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巫女的時空旅行 彈劍聽禪-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外戚十六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巫女的时空旅行
江湖中倾慕冰云仙子的男人不少,都将她当成女神一般。如今女神变成女泼妇女神经,这些男人纯纯的“少男心”啊,全都碎裂了。
李飞宇先前叫出来帮他对付冷秋菱的人中,有好些都是朱冰云的裙下之臣。如今仙子形象破裂,这些男人全都退缩了。
一对狗男女孤立无援。
李飞宇之前就被冷秋菱的手下打伤,武功又不是乔连书的对手,被乔连书狠狠地招呼了几下。
乔连书跟苏青柠不愧是一对,都喜欢往对手的脸上招呼。李飞宇被乔连书打了好几下脸,整张脸都肿成了猪头。
乔连书打得爽,冷秋菱也看得爽。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她决定了,先不杀李飞宇,先留在手中好好折磨一番才行。
乔连书和苏青柠出了气,退到一边,将人留给冷秋菱。
冷秋菱让自己的手下抓住李飞宇和朱冰云,大模大样地离开了。
没有人敢去阻拦他们,也不想阻拦。
半步宗师啊,这里没有一个是人家的对手。
乔连书和苏青霓三个没有多做停留,在乔连书跟几个认识的人打过招呼后,三个人便也离开了。
主人消失,这流水宴也就没有了。
好些专门来吃宴席的人可不高兴了,都围在李家外面不走吵着要吃东西,十分混乱。
最后他们到底有没有吃到宴席,苏青霓三个是不知道了。
“二妹和妹夫没有来。”苏青柠道。
乔连书惊讶地问:“青柠姑娘的妹妹和妹夫也是江湖中人吗?”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乔连书也知道了姐弟两个的来历,当然是有保留的。
苏青霓只说他们的父亲是书院的院长,曾经做过官,并没有说苏大人曾经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更没有说他们跟皇帝还是亲戚。
苏青柠只说自己有个妹妹,已经在几年前就出嫁了,却没有说妹夫是什么人。
两个人是因为机缘巧合学些了功夫,生出了闯荡江湖的心思,原本就不是江湖中人。
因此,乔连书以为苏青柠的妹妹应该嫁的同样是读书人家,没有想过苏青柠的妹妹竟然嫁给的是江湖中人。
问出这句话,乔连书心中是开心的。苏家不介意女儿嫁给江湖中人,能嫁一个,就能够嫁给第二个吧?
苏青柠回答乔连书的问题:“是啊。说起来我妹夫在江湖中还挺有名的,他叫做康天浩。”
“虾米?”乔连书惊,“康天浩是你的妹夫?”
妙手小神农 搅局
苏青柠点头:“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乔连书摇头,道,“康天浩还真有眼光,竟然娶了青柠姑娘的妹妹。只是……”
“只是什么?”苏青柠问。
乔连书担忧地看了苏青柠一眼,道:“康天浩这人很是风流,除了自己的夫人外,还在外设有外室,不知道青柠姑娘的妹妹……”
苏青柠闻言恍然,道:“我妹妹是康天浩的正室夫人,并非外室。当初康天浩是三媒六聘将我妹妹娶回家的。我妹妹也知晓这人风流,但只要不将外面的女人带回家中,我妹妹便不会难受。”
“令妹真是大度。”
“我与妹妹从小是以做大家人家的掌家夫人来教导的,对于夫君有小妾和通房丫鬟,大家夫人都不会在意的。”苏青柠顿了顿道,“以前我跟妹妹是一样的想法,不会在意相公有多少女人。但现在见识了江湖中的那些女侠们,我想我是忍受不了夫君跟其他女人纠缠不清的。”
她用含有深意的眼神注视着乔连书,乔连书地这个眼神不闪不避,毫不心虚。
苏青柠微微一笑,乔连书也回以一笑。
苏青霓轻哼一声,加快脚步,将两个喂狗粮的家伙抛在身后。
解决了李飞宇和宣一楼的事情,一路上再没有不长眼儿的人跑来刺杀他们。三个人玩得很是痛快。
乔连书对江湖很是熟悉,带着苏家姐弟这么逛逛那里看看,认识了不少人,也见识了不少有趣的事情。来到风景美丽有特色的地方,三人还会留下来多玩几天,玩够了再上路。
乔连书和苏青柠的感情越来越好,苏青霓每天被喂吃狗粮吃得都要吐了。她决定等到去刀剑盟见了苏青檬后就跟苏青柠乔连书分开走。
有乔连书护着,苏青柠不会有事儿的。
这么玩着闹着,路上花费的时间就长了。
在小外甥的周岁宴的前一天,苏青霓三个还没有到达康家。三人在客栈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一早赶路,绝对能够在中午开宴前赶到。
苏青霓和苏青柠都为小外甥准备了周岁礼,乔连书知晓后也准备了一份给小孩子的礼物。
完成了今天的修炼,苏青霓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总感觉心神不宁。
这不是她的感觉,而是来自于这具身体,似乎是有着血脉的牵引。血脉中的力量告诉她,似乎是有跟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出了事情。
不会是苏大人。
苏大人如今身体棒棒的,在书院教书,生活安定祥和,身边不会有威胁他的事情发生才对。且她和苏大人相距得很远,便是有血脉牵引,也不可能牵引这么远的距离。
也不是苏青柠,她就在自己一边的房间里面,人好好的呢。
那么,就只有苏青檬了!
苏青柠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而就在她走出房门的时候,苏青柠的房间门也打开了,苏青柠满脸烦躁地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大姐。”
“青鲵,你也睡不着啊。”苏青柠道,“我心里慌慌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烦得我睡不着觉。”
苏青霓:“大姐,我怀疑二姐出事了。”
“嗯?”苏青柠愣了一下,随即跳了起来,“二妹肯定是出事了,咱们才有这样的反应。当初爹骑马摔伤的时候,我也有这种反应。这是咱们苏家的特有的感应,我竟然都忘记了。”
“啊?我怎么不知道?”苏青霓搜寻原身的记忆,没有这么一段啊。
苏青柠:“那时候你年纪还小,自然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