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第四百六十四章 最後交易分享

都市最強狂婿
小說推薦都市最強狂婿都市最强狂婿
韩非宇诧异陈天的回答,尤其是这有头有尾的解释,更让他下意识慌张起来。
虽然直觉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陈天的编造,但不可否认,万一成真,那么他才是最后被蒙在鼓里的那个。
只是这结果让他无法承认,以至于听完之后他就再次激动起来。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她绝对不可能算计得了这一切。”
“是,我承认我的城府不如她,也没有她聪明,但你觉得她能算计得过我背后的人吗?所以这绝对不可能!”
“陈天,我知道你今天找我还是为了拿到这秘密,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你今天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东西在哪,你现在就死了这条心吧!”
韩非宇的反应让陈天失望,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
虽然他刚刚的确找到了新的线索,但他却希望韩非宇能跟着这线索去走。
毕竟他不想把赌注都压在一个人身上,无论是依柔还是韩非宇,这对他都很不利。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他放走了依柔,韩非宇又不肯开口。
原本他以为韩非宇应该是最好突破的地方,可现在他才知道,韩非宇才是最难啃的骨头。
这结果并不是因为韩非宇又多么高的城府,而是韩非宇这一股不怕死的倔强促使了这个结果。
虽然他不知道韩非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他却清楚,在韩非宇背后的那个人才是真的攻心高手,尤其看到此刻韩非宇一副被骗的愤怒样子,他更是无奈的摇摇头。
“看来我们之间的误解很深,以至于我无论怎么说你都不肯开口,甚至不愿意聊下去。”
主宰苍穹 如影随形
“行吧,既然这样,那你就再这继续呆着,直到有人来救你为止。”
说完这话,陈天不顾韩非宇的意外,立刻起身就要离开。
只是走归走,他也没忘记今天到这来的目的,就再次对韩非宇敲打。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了,你之前说如果我不放了你,我身边的人就会出事,很显然被你说中了,叶轻柔出事了,而且差一点就要了命。”
听到这话,韩非宇意外,可跟着他又惊喜起来。
“陈天,你明白我说的不是大话就好,叶轻柔的受伤只是开始,如果你不放了我,接下来你身边的人都会因为你一个个的死去,所以我劝你还是赶快放了我,说不定等我心情一好,会给你一些别的重要消息。”
韩非宇的反转在陈天预料之中,可他却没有放弃,就继续摇头。
“不不,你可能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并不是因为想跟你交易,我是想告诉你,接下来我要利用你引出你背后的那个家伙。”
“虽然这可能不大,但相比我主动寻找,你给我创造的这个机会简直就是白送上门。”
“当然,你认为你背后的人很厉害,一定不会被我抓到,但你也应该清楚,只要他不肯放弃你,就一定会出现,而如果出现,他就有几率被我抓到。”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他被我抓到,跟着依柔又被秦逸明搞定,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你处境还会是怎么样?你现在的嚣张和自信又能剩下多少?”
面对回答和反问,韩非宇不但立刻愣住,眼神里的担心也逐渐加重。
虽然他不想被陈天的话左右,也不想被误导,但他不得不承认,陈天说的话不但可能成真,更可能改变他现在的所有一切。
这担心让他恐惧,更让他坐立不安。
“陈天,你少在这里吓唬我,你真以为我还是从前那个韩非宇吗?如果你真有本事抓到我背后的人,你还在在这里跟我费什么话,你有这时间,你早就把他抓到了,你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你没有这能力!”
韩非宇的否认并没有让陈天意外,可这表现却让他明白火候已经差不多了。
虽然他知道韩非宇可能继续坚持,但想到这坚持的底线无非就是背后的神秘人,他就准备继续加一把火。
“我刚刚跟你说的都只是计划,我现在还没去做,结果自然没有抓到对方,我之所以告诉你,也是为了给你一个最后交易的机会。”
特工 神醫 小 獸 妃
“毕竟你现在被我困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你愿意配合我这样做,哪怕你不说这秘密是什么,我最后也会给你一条生路。”
“相反,如果你继续这么不配合,甚至不为自己退路考虑,那么抱歉,最后面对你的一定是无尽的黑暗。”
“毕竟没人会在意一个棋子的死活,更没人会坚持寻找一个永远都找不到的东西,尤其在这东西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的情况下,你如果死了,那么大家就又再次回到了公平的起点,所以如果你现在拒绝,我倒是不介意让秦逸明整死你。”
听到这话,再看到陈天的认真表情,韩非宇不但真慌了,而且心里也越发的没底。
虽然他一直坚定的认为东西不可能泄密,但也正因为这样,陈天才可以放心的将他放弃。
尤其在外面的人得知他被杀之后,这东西就算不能现世,可也没人再去过问他的死活,尤其想到陈天背后能跟黑影对抗的能力,一旦他背后的神秘人被抓,接下来面对他的可能就真的是无尽黑暗了。
就算那个时候没有秦逸明,就算他没有被用药,可现在只要他想到这结果,他就有种想发疯的冲动。
“不,他绝不会放弃我的,这东西对他很重要,他一定不会放弃我。”
“你不要在这误导我了,我不想跟你说话了,你立刻就走。”
韩非宇开始抗拒沟通,可也正因为如此,陈天的目的才真正达到。
虽然刚刚的攻心手段不算高明,但却也给他带来新的线索和计划,尤其看到韩非宇的担心和抗拒,他更是清楚,接下来就算韩非宇不会立刻交代,后面他也抗不了几天。
“行吧,既然你不想听我说话,那我就从这离开。”
“当然,有一点我也要提醒你,这次走了,我就不会再过问这边的事,就算还会来见你,最快可能也需要半个月以后了,如果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现在就可以开口,否则一旦错过,你可能真就要开始学习适应以后充满无尽黑暗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