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笔趣-第六百九十五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的競爭上崗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群众里面有坏人啊!”
情伐
墨非躺在船上,仰面朝天,抽着烟,不由得感叹道。
东方精灵谷 徐康洛
仙武大帝 爬开
他只不过是刚刚当上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干部,结果就在怜星的引诱下,接连为她们俩姐妹走了后门。
这么下去,墨非感觉自己这个干部,迟早药丸!
这都是怜星的错!
自从当上了小干部以后,战战兢兢……忘记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虽然还是做到了秉公持正,但却没能防住,别有用心的属下对我身体上格外的关心……
宫殿之内,邀月已经昏睡了过去。
可是她满脸的泪痕。
嗯,应该是走了后门,获得了莫大的裨益之后,激动而留下的泪水……
“姐姐这下子可算是被你给打入尘埃了,我看她以后还怎么高傲得起来!”怜星嬉皮笑脸的说道。
她的本性,其实也是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被强势霸道的邀月也压抑了心性。
“只不过就怕她以后要是真的能够再次超越你,怕是要将你给千刀万剐了。”墨非吐出一口烟圈,说道。
怜星这个当妹妹的对邀月作出的事情,即便是他这个当外人的,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更何况邀月这个受辱的本人了。
“这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人家的对吧?”怜星靠近墨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又眨。
她在习武天分上,终究还是稍微差了邀月那么一点。
“那就要看你们姐妹俩,谁能更豁得出去了。”墨非舔了舔嘴角,微笑道。
……
怜星自然早就认了墨非女人的身份,邀月却有些格外倔强,不过在之后被墨非收拾了两顿,也就服帖了。
有句话说得好,毕竟再冷漠的女人,她的……也是温暖的……
二宫主和大宫主,接连沦陷在了墨非的导弹之下,整个移花宫,自然也就变成了墨非的了。
于是他一边勾搭移花宫其他的小妹妹,一边观看移花宫收藏的武功秘籍。
不得不说,移花宫内的女弟子,都是能够被邀月、怜星入眼之人,质量自然不可能差了,个个都是不错的美女。
比较起来,移花宫的质量,比灵鹫宫都要高上许多。
就像花月奴,能够拿下邀月都拿不下的江湖第一美男江枫,实则其在移花宫内的地位也算不了多高,不能说要多少有多少吧,几十个还是有的。
差一点又让移花宫发生了好运连连的惨剧。
好在移花宫有意思的武功也不少,吸引了墨非不少注意力。
除了《明玉功》和《移花接玉》这两种顶级武功之外,作为天天鼎鼎有名的武道霸主,灭门破家也不在少数,方才打出来的移花宫赫赫威名,即便是朝廷都不敢多管移花宫的闲事,所以在这些历程之中,移花宫收集的武学,不必天山灵鹫宫的禁地内的武学差到了那里去!
墨非此时正在移花宫的武库之中看书。
邀月在一边陪同,红袖添香,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那个……我能不能问问,你传给怜星的武功,究竟是什么?”邀月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虽然她在和墨非的双修之中,也获得了莫大的好处,功力提升得飞快。
但是她转化的明玉功真气,和怜星的灭世魔身,有质一般的差距。
所以无论她怎么努力,和怜星之间的差距也是越来越远。
邀月对此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她现在已经不怎么恨墨非了,因为恨也没有用,这个男人简直宛如神魔,根本就不可能战胜,要说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即使在他最脆弱的时候,以自己最强的攻击他,他都能安然无恙……甚至自己有时候打爆了他的要害之处,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然后看见他的伤口就以肉眼不可见的超快速度,重新再长出来,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可是她对怜星就非常痛恨了,非要报复回来不可,并且怜星的武功和她差距并不是很远,她是有希望追上的。
“《灭世魔身》,一个叫做魔主的人创造出来的功法,号称练到高深处,可以做到长生不死,当然,虽然暂时还没有人靠着这套武功做到长生不死,很多修炼者直接半路就给人打死了,但是也不妨碍这门武功绝对是当世最强。”
墨非一边看书,一边说道。
错认爸比:宝贝大战总裁爹 琉璃月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邀月笑得非常僵硬的向墨非说道。
估计她从来都没有学过,怎么讨好一个人,怎么讨好一个男人,所以看着就非常别扭。
墨非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看向邀月,笑了,说道:“怜星可是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方才从我这里换取到了这样一门武功,我凭什么传给你?”
“我现在都是你的女人了,难道你不该传给我吗?”邀月反问道。
“既然你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了,那你不好好的遵守三从四德,好好做一个妻子,脑子里面却还想着,等你有一天武功大成了,来反杀我?”墨非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能够看透我的思维?”邀月蓦然一惊,说道。
“并不是,你想些什么,从你脸上就都能看出来了,恕我直言,你根本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墨非耸了耸肩,说道。
邀月沉默了好一阵子,说道:“怜星付出的代价,我也可以付出。”
“不行!”
“这又是为什么?”邀月不满道:“我和怜星都是你的女人,难道你要厚此薄彼?”
“因为怜星的代价,就已经包含你了,让我感受到了双倍的快乐,所以她给我的筹码,你已经给不起了。”墨非笑道。
邀月咬了咬牙。
这两个狗男女,把事情走得太绝了。
怜星这就是走了我的路,让我无路可走了吗?
邀月一脸的绝望。
“不过嘛……”
听出墨非的话语之中,似乎有转圜的余地,邀月连忙道:“不过什么?只要我能付得起的代价,我都能付,只要你传我你传给怜星的那门武功。”
……半个小时候修改
“群众里面有坏人啊!”
墨非躺在船上,仰面朝天,抽着烟,不由得感叹道。
他只不过是刚刚当上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干部,结果就在怜星的引诱下,接连为她们俩姐妹走了后门。
这么下去,墨非感觉自己这个干部,迟早药丸!
这都是怜星的错!
自从当上了小干部以后,战战兢兢……忘记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虽然还是做到了秉公持正,但却没能防住,别有用心的属下对我身体上格外的关心……
宫殿之内,邀月已经昏睡了过去。
可是她满脸的泪痕。
嗯,应该是走了后门,获得了莫大的裨益之后,激动而留下的泪水……
“姐姐这下子可算是被你给打入尘埃了,我看她以后还怎么高傲得起来!”怜星嬉皮笑脸的说道。
她的本性,其实也是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被强势霸道的邀月也压抑了心性。
“只不过就怕她以后要是真的能够再次超越你,怕是要将你给千刀万剐了。”墨非吐出一口烟圈,说道。
怜星这个当妹妹的对邀月作出的事情,即便是他这个当外人的,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更何况邀月这个受辱的本人了。
“这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人家的对吧?”怜星靠近墨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又眨。
她在习武天分上,终究还是稍微差了邀月那么一点。
“那就要看你们姐妹俩,谁能更豁得出去了。”墨非舔了舔嘴角,微笑道。
……
怜星自然早就认了墨非女人的身份,邀月却有些格外倔强,不过在之后被墨非收拾了两顿,也就服帖了。
有句话说得好,毕竟再冷漠的女人,她的……也是温暖的……
二宫主和大宫主,接连沦陷在了墨非的导弹之下,整个移花宫,自然也就变成了墨非的了。
于是他一边准备勾搭移花宫其他的小妹妹,一边观看移花宫收藏的武功秘籍。
不得不说,移花宫内的女弟子,都是能够被邀月、怜星入眼之人,质量自然不可能差了,个个都是不错的美女。
比较起来,移花宫的质量,比灵鹫宫都要高上许多。
就像花月奴,能够拿下邀月都拿不下的江湖第一美男江枫,实则其在移花宫内的地位也算不了多高,不能说要多少有多少吧,几十个还是有的。
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移花宫接下来说不得就要发生好运连连的惨剧。
好在移花宫有意思的武功也不少,先吸引了墨非不少注意力。
除了《明玉功》和《移花接玉》这两种顶级武功之外,作为天天鼎鼎有名的武道霸主,灭门破家也不在少数,方才打出来的移花宫赫赫威名,即便是朝廷都不敢多管移花宫的闲事,所以在这些历程之中,移花宫收集的武学,不必天山灵鹫宫的禁地内的武学差到了那里去!
墨非此时正在移花宫的武库之中看书。
邀月在一边陪同,红袖添香,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那个……我能不能问问,你传给怜星的武功,究竟是什么?”邀月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虽然她在和墨非的双修之中,也获得了莫大的好处,功力提升得飞快。
但是她转化的明玉功真气,和怜星的灭世魔身,有质一般的差距。
所以无论她怎么努力,和怜星之间的差距也是越来越远。
邀月对此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她现在已经不怎么恨墨非了,因为恨也没有用,这个男人简直宛如神魔,根本就不可能战胜,要说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即使在他最脆弱的时候,以自己最强的攻击他,他都能安然无恙……甚至自己有时候打爆了他的要害之处,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然后看见他的伤口就以肉眼不可见的超快速度,重新再长出来,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可是她对怜星就非常痛恨了,非要报复回来不可,并且怜星的武功和她差距并不是很远,她是有希望追上的。
“《灭世魔身》,一个叫做魔主的人创造出来的功法,号称练到高深处,可以做到长生不死,当然,虽然暂时还没有人靠着这套武功做到长生不死,很多修炼者直接半路就给人打死了,但是也不妨碍这门武功绝对是当世最强。”
墨非一边看书,一边说道。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邀月笑得非常僵硬的向墨非说道。
估计她从来都没有学过,怎么讨好一个人,怎么讨好一个男人,所以看着就非常别扭。
墨非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看向邀月,笑了,说道:“怜星可是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方才从我这里换取到了这样一门武功,我凭什么传给你?”
“我现在都是你的女人了,难道你不该传给我吗?”邀月反问道。
“既然你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了,那你不好好的遵守三从四德,好好做一个妻子,脑子里面却还想着,等你有一天武功大成了,来反杀我?”墨非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能够看透我的思维?”邀月蓦然一惊,说道。
“并不是,你想些什么,从你脸上就都能看出来了,恕我直言,你根本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墨非耸了耸肩,说道。
邀月沉默了好一阵子,说道:“怜星付出的代价,我也可以付出。”
“不行!”
步步成凰,白痴二小姐
“这又是为什么?”邀月不满道:“我和怜星都是你的女人,难道你要厚此薄彼?”
“因为怜星的代价,就已经包含你了,让我感受到了双倍的快乐,所以她给我的筹码,你已经给不起了。”墨非笑道。
邀月咬了咬牙。
这两个狗男女,把事情走得太绝了。
怜星这就是走了我的路,让我无路可走了吗?
邀月一脸的绝望。
“不过嘛……”
听出墨非的话语之中,似乎有转圜的余地,邀月连忙道:“不过什么?只要我能付得起的代价,我都能付,只要你传我你传给怜星的那门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