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78章 自投羅網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熟悉李逵的人都知道李逵的秉性,这家伙不听劝。
基本上谁的话也不会听,说好听点是主意正,说难听点,就是倔驴。
就李大郎在李逵跟前的面子,肯定没指望让李逵改变心意。李逵咧嘴笑了笑,突然瞪眼道:“我意已决,你就别费口舌了。”
李逵看不上李大郎的原因只有一个,堂堂造船厂,三艘大船相继在风浪中沉没,但是关键性的图纸都没有留下。
可以说,李大郎虽然守财的能力很不错,但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够掌管专业技术很强的船厂的东主。李逵也知道想错了,他当初听三叔公的说法,李大郎是自己人,亲兄弟,可以信任。
没错,人是绝对可靠。
可问题是,没有任何进展。
就算是有,也不是李逵想要的进展。放贷收利钱,他的生意比李大郎做的大得多。真要是为了钱,李逵为何不去扩大钱庄的经营范围,从而赚取更多的财富。可有钱能变出巡洋舰出来吗?
不可能。
他要的是大玩具双桅巡洋舰,而不是钱。甚至为了这个念头,他不惜投入更多的财富进去。可是李大郎呢?
钱放在他身上安全倒是不用担心,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做产业的料。
“兄弟——”
“回去!”
李逵看着李大郎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你也配有理想?”
李大郎臊眉耷眼的回到了自家的院子,对着房梁长吁短叹。别琢磨,他如今有吃有喝,还有老婆,舍不得死。
张玉莲看着李大郎愁眉苦脸的样子,没好气道:“叔叔怎么说?”
“我兄弟看不起我。”李大郎经常遭白眼,早就习惯了。别说李逵了,就是百丈村有一个算一个,都看不起李大郎。
堂堂百丈村男儿,怎么可以去做赶大车的营生?
尤其是李大郎胆小,武艺差,所以尝尝被欺辱。
虚拟网游之战争 刘神撞着你
许是被欺负惯了,李大郎并没有屈辱感。而是他想要做一件大事,却被阻拦的憋屈。造船的生意在他看来,不过是赔本的买卖。真要是为了赚钱,钱生钱的生意不好吗?
可李逵要做赔本的生意,他却无可奈何。
可是,凡事也有例外。李大郎创办造船厂的时候,当初听到一句工匠说过的话,顿时让他听到了心里去。
“东主,咱们这大船要是造出来,必然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海船。”
最强山寨系统
天下第一。
这才是让李大郎心动的原因。他想成为天下第一。但是其他方面,恐怕这辈子再努力也达不到了,而造船厂确实有那么一点希望。
张玉莲愣了愣,她从认识李大郎的那天起,就知道李大郎没有任何廉耻感,更没有哪怕丝毫的进取心。
但这些并不能算是缺点,而是优点。
前者在家随便欺负,后者顾家。
突然间从李大郎的身上看到了一点做事的劲头,这让张玉莲很诧异。慢慢坐在丈夫身边,轻声问:“李逵没打你吧?”
“他敢?”
李大郎说完,抬头看了四周,这才傲娇的说道:“我是他哥。”
“可家里头你不主事。”张玉莲刚刚还升起的一丝怜悯之心,顿时烟消云散。李大郎这货也就是背地里装英雄好汉。真要在李逵面前,啥底气都没有了。
李大郎觉得这样下去肯定要被李逵赶回老家,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扭头看向了媳妇……冷不丁的对张玉莲道:“我记得我兄弟以前看你的眼神不对劲。”
“啥意思?李大郎,你给我说清楚,今要是不说清楚,你就别想睡了。”张玉莲秀美挑动,她当初是寡妇,而李逵是街头的霸王,似乎他们就该发生点什么似的。
李大郎应该清楚,她和李逵什么事也没有。
也不是没有,就李逵有一次趴在她墙头上看她。当然,后来事情也被澄清了,李逵是替县令周老爷来看人。
不过方式不太正经。
后来这段姻缘并没有成功,张玉莲没有答应。
夜色正浓。
李逵坐在书案前看公文。
吱呀,突然这时候房门被推开。
张玉莲风情万种的挎着食盒走了进来,低声道了声万福。就自顾自的在房间里忙活了起来,李逵越瞅越不对劲,这又是酒菜,又是放了两双筷子……你要干啥?
李逵自问自己肯定不是君子,但张玉莲送上门,这口绝对不能吃。
“叔叔!”
“天色已晚,有事明日再说,你回去吧。”
张玉莲美眸转动,突然轻笑了起来,笑声很脆,就像是咬了一口脆梨似的,空气中仿佛流露着甜丝丝的果香。李逵的正经,仿佛让张玉莲更起劲了起来,轻笑道:“在沂水县的时候,你可要比现在大胆的多。要是那天我让你进院子,你说你会做什么?”
李逵歪着脑袋想了想,摇头道:“我不会进去。”
女人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些许的失落,却佯装根本就没有在意。毕竟女人,尤其是喜欢穿着华丽,风情万种的女人,更是在意自己的吸引力。张玉莲眯着眼,轻声道:“我不信。”
李逵哪里会让她得逞,嫌弃道:“你岁数太大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张玉莲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答案竟然是这个。
李逵抬手比划道:“我不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大个两三岁也就罢了,你都比我大快十岁了吧?当年我才十四岁,放在你身上,这是老牛吃嫩草,想啥美事呢?再说了,你这样的姿色,去临沂城夫子庙边上的百花巷,十贯钱能找来俩,想干啥就干啥。”
张玉莲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腾地一下站起来,胸口起伏不定,显然被气得够呛。
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走:“李逵,你这破嘴还是和当年一样气人。”
走到门口,张玉莲气不打一处来,怒喊:“死鬼,听够了没有?”
“兄弟,我真没想要试探你,是你嫂嫂……”
李逵无力地摆摆手道:“这些就别说了,没想到你还是醋坛子。”随即看了一眼桌上的酒菜,无奈道:“说吧,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李逵清楚,李家可不是什么老武家。而且张玉莲也做不出金莲的事来,要不然当初她根本就不会拒绝县令周元纳妾的要求。
“兄弟,还请满饮此杯。”
酒味很浓,是高度酒。这也是李家人喜欢的酒。自从李逵在庄子里琢磨出了烧锅之后,李家的人基本上都喝这种烈酒。仿佛只有喝这种酒,才配称男人。
尤其是蒸馏酒的度数很高,六七十度都是常有的事,只是不太好控制,经常有些出入。毕竟后世白酒厂蒸馏出来的酒,也是勾兑了不少东西。原浆的话,基本上就是这个度数。
李大郎一杯酒下肚,脸膛顿时红润了起来。连着喝了几杯之后,借着酒劲,开始语无伦次的说了起来:“兄弟,你是不知道哥哥我最开心的时候不是现在,更不是做了财主,有钱了。而是当初我在沂水县城里做起买卖的时候。”
“那时候我想,凭借着栗子的买卖,我能养活老娘,也能让你有书读。”
“后来呢?”李逵好奇道。
这或许是他们兄弟这辈子第一次谈心,要是谈崩了的话,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看在唯一一次的面子上,李逵勉为其难的听了下去。
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李大郎费这么大的劲,到底为什么。
李大郎给自己自斟自饮了起来,眉宇间却多了一份哀怨:“没想到,糖炒栗子这等好买卖咱们家才做了不到一个月,你就去把牛背山给抢了,然后……谁也看不上糖炒栗子的买卖了。”
“后来,家族也朝着大户的样子变了起来。五叔整日想着做大买卖,想像你一样,突袭牛背山,一夜暴富。而四叔整日里操练我等家族子弟,苦不堪言。”
李逵拦住了李大郎,问:“我记得四叔是操练李庆他们几个吧?你怎么混迹在里头去了。”
李大郎当时都成年了,怎么和半大孩子一起被四叔操练?
李大郎苦笑道:“我没打过他,就必须要被操练。”
“四叔李洪?”
李洪是三叔公的儿子,武艺在百丈村中属于前三的地位。只是平日里不动手,但李逵感觉李洪的武艺甚至要比五叔李林还强那么一丁点。
李大郎败在李庆的手里,不算太丢人。
可李大郎却怒斥道:“是李庆。”
“等等,李庆,当时应该才十来岁吧?”作为经常被李逵镇压的倒霉蛋,李庆当时才十来岁的样子。可李大郎已经是成年了,没道理连个毛孩子都打不过吧?
李大郎愤恨道:“这娃没有武德,我是他族兄,他竟然敢打我!”
李逵听的有点头大,打断道:“说点别的吧。”
李大郎在李氏族人之中地位低下果然是有原因的,李庆这家伙在京城,也是能惹事的一把好手。可是李大郎当初竟然连孩子都没打过。
说别的,李大郎有点懵圈了,问:“说什么。”
“你和嫂嫂怎么认识的?”
“她喜欢吃糖炒栗子,从我做买卖的时候,她就照顾我的生意。后来即便我不做糖炒栗子的买卖了,但也隔天就炒一锅给她送去。”
“没收钱?”
“那时候家里已经不缺钱了。”李大郎理直气壮道。
“送了多久?”
“得有几年吧?”
李大郎回忆道:“其实也没什么,她喜欢吃,我喜欢做,这不挺好吗?”
李逵坚信,仅凭这一点,李大郎绝对不会步武大郎的后尘。这家伙太有耐心了,或者说,这家伙太闲了。
可李逵不乐意了,指着李大郎问:“可年许伯想要招你为婿,为何你还对胖春心有邪念。”
李大郎急了,拔高声音道:“什么叫邪念?我那时候是光棍,她没人娶,这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可谁没想到,我竟然败给了李全。他是个傻子啊!”
李大郎干嚎了几声,这才收住心头的悲凄:“我也没想和你嫂子有什么结果,就像是喂猫喂狗,养久了,这不感情就出来了吗?”
“算了,别说了。你想要继续主持船厂,我还是不能答应。”李逵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打算给清叔写信了,让他接到信之后启程。等他来到了登州,你和他交接船厂事宜。”
“我不走!”李大郎借着酒壮胆道:“这船厂是我的心血,怎么可以拱手让人?再说了,清叔以前是衙门里的捕头,他不懂造船。这是个细致活,需要常年累月的耗在上头。他来,还不如让我看着呢?”
“你看着,我问你,船厂的几次失败的船可有模型。”
“什么模型?”
“就是船只建造之前的打出来的样子。缩小了尺寸的船。如果船只建造不成功,即便是出海沉没了,也能通过模型找出失败的原因。”
李逵的话如同当头棒喝,将李大郎给问住了。
他要是不主持船厂的生意,这辈子估计也就是个田庄的庄主。之前更是不堪,就是小贩而已。他哪里懂得建造模型来分析船只的数据,从而分析船只的安全性?
李逵继续道:“还有图纸。你用风浪大的时候来测试船只的抗风浪性能,这确实很好。但是船只的图纸呢?图纸是建造船只的基础,就算是建造完成之后,也可以通过分析图纸,发现船只的问题。这些资料你都没有留下。只要图纸在,一旦建造成功了,这样的大船,我们一口气能造十艘,二十艘,只要按照图纸建造,就能想要建造多少就能造出多少一模一样的大船。”
“没人跟我说啊!”李大郎大为惊恐的嚷嚷起来。
李逵咬牙切齿道:“我给你写信,都在信里说了。”
李大郎懵懂的看向李逵,反应迟钝的如同是只被灌醉的大鹅,良久,才懊恼道:“我不识字啊!”
“不识字,你总该让识字的人读给你听吧?”
“你给我写的信,万一有天大的事,岂不是让人听去了我家的机密?”
这天不能聊了,突然门外传来嗤嗤的笑声。李逵摸着额头,对门外道:“嫂嫂,兄长醉了,你让人扶他去休息吧!”
翌日。
终于有船工想要为了一万贯的赏金,搏一搏。
而李逵在登州城,准备一一见过船工,拷问其学识。至少别把滥竽充数的人当成宝贝。
“李老爷,小人吴平,造船十五年,擅长造任何船只。”
“说出这份图纸上的不合之处。”
李逵指着一份临时最为考核标准的图纸对其道。
“李老爷,你不懂造船,纸上说来终觉浅……”
李逵一眼就看出对方是混子,趁着脸道:“滚出去!”
“李老爷,我劝你……”
“阮小五将其送去衙门,打二十棍再说。”
李逵气地够呛,糊弄人都胡弄到自己头上来了,气恼之余,干脆将官服穿了出来。这下子,骗人的倒是没有了,只是来赚这份万贯赏金的人却少了很多。
即便是有,也多半是一知半懂的匠人。李逵听地昏昏欲睡,却连一个有本事的匠人都没有招揽到。
“兄弟,喝口茶醒醒神。”
李逵看着端茶送水的李大郎,无奈摇头道:“算了,你愿意留下来,就留下管钱吧。”
“兄弟放心,哥哥一定给你看好钱,不让人骗了去。”
女总裁的贴身校草 李森森
李逵动了动嘴皮子,终究没再说什么。李大郎招揽的工匠,他也见过了,就按照他对造船业的一知半解来看,水平也很寻常。想要造出完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大船,没有任何希望。
“下一位!”
“大人,小人乌蒙。”说完,战战兢兢的偷偷抬头瞄了一眼李逵,假冒官员,按大宋律可是大罪。可他明明是来李家船厂赚赏金的,可却发现坐在他面前的是个穿着绯袍的官老爷,一时间,他都以为走错地方了。
“看看这份图纸。”
乌蒙在看图纸,李逵却对此人没有任何希望。毕竟太年轻了,正当李逵觉得一天功夫白费劲了的时候,乌蒙却啧啧的接连从嘴唇中发出声音,仿佛有点不可思议,猛然抬头看向了李逵。却发现李逵的官袍,是个名副其实的官老爷,立刻吓得低头道:“大人,小人以为这船没法出海。”
“怎么说来?”
乌蒙比划道:“船只在河流中行走,只要吃重够大,就能稳重。但是出海的船只需要抗击风浪,风浪来时,船只左右扭动,一旦无法支撑其重量和海浪之力,必然龙骨断裂。”
“不是上下颠覆吗?”
“不是,上下颠覆虽然也很重要。但是海船最需要考虑的是左右的挤压,一旦扛不住浪,必然龙骨断裂。”
“哦!”
李逵眼前一亮,看向乌蒙,对方根本就不敢看他。
这让他很奇怪,让其抬起头来。
对方面为情难的抬头,却让李逵大为失望,可是李逵这厮多疑的很,突然冷不丁的开口道:“你不是乌蒙。”
后者惊慌不已,转身想要拔腿就跑。
他哪里跑得过李逵,别说李逵了,就连阮小五挡在他面前,他都无法过去。见逃不掉,还被扭住了按倒在地,乌蒙干脆也不挣扎了。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
“小子,还不速速道来?”
对方让李逵怀疑的地方很多,脸太白净。造船的匠人每一个都肤色很黑,很少会有脸色白净的。而且身材高大。倒不是说身材高大不行,而是船工大部分都是南方人,尤其为福建最多,身材普遍不会太高。
尤其对方眼神游动,像是心中有鬼的慌乱,让李逵看出了端倪。
没想到被擒住之后,对方反而不慌了,冷笑道:“我是孟康,狗官,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