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兔
小說推薦吾家有兔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漫漫无绝期。左轮把昏昏欲睡的连絮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替她把衣服盖好,冲着送出来的艾达和叶虚实点点头,让他们不必相送,等走到飞行器的停放处的地方,连絮已然熟睡,然而让左轮出乎意外的是,沐歌竟然已经等在了那里。
“你怎么来了?”左轮对待沐歌的态度一如曾经,但是他和沐歌现在所保持的这种距离却是再也回不到曾经了。
“我想着你和连絮一起来参加婚礼,这个点也应该结束了,怕到时候连絮又睡着了,所以我来接一下,也可以照顾她一下。”
“不用了,我和连絮暂时不回去,你先走吧,记得照顾好自己。”左轮冲着她微微额一颔首,抱着连絮绕开了沐歌,打开飞行器的门走了进去。
漫天的花海,漫地的绿草,枝叶随风摇曳,这是醒着,还是梦境?连絮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仰头就看到了这些,她惊讶的微微的张开了嘴,满眼的不可置信。
“喜欢吗?”左轮一直都坐在她的不远处,手里捧着一本古书,一身舒适飘逸的衣服,干净利落,竟如同神人一般,看的连絮一愣一愣的。
“喜欢,这是真的么?”连絮还是有点不信,伸手就在左轮的脸颊上掐了一下,见左轮皱了眉头,她这才喜笑颜开,“左轮,是真的哎,这是在哪里?好美呀。”
販賣絕版花美男 白芷木鈴
草木春秋演義 駟溪雲間子
“就知道你会喜欢。”左轮轻轻的将额头抵在她的脑袋上,“不是说了我们要去旅游的吗,这是我们的第一站,睡醒了就去洗漱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到处看一看。”
连絮还在东张西望,左轮拍了拍她的脑袋,“又在想些什么呢你。”
“怎么就我们两人,其余的人呢?”其实连絮更想问的是那个跟屁虫沐歌去哪里了。
極品愛
“其他人,你还想要有谁?刘飞?”左轮虎眼一瞪,心里就想起连絮把自己落下让刘飞把她推走了,虽然他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事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吃醋生气。
先婚後愛:我的市長大人
你若攻陷,我必淪陷 簫貍
“哪有。”连絮撇撇嘴,“我问的是沐歌,她怎么会没有跟我们一起过来?”
“一天到晚都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左轮无奈的笑了笑,“我之前让她过来只是看她能够真心改过,别的地方由于沐则天的事情容纳不下她,所以才让她跟来,至于以后,我已经尽了我的战友情,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左轮才在失去之后恍然大悟,生命中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战友情谊,还有一些他失而复得的宝贝。
现在,左轮已经处理完了军队的事情,他现在只不过是担了个虚名而已,军队有连战他的那些部下只会受到更好的待遇,所以他放心。
该放弃的都放弃了,该得到的也不曾失去,现在的左轮实在是庆幸,庆幸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謀明天下 風中的失落
以后,他会陪着连絮走遍宇宙里的美景,陪着她一起开心,一起快乐,一起沉睡。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的美妙了。
三十年啊,他们有三十年相伴的时间,珍贵而又短暂的三十年,可想到三十年之后,左轮却微微的皱了眉头,三十年后他的离开不会有任何的心满意足,任何的遗憾,但是连絮怎么办?三十年后她该怎么办?
“左轮,左轮!”连絮小声叫了左轮一声,见他一直都在走神,这实在是难得的奇怪,左轮竟然也会有走神的时候。
“我在想事情。”被连絮叫回了神,左轮微微的蹙了眉头,“连絮,我在想以后你该怎么办?”
以后当我不在了,谁来照顾你,谁来呵护你,谁来保护你?一想到这些,左轮的心就一阵阵的绞痛。
连絮用脑袋蹭了蹭左轮,三十年后,左轮的生命算是走到了尽头,而那个时候,她也将要面临飞升,离开这个时空,失去这个时空的记忆,忘记左轮这个人,开始她的下一世,可是这些,让她如何能够诉说。
可是不说,又如何能够让眼前的这个男人放心?
“左轮,我不是这个星球的人,这个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其实,我甚至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三十年后,我就会离开这里,回到我自己的故乡。”连絮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把她所谓的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故乡其实就是死亡,然后重生的这一过程。
六界之凰女禾錦
“离开这里?怎么离开?”左轮一听到连絮说到离开,即使知道是三十年以后,他敏感的心也立刻高高的揪了起来。
“我之前有段时间就是失去知觉,就是你在庄园里救我的时候,那时候我在不久的将来就要离开的,有点像是时空隧道的感觉,这些都是早已被规定好的,我只不过是把它延迟了三十年而已。”
“付出的代价就是你要一直坐着轮椅,你经常的昏睡,是吗?”左轮是个心思灵透的,立刻联想到了更多的信息。
“嗯 。”连絮刚承认一声,见左轮立刻变了脸色,她立马撒娇道:“左轮,你是不是嫌弃我腿不能动,嫌弃是吧?是不是啊?”
被连絮这么一闹腾,左轮立刻没了脾气,最主要的是,已经这样了,他就算气死也没用了。
路慢慢的延长,一个男人推着一个女人渐渐的走远,他们的背影被拉长,拉长,再拉长,最后融合在一起。
纵使来世不能相遇,不能相知,不能相爱,可是今生的三十年,他们愿意好好的抓住。
**********************************
落尘国的西南方向群山环绕,在深山之中总是隐藏着修仙的道观或是悠久的古刹。
枳实派是修仙门派中的一个小派别,他们与道观佛教不同,常年隐匿在深山之中,很少出现在世人的眼界。枳实派之所以是小派别,那是因为他们门派中的长者一旦修炼有所成就就会离开门派选择四处散修或者找个更加偏僻的地方苦修,门派里只留下几个老家伙照顾教导弟子,而且非是枳实派遇有大难则绝不会出现。
这一日,枳室派孤独长老座下的大师兄车侧按照以往的惯例一大早的打开后门,肩膀上拎着两只水桶就打算做每日必修的功课—-挑水。
但今日与往常大大的不相同,车侧后门一打开,就看到一名幼童侧躺在青石铺成的台阶之上,头上还堆积着昨晚狂风飘洒的落叶。
车侧心中大吃一惊,但到底是大师兄,微微的定了心神就上前查探那名女童的呼吸,见她呼吸尚且平稳,他这才心中大定,丢了木桶,此时事态危机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大防,将女童抱入怀中就返回了院中,直奔师父的房间而去。
“你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记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我们枳实派的后门晕倒?你叫什么名字?”车侧的师父是个严厉脸,今日难得的挤出一点笑容,掐着嗓子放柔了声音说话。
核子武士
枳实派里全都是男徒弟,女徒弟太过稀少,仅有的一个还不是他的弟子,今日看到一个小姑娘,洛老头子探了她的经脉就有意要收她为徒了。
“我叫…….连絮。”女童抱着脑袋回忆了很久很久,想的脑袋胀痛的厉害,可是似乎除了这个名字,她的脑海里就再也没有其它了。
“连絮…..好,好,好名字!”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