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笔趣-第六百一十五章 巫師的目的(四)閲讀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在诸神的时代,凡人的争斗往往打着神灵的旗帜。王国因神谕陷入战火,神灵也为信仰彼此对立。终于有一天,神祇在世界消失,留下传说与曾属于祂们的遗留之物。那些因虔诚信仰而辉煌的古老文明,像被遗弃的婴儿般吮吸着最后的汁水,力图挖掘圣遗物的秘密。
然而凡人与诸神的差距并非来自智慧或天赋。他们试了又试,却没法从这些遗物中得到与过去同等的帮助。于是这一代凡人开始扮演传承者的角色,把一切的谜团和知识留给他们的后人。多么轻松又狡猾的做法!反正他们能依靠神灵的余荫过得很好,探索奥秘也不能唤回诸神。事实上,没有神谕的日子是种新奇的体验,凡人们乐意享受。
“石碑无疑是希瑟的恩赐。”帕尔苏尔告诉他,“祂把秩序的秘密留在上面,留给苍之森。不可能有人彻底破解女神的谜题,但总有天才窥其一二。石碑铭刻着歌谣。那是自然的密语。”
“诸神已逝。”乔伊无动于衷。
无需恐惧,希瑟在我身边。“湖之诗来自石碑,是众多传承之一。”帕尔苏尔甚至主动靠近他,剑刃闪着寒光,她也尽力无视。“我了解它的效果,也清楚它的秘密。这些知识并非通过观摩石碑获取。你们的水银圣堂有巫师,高塔有占星师,他们可以战胜森林,可以掠夺石碑,但永远也无法破解上面的秘密。”
“就让它是秘密好了。”
“你没明白,乔伊。你们可以询问我情报,刺探圣瓦罗兰的内幕,觊觎森林的宝藏……但我从未将湖之诗的秘密泄露给巫师。苍之森圣女的誓言牢不可破,即便用魔药和刑讯也无法得逞。你们不了解的神灵是我的保护者。”意志抵抗侵袭并非不可能,但精神壁垒难防肉体的痛苦。要是巫师选择后者,帕尔苏尔倒情愿干脆的了断。这是她唯一可以随时做到的事。“圣瓦罗兰让我来到奥雷尼亚,为我犯下罪过的同族赎罪,但他们没打算出卖对希瑟的信仰。”
“不是你?”
“你不是有辨别谎言的方法吗?”帕尔苏尔说,“去问那张纸好了。”
“这么说,你的确能听见草木的耳语。”
武穹无尽
他的推测没错。帕尔苏尔虽然从未以神秘对敌,但却不是软弱的凡人。她与大祭司拥有同等力量,还精于弓箭技艺和德鲁伊的变化魔法,她的族群曾为她骄傲。圣瓦罗兰的苍之圣女不一定是自然精灵,但帕尔苏尔为她的族类获得了这项唯一的荣誉。在我同意来这鬼地方后,下一任圣女的任职就简单多了。
“没什么奇怪的。水妖精能彼此分享所见所闻,森林也对我敞开怀抱。”
“施蒂克斯寻找的诗是石碑?”
“如果我作出回答,你不会刺穿这里?”她大胆地向前,刀刃临近胸口。或许我更该注意的是他空着的那只手。银歌骑士一动不动,就像身后那些呆立而静默的石膏塑像。和雷戈不同,他别有居心,暗中为奥雷尼亚的皇子麦克亚当效力。
帕尔苏尔在冬青协议上初次见到麦克亚当,对方给她的印象十分深刻。圣瓦罗兰排斥初源,因为他们的本质不受秩序约束,没想到奥雷尼亚竟会让这类人做领导者。她很久以前就听说过苍穹之塔克洛伊的大名,也对占星师的预言有所了解,秩序是神秘的基石,动摇根本将带来灾难……而高塔该早有预料。莫非他们根本不在乎?
她时常揣测,但知道现在才有所收获。占星师派人寻找石碑,同时派信使保护一个圣堂巫师,而前者为政治阴谋刺杀后者的保护目标……无论如何,他们最终聚在了一起。一瞬间,帕尔苏尔意识到巫师的湖之诗魔药从何而来了。
“你不好奇谁泄露了消息吗?”她继续向前,感受钢铁抵住肌肤的凉意。
“德洛更像奥雷尼亚人。”乔伊告诉她,“她或许身为绿精灵,但夜莺?”他傲慢地停顿片刻。“她毫无价值。”
“但你放走了她。”
仙 王 的 日常
“是那传教士干的。”
他认为是你的授意。帕尔苏尔对那个年轻修士挺有好感,尤利尔尊重她,那是发自内心的举动,而不是客套。帕尔苏尔还不至于因流放者的身份而对任何尊重感激涕零。可尤利尔不一样,他是真正心怀慈悲的。逃出玛朗代诺的自然精灵身处危险的境地,他完全可以袖手旁观。没人要求过他,任何可能获得的利益都与所冒的风险不成正比,谁会这么干?可他还是帮了忙。
没准我得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帕尔苏尔不想那么做。这样只会将他置于死地,她一清二楚。“施蒂克斯找到的不是湖之诗,他找到你手里的那张羊皮纸……但斯特林仍制造出了样品。”姑且当他自称的职业有用好了,不过湖之诗独一无二,世上怎有如此巧合?“德洛的目标是我,她在你眼里只是个奴隶,人类永远不会接受她,但来自圣瓦罗兰的夜莺很可能找她做帮手,哪怕德洛是个初源。”
希瑟保佑,骑士剑没再向前。
“我知道,你没来过这儿。”帕尔苏尔顺势承诺,“但也许没人会问。”伯纳尔德·斯特林平日里专注于魔药配方的还原工程,雷戈和波加特是称职的银歌骑士,至于尤利尔,他似乎很容易相信别人,哪怕对这种人也一样。“不会有人知道,某个银歌骑士曾擅自离岗,打算谋杀他的护卫目标。”
但这话究竟能起到多少作用,她依然不能肯定。几分钟前,施蒂克斯也在乔伊面前陈述利弊、信心十足,如今他的尸体还倒在松树根边。看见乔伊手上的血迹后,帕尔苏尔很庆幸自己没法像水妖精一样分享彼此的视觉。他不是个只会服从命令的木头人,虽然巫师斯特林就这一点非常不满。奥雷尼亚不会接受德洛,除非她带有“徽章”,对乔伊恐怕也一样。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先前从未考虑过这些。
夺运之瞳
我把他视作敌人,帕尔苏尔心想,这就是原因。中午我们吵得不可开交,如今却不得不请他高抬贵手饶过我的小命。希瑟在看着吗?我的女神知道我正在努力求生吗?她几乎要为此而微笑。
沉默维持了两个心跳的时间。这个难缠的银歌骑士没给出答案,反倒问起另一件事:“斯特林的目的是什么?”
他不知道?帕尔苏尔明白了。“那巫师正试图用湖之诗魔药创造第二职业。”她解释,“火种与神秘职业的契合很重要,任何职业都需要旺盛的灵魂之焰支持。湖之诗是希瑟的恩赐,唯一效果是增长魔力。苍之森的祭司用它来培养学徒……和苍之圣女的候补。你知道,魔力多寡很多时候不取决于存量,而受火种影响。”所以魔力增加基本意味着火种更强韧。
“第二职业有什么用?”
“更多魔法,更多知识,更强大的力量。似乎就是这样。”她停了停,“没人能抗拒力量。我一点也不意外。”圣瓦罗兰败给了奥雷尼亚,可实际上,森林种族是输给了银歌骑士。要是希瑟留给我们的不是石碑,而是战士……想这些有什么用?湖之诗毕竟没能扭转战局。
“那初源呢?他们算什么?”
骄探
“谁清楚?”你来我往的试探快让帕尔苏尔厌倦了。精神紧绷太久,人反而会松懈。她意识到对方或许故意这么套取情报,但却无力终止。希瑟的声音虽然来得太迟,可终究是来了。“初源是神秘的宠儿,也许巫师打算研究他们身上的秘密。这是个突破口。”
差不多了,帕尔苏尔推开他的剑,乔伊果然没动手。巫师不知道施蒂克斯的存在,他所谓的情报便分文不值。而苍之森的圣女掌握着石碑的秘密,就算斯特林不在乎,占星师也不会轻易要她的命。
银歌骑士没有收起武器,只是将手臂垂下去。他在犹豫,衡量她的话是否值得信任。他的眼神充满怀疑。多熟悉的目光啊,从帕尔苏尔离开玛朗代诺后他就一直这么看她。我不会逃走,骑士大人,我也有忠诚。你为什么认定我会与你作对?帕尔苏尔不明白。乔伊的敌意可以用魔药信息的提供方解释,但她觉得自己说得够明白了。
重生之缘来就是你 云听雨
“记住你的话。”他说,“否则你会怀念能说话的日子的。”
“你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
“我倒希望。但不行,你得给我走。”
“走?上哪儿去?”
“随你。你乐意回森林,或者干脆往南逃,唯独不能留下。然后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死在初源手上。”
帕尔苏尔感到很惊奇。“你简直像个盖亚信徒。”尤利尔就会这么做,如果他可以的话。“为什么?”
但乔伊没回答。
这个问题似乎难以启齿。帕尔苏尔不知道他的沉默代表着什么,而当她知晓其中的含义时,却已经太迟了。她试探着与他擦肩而过,乔伊有没阻止。她立刻加快脚步,钻出礼堂……
……但一道闪电击穿墙壁,走廊轰隆一声,从中间整个垮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