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的小人國 青衫小白-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 青銅鐘內祕境推薦

我的小人國
小說推薦我的小人國我的小人国
嗡!
青铜钟开始遁走,却是被青玉狮子紧紧追着。
靠着打神鞭,青玉狮子占据着上风,轻而易举的把青铜钟释放出的一层层护盾击碎一次又一次。
这青铜钟不愧是辉月本命奇物,被追着打了许久,都绕着那太阳跑了一圈,还没有出现颓势。
萧羽悬于虚空之中,注视着青玉狮子和青铜钟的追逐大戏。
好一会儿,待到青铜钟又来到了自己面朝方位。
萧羽可不讲什么单挑风范,直接出手了!
一指点出。
灭星一指撞击中了高速移动之中的青铜钟身上。
青铜钟晃出了万千幻影。
一尊百倍其大小的青铜钟虚影浮现了出来。
刚刚显圣,青玉狮子已经追了过来,打神鞭一甩之下。
青铜钟虚影破碎,青铜钟再度远遁。
只是这一次,有了萧羽阻止。
刚刚遁入虚空的青铜钟,立马就在数公里外被拉扯了出来,而后被青玉狮子一下抓在了怀中,又啃又咬,还用尾巴不断鞭打。
像极了玩儿球的小狮子狗。
青铜钟似乎受到了极大侮辱,爆发出的气息充满了恼怒情绪。
可惜青玉狮子却是越发兴奋了起来。
要不是咬不动这青铜钟。
萧羽毫不怀疑,这青玉狮子会把这青铜钟给一口口吃进肚子里。
“行了,困住了,便带回来吧。”
萧羽等了一会,轻轻道了一声。
未来的主上开口。
青玉狮子马上停止了亵渎青铜钟的行为,挥舞尾巴捆住了青铜钟之后。
这头新任瑞兽带着青铜钟,飞入了萧羽打开的秘境之中。
“咦?”
刚刚拉扯青铜钟进入秘境。
萧羽马上心中一动,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他看向青铜钟,露出好奇表情:
“这辉月奇物里,藏着一个秘境世界?”
“不,不仅仅是秘境世界那么简单。”
“这……是世界奇物的感觉。”
“青铜钟的秘境,是一件世界奇物的能力制造出来的?”
“只是,这世界奇物却不在附近,是被那位螺旋之主掌握住了吗?”
萧羽低语一声,找到了关键点的他,很快就从青铜钟的身上,发现了通往内部秘境的大门。
不过这大门紧紧关闭。
并且是世界奇物的力量将之紧闭。
萧羽能感觉得到,现在的自己会的那些辉月术法,是打不开这道特殊的大门的。
不过,辉月的力量不可以,世界奇物却是可以的。
正所谓只有世界奇物才能对抗世界奇物。
而很巧,萧羽这边世界奇物真的不少。
其中不乏极为强力,不巫术的世界奇物!
萧羽安排了一下。
带着青铜钟回去了小人国之后。
便有刑天跟随而来,拿出了世界奇物白银之锤,一锤子轰击了青铜钟的秘境大门。
世界奇物白银之锤无物不毁的能力发动了。
秘境大门应声而破。
至于反噬代价,则是被刑天大神给全力承受。
倒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刑天浑身浴血,身上多出来了三千六百多处缺口。
便是盾牌和斧头两把辉月神兵,也出现了破损。
不过都只是表面看起来惨罢了,休息一个月也就养好了。
比起涉及辉月秘密的秘境。
这点损失简直就是一个小意思。
萧羽寻思着现在是在小人国,就是又遇到诅咒什么的,也会被小人国承受,影响不了现实世界。
于是,他屏退左右,令四大女神看好神迹之城,莫要被诅咒有机可乘。
自己盘膝在了被打神鞭捆住,被天地人三界秘境齐齐镇压住的青铜钟面前,刺入了进去一丝神念。
唰!
这一丝神念进入了青铜钟内的秘境。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恍恍惚惚了一会儿之后,前方豁然开朗。
竟是一片碧蓝色的晴朗天空。
天空之下,是清澈大海和一片看起来好似残月的大陆。
这片大陆在见多了世面的萧羽眼里不算多大。
却也有100多万平方公里。
约莫三个樱花之国总面积之和。
足够一个智慧文明种族在里面休养生息了。
萧羽隐隐感觉到这处秘境似乎是活的。
他隐藏着气息,默默降低了高度,缓缓靠近着大陆。
大陆上的山川河流越发清晰。
渐渐,萧羽能看到里面出现的一座座雄伟壮丽的城市建筑,以及开垦出来几乎改变了地形的万亩良田。
感受着里面洋溢出的亿万计算生命气息。
萧羽有些恍然。
这青铜钟内秘境。
难道是那位螺旋之主留给自己当初族人的方舟?
不过不对啊。
这秘境的灵力浓度匮乏得不比外界多就算了。
可以理解,那么多年了。
这大陆上的智慧生命们,气息怎么会如此杂乱且充斥了颓废绝望等等死气?
并且,城市上空,混乱与污秽的灵魂碎片,甚至都快凝聚为实体了!
这……是怎么了?
萧羽明白,这秘境肯定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他缓缓移动,选中了一处靠近海岸线,有着大型港口的城市。
这城市以石制建筑为主。
看起来,有点小人国里巫师文明的建筑风格。
不过港口以巧妙的人力机器动力为主。
没有蒸汽机,却有着精妙的机关术大型机器辅助做工。
港口人来人往,很是繁华。
就是绝大部分忙碌的人们,都面黄肌瘦,双眼无神,看起来麻木到了极致。
咚咚咚!
一阵鼓声,在港口区的一处库房响起。
不一会儿,装满货物的一头大犀牛模样的灰皮巨兽低吼着站起身,开始缓步拉着货物走出港口大门。
城市建筑群外围,被一栋栋高五六层的黑色巨石屋子包围着。
大犀牛运来的货物,很大一部分就是送到这些黑色屋子里。
由屋子里的工人们,进行再加工。
萧羽依附在大犀牛身上,看到一处黑色屋子开了门,好奇看了过去。
忌惮被发现的萧羽,没敢打开感知。
只能靠着看这一动作,获取里面讯息。
旋即,萧羽看到黑色屋子里其实是手工厂房。
里面排放着一排排长条木桌和许多工具。
很多麻木的男女,在里面哐当哐当的工作着。
萧羽注意到一个异常。
这里面的男女,都年轻得过分了。
不,是从港口到现在,看到的绝大部分男女,都过分得不可思议。
他们,绝大部分人感觉,都没超过十五岁。
那黑色屋子里工作的更是多在十岁上下。
放在现实世界,也就是不列颠的那些绅士们,能在这方面媲美了。
…………
叮铃铃!
一栋还算新的黑色石头厂房里,夜晚来了,铃声也终于响了起来。
工作了一整天的工人们,麻木的眼神也就这时候,能有那么一丝亮光。
又活过了一天。
这些人排好队,从挥舞着皮鞭的管事手里,拿到了当天的报酬。
一根黑面包和一瓶勉强能喝的饮用水。
在这座名为新列的城市里。
哦,不对,是这片大陆绝大部分城市里,空气,水源早就被污染了。
每座城市的水源都由当地最有势力的人把持,并靠着收取水钱赚得盆满钵满。
灰头土脸的格斯,刚满十一岁。
作为一名男性,他还算幸运,四岁的时候没被父母送去挖煤。
据闻挖煤的男童工就没活过一年的。
但是,随着现在竞争越来越大。
格斯还算灵活的脑子敏锐意识到,最近找不到工作的日子正在增多。
最近的那些小个子们,为了能被优先录取,经常主动降低薪酬。
实在是让格斯恼怒又绝望。
站在门口,啃完了黑面包,喝光了水,格斯才出发回家。
已经是孤家寡人的他没胆子把食物和水带回家里。
黑色石头建筑和漂亮的城市建筑群落中间,有着大片的简陋木屋乃至茅草屋。
格斯他们就居住在这里。
不时也会有城里面的拖家带口过来这里找屋子住。
因为这儿的房屋,都是不要租金的。
他们最早的主人早就死光了。
格斯经常听到那些新来的赌咒发誓自己还能回去。
对此格斯也就笑了笑。
他很清楚,沦落到了这里的人,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只是活着,就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格斯回到了木屋。
躺在了盖着茅草的木板上。
格斯露出了一丝笑容。
比起那些睡在绳子上的人,有床的他,还是很幸运的。
黑色厂房里,有一些工厂需要有人二十四小时干活。
想要为他们工作的人,必须签署契约,至少待在那儿一个月甚至半年。
这期间他们提供的住宿,就是挂满了草绳的房间,困了的工人们把自己挂上去睡觉,等到开工了,只要管事一拉绳索机关。
就能保证没一个工人能够偷懒起不来。
这操作一经发明,就得到不少工厂主的响应。
纷纷为自家长工准备了类似的草绳室。
也亏得大不列颠工厂主们不知道,不然非得跑来收这些人专利费不可。
萧羽依附在了格斯的后颈。
随着这小男孩入睡。
萧羽心中一动,梦境世界的力量发动了起来。
刹那间,萧羽进入了小男孩的梦境。
并从中,感知了他的眼里这个世界的模样。
毫无疑问。
小男孩眼里,这个世界是灰色的。
他的出生到长大,似乎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不,也不是完全没有!
至少螺旋教会的神父们,是小男孩心中唯一具备了色彩的人。
教堂,也是唯一具备了色彩的建筑物。
“螺旋教会?”
听到这个名字,萧羽并不意外。
这片秘境就在螺旋之主的青铜钟里。
一切都有其布局。
一开始,萧羽怀疑是时间魔力,导致一切都改变了。
现在看来,螺旋之主的布局,还在发挥着影响力。
那么,这个世界的这种运行规则,是对方有意为之的结果?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萧羽能在梦境世界里感知到,立即意识到了这里面的问题。
他从来不乏以最大的恶意,去怀疑那帮子辉月。
因为他自己就是辉月。
他很清楚,超凡之后,就很容易不把凡人当人看了。
晨星之后,又不怕超凡当人看。
辉月也是同理。
甚至因为辉月一人就能化作一界。
万事万物在其眼里,说是蝼蚁可能都高看了。
更像是普通人看自己玩儿的多人游戏里的游戏数据!
那些晨星强者,不过是数据好看的重要NPC罢了。
萧羽没那么严重的自傲,他看来或许是自己升得太快太快了。
时间还没来得打磨掉自己的亲情,铸造新的三观。
萧羽看到,梦境里,格斯最美好的时光是螺旋教会给他的。
在他四岁那年。
他参加了教会举办的盛会。
教会里慈祥的神父,分给了他们每一个孩子一块圣饼和一瓶干净的饮用水。
在教堂里,他们得以不用工作也能得食,格斯单纯的休息一天,睡了一个美滋滋的好觉。
后来,格斯知道了,每一座的教会,都会一年,或者三年不定的举办这样的盛会,宣言螺旋之主的慈悲。
并告诉大家,痛苦只是一时的,只要遵循教义,不自杀自残。
死亡之后,他们的灵魂可以一直在教堂里享福。
永远不用工作,有喝不完的干净水和吃不完的各种各样的美食。
还能根据活得时间长短来排队在里面和看对眼的完成本能冲动。
嗯……
萧羽发现,这些被压榨到了最低点的家伙们,人生大事还真就是在盛会里举办的。
并且这教堂明显很有问题。
举办的盛会,参与者只要有了那事,怀孕率远超上山求子。
加上这片大陆没有任何避孕手段。
很多女工都是在工作中就分娩了。
绝宠毒妃
分娩之后,会得到教堂的庇护,获得一周的食物和饮用水。
然后……然后就抱着孩子哪里来的哪里去吧。
这些城市底层人口的增加,很大程度上,便来自这里。
倒也让萧羽稍微解惑了不少。
人家大不列颠敢这样干,直接造就出无后之区。
那是靠着羊吃人,不断有人填补。
这片大陆也这样玩儿,看起来还玩儿了很久很久,底层人没有绝后死光,也堪称奇迹了。
不过,这也让螺旋教堂更加可疑了。
这些教堂里的家伙,在不断维持着大部分人的悲惨现状,让混乱与绝望的灵魂充斥天际。
他们……该不会已经被邪神操控了吧?
感受着格斯心中的希望。
回想看到的城市上空的那沉甸甸的占据一切空间的绝望。
萧羽毫不怀疑,格斯的希望会在他死后世界,给击得粉碎。
死后世界的美好许诺,用屁股想都知道,那就是在逗你玩儿。
从而收割希望破灭下深深的绝望。
而这,可不是邪神的手段和爱好吗?
现在,就是有人告诉萧羽,其实螺旋之主是邪神一系出生。
萧羽觉得,自己也不会太怀疑。
他退出了格斯的梦境。
思考了下,遁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