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第二天一早,盛兕就来到了阳家,求见了阳柳风,阳柳风还是在书房里见了盛兕,盛兕给阳柳风行了一礼,阳柳风一脸笑容的看着盛兕道:“不用那么客气今天来,可是有什么事儿?折子写好了?”
盛兕应了一声,随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折子,双手举了上去,阳泉这时走了过来,接过了折子,然后把折子放到了阳柳风的桌子上,阳柳风拿起了折子仔细的看了看,随后放下了折子,对盛兕道:“不错,写的很好,盛兕,这一次的事情,我还要多谢你,你需要什么奖励?”阳柳风在说这话的时候,两眼一直看着盛兕。
盛兕一愣,随后他想了想,接着开口道:“公子,我们也不需要太多的奖励,只是希望公子以后能让我们血杀宗,依然保持现在的独立性就好了,我们血杀宗的情况比较特殊,修练的功法也十分的特殊,也不怕让公子知道,我们血杀宗,最一开始本是魔门中人,修练的功法,有一些特别,后来经过宗门的多次改良,功法这才变好了一些,以前我们想要让自己的实力变强,就必须要杀人,现在不需要了,但是也只有我们宗门,才有办法让我们的实力变得更强,所以我们血杀宗,还是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性的,请公子成全。”
盛兕这当然是在说谎,但是他今天说这些话,其实就是在向阳柳风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血杀宗是不想分开的,他们还是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性,虽然说赵海他们都说,血杀宗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用什么样的手段,甚至他们要是真的用了那些手段,可能还会让血杀宗变得更加的强大,但是这个态度是必须要表明的,赵海已经说过了,如果阳柳风给了们奖励,而他们一点儿都不要的话,那只会让阳柳风更加的怀疑,相反的,他们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那阳柳风反到是不会怀疑他们,甚至连血杀宗都不会怀疑,也许在他们看来,血杀宗提出这样的要求才是合理的,不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才是不合理的。
阳柳风看着盛兕,他知道盛兕的话里有些不尽不实之处,但是盛兕的意思他却是明白的,血杀宗就是想要保持独立性,这一点儿阳柳风是可以理解的,血杀宗的人,全都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他们现在对于仙界这里了解的还不是很多,当然是想要抱团取暖了,所以盛兕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们一点儿都不意外。
阳柳风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们,以后会尽可能的让血杀宗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你们就放心好了。”阳柳风直接就答应了盛兕的请求,盛兕马上就冲着阳柳风行礼,表示感谢,而阳柳风却是摆了摆手,让盛兕离开了。
等到盛兕离开之后,阳柳风这才对阳泉道:“对于血杀宗的监视不能停下来,特别是从三山城到庆都城这里,所有我们知道他们身份的血杀宗弟子,必须要全都监视起来。”阳泉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阳柳风看着阳泉,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很好奇,我答应了,让血杀宗保持独立性,为什么还要一直监视他们?其实十分的简单,我是答应他们了,让他们一直保持独立性,但是如果他们的弟子,愿意出去打拼,那可就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了,不是吗?”
阳泉原本确实是有些不太明白阳柳风的意思,但是现在一听阳柳风这么说,他马上就明白了阳柳风的意思,他也不由得感叹,这阳柳风还真的是打的好算盘,不过他本身就是阳柳风的手下,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了。
阳柳风看了一眼阳泉,接着开口道:“今天有什么消息吗?”他问的当然是有什么特别的消息没有,对于阳泉的工作能力,阳柳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阳柳风每天都会问一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阳泉向他汇报一次,今天就不会在来见他了,如果有什么特别的消息,阳泉会马上通知他。
阳泉马上开口道:“是,公子,今天张家已经收到了他们家族的船被人劫了,船上的人全都死去的消息,张家的一位长老,领着张家的一只精锐弟子,已经赶往出事儿地点了。”阳泉向阳柳风汇报了一个消息,而这个消息也引起了阳柳风的注意。
阳柳风看着阳泉道:“张家终于有行动了,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看来张家还是有一些本事儿的,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一次会不会发现什么。”阳柳风对于张家能这么快就能收到消息,到是感到有些意外,毕竟当时张家船上的人,可全都被杀了,而其它船上的人,也不太可能这么快就把消息传回到张家,张家能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一定是因为他们在其它城里,有张家的人,是由张家的人通过张家的渠道把消息传回张家的。
阳泉看了阳柳风一眼,接着开口道:“应该不会,血杀宗的人,做事十分的干净,而且那船上还有人上去过,我们的人也混进去过,船上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所以张家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发现。”
阳柳风一听阳泉这么说,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沉声道:“这血杀宗到真的是有两下子,我现在对于盛兕之前的话,到是有一些相信了,这血杀宗说不定真的是一个魔门,不然的话,他们干这种事儿,怎么会如此的熟练,不过这个魔门现在到底有没有改变,这个就不好说了。”
阳泉这一次没有开口,阳柳风沉声道:“继续监视,如果有什么变故,马上就来通知我。”阳泉应了一声,阳柳风冲着阳泉摆了摆手,阳泉这才退了出去,等到阳泉离开,阳柳风马上就开口道:“来人,去父亲那里问一下,父亲可在,我有事情要见父亲一面。”
门人马上就有仆人应了一声,去打听了,不一会儿仆人就来回报,阳家主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听说是去见城隍去了,阳柳风也就没有在问,只是摆了摆手,让仆人下去了,不过阳柳风却是十分的清楚,庆都城这里,怕是有热闹了。
果然,第二天庆都城的高层就热闹了起来,先是城隍府那里开始了自查,结果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自查之后,城隍的脸色十分的难看,随后城隍直接就派出城隍城里的一些长老,入驻到各大家族那里,与各大家族一起开始对各大家族进行了检查。
而这一次检查出来的结果,却是让庆都城这里的人,感觉到触目惊心,所有家族里,全都有人投靠影族,没有一家是干净的,这样的结果,让整个庆都城的高层,全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家族里竟然会有人投靠影族人,这让他们如何能不吃惊。
而更让他们吃惊的是,所有投靠了影族人的人,竟然全都死了,他们没有从那些人的嘴里,得到一点儿的消息,虽然他们也抓到了一些活着的,投靠影族人的人,他们对那些人也用了一些手段,但是在那些人一说到影族的时候,他们的整个脑袋,就会像被人往里面塞了一棵手雷的西瓜一样,一下就炸开,连他们的阴魂都没有办法留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是得不到任何的消息了,包括阳家也是一样。
而这一次的事情,也确实是让整个庆都城的人,都感到心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庆都城就有了这么多投靠影族的人,而且还全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这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感到有些不可思义。
随后庆都城的各大家族全都联合了起来,配合着城主,开始对庆都城进行了一次大检查,重点放在了那些修士的身上,同时也对平民进行了一些检查,这样一来,整个庆都城都热闹了,街上军队横行,所有的店铺全都被查了,虽然没有影响到别人做生意,但是他们这样的做法,却也让那些做生意的人感到心惊胆战。
盛兕他们这里也被查过,当然没有查出什么来,在加上他还与阳家有关系,所以那些军队的人也不敢太过份,住在他们店里的人,当然也就更安心一些,这样一来,他们的店的生意反到是更好了一些。
就这样一直折腾了十天左右,这才慢慢的安静下来,具体查出了多少人,盛兕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些天他们血杀宗的人,一个都没有被查出来问题,这样他也就可以放心了,至于说庆都城这里查出多少投靠了影族的人,他其实并不关心。
他不关心,有人却关心,阳家的人不能不关心,阳家主和已经回到了家族里的那些长老和供奉,在一次聚到了会议室里,等到所有人都坐下之后,阳家主这才开口道:“最近庆都城的事情,我想大家也都听说了,你们都刚回来,对于现在庆都城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悉,我就跟你们介绍一下。”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看了众人一眼。
这些长老和供奉确实是刚刚回来,他们对于庆都城里最近发生的事情,还真的不太清楚,所以一个个都看着阳家主。阳家主看了他们一眼,接着开口道:“这一次庆都城这里,查出来的,投靠了影族的人,一共有一千人左右,这一千人,是所有可以确定直接投靠了影族的人,他们的家人,和与他们有关系的人,还没有算在内,而这一千人之中,属于各大家族,和庆都城各级官员的人,就达到了四百多,大家现在明白事情有多么的严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