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兵王混鄉村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混鄉村
重达千斤的棺椁盖打开,里面摆着一口棺材,这才是真正葬墓主人的地方。
美惠子小心翼翼,翻身跳进了棺椁当中,一只脚踩在棺材盖,另一角踩在棺椁边缘,随时防备有特殊情况的发生。
不过好像自己警惕多余了,这里并没有什么机关的设置,于是美惠子大胆起来,看着脚下踩着一口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这或许是这个墓室当中最值钱的东西了吧。
“千辛万苦要找到的东西,会是在这里吗?”
美惠子单手抓住金丝楠木的棺材盖,别看她是一个女人,力气倒是大的很,用力朝着一旁推去。
棺材盖滑动,里面暴露在了美惠子的视线中,美惠子急忙将探照灯,朝着棺材里打了去,眼前所看到的景象,让美惠子的两眼发愣,一时间内心无法接受。
“怎么……怎么会……”金丝楠木的棺材里,里面铺着厚厚的一层黄绢,上面可以看到有绣的龙形图案,在黄绢上面是几件简单的衣物,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连墓主人的遗体都没有看到,不由美惠子心里在想,是不是自己找错了地方,那个人的墓根本不在这里,就在美惠子一脸茫然不解的时候。
一道身影悄然而至,站在了美惠子的身后,美惠子时刻保持着警觉,竟然都没有察觉到,身后的人和她近在咫尺,这道身影一直站了许久。
“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美惠子吓了一跳,她急忙从棺椁里跳出,几步落在了一根锁链上。
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站着的陌生人,陌生人身穿白色长袍,头戴一顶斗笠,腰间别着一把长刀,就站在那里波澜不惊,无法察觉此人气息的存在。
很是奇怪从这人气息的波动上,美惠子感觉他都不如一个普通人,可是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是明白,这样的对手最为可怕,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无法探测此人的深浅。
“装神弄鬼的,你是什么人?”
戴着斗笠的年轻人,没有回答她的提问,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也根本没有将眼前的女人放在眼里。
“说话!你究竟是什么人?”
美惠子手指一动,打出几枚手里剑,手里剑刺向斗笠的年轻人。
接下来她看到,出现的这个神秘人站在原地,即便是手里剑打过去,他的身影仍旧没有挪动分毫,好像根本看不见一样。
敢这么做的人要么就是愚蠢,要么就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手里剑落在神秘人的身上,美惠子还没来得及高兴,自认为自己打中了。
却看到手里剑穿透对方的身体,继续朝前打了去,对方丝毫没有损伤,好像刚才的手里剑,打在了一道影子上,如此诡异的一幕,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无法相信。
“纳……纳尼……”美惠子发出一声惊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见鬼了。
她连忙从身上,掏出剩余的手里剑,全都朝着这人身上打了过去,美惠子就不相信,对方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睁大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手里剑,穿透了对方的身体继续向前飞行,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如果说之前可以说成看花了眼,那么现在该作何解释。
“巴克纳……”自己的能力已然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谁能够相信,高速飞行的手里剑,速度和子弹相似,人应该是无法躲开的,而且对方并没有躲避的动作。
那么为什么会没有打中,带着斗笠的年轻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挪动一步,他动的只是自己的身体而已,只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对方的肉眼无法捕捉罢了。
“小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把这里恢复原来的样子,我可以饶了你一命,让你活着回去。”
“你是在劝我投降吗?
我的上司给我下达了任务,那么我就要为了任务去战斗,甚至可以选择牺牲自己。”
美惠子不服输,自认为自己有些本事,还没有到了直接认输的地步,她施展她所学到的功法,身影渐渐的消失。
手中握着一把苦无,此刻她处于隐形之中,可以悄无声息接近对方,一刀来定胜负,当然如果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也可以及时作出调整立马逃跑。
戴着斗笠的年轻人,似乎喜欢站在原地不动,即便是美惠子身影消失,也不会引起他的警觉,只是脸上多出了几分笑意。
“不知死活!”
就在美惠子自认为自己要得手,距离这个神秘人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她已经想象到,手中苦无插入对方心脏的场景。
然而……戴着斗笠的年轻人,突然伸出一只手,美惠子察觉情况不对,原来人家早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动作。
急忙调整身体打算要逃走,却发现斗笠下,这个年轻人的一双眼睛,眼神是如此的可怕恐怖,盯着这一双眼睛,竟然让美惠子六神无主,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
从未见到过,有人的眼睛像这个人一样,仿佛是从幽冥地狱里走出来一般、戴着斗笠的年轻人,一只手死死掐住了美惠子的脖子,美惠子手里的苦无掉落,双脚悬空被提起来,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是有多么愚蠢。
“我给过你机会,只可惜你不珍惜!”
年轻人叹息道,他说话的口气是在怜悯,可怜这个女人,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他一只手探入美惠子的怀里,拿出美惠子这次带的东西,八咫镜的复制品,这件东西的来历,他自然是听说过。
“区区一件破烂而已,当真以为你拿着,就可以所向无敌?
井底之蛙果真是可怜。”
就算是真品出现,戴着斗笠的年轻人也不会放在眼里,别说是这样的一件复制品,动一动手就能捏碎了。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需要破开这上面的空间法则,把吸入里面的人放出来,这个人的身份很重要,即便是他也要尊称一声少主。
就在他打算动手,破开空间法则的时候,忽然这八咫镜上有了一些变化,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讶,随手将八咫镜,抛入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