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七十六章: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閲讀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南宫博庭早有察觉,快速将手收了回来,抬头不悦的看着洛尘:“舅舅你干嘛?”
洛尘瘪了瘪嘴:“我说你成天奴役我,不过是想看一下你的手机,还那么小气。”
“你借我给我看一下嘛,看看她说了什么。”
那时代疯狂的事叫青春
最难消受美男恩 倏然一夜
南宫博庭低下头,慢条斯理的发完一条信息后才抬头看着洛尘。
“你不是自己也有手机吗?干嘛要抢我的?”
洛尘对天翻了个大白眼:“我哪知道你是跟他原来的手机联系,还是现在她又换手机了?”
“给我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那么小气。”
南宫博庭将手机放在桌上后,才慢条斯理开口:“还是原来的号码,如今已经在梅西村了。”
一听这个洛尘匆匆忙忙的就准备往外走,然而跟到门口,就见自己面前一个身影闪过。
抬头的时候就见南宫博庭挡在自己的面前。
有些不悦的问:“你这是干嘛?”
南宫博庭挑挑眉:“这句话不是应该我来问吗?”
“你这匆匆忙忙准备去哪里?”
洛尘耸了耸肩:“我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现在我要回家了。”
“所以麻烦皇上你赶紧闪开,我还等着连夜开车回去呢。”
说完正准备走,可是面前的南宫博庭依旧拦着他。
“你不能走。”
洛尘很是无语的看着南宫博庭数落道:“喂,我说你够了啊,你都奴役我这么多年了,现在事情做完了,你居然还不让我回家,你到底居心何在?”
“要你救救我,直接被你累死才满足嘛?”
南宫博庭摇摇头:“反正你现在不能走,凭什么你们都跑过去了,只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你是皇上你不留在这里,难道我留在这里啊?”
洛尘是相当的无语,咋成天都跟自己过不去呢?现在想要回个家这家伙还不让,到底是不是他的舅舅?
“身为皇上,你自然应该在这呆着,像我这样的臣子,做完事情自然就该回家的。”
还想走但是南宫博庭身子依旧不让开,反而一脸不爽的道。
“我又不是非要坐在这里,不可不如你来做啊,我保证风风光光的送你上来,如何?”
他的声音中居然还带着一点点的蛊惑:“你看坐在我这个位置上风光无限,你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别人见到你都要下跪。”
“而且到时候连我都不能欺负你,这样的位置你何不直接帮我接下?”
边上的几个太监听得那是头都不敢抬自家的皇上这是什么情况?皇位成天蛊惑着丞相来坐。
什么时候皇位这么不值钱了呀?我们家的皇上哎,你能不能走点心?
别人这是抢都抢不来,然而你成天一见到你舅舅就想让他坐上皇位,到底是什么鬼?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一个个见到皇上的时候,这皇上总是蛊惑着别人谋朝篡位。
你确定是我们齐国认真负责的皇上吗?确定不是卖国贼吗?
哪个做皇上像你这样子的?哪个做皇上像你这样成天蛊惑臣子篡位的?
这些太监们简直在心里泪流满面了,但面上却一点也不敢说。
实在是皇上虽然年纪小,但是那心智和计谋处理事情那叫一个快。
齐国越发的壮大了,若皇上真退下去,那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可如何治好。
一个个太监想到这里的时候,都满脸起球的看,向站着的洛尘。
心中祈祷着:丞相大人啊,你可千万不要答应啊,求求你了,每次皇上蛊惑你的时候都不能答应他。
洛尘转头看着那些太监,宫里的表情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抬头瞪了一眼南宫博庭:“我说你现在做一个皇上能不能有个皇上的样子,成天让做臣子的我来篡位是什么鬼?”
“还有啊,你这坐在皇上的位置上,成天只能待在京城,忙得跟狗似的,你想要蛊惑我来当皇上,你在逗我吗?”
浴火重生:恶魔五小姐
“我还成天想着啥时候你把我这丞相之位拿过去,到时候我就不用这么忙活了,也能回梅溪村去安分一点过日子。”
说着还将自己头上成像的乌纱帽取了下来,递给南宫博庭。
“不如今天我就直接辞呈吧?”
“从此以后我就是一个平民,麻烦皇上接回去。”
南宫博庭眯了眯眼睛,没有伸手去接他递过来的成像帽子,却幽幽的道:“我记得当初有人与我一同打赌,还写了一份锲书。”
诸天最强金身
“上面的内容是说的,好像可以让我给你选老婆吧?”
说着南宫博庭摩梭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我记得好像张大人家有一女,长得挺好的,而且能文能武。”
“不如我就叫他选给你做媳妇如何?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直接写个圣旨。”
“我觉得他跟你倒是挺相配的呢,而且张大人不是一直在拉拢你吗?”
边上的太监们低着头,耸动着自己的肩膀,强行忍住笑意。
看吧看吧,每次丞相都斗不过自家皇上吧,这次更惨,那何止是能文能武,那一下趴到人身上估计能将一个人压成标本。
就那么大的块头,几国都难得找出一个人来的,何况是女子之间。
那女人身高三米左右,而且又大又肥,那走起路来,地上都在跟着摇晃的将这种人赐给丞相,还不如直接提把刀把丞相杀了呢。
想着能文能武的丞相,年纪轻轻娶一个那样的媳妇儿,他们实在憋不住笑意。
然而拿着乌纱帽的洛尘却快速的将帽子戴到了头上。
一改刚刚不爽的态度,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黄色身影:“我亲爱的皇上唉,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不如直接赐我一杯鹤顶红。”
“我觉得这样死得我痛快一点,免得被压成标本的时候死相太难看。”
“还有啊,你确定给我指一个那样的人,你外婆他们能放过你?”
“我不是你舅舅吗?为什么你成天就知道欺负我?”
南宫博庭淡淡的回道:“你是我舅舅,却成天想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不这么对你,我要怎么对你?”
他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啊,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皇上只能待在这里,然而别人是可以回家的呀。
边上的洛尘气的手指都捏了起来,那骨骼咔咔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