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高孝琬出事,被囚禁于邺南城皇宫的监牢里,这件事造成的风波,可以说是茶杯里的风暴,邺城的普通人没有感觉到半点不同。
只可惜,高澄的府邸,就是那个小茶杯。关上门,里面的动静可比外面要大多了!
特别是高长恭,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非难。
这天,许久都不回府,一直住在高阳郡公府的元仲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家”,这个对自己来说无比陌生,也不安全的地方。
她一进门,就听到厅堂里,高澄几个庶子在吵架,吵得还很凶的样子。
“四弟,你跟那高伯逸相交莫逆,开个口又不是多麻烦的一件事?带上礼物,直接去他府上说两句,伸手不打笑脸人,难道这也不能做?
别人不能找他,你还不能找么?”
庶长子高孝瑜不悦的问道。
高孝瑜之前是跟着斛律光混了一段时间,算是懂些军务。但在这方面,他的天赋明显不如高长恭,特别是缺了一些胆魄。
“三哥这次犯的事情太大了,我也是无能为力。”
高长恭摇摇头,不得不说,高孝琬玩得太大,已经收不回来了。
“废话,谁不知道高伯逸现在大权在握?他的手稍微松一点,让三弟回来闭门思过。等高洋一死,再大赦天下,不就没事了么?
这本来就是我们高家人的事情,别以为他姓高就跟我们一路!几年以前,这家伙都不知道在哪里呢!”
高孝瑜似乎不太看得起高伯逸,大概感觉这厮就是靠拍着高洋的马屁才上位的吧。邺城权贵圈子里这样想的也似乎也不是一个两个,只不过他们都没有高孝瑜的身份,不可能喷高伯逸而已。
“大哥,要是按法度办事,三弟这次是死罪。偷取京畿大都督令牌入宫,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高长恭摇摇头,还是不愿意去找高伯逸。主要是现在高孝琬也没有性命之忧,如果要杀他,高伯逸早就动手了,又怎么会仅仅只是将其下狱呢。
从理论上说,京畿大都督节制邺城各路兵马,高长恭算是高伯逸的下属。而且他还是自己姑姑高彾的丈夫……这关系混乱得一塌糊涂。
高长恭完全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立场去处理这件事,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复杂多变的人。
“四弟,情理法,三个都要看,不能光看律法,那毕竟是我们的兄弟,高伯逸亦是我高家的女婿,从情面上说,这事就不能做绝。”
高孝珩站出来打了一句圆场,缓和了一下高孝瑜和高长恭之间的冲突。
“所以四弟,你还是有必要去一下的,去探一探口风也是好的。”
高孝珩沉声说道。
这话比高孝瑜的要好听多了,高孝瑜隐隐觉得高伯逸是他们高家的走狗,就应该随便驱使。只是更多的人却看到,力量的天平,在渐渐改变。
有的人权势已然膨胀,甚至用尾大不掉都不足以形容了。高伯逸就是其中之一。
“谁都不必去了,没用的。”
一脸疲惫的元仲华走进大厅,无奈的对众人说道:“我刚刚见过高伯逸,他拒绝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事情,还要看太上皇怎么想。他要是不介意,那就好说。”
太上皇?
高长恭等人愣神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元仲华说的到底是哪位。高洋自从退位之后,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传来。
高长恭原以为高洋又是故技重施,想要勾搭一下反对势力,让他们跳出来,然后剿灭。没想到,这次他居然是玩真的!
“我明日入宫一趟吧。”
看到在场所有人都情绪低落,高长恭轻声说道,谁让他现在是掌握兵权的人呢?没有兵权就没有话语权,这是现在这个时代的规则。
元仲华心乱如麻,想起高伯逸的态度,隐约觉得高长恭这次会白跑一趟。
……
段家在晋阳的一间幽静别院里,段韶正在跟唐邕二人推杯换盏,面色略有些愁苦。
来到晋阳的段韶,最近过得不是很开心,原因无他,高演来了!
本来,立高隆基为旗帜,然后南下夺权,是大家在一起商量好的对策,这也是利益最大化,把所有人都绑到战车上。
可自从高演来了以后,娄昭君的心思就变了。虽然没有提过让高演当齐国的下一任皇帝,但已经不再提高隆基的事情了。
娄昭君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这也是想想就能明白的道理。
她已经没有多少年好活了,如果让高隆基继位,那么她死了以后,谁来保证高隆基不会被段韶或者唐邕或者别的什么人当做傀儡?
而换高演就不同了,至少,高演已经二十多岁,镇得住场子了。最起码不会成为任人摆布的傻子!
再说娄昭君本来就想自己的儿子继位,而不是孙子,因为她本身就不喜欢高洋!又怎么会死死的帮高洋守住继承权呢?
在她看来,皇位是从二房(高洋)转移到其他什么房手中,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都是自己的儿子。
所以到底要怎么选,其实早已注定,区别在于什么时候会说出来罢了。
“太后太过于偏心了,唉。”
唐邕长叹一声,他布好了局,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高伯逸居然放了高演一马!那时候高伯逸为了将危机消灭在萌芽状态,应该首先就消灭高演才对。
他为何会将高演放走呢?
一时间唐邕感慨人算不如天算,或许是运气太好,或许是高伯逸疏忽了,总之高演到了晋阳,把高隆基本来就脆弱的“根基”挖断了。
接下来会怎么样,那真不太好说。
“事到如今,我们还要为高家卖命么?”
唐邕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路走了,不如……”
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段韶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其实他也是有些想法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到图穷匕见的时候。毕竟,高演现在也没有被娄昭君立起来不是么?
“王爷,先下手为强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唐邕有些急了,毕竟,他跟段妃是什么关系,他跟高隆基是什么关系,不要说得那么明白。
“再等等,我心里有数。”
段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