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蓋世 愛下-第一千六十八章 煉陰神熱推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天魔擅变化,能随心所欲地,变成自己所想的模样。
眼前的青魇,披着一件古老的甲胄,看形态和煞魔鼎中的破甲相似。
甲胄内部空空的,里头的青魇其实是魂灵,而非血肉实体。
魂体状的青魇,出自外域天魔的梦魇魔族,拥有操控梦魇,并借此潜入众生魂魄的天生能力。
他那虚幻形态的灵体,有獠牙,有一张青幽可怖的脸。
这张脸,虞渊其实颇为陌生,因为在陨月禁地时,青魇大多在丰碑内盘踞,以丰碑的力量战斗。
豪门重生之首富帝冷妻 骚年心吗
可虞渊看了一下,还是单凭气息就判断出,这位正是曾经附体一块丰碑,想要炼化为躯体的天魔青魇。
同样的,青魇在看到他的霎那,也一眼认出。
皆为魂灵虚体形态,青魇的那具甲胄,布满了繁星般的奇妙图案,暗藏数不尽的奇异符文,和当年的丰碑中的碑文,有极多相似。
“隔了那么久,还能被你一眼认出。”
青魇一张口,獠牙消失,狰狞的面容随之调整。
很快,他就化作一位俊逸不凡,潇洒且气质偏阴柔的美男子,“这件甲胄,是我后天炼制而成,算是我半个身体。在我,没找到更好的替代物前,它就是我的躯壳。”
极品暧昧
随口解释一句,青魇无奈道:“想要发挥魔神级别的战力,的确需要一具魔躯。”
听他话里的意思,仿佛不太满意这具甲胄,又没更好的选择,只能暂时将就了。
“你胆子还真是不小,阴神,也敢翱翔外部星河?你难道以为,你也是天魔?”
青魇说话时,附近有一位位成功炼化,或夺舍了躯体的天魔,朝着此地聚涌。
也有一些纯粹魂灵形态,而无魔躯的天魔,混杂在里头。
从诞生起,就没有血肉实体,为一簇簇魔魂的外域天魔,比人族脆弱的魂魄,甚至是精炼的阴神,都要有种族优势。
魂体形态的天魔,六七级时,就能摆脱界壁的保护,在星空翱翔。
“青魇大人!”
“见过青魇大人!”
众多稀奇古怪的天魔,都在向这位天魔打招呼。
“尤潜是不是已经现身了?”
青魇敷衍地,回应了一下那些天魔,然后询问虞渊。
虞渊点了点头,“通过星河渡口而来。”
“那就好,我特意找他有事。”青魇神色严肃,在虞渊面前并不遮掩什么,“尤潜虽然在恐绝之地,成了鬼王天藏,可他还是和神魂宗有牵连。他,和我一样有责任,维护湮灭星域的秩序。”
“可是有什么问题?”虞渊奇道。
他从撼天大帝口中得知,神魂宗的不少强者,没有直接进入千鸟界,而是散落于此星域各处偏僻之地。
真正有麻烦了,神魂宗的人才会现身去处理。
“近期,有几艘星河古舰莫名坠毁,里头的异族不知所踪。”青魇道。
虞渊心神一动,想起安梓晴的发现,不由道:“血神教的安梓晴,说在一处偏僻之地,有发现所谓的变异魔怪。而且,数量众多!”
“变异魔怪?”
青魇显得有些吃惊,思量着,自言自语:“变异魔怪不太可能,成群结队的出现,它们没有了灵智,聚集在一块儿会相互残杀,直到最强者,杀死所有弱者,以弱小的同类,继续寻求自身的进阶。”
“安梓晴说见过,应该错不了。”虞渊道。
“我要求证一下,另外还要找黎会长。”青魇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去质疑,而是嘿嘿一笑,对虞渊略一躬身,“好久不久。”
“好久不见。”
简单一番交流,虞渊的阴神已承受不住外域异能的持续渗透,率先回归。
待到阴神重返修炼室,一点点“阴葵之精”从他面前的琉璃罐飞出,逸入他的阴神体内,去洗涤净化。
这阵子,他都是以如此方式精炼阴神。
“众多的变异魔怪……”
他的本体真身,摸着下颚,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阵子,楼下传来喧哗声,他心神一凝,就知道竟是那位银鳞族的九级强者,寻过来求丹药。
一缕心声,从虞渊的修炼室,传达给下方,授意罗玥应承此事,并全权处理。
罗玥立即答应下来。
她本就是卓越的炼药师,那位银鳞族强者所求丹丸,在她来看难度并不大。
又过了一阵子,有明光族的强者,带着许多的药草,温养魂魄的奇异液体,也前来求药。
虞渊之前答应过灿莉,所以同样交给罗玥去办,自己就在修炼室苦修。
“陪我买些东西。”
这天,稍稍恢复点精气神的安梓晴,一把推开修炼室的大门,大大咧咧地闯进来,站到了他面前。
出落的,愈发令人目眩神迷的神女,紫色神甲收起,身穿淡紫色的拖地长裙,纤细腰身盈盈一握,一双美到极致的眼眸,让虞渊的心跳,仿佛都加快许多。
他盯着安梓晴,不由多看了一会儿,摇头哑然失笑,“现在的你,真的很难和以前联系在一起。”
“以前?”
安梓晴瞥了他一下,自顾自地在他的注视下,原地转了一圈,将那具万分美好的酮体,尽情展现,“我现在方知,当年的药神,天魂和地魂没有归来,那枚转生丹的药效,居然延迟了三百年。”
她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
陨月禁地的战斗结束,虞渊乃药神洪奇的事,不再是秘密了,她才从父亲安文口中,获知隐藏的真相。
安文,也是自己推断出来的,也不知道他是洪奇的再生。
安文本以为,那是老友邪王留下的,一个关键的后手……
“哦,对了,我这一世的母亲?”虞渊忽然道。
“无情无义的家伙。”安梓晴轻声哼了哼了,“不用担心,她本在寂灭大陆的煞魔宗,后被我血神教接引离开。就连你父亲,隐龙湖的那些老龙,也迫于种种压力,将其释放了。”
虞渊愕然,“那些老龙忽然好说话了?”
“你带着两块斩龙台而走,如今镇压龙族气运的那一块,谁都不敢动。而你,只要还活着,就是最有希望炼化那块斩龙台的人。”安梓晴轻藐一笑,“龙颉,怎么敢招惹你?陨月禁地时,他就被你折腾怕了。”
天药宗的石禹轩,没被大魔神格雷克夺舍前,早就告诉他,他父母的失踪,和天邪宗,和隐龙湖有关,背后兴许还有药神宗的影子。
因他的强势崛起,因邪王虞檄成了白骨鬼神,本来不可能轻易达成的事情,就这么顺顺当当地解决了。
对此生父母,他由于从未真正见过,谈不上多深感情。
可他,在了解了一些内幕以后,还是不想这一世的父母,因为想要让他觉醒,而平白无故地死去。
如今知道没大碍,他也安心了,“走,你想买什么,我都陪你。”
他旋即站起。
……
一株株,形若大章鱼的古怪食肉灵草前。
安梓晴指着,玻璃橱窗内的深褐色异草,“这些怎么卖?”
身穿通天商会老旧服侍,可身份却是影族的一位单薄少女,以纯正的人族语言说道:“七百灵玉。”
安梓晴点了点头,“都给我,能补多少血肉精气,就补多少。”
“里面有污秽之力,要淬炼一番,直接炼化不太好。”虞渊友情建议。
“不是有你吗?你的那座生命祭坛,干这个最好不过。”安梓晴一脸的理所当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