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重生之阪道之詩 貪食瞌睡貓-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看書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与田
「练习结束以后,经常会4个人一起行动。『是原宿啊!!』『这就是109啊!』这个样子。在109前面欢呼雀跃地拍了照呢。还跟桃子一起拍过cosplay的大头贴啊。我的是白雪公主,阿桃的是米妮酱(笑)。就算酒店的房间两两分开,也总会集中在其中一个房间里。现在几乎不会这样了,大家都已经沉着了许多,但当时真的有种女子高中生社团活动伙伴的感觉。」
久保
「109?去过啊!一到那里立马就掏出手机来了,拍照的是与田(笑)。虽然是去了,但是什么都没买就回来了呢。觉得东京的衣服真的好贵啊」
佐藤
「在甄选的时候跟桃子的关系就已经很好了。桃子这人是不设防的。那时候很吃惊居然有这么好说话的人。在合格之前就一起去过咖啡店了。因为我不太习惯东京,所以都不知道该东京站要怎么走。明明桃子必须要去羽田乘航班回鹿儿岛了,但她总是会专门为我跑一趟」
关东组并没有太多共享的私人时间。坐电车时同方向的人会一起回去,但如果路线不同的话就会在车站告别,然后就到此为止了。
山下
「很羡慕地方组可以一起出去玩。因为我跟丽乃酱方向相同,所以是一起回去的。一起坐了一小时的电车之后,到了说拜拜的时候就觉得很寂寞了」
中村
「我虽然是东京人,但正值要决定上高中的时候,每一天都过得手忙脚乱的。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那段时间很充实。但训练还是好累啊……」
吉田
雄霸神界
「我那时候都是直接回家的。跟谁都没怎么玩过。就算是发消息也只是说些『请多多指教』之类的场面话」
这个时候,虽然尚未明晰,但是3期生各自的角色已经在逐渐确定。统领大家的是最年长的吉田,气氛担当是岩本莲加和向井叶月。
向井
「莲酱(岩本)讲的话都超有意思的。我吗?好像是因为动作很有趣吧。在舞蹈练习的第一天被人笑得好惨。因为太菜了(笑)。也不懂什么叫up什么叫down(舞蹈的基础),简单的步伐都跟不上,双腿会跑向奇怪的方向。连化妆都是只有我一个人会变得很奇怪(笑)」
中村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因为吉田绫乃克莉丝蒂比较年长,所以她觉得自己必须变得可靠起来,就叫上大家一起去家庭餐厅了。虽然回过神儿来这个角色已经归梅泽美波了」
沉重而巨大的招牌
那一年的12月10日,3期生举办了「见面会」。会场在日本武道馆。3期生是第一次单独站在观众面前。在表演完各自的特技以后,她们表演了3首歌曲。
为了那一天做准备的训练开始了。要表演的歌曲是『生命如此美好』『赤脚夏天』『女生规则』。『女生规则』的Center由山下美月来担任。阪口珠美清楚地记得练习时的情况。
阪口
「明明才刚入团,竟然就能在武道馆演出。大家都是这么想的。这个时候,正好在『FNS歌谣祭』上和假名欅46(当时)的成员一起表演了『制服人偶』,然而却没能发挥好。是谁来着,大家在某个成员家里一起开了反省会。互相说了『必须要更努力才行呢』『问候也是,要整齐地大声打招呼吧』之类的。大家都哭得很惨呢,山下、枫、还有我……」

大园
「我担任了『生命如此美好』的Center。那时候考虑的都是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呢。」
与田
「经常看到阿桃在哭,其实真的很想帮她分担,但当时我担任了『赤脚夏天』的Center,并没有那份从容,总之光是自己的事就已经很拼命了……觉得『来到和住在福冈的时候完全不同的世界了呢……』」
山下
「还记得听到负责人很淡然地对我说『你站这里吧』的时候,尽管非常吃惊,但必须硬着头皮接受。站在那个位置上,其实完全没有所谓要在最中间加油的觉悟,也没有在意过周围的目光呢。比起那些,因为是第一次记忆走位,反而为它下了一番苦功。」
久保「这次学舞蹈动作的事儿,我也记得很清楚。其实现在也一样,无论身处哪个位置,都会有烦恼和痛苦。但当时大家并不相互了解这些事情。」
训练时,负责了好几首乃木坂46单曲编舞的WARNER老师也到场了。由老师本人直接指导将在现场表演的3首曲子的舞蹈动作。
太初战神 温酒煮花生
山下
「老师每天都来。虽然要求严格,但能够直接得到编舞老师本人的指导,真的非常感激。『生命如此美好』至少跳了有100次吧。连手指的角度也仔细地调整一致了。」
武道馆座无虚席,还有好几位前辈也在场。在展示特技前的自我介绍环节,大园又一次哽咽了。大家都在声援刚出道的大园。大园平静下来后,就用『将来想当什么?』『公务员~!』的段子为会场带来了欢笑。
大家都出色地表演了反复练习过的曲子。不经意间朝1期生的方向望去,她们都向正在表演的3期生送去了鼓励和温暖的视线,宛如来参观自己孩子的课堂展示的母亲一般。
阪口
「12人一起从零出发,真的是非常印象深刻啊。虽然当时拼尽了全力,但现在来看的话,舞蹈什么的还是惨不忍睹吧。尽管如此,直到现在,成员们在聊天时也会谈到那个时候的事情。」
开始分岔的道路
新年刚过,2月便决定举办只有3期生的公演『3人Principal』。出演第一幕的有12人,但能出演第二幕的却只有3人。而这3人由观众投票决定,剩下的9人在后台观看。在11天共15场公演的日程中,成员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这期间的烦恼纠葛,详见本刊2017年6月号)
中村
「在公演中产生了对手意识。」
与田
「因为一直和3期生在一起,所以比起「成为了乃木坂46」,「成为了3期生」的感觉更强烈。」
伊藤
寻情战国 fabregas
「在那里认知到了「被选中/没有被选中」的现实。虽然在那之前,有着「被叫去拍杂志/没有被叫去拍杂志」、「站位是哪」等类似的情况,但通过公演,再次感受到了这种现实。没有被选中的9人,几乎所有人一直都在后台哭。久保酱几乎每次公演都被选为3人之一,但这其中也有着相应的痛苦吧。比如会被其他人怎么看待之类的。不过,这种情况反而催生了成员间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