兴,等抓到再说不迟。”众人立刻闭了嘴,但追赶的速度却更是加快了几分。
伍叶心里着急得不行,因为银月派的人越追越近了,但印元长老就是不让加快前进的速度。
突然印元长老指了指侧面山壁,伍叶看过去时,发现那里有一个山洞。心想,现在躲进山洞怕是来不及了吧,人家都看见了。所以他还是往前飞窜着。
印元长老却急了,他用手拍了拍伍叶,又用力地指了指那个山洞,意思很明显,就是让躲进去。
伍叶没办法,心想这里印元长老熟悉,听他的应该没错,于是就往山洞那里飞掠过去。
后面的银月派的人全把印元长老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了,有的人笑着说:“呵呵,现在躲到洞里去,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
他没有发现,在这一个山谷下面,有着一个很大的湖,碧绿的水面很是平静。而银月派的人这时也飞到了湖的上空。
晏歸來 綠蟻紫檀
戰獸召喚系統 膽小鬼
他们的话音刚落,湖里就传来了一大片的水声,华啦啦!好似是有许多东西窜出了水面。众人往下看时,只见平静的水面已经被打破了,无数的银灰色的,巴掌大的鱼儿跃出了水面,激起了无数的水花。
银月派的人开始还好奇地看着这一奇象,接着就吃惊地发现这些鱼儿居然在空中展开了比自身还要大的半透明翅膀,张着的嘴里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正向他们直扑而来。
不过,银月派的人也没有惧怕什么,毕竟只是小小的鱼儿,虽然数量很多,但以他们刀师级别的修为,还不是举手就灭的事。
可是接下来的事,让他们全都慌了。因为,当有些窜得最快的飞鱼扑近他们身前,其中一同门挥手发出一刀气斩击了过去,满以为这鱼就被斩为两截的时候。却发现这鱼儿居然只是被击得退开一段距离,然后又生龙活虎似的直扑过来了。
这让所有的银月派刀修全都脸色大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