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 南向北-第137章 不向我邀功嗎鑒賞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按照规矩,这时候她要撤回,订金不用退吧!”说这句话时,我用的调侃语气。
而这,孙康不会信。
李柔撤回收购,赔六千万…但凡有点脑子都不信,刘总脑子很好,可她也许信。
真的!
我这吓唬小孩的办法,她真有可能信。
刚才想过,刘总敢扣下曹铭退款不给李柔,是在赌,赌李柔不会用自杀什么的威胁。
那样的做的人,通常不要脸。
比如曾经的刘总,就是用这招逼的李柔。
那…
换个方式呢?
回过身,笑对着刘总问:“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傻事,您觉着李柔会做吗?”
星际之第一影后 阜桦
“……”
“错了、错了,您是她母亲,怎会是敌人呢!”带着‘歉意’说完,我坐到一旁。
余光瞄了眼,旁边孙康一脸懵逼。
哈!
估计听到我的话,他想不明白。
但刘总,明白。
她肯定清楚,李柔偏激个性能赶出那种事来,这些年若不是她拦着,李柔早就拿晨曦商贸,和曹铭的鸿运酒厂同归于尽了。
对我而言,收拾曹铭是责任。
可对李柔而言,可能就是她活着的理由。
而刘总…
她是母亲,还要护着曹铭,这足矣被内心温柔的李柔视为敌人,至于六千万什么的…
艹!
她真敢说不要就不要,而这数目,是晨曦商贸损失,还能让刘总恶心个七八年。
而此时刘总,脸色阴晴不定。
显然,她忌惮了。
这老巫婆,喜欢所谓的两全其美…
扯蛋!
就逮住她性格上不足,而我也说出个事实:“您真不愧李柔亲妈,对她很了解。”
“废话。”
“因为了解,所以你知道她心中的柔软,所以才三翻四次挑战李柔底线。”
“你…”
网游之逃夫记 秋夜听雨
“你真恶心。”
抢在她开口前,我把心中大实话甩了出去。
也确定,我分析是对的。
刘总就是这样,用温水煮青蛙办法,一直磨得李柔无可奈何,也找不到任何办法。
所以:
她极其刻意的,让我代替她掌权。
目的:
就是,想她亲妈做出反击。
而现在我就要告诉刘总:“我是李柔男人,哪怕是小白脸,我也不许你在折磨她。”
“叶飞。”
“哦?”
“之前用你,觉着你识时务,真没想到,你…呵,你要比叶威狠,更别他缺德。”
“谢谢。”
这俩字,我说的很诚恳。
既如此那就不客气了:“刘总,曹铭退款您可别掺和,不然我会更狠、更缺德。”
“……”
“试试?”
“小畜生。”
留下一句骂,刘总阴冷表情中离开。
好事!
两者斗智,骂人是输家,不过是情绪的发泄…也就是说,老巫婆不会在干涉我、李柔。
想到这,看向孙康问了句:“关于‘囍酒’的事…”
“嗨!”
摆摆手,孙康表态:“李柔给我留点股份,就是养老的,这酒厂子你们说了算。”
“孙总,您真有大智。”
“哈哈!”
“您忙,告辞了。”
客气这,我离开。
‘囍酒’原酒吕提到30%,可以了,这很实用,但更具有象征意义,石府酒厂拿下。
饶了圈,终于回到起点。
麻烦,但我高兴。
通过和刘总交锋,我发现自己,终于真真正正了解到李柔内心深处。
那个坏女人…
很温柔。
…… ……
一天,就在石府度过。
李柔依靠我是真,懒也是真,收购之后一大堆事要处理,比如老员工安置、产品梳理…
每一件事,麻烦的不行。
我这个做销售的,客串做气老板。
尼玛!
真特么难。
甚至又跑回办公室,对着孙康马屁一顿猛拍,这时候,他老人家可不能去养老啊!
当然,也不忘让他宣布一条人事安排,贺师傅又生产科长,提拔为厂长。
哦!
酒圈里的厂长,不是老板,就是管辖所有生产。
这位置,不比销售总监分量轻,贺师傅,总算来到属于他位置了。
忙活一天,晚上时回到出租房。
好家伙!
大、小俩美人,愣干巴巴饿着,用小兰话说:“嫂子说了,家常菜比外卖好吃。”
“你们就不知道尝试自己做饭?”
“嫂子说,有男人不用作废。”
“……”我。
这是什么话?
我严重怀疑,李柔把我家小兰带坏了,听听,她那一声声嫂子叫的,真是甜啊!
得!
欣生
而去出做饭前,我稍微站了下。
想了想,和刘总碰面的事别说了,本想谈下步操作,以及高启云忙的事,可李柔…
哎!
坐沙发上李柔手拿房产证,对我坏笑着说:“赶紧做饭,否则现在就赶你出门。”
我:“……”
好无语!
而小兰…
我不知道,今天她和李柔去泡澡发生了什么,但已经确定,她胳膊肘想外拐了。
她说:“哥,嫂子把这个房子买了,你人在屋檐下要听话。”
“信不信我揍你。”
“你敢…哼!”
傲娇顶嘴的小兰,顺着沙发爬到李柔跟前。
我…
脑袋疼!
在外面忙了一天回来,世界变了!
情人、也可能是未来老婆,同时还是我老板的李柔,现在多了个身份,我房东。
女人,真能任性到这种程度?
摇了摇头问李柔:“我知道你紧张,还有闲钱买房子?就为养我这个小白脸?”
“你想多了。”
“那?”
“房子买了,我住。”
“大姐,要不您把别墅给我…”
“卖了!”
抢话的李柔,随意中解释:“知道你需要投入,时间不等人,别墅卖了给你做费用。”
“……”
“别怕,三天后曹铭退款到位,到时候有你用的。”
“哦!”
“呵…”
看着我懵,李柔却笑。
也颇为好奇的对我说:“怪了,下午我让王军查了下,关于退款,刘娴没捣乱。”
“挺好。”
“是,但不是她风格。”
“可能她,良心发现了。”
我顺着李柔,胡乱编排着瞎话,随后换好拖鞋后,直接向厨房走去,准备做饭。
关于她妈,不说了。
可…
李柔声音又传来:“王军告诉我,她上午去了石府酒厂。”
“……”
“而你上午,也在那。”
“嗯。”
“猪男人,这么大功劳,就不打算邀功吗?”李柔说话同时,已经走到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