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道劍尊
小說推薦萬道劍尊
大衍仙之境,他暂时已经无法企及了。
但这关乎到他去无沿之海的决定。
原本他打算突破大衍仙之境后,去往无言之海寻找谛清能够多出一些胜算,但现在,一切都已经充满了未知。
不过,即便是如此,剑无双仍已经做下了去往无沿之海的决定。
谛清是因为他被放逐的,将他从里面带出来,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想到此,剑无双将烦闷的愁绪都抛在脑后,身形一闪直接离开了小孤天。
大孤天天宫前,剑无双已经悄然及至,他踏着云烟迅速进入殿中。
瘦小紫袍似乎早已等候多时,见到剑无双前来,直接迎了上去,拱手道,“剑大人,小帝君身体有些不适,恐怕不能见您了。”
剑无双闻言,微微皱眉道,“我只询问他一件事情。”
“剑大人,小帝君身体有些不适,恐怕不能见您了。”瘦小紫袍依旧挡在他的面前,显然不打算让他进去。
“只怕他根本没病吧。”剑无双直视瘦小紫袍,凝声道,“他不想见我?”
瘦小紫袍目光微微有些躲闪,然后缓声道,“剑大人,其实,殿下他并不想让你去那……”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被从天宫深处走出的小帝君打断。
“大伴,你下去吧。”
瘦小紫袍应诺,然后退下了。
“进来坐吧,我并没有不想见你。”小帝君幽幽道。
剑无双也没有在意,他急切的需要知道如何去往无沿之海的消息。
“怎么去往无沿之海?”
他快步向前,开门见山的问道。
小帝君并没有回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最终说道,“我并不想让你去那里。”
“但你知道,我非去不可了。”剑无双同样道。
小帝君转身,突然伸出手掌紧紧的握住了他的双臂,然后道,“一华年很快的,你不要去了行吗?”
“只需要一华年,以他的能力绝对能够安然无恙的。”
剑无双闻言,不知痕迹的拨开了他的手掌,摇了摇头坚定道,“一华年时间,太久了,连天道都足以崩塌。”
“谛清本就是因为我才会被放逐在无沿之海,我必然也要去将他从中带出,不然我难以心安。”
“如果他没有替我出手,那么此刻被放逐进无沿之海的,就会是我了。”
小帝君沙哑着嗓音道,“可你知道那无沿之海中关押的都是什么东西吗?那都是昔日境域中混乱的源头,即便是我帝父在进入无沿之海都不敢有松懈,知道吗?”
“我现在不妨告诉你,一旦被放逐进无沿之海,几乎是已经被宣判了死亡。”
剑无双面色没有任何波澜,平静道,“即便是这样,我也必须要去。”
“那我告诉你,一旦你进去的话,有九成九的可能会死在里面呢?”小帝君眼中流露出了紧张与凝重。
“必须要去。”他坚定道。
听到这回答,小帝君不再多言,就像是被卸去了大半的力气,颓坐在了玉阶上。
片刻后,他道,“无沿之海有形无质,无形无质,是一片界于虚无和真实的地方,即便是大衍仙都会在其中迷失。”
“无沿之海并没有真正的出口,或者说出口只有我帝父一人知道,但如今,去往无沿之海的钥匙,就在你的手中。”
剑无双闻言,心中意动,伸手从怀中取出了,那枚蕴藏一道真武阳帝君真影的金玉指环。
这是小帝君在他去往大弥天时送给他的,在虚空战场上救下了他一命。
细细摩挲着手中的金玉指环,剑无双忍不住说道,“用这个,就能去往无沿之海?”
小帝君点了点头,“这指环内蕴含有我帝父的气息,可以打开那通道。”
“如何使用?”
“随我来吧。”
……
虚空之中,一身游侠打扮,外披宽大黑袍的剑无双,凝立于一处极暗之处。
在他的身旁,只有小帝君和瘦小紫袍两位作陪。
三道身形宛如三具万古雕塑,虚空罡风都无法侵染他们半分。
“已经决定了吗?”小帝君转头看向他。
剑无双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然后,他缓缓伸出手掌,那枚金玉指环在混沌的虚空中散发出一种独特且瑰丽的华芒。
下一刻,剑无双将手中的指环掷向虚空。
刹那间,虚空猛然坍塌,撕裂。
从金玉指环中猛然绽出万千缕华芒,照亮了大片的虚空。
那流动的华芒,是帝君天道。
它们直接撕裂虚空,构筑出一方无垠的通道。
星河流转,斑驳星辰在通道中闪耀着。
通往无沿之海的通道,就此开启!
“前方,就是无沿之海了。”小帝君声音微弱的说道。
剑无双点了点头,然后便准备踏入其中。
与此同时,小帝君悄然伸出手掌拉住了他的右臂,不发一言的默默看着他。
“放心吧,只要我不想死,就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剑无双看着他说道,然后伸手拨开了他的手掌。
一步踏入通道之中,霎那间虚空震荡,然后硕大的星河通道缓缓关闭。
那一袭黑袍最终彻底消失在通道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虚空被罡风抚平,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
“大伴,我是不是害了他。”
声音沙哑,略带一些悲戚。
瘦小紫袍身形也微微一动,良久后道,“殿下,你不该让他进去的,即便剑大人是惊鸿天骄,恐怕也不可能从那里活着走出了。”
“毕竟,那里是一片完全未知的地界。”
“我后悔了,我不想他走了……”
小帝君看着那已经被抚平的通道,缓缓闭上了眼睛。
……
星河涌动,一切都如同星辰组成的河流,剑无双盘腿坐在这潮头之上,朝着通道的尽头赶去。
这星河通道并没有剑无双所想的那般凶险,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平静,如同一条静谧的长河。
但越是如此,便越不可大意,能让谛清都忌惮到极点的地界,远远不可能像表现得这般平静。
随着进入通道,一切都仅仅才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