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愛下-第五百二十八章 攝魂熱推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哦,只传讯,不接应?”
陆川遥看城主府所在,古井无波的瞳孔之中,倒映着空无一物的半空,蓦然似有隐晦的涟漪一闪而逝。
“主人老爷,陆子腾和沈梅庸,都进了城主府密室!”
玄瞳禀报道。
“呵!”
陆川失笑摇头,淡淡道,“他们已经准备走了!”
玄瞳这次没有回应,于他而言,面对主人时,就不该有疑问,这是主仆规则的铁律,即便他被赋予了自主学习的权利,也无法改变。
就好似,大日东升西落,亘古不变一样。
陆川也没有解释,除了没必要之外,更多是明摆着的事情。
若只是暴露出传讯的苗头,陆川或许会多想一些,但在这个节骨眼上,陆子腾和沈梅庸,竟然大摇大摆,未多做遮掩,进入密室养伤,这就是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
在前世,这叫空城计!
“不出意外,北云府城之中,只剩下了姜同喻一个神藏人仙,这位是阵法师,平日里喜欢摆弄机关之术!”
陆川眼睑微垂,默默推算着,“除却城主府中的三个半步神藏外,城中还有五个半步神藏,凭我的手段,至多能悄无声息拿下三个,再多便有暴露的风险。”
这一个多月,除了布局城主府之外,陆川可没有半刻闲着。
那些在城中占据要职,亦或是其它家族势力,都有人傀通过种种手段,渐渐进入了高层眼中。
姜有道出现在近日的客堂之中,看似巧合,实则是陆川耗费了不知多少心力,经过重重推演之后,一步步将他送到了那个位置。
北云府城之中,但凡是有半步神藏存在的地方,这样的人傀棋子,都安排了数个,只待时机到来,便可顷刻发动。
逍遙 軍醫
一念及此,陆川豁然起身,向着城中东北方向而去。
琅琊福地被十三家经营万载,不说是铁桶一块,至少触角也延伸到了各个犄角旮旯。
每一家,都有不少家族,依附于麾下效命。
可惜的是,这些家族之中,从未有过神藏人仙出现,即便是半步神藏,也会因为种种意外,或在外失踪,或死于密地,或殒于仇敌,种种不一而足。
有些家族可能察觉到了,但只要在琅琊福地一天,他们便无法摆脱这种困境,甚至与五仙教和幽冥殿勾连都不可得。
只要稍有泄露,便是阖家灭族之祸,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当然,也有人保密工作极佳,甚至不排除,有人受命于琅琊十三家,故意倒向五仙教和幽冥殿。
陆川很清楚,万载一来,琅琊十三家和两大教派的交锋,绝对超乎想象。
甚至于,其中还有聚宝楼的影子。
毕竟,真要矛盾冲突不断,这个有着极大背景的商行,买卖就会越发繁荣。
但现在,这些都不是陆川该考虑的,他也不在乎,谁会最终占据琅琊福地,至于会否杀错人,也没必要多想这些有的没的。
想要跟琅琊十三家正面杠上,陆川现在远远还不够资格,只能在暗地里给十三家上上眼药,时不时的秀一下存在感。
长相思 桐华
心中思绪百转,陆川已是来到了一座奢华宅院之外,对那包围宅院,肉眼难辨的透明光幕,直接视而不见,一刻不停的踏步而入。
彷如前面没有墙壁一般,竟是直接融入其中,来到了院中。
诡异的是,来回巡逻的仆役侍卫,好似没有看到他这个人一般,依旧尽职尽责的巡视着宅院的每一个角落。
陆川便这般堂而皇之的进入了院落深处,仿佛他才是真正的主人,正在巡视领地。
而实际上,这座宅院乃是依附于姜家而存的大家族张家,其老家主乃是有名的半步神藏强者,一身修为极为强横。
可惜,即便寿数度过了大半,眼看着半只脚,就要踏进棺材了,依旧没有迈出那一步。
事实上,能成就半步神藏的存在,甚少有人会没有勇气。
实则,这位张家老家主是真的不敢,也不甘!
作为活了近四个甲子,看遍北云府城风起云涌的老怪之一,他太清楚琅琊十三家的作风了。
若非即便突破,也无法反抗,还会累及家族,这位老家主怕是早就突破了。
所以,他只能忍着,趁着正当壮年之时,一次次外出拼杀,为家族挣得足够的资源。
要么能带领家族在福地之外繁衍生息,要么就是攒下足够多的底蕴,以待未来。
可惜的是,这一切谋划,在今天都将落空,或者说,已经落空了!
天才碰麻瓜
这位老家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疼爱器重的玄孙,竟然会向自己下毒,而且是连他这等半步神藏,几乎一步就能跨过天堑的强者,都难以抵挡的奇毒。
“为……为什么?”
老家主声音颤抖,满目不解,也有痛惜,他现在虽还有余力,打死这个不肖子孙,可仍旧想知道真相。
“为什么?”
往日俊朗昂扬,朝气蓬勃的少年,此时满面扭曲,双目充血,彷如厉鬼一般嘶吼道,“你明知道我与阿鸾一起从小长大,青梅竹马,我也早已发誓要娶她为妻。
可偏偏,姜有崇那个杂碎开口,我就要乖乖把她交出去?
我求老祖开恩,可你们却一个个说我少不更事,年轻冲动,不该为了一个女人损及两家情分。
可你们难道就没看到,姜家是怎么对待我张家之人的吗?
呼来喝去,颐指气使,如待奴仆!”
“你就因为这个?”
老家主满目痛惜,悔恨不已,没有早早察觉玄孙的不对劲。
妖心千年
“哈哈哈!”
少年仰天狂笑,乱发狂舞,肆意张扬,满目狰狞,“是啊,在你们眼里,阿鸾只是一个丫鬟,可在我心里,她就是最重要的人!”
“她是最重要的,难道比家族在你心中都重要?”
“嘿嘿嘿,老祖啊,你就不用再拿这些诓骗于我了,我早就知道,母亲当年是怎么死的了!”
少年怨毒的盯着老祖,咆哮道,“她是被姜家畜生祸害死的!”
“你……”
“你就安心上路吧,张家会在我的手中重生,必将凌驾于姜家之上,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得到了何等逆天的机缘!”
少年阴冷一笑,目中满是疯狂之色。
“你……你这孽畜,怕是已经入魔了啊!”
老家主心中仅剩的一点念想,终于被消磨干净,颤巍巍探出手,向着少年点去,“小满啊,原谅老祖,张家经不起……”
嗡!
就在此时,密室中光华微闪,一道瘦削人影,仿若鬼魅般,无声无息出现。
“你是何人?”
老家主眸光一寒,点出的一指须臾一变,化作凌厉无匹的剑光,瞬间到了来者面前,直取其眉心。
他有信心,即便是神藏人仙当前,面对自己这一指,也必然要小心应对。
可令其心头震撼莫名的是,来者仅仅跨出一步,好似有无数重影映入眼帘,本应必中的剑指,瞬间落空。
铮的一声刺耳嗡鸣,剑指打在了密室墙壁上,阵法光影狂闪不休,却无丝毫动静,传出密室之外。
“你……”
老家主双目圆睁,七窍已是黑血流淌,死死盯着来者。
至于那少年,已然吓傻,没想到自家老祖还有这一手,更是惊骇于来者出现的太过离奇。
不问可知,能躲过自家老祖全力一记剑指之人,必然是了不得的存在,绝非他这小胳膊小腿能够抗衡的。
“做个交易,献出你的神魂,我留你张家满门一命!”
陆川淡淡道。
“好胆!”
老家主怒极反笑,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速速退去,还可保得一命,否则……”
“行了!”
陆川眉峰微扬,淡漠道,“都这时候了,也没必要再虚张声势了,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的神魂,若等我自取,结果就不怎么好看了。”
“你……你是那引得北云府动荡之人?”
老家主到底是人老成精,半条命都快没了,竟然出奇的清醒。
“废话少说,我的耐心有限!”
陆川冷冷道。
“哈哈,想不到老夫纵横数百年,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老家主狂笑一声,隐隐有几分歇斯底里的疯狂道,“老夫可以答应与你交易,但你要向天道发誓,许诺保我张家不灭,如此,老夫才愿现出神魂!”
“呵,看来,你还没有看清形势!”
陆川失笑摇头,眸光微寒道,“莫不是你以为,我跟你废话这么多,就是做赔本买卖的?”
“你……你什么意思?”
老家主心头一跳,暗叫不好,登时察觉体内凝练到极致的真气,竟然有了溃散之象,甚至连神魂调动神识,都缓慢滞涩到了极点。
啪!
当老家主察觉不妥之际,眼前一花,赫然只见陆川,以诡异莫测的方式,出现在近前,一把按住了其头顶天灵。
嗡!
氤氲毫光闪烁,奇异无比的力量,循着指尖,没入其头顶,使得其所中混毒加剧发作,堂堂半步神藏,竟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咻!
短短盏茶工夫,一缕晦涩难明的奇光,伴随着陆川的右手离开其头顶天灵,瞬间飘飞而出,隐约可见透着人形,赫然是那老家主的样貌。
但不等他回神挣扎,尺许高的玲珑宝塔,已是散发氤氲神光,将之摄入塔中。
说来话长,前后不过片刻,一尊半步神藏,便既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