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南鬥崑崙-第一四零一章,畢勒貢的孫子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大晚上,东韩村,李崇蹲在路边,觉得事情有点太狗血了。
明明是参加韩垚的婚礼,现在倒好,跑到三十年前参加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的婚礼了。
东韩村这群人没事干放什么烟啊……
另外……
“秦黑狗,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李崇瞅向秦昆。
周围村民散了后,二人还蹲在烟雾旁,烟雾没散尽,但这都快十分钟了,依旧没人出来。
秦昆扁了扁嘴:“我啊,交游广阔,认识几个人有什么奇怪的。”
我呸!
李崇吐了口痰,这是交游广阔能解释的事吗?
秦昆说这里是30年前,李崇其实是将信将疑的,但刚刚进屋讨水喝时已经发现了30年前的报纸挂历,容不得他不信。
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啊……
秦昆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李崇只能无奈一叹,怎么说这厮都是紫金道丁,顶级灵媒,带着他来到什么奇怪的地方,都不应该太过惊讶才对。
二人没继续聊天,因为烟雾快散了,沿路的烟雾即将被吹散之前,村子那头,有一个圆脑袋的青年,大咳着从烟雾中走了出来。
“咦!出来了一个!”
李崇站起,瞳孔紧缩,“是……韩淼!”
秦昆也看见了,所有烟雾消失前,韩淼忽然出现在村子那头。此时此刻,韩淼擤了鼻涕,掏出手帕擦了擦,看见周围的土路和不一样的建筑后,脸上竟然没有丝毫慌乱。
他数着门,来到一个沤肥的门前,拍打起来:“有福老叔!开门啊,是我!”
韩有福从坡上的另一排房子里走出,听见声音后回道:“敲个球!上来!”
“咦?你搬家了?”
“搬个球,燕子今天大婚!我在新房呢!”
“噢,我又迷路过来了,有啥活需要干的没?给我个热炕睡一晚就行。”
韩淼已经轻车熟路,韩有福啄了口旱烟一笑:“干个球!过来吃席!晚上还能听戏呢!对了,小秦也来了!”
“啊?秦师傅在哪?”
“好像带着他的美国朋友粑去了。”
“……”
李崇瞪大眼睛,指着进屋的韩淼,不解地看向秦昆:“这……这不30年前吗?他咋也这么熟……”
秦昆看见烟雾散尽,扶余山果然就他和李崇过来了,只能怅然一叹:“说来话长,他跟这帮人比我认识的还早……”
“啊?”
“别啊了,今晚就在这住下了!”
……
糊里糊涂的过来,糊里糊涂地睡了一觉。
如果不是因为太过匪夷所思的话,其实体验还不错,炕暖和,村子安静,李崇难得有这种告别喧嚣城市的机会,这一夜几乎无梦,直到天明。
翌日天蒙蒙亮,韩淼轻车熟路地给羊割草去了。
秦昆也早早起来,院子里,韩有福在挂柿饼,秦昆凑过来,把先前已经挂霜的柿饼摘了一个,往嘴里塞去。
“好吃吧?自家柿子树结的!”
韩有福得意说道。
秦昆点了点头,这东西南方不多,尤其挂霜的,还是北地的气候适合。柿饼有些甜腻,秦昆喝了杯茶水一润,浑身舒服。
韩淼割草回来,看见李崇也起来了,郁闷道:“李哥,你昨晚睡觉对我动手动脚的,以后得注意啊……”
李崇啐了他一口,一早起来,发现韩淼跟院子里的黄狗和羊都熟了,心中还是非常震惊的:“我说水娃,你怎么就这么淡定!”
“我该怎么样?”
“不应该奇怪或者悲苦或者恐慌吗?”
“我来过好几次了……”
“你……”李崇一愣,“难怪秦黑狗说你比他还熟悉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问秦师傅啊!”韩淼摸了摸羊头,然后开始挤奶。
李崇蹲在旁边:“秦昆不给说。”
“我嘴巴笨,也说不清。反正我习惯了!”
羊奶挤好端进厨房,韩有福的媳妇给几个人热了后,几个人开始了早餐。
煎鸡蛋,带葱花的,每人一个!
牛奶,一人半碗!
馒头和一叠醋泡蒜薹,用的柿子醋。
外加半个蒸地瓜。
秦昆吃的狼吞虎咽,杜清寒经常给他做这些,但那是30年后,30年前能拿出这一桌招待客人的,主人家待客之道已经算隆重了。
李崇吃了俩馒头,嘴巴一圈沾着白色的奶渍,大清早这一顿,比昨晚大鱼大肉都要舒服啊!
“有福老叔,昨天没随份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李崇摸出钱包,正要掏钱,被秦昆一眼瞪了过去。
李崇打了个哆嗦……
咋……
吃老乡的饭不能白吃吧?
秦昆似笑非笑:“你那钱,有福老叔能用?”
李崇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随后大方地摸出自己的打火机:“老叔,送你个洋货!”
高档打火机放在韩有福手里,韩有福觉得烫手:“这是弄球嘞?!”
村里人朴实,招待你就是招待你,不图你什么,韩有福看见李崇此举后有些不开心,秦昆一笑:“拿着!我还没给呢,燕子叫我一声秦大哥,李崇又是我兄弟,当哥的,送点东西你不要,看不起我们?”
“小秦!俺不是这意思……”韩有福被将军,有些局促。
“我还没送呢,等着!”
秦昆出了个门,兑换了一串玉石挂饰回来,珠玉不贵,但放在这年头绝非凡品,关键是辟邪。
“小秦!俺生气了!”
“那你打韩淼吧。”
韩有福噗嗤一笑,秦昆一副滚刀肉的架势,果然难缠。
不过,他明白这都是好意!
“行,有心啦。韩淼,你不送点啥?”韩有福装模作样问道。
韩淼挠了挠头:“这两块巧克力有点化了,你们要不吃吃看?很好吃的。”
……
早上吃完饭,秦昆三人起身告辞,韩有福相送到村口,得知消息的韩青燕也跑了出来。
“秦大哥,不多住几天吗?”
大红袄,穿着棉鞋,外面有风,韩青燕包着头巾,秦昆笑道:“还有事。回去吧!”
韩青燕红着眼睛:“我当初是不是晚几天嫁人,你们就能带我离开这了?”
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秦昆皱着眉:“你想去哪?”
“不是说……美国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都行……”
秦昆一笑:“我开玩笑的。”
然后,秦昆从没见过的如此心碎表情,出现在韩青燕脸上。
震惊,自嘲,乃至于希望破灭,哪怕这是一句假话,她似乎都不想听见秦昆承认。
她强忍着巨大的落差,忽然笑容明媚,那一笑,见多识广的李崇心脏都跳快了几分。
不能说是绝对的漂亮,但着实有些我见犹怜。
“噢,原来是这样啊……”豆大的泪珠从韩青燕脸上滚落,她笑容未改,“是我多想了,对不起啊秦大哥……让你为难了。”
韩青燕跑开了。
李崇瞪着秦昆,忽然动手抓住秦昆的衣领:“你说话就不能委婉点?”
韩淼急忙相劝,秦昆二指一弹,李崇手背触电一般,吃痛把手缩回。
秦昆冷漠道:“她18岁,已经嫁人,就别给她织梦了。索性绝了念想,不好吗?”
李崇瞪着秦昆,旁边韩有福沉默半晌,叹了口气:“不是小秦的原因,是我的原因!”
三人看去。
韩有福红着眼睛,看向远处:“燕子她爹几年前去了矿上,很少回家,她娘早就跑了,燕子从小孤单。你们可能不知道,女娃子太漂亮了,是祸,尤其是村子里的女娃。”
三人沉默。
韩有福道:“一个月前,燕子她爹来了消息,矿上说她爹把人打成重伤,已经抓起来了,如果不结医疗费和赔偿,就得枪毙!你们说,我有什么办法?卖田卖宅,都不够救她爹的,我只能卖孙女!”
“你……”李崇红着眼,秦昆摁住他肩膀:“有意见吗?”
李崇头低下。
他一江湖人,能有什么意见啊。
不能济困扶危,只是心里堵得慌。
韩有福拿出李崇的送打火机,从秦昆口袋轻车熟路地摸出烟扎上,点燃。
老头也红着眼瞪向李崇:“我把燕子嫁给了村里的瘸子,瘸子是小时候救他弟舍了腿,他弟现在在县上经营着市场,钱有的是!为了给他哥娶亲,他弟直接把燕子爹那边差的钱给补齐了,燕子爹捡了一条命,你们说,我该不该卖孙女!”
秦昆看得出,老头不是在解释,不是在讲道理,就是想让他们骂他一顿,心里能好受些。
看明白意图了,秦昆就不想开口了。
李崇也听出老头的意思,刚刚的怒火消了些,倒是韩淼火冒三丈。
“你为救儿子卖了孙女?!有你这么当爷的吗?”
韩淼聚了口唾沫,正要唾脸,被李崇捏住下颌,手刀轻轻敲在他喉结上,唾沫瞬间咽了回去。
韩淼大咳。
“你懂个屁。”
李崇骂了一句,拎起韩淼转了个身,朝屁股踹了一脚,韩淼险些扑倒,幸好被秦昆扶住。
韩有福凄苦一笑:“行了,你们走吧,该说的我都说了。”
韩有福回去了。
三人面面相觑。
秦昆当先离开,李崇随后跟上,韩淼愣愣地跟在后面:“不管了?”
“咋管?抢人啊?”
韩淼挠了挠头:“那我们现在干什么去。”
“找回去的方法。”
秦昆开口,韩淼不解:“不能像上次那样回去吗?”
韩淼可是和秦昆一起破过茧的,当初逍遥阵,正是在这里彻底学会的。
秦昆苦笑:“不行,得找别的方法。”
昨晚秦昆就试过,赫然发现,系统出现提醒:禁止使用因果之力。
逍遥阵就是用因果丝的,没法用因果之力,自然没了回去的方法。
这让人有些头疼。
不能用因果之力,系统又没发布其他任务,等于说自己并不是因为系统而被困在这的,而是因为意外?!
如果……找不到其他回去的方法……那自己三人不就凉在这了?
不知道系统为何要禁止这些,秦昆只能先出去走走,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
一辆自行车,秦昆载着韩淼,李崇跑步跟上。
韩淼望着李崇有些佩服:“李哥,厉害啊,这都20里地了!”
这体格,不干农活可惜了。
李崇看到韩淼说风凉话,一把把他扯下,自己坐在自行车后座。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秦昆,我们要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
路不知道对不对,起码方向是对的。
周围没有可参照的建筑,秦昆只能开了天眼,跟着山势走。
如果说这里的东韩村,是另一条因果线,另一个平行空间的话,那么这里唯一能让他安心的地方,就是吕梁杜家寨了。
哪怕回不去,只要杜清寒在,哪里都是家。
秦昆想的热切,自行车又蹬快了几分。
从早上一直骑到下午,秦昆终于见到了熟悉的山口。
“这是哪?”旁边两人问道。
夏日午荷香 喬沫若軒
“我家。”
你家?
两人心中啐了一口,秦昆胡说八道的本事越来越高了。
高山险峻,怪石嶙峋。
大片裸露的石头中,草木稀疏。
山口,秦昆收了自行车,徒步上路,二人跟在后面,没一会发现前面停着一辆卡车,羊群被赶下,占满道路。
“这地方挺富啊!”李崇不禁咂舌。
卡车送羊!还是活羊!这成本绝对不低。
羊群在往山里走,开车的汉子魁梧雄壮,忽然似乎有什么感应一般,回头一瞟,发现了三个人。
一个步履沉稳,好像在哪见过,但是发型奇怪,扎着辫子。
一个油头小胡子,身形矫健,太阳穴鼓起,好像是外家好手。
一个圆脑袋。
汉子忽然朝三人走来,拦在路中间,手中摸出一把割肉刀。
李崇眉头一挑,上前一步:“呦!多新鲜呐,还有人敢劫你李大爷的道!”
秦昆看着汉子一笑,汉子也对着秦昆一笑。
“我记得你,秦昆。能跟古顺子拼力气,很想和你会会!”
“我也记得你,但上次没问名字,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李崇发现两人认识,但似乎不是很熟。
这……
秦昆这年代就有江湖朋友了?开玩笑呢吧?
生死盗 兆君
“我叫阿古拉!”
“你好,如果你实在手痒的话,我朋友李崇可以陪你玩玩。”
汉子看向李崇,忽然行了个礼,李崇懵逼:“你们不是朋友吗?这是要干什么?”
“切磋呗,我在前面等你,快点啊。”
秦昆说着,也没管这里的战斗,径直离开。
秦昆走了,韩淼跟在后面,被阿古拉拽了回来。
“你们两个,我一个!开始吧!”
韩淼哭笑不得:“我不会打架……”
阿古拉才不管那套,直接动手。
这起手式,李崇看的眼睛眯起,蒙古摔跤!这家伙是草原来的!
只见阿古拉抬手抄起韩淼的腿,直接放倒他,韩淼摔在地上,感觉屁股都要裂开了,这都什么事啊!
一回合放倒韩淼,阿古拉迅速朝着李崇攻来,李崇忽然拽住对方的胳膊,一记背摔用出,阿古拉却没被放倒,而是直接后拖,让李崇失去了平衡。
有两下子!
李崇弹腿上踢,阿古拉没想到这小胡子柔韧这么好,被踢到脑门后放开了李崇。李崇把西装甩给旁边的韩淼,解开衬衫袖口道:“大个子,我不客气了!”
阿古拉咧嘴一笑:“客气?毕勒贡的子孙,用不着你们客气。”
毕勒贡!
草原狼王毕勒贡?
华夏生死道里,和杨慎一辈的耆宿,论近战实力,唯一能和葛战媲美的人!
“狼王前辈的孙子?”
阿古拉一愣:“你认识我爷爷?”
李崇忽然热血沸腾:“哈哈哈哈,能和我师公葛战玩几手近战的,也就草原狼王了。斗宗李崇,请赐教!”
“葛前辈的徒孙?”
阿古拉不解:“听闻魁山的虎崽子就两只,还在上小学,你是哪蹦出来的?”
“我……”李崇撇嘴,“别管我哪蹦出来的,看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