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一人得道笔趣-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掌長生佛!鑒賞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晋州城北,普渡寺。
那昙断僧在金人跟前闭目冥想,浑身金光缠绕,淡金色的涟漪不住地朝外荡漾、扩散,忽然,他心有所感,抬头睁眼,朝着一处看去。
“倒是一根好苗子,若能度入我佛门下,或可得罗汉果位,待得谱写了长河新章后,更可为佛国干将!”
随后,目光炯炯,关注一处,随即屈指一弹,就有一点金光飞出。
.
.
定心观中,张房心有所感,随即来到院中,遥遥眺望。
“老道士,你看什么呢?”张竞北凑了上来,低声询问。
紫天星神 枯叶飘絮
张房便道:“贫道忽然心血来潮,感到那北地封印又有变化,恐怕还要牵扯仙门弟子!如今这晋州内外,光是八宗弟子就来了三家,其中还有两个牵扯不小,希望不要有什么意外。”
说着,话中蕴含担忧。
.
.
滚滚波涛之中,忽有金光涌出,聚而成人,立于浪头之间,朝着北方看去,目光穿越空间阻碍,落在那晋州城中。
随即,祂的目光迷离起来,浓烈的金光在其中浮现,随即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叹息。
“可惜了……”
.
.
“怎的还没回来?”
府邸之中,高整信听着外面的传信,知晓城中行人越来越少,冲突却越来越多,他越发难以坐住了。
田博德就在旁边安慰道:“主上,且宽心,晋州之所以关闭城门,并不是因那红纱女,更牵扯不到祖正照,再加上有曾勃恩等人出马,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高整信点点头,却还是安稳不下来,忽然神色移动,听得外面一声惊呼,跟着又有几声呵斥。
高整信当即心头一动,就要出去。
却被田博德拦住。
“如今城中戒严,说不定有着危险,还是属下先去一探……”
高整信点点头,随即叹道:“聂家仙长已然应下要来,就是不知何时,若他人在此处,哪里还要担心这些。”
“主上静待便是,总归会来的。”田博德劝住主上,推开房门,就看到几个亲卫武士将一名男子围在中间的一幕。
他警惕起来,将想要伸头探查的高整信挡在身后,便要询问局面,却忽的见那人身边几名武士一声不响的接连倒地!
见那不速之客反掌之间,便将十几个精锐武士放倒在地,这等诡异手段,一下子就让田博德心惊肉跳!
“修士!”
他惊呼过后,强自镇定,见着对方走来,沉声问道:“阁下何人?此来何意?莫非不知道如今城中正在戒严……”
“你们倒是不记得了,只是还不愿意安稳,”那人正是陈错,他指着高整信,道:“此番我来,是要借他一颗心用。”
高整信的脸色“刷”的一下苍白如纸。
“你不要乱来!否则便是修士,也吃罪不起!”田博德呼吸急促,却还是半步不让。
陈错见着,道:“你倒是忠心!”
田博德正要再说。
忽然。
“阿弥陀佛,面对贵人却要行剜心之事,还美其名曰借,实是让贫僧大开眼界,如你这般邪魔,若是不降服了,世人何时才能脱离苦海!”
伴随着一声佛号,青衣僧人从容走来,就像是行走在自家一般。
一见此人,那高整信和田博德也疑惑起来。
“两位无需担心,贫僧普渡寺了然,此番是奉命在城中寻那修行之魔,将他们一一度化的。”
“原来是普渡寺的法师!”
一听这话,田博德先松了口气,他也听说了,那普渡寺动作不小,连叶楠都奉其命,似乎就是因为寺中僧人处处巡查,要找什么人。
现在见着这僧人气度不凡,便觉得是个救星。
未料,那了然僧人一迈步,宛如缩地成寸,来到了两人跟前,那眼中金光闪烁,上上下下将两人打探,随即笑了起来。
他道:“原来如此,这位世子乃是位格错乱的局面,如此一来,倒是说得通这人为何来此了。”
一番话说得高整信脸色僵硬,而田博德则是脸色大变,都要以为这个僧人也是与入侵之人一伙的了。
未料那了然僧笑道:“莫担忧,贫僧不问凡俗琐事,亦不会插手王朝权贵纷争。”
说完,这僧人就转过身来,看向陈错,道:“从阁下之前所为来看,也是个被他人之念操控之人啊。”
陈错眯起眼睛,默默感应,随即一挥手,衣衫甩动之间,发出清脆声响。
无极异界游 五花熊
跟着,一道道金色涟漪就在周遭荡漾开来,像是水中波纹涟漪,但每一道都蕴含着镇压之念!
果然。
陈错方才就注意到,这僧人一出现,一开口,这周围慢慢有着变化。
“阁下好感知,注意到这些变化,”僧人微微一笑,“贫僧所持言灵神通,靠的是通透真理,只要所言为真、为实、为正,就会显化神通,是以贫僧亦能看出,你被所谓家国之念束缚,被过往历史迷惑,见不得真实,杂念蒙蔽心灵,着实可怜可惜……”
这话一说,那一道道涟漪便不再无序四散,而是朝着陈错汇聚过去,要化作牢笼。
但旋即就被一道道心火灼烧起来,难以寸进。
“哦?居然是念火神通,这等神通着实厉害。”
僧人脸上笑容不变,双手合十,随即却叹息起来。
“你不光思绪被国朝之念约束,更因血脉牵扯难以脱身,却未想过,若能抛去权势家国,全心修行,说不定便能踏足长生,一旦长生,寿命几百上千年,之前经历的十几年,在人生中何等短暂,为何要为了这短暂时刻的意念,而被束缚于所谓家国之事上?”
淡淡的光辉从这了然僧的身上绽放出来,他更是露出一点诚恳之色,朝着陈错伸出一只手,道:“希望阁下能迷途知返,与我同归普渡寺中,得享真实,须知这世间……”
“找到了!”
忽然,陈错一出声,打断了对面僧人的喋喋不休,随即伸手一抓!
“你这僧人,这么多话,无非是因为你这言灵神通看着镇压肉身,实是镇压心灵,以言语祸乱意识,从而渗透心灵。可惜,你看似强横,其实最强之处便是最弱之处,因为你的这般看法、认知本身,就是被旁人强行灌输进去的!你不过是个傀儡!”
那了然僧摇头失笑,似乎并不认同,但旋即脸色一僵,跟着整个人震颤起来,竟是有无形金光,随着陈错这一抓,被生生从身体里抽了出来!
旋即,原本被这佛光遮掩着的一道意志,便显化出来!
那意志自天空落下,随着金光被抽取出去,那天上慢慢显露出一道道锁链,而那道意志,正是从锁链中落下!
就像是一根丝线,落在这了然僧的身上。
如今,也被他察觉到了!
“我找上此处,乃是凭着自身之念,你呢?”陈错看着面前僧人,“你来到此处,甚至说了这么多,有几分是心中真意?”
“贫僧……”了然僧脸色激变,在淡然从容和迷惘疑惑之间来回变幻,最后捂着脑袋,闷哼一声。
倏的,一点金光落下。
他当即浑身惧震,脸上表情尽数退去,抬起头,泛着金光的眼睛盯着陈错,淡淡道:“临汝县侯当真好本事,不过你既来了晋州,那就不用走了,在普渡寺出家为僧,待得五年之后,贫僧派你去南朝,普度众生!”
话音落下,无数道金光落下,要将陈错捆住!
但随即,陈错身上一道道火焰浮现,燃烧意念。
那一道道锁链便生生止住,随即散去。
“哦?心火神通?最近的修士,居然都喜欢在性修上多做修行了。”那了然僧神色如常,“不过你终是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周围街道上,几个原本正在缓步巡查的僧人,忽然像是得了授意,各自转向,朝着此处府邸飞奔而来!
随后,那了然僧更是一掌拍出,佛光闪烁之间,周遭金光沸腾,构建出一道肃穆殿堂,将陈错包裹其中!
无数梵音绕耳!
澎湃意念之中,那高整信与田博德迅速下跪,满脸虔诚,双手合十!
但陈错却眯起眼睛,盯着如同风暴一般的意念,迈开步子,一下子,居然就到了那高整信的身边,手一捞,便将一点意念取出,随即融入人念金书!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顿时,那第三道人念共识的八个字,越发清晰,却还是差一点火候!
“虽然被摄取心念之人都很有代表性,可终究是人数太少了……”
嗡!
就在此时,四周院墙上,一个个僧人抵达,同时拍出手掌!
霎时间,那虚幻殿堂凝实下来。
一座大佛凭空落下,顶天立地,随即也拍出一掌,掌心“卍”字旋转,直落下来!
“皈依!”
宏大而肃穆的佛音,挟着长生之威直落下来!
霎时间,八方轰鸣,整座城池都生生下陷!
这是长生在出手镇压!
陈错抬头一看,眼中闪过一点精芒。
“来得正好,这第三道人念共识还差最后一点!顺便,也让我感悟一番佛家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