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
“你们需要在其他方面弥补我……”苍浩提出:“人!”
库图尔提不明白:“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要允许我在本地征兵。”苍浩直白的解释道:“我们会与本地兵员单独签署合同,各方面不参照现有血狮雇佣兵成员,而且本地兵员训练时间会比较短,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投入战场,毕竟战场形势紧急,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人力资源。”
“没问题。”库图尔提当即作出决定:“本国国防部将会全力配合。”
“事关重大,是不是应该请示一下总统?”
“坦诚的说,我们已经预判你将会提出类似要求,所以总统授权我当场作出决定。”顿了一下,库图尔提补充道:“我非常理解当前战场最需要的是什么。”
苍浩提出的这个要求非常重要,因为以血狮雇佣兵现有的兵力,按照这种速度继续投入下去,很快将会告罄。
而血狮雇佣兵的训练非常严格,从新兵入伍到参加各种演习,再到真正投入战场,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而按照现有这个过程,就算苍浩现在紧急扩大征兵规模,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投入使用。
如果在该国本地征兵,苍浩就可以另外设立一套精简的程序,从新兵征召上来之后,经过一到两个月新兵训练,能够熟练使用武器并且掌握团队战术配合,就直接投入战场。
毫无疑问,这种兵员很容易成为消耗品,因为他们的经验和训练都严重欠缺,伤亡率必定远远高于血狮雇佣兵的老兵。
可在当前这种情况下,苍浩实在没有其他选择。
虽然网络化、无人化和智能化,已经成为战争的发展方向,而且血狮雇佣兵也确实配备大量智能武器,但毕竟还不能真正实现机器人作战。
没有足够的人力,万一防线崩溃,感染者就会立即四散开来,到时候就很难阻止这个世界陷入灾难。
苍浩告诉库图尔提说,在本地征召的兵员,各方面不参照血狮雇佣兵其他成员,这一点非常重要,意味着本地兵员不会得到太高的待遇。
血狮雇佣兵之所以在地下世界,能够招募来大量经验丰富的额优秀战士,是因为给出的待遇足够优厚。
如果给本地兵员以同样的待遇,血狮雇佣兵的财力根本无法支撑,所以苍浩这句话的本意就是压低本地兵员的薪酬。
按照苍浩的构想,给本地兵员的薪俸只需要两倍于当地平均工资水准即可,考虑到当地收入水平非常低,这样不但会有很多人愿意参军,同时还可以在现有资源条件下,迅速组建更多的部队。
当然了,待遇就降低的同时,其他方面也会降低。
血狮雇佣兵的单兵作战装备价格昂贵,对本地兵员不可能给予这种高配,只能是比较简单的作战装备。
那么库图尔提是否意识到,苍浩准备把本地人当作战争消耗品?
当然知道。
千万不要看扁了这些非洲人,他们的政客其实精明的很。
库图尔提再来见苍浩之前,就已经猜到苍浩要在本地征兵,这种预见性足够说明问题。
对于该国高层来说,当务之急是保证本国安全,尽快收回马拉喀什这座经济重镇,既然他们在其他方面无法付出什么,那么也就只有尽可能提供人力资源。
在该国国防部提供帮助之后,征兵工作变得非常快捷。
当地人多年来困顿于生计,现在发现能够赚取一份高薪,自然愿意,尽管需要冒着生命危险。
初期征召上来的,很多都是本国的退役人员,他们服过兵役所以有一定军事经验,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训练。
组建一支部队,尤其是跨国跨民族,并不是那么容易,其中有无数问题,还有大量细碎的琐事。
比如说语言问题。
血狮雇佣兵内部通用中文和英文,而本地征召上来的兵员,根本不懂这两种语言。
事实上,他们本地也没什么通用语言,因为民族构成复杂,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本地流行的语言就有数种。
这样一来,本地兵员组建的部队,还需要单独配备翻译。
问题是这翻译也不好找,以中文和英文为母语的人,基本没有去学习当地语言的。
当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倒是多少懂一些英文,但水平也不是很好。
虽然可以征召他们当翻译,但想要让他们理解作战指令,然后转达给所在部队,相当困难。
“语言问题短时间内没办法解决。”库图尔提对此也深感头疼:“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所有人经过长时间磨合和训练之后,其中有一些人能够熟练掌握其他语言,从中起到沟通的桥梁作用。”
苍浩也是这么想:“我准备在本地人当中,培养一批军官,而成为军官的首要条件,就是能够在本地各种语言和英文或者中文之间,可以熟练的进行翻译。当然这需要很长时间,可这场战争短时间内,恐怕也没办法解决。”
库图尔提苦笑两声:“感染者每占领一天,都会给我们带来沉重损失。”
“我只能对贵国命运表示同情。”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任何话国家都不愿意发生这种事,可我们确实无法在短时间内,清楚所有感染者。”
这个时候,苍浩的卫星电话响了,是谢尔琴科打过来的。
苍浩接起来就问:“有什么事吗?”
“我觉得有一件事你有必要知道……”谢尔琴科这会儿在运河城:“最近出现一家公司叫契卡先知,他们到处打广告宣传说,可以让人获得数字形式的永生。”
苍浩一时没理解:“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们可以把人的意识,从大脑转移到虚拟世界当中……”谢尔琴科解释道:“在虚拟世界当中生活,几乎跟现实世界完全一样,据说他们已经成功让好几个富豪获得了这种永生,而这几个富豪就是他们打广告宣传的噱头。”
苍浩沉声问道:“生意怎么样?”
“非常好。”谢尔琴科语气怪异的道:“很多身患绝症,或者行将就木的人,手头又偏偏有不少钱,他们当然愿意让自己永生,虽然从今往后活在电脑当中,但总比真正死亡好得多……不过,这还是次要的,根据我了解到的信息,这家公司跟阿芙罗拉有关。”
“这家公司肯定是阿芙罗拉的。”苍浩断然说道:“先前阿芙罗拉找过我,提出了这么一个构想,希望能够运行在矩阵系统上,但我没答应。”
“为什么?”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长远角度来说,到底是不是应该追求永生,其实需要打一个问号。脑补一下就不难发现,那些权贵如果真的获得永生,对这个世界绝对不是好事……”苍浩顿了一下,补充道:“尤其这种数字形式的永生,还不是真正生理意义上的,必然会带来很多法律和道德上的问题。比如某国总统,本来身患绝症将要辞世,结果在电脑当中获得了永生,难道还要继续当总统吗,整个国家接受电脑当中一个虚拟人物的领导?”
谢尔琴科有着类似的担心:“还有那些富豪,他们进入虚拟世界之后,到底能不能算作死亡,这非常重要,因为涉及到财产划分。按照阿芙罗拉的设计,现实世界的财产可以兑换成虚拟世界的货币,用来在其中购买各种服务,那么这些富豪的钱人仍然是富豪的,子女恐怕就没办法继承了。当然,我并不关心这些富豪的家庭问题,重要的是他们的财产会在虚拟世界不断消耗,最后所有财产全部归属阿芙罗拉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