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txt-第一百一十章 能力盡失?熱推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第一百一十章   能力尽失?
王之高地 – 王宫中。
和煦的阳光,透过漂浮在高空的稀疏云朵,洒落在王宫的庭院中。
忽而风起,云朵缓缓飘动,将照耀在阳光下的庭院,渐渐拉入阴影中。
一丝清凉的微风吹过,拂起了泳池边的几片落叶。
紧接着,一颗光溜溜的灰色脑袋,慢慢从隆起的地面下‘冒’了出来。

全身灰色的陈穆,渐渐在泳池边的地面下‘挤’了出来。
缓缓‘升起’的陈穆,此刻上半身已是从地面下钻了出来。
而大腿以下,则是以一种十分缓慢的速度,‘艰难’的从地下升起。
唯剑永尊 东方帝暝
陈穆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低头向着脚下看去。
只见他脚下的地面上,似乎正覆盖着一层白色粘液,看上去十分恶心。
“哇,谁这么不文明啊,太恶心人了吧。”陈穆满脸嫌弃的道。
一边说,一边用力提了提自己的腿,想要尽快从地面下拔出来。
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的双腿,依旧是陷在地面和粘液之下,就宛如失足跌入沼泽的落难者一般。
就在陈穆咬牙和这团粘液较劲的时候,静静躺在空间里的镜花水月,缺突然暗淡了下来。
原本散发着淡淡毫光的刀身,此刻正慢慢变得通红。
刀身通体散发着红光,这还不是最为奇怪的,最为异常的,还是要属那近百个细小镜面组成的刀柄。
刀柄的末端,那被封印着多种色彩的细小镜面,此刻正慢慢被一抹红芒占据。
而此刻的陈穆,却没工夫注意镜面长刀的变化。
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使用能力了。

庭院中,陈穆微微愣神,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双手。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陈穆喃喃自语道。
此刻的陈穆,已是顾不上自己双腿上的白色粘液,双手挥动间,正不停的变换着各种手势。
陈穆抬起右手,将食指无名指弯曲,其他三指上翘…透明锋利的线条,没有出现。
「寄生线」使用失败!?
陈穆不信邪,手势一变,四指并拢、拇指上翘,呈握手之姿,然后用力曲掌…依旧毫无变化。
怎么回事,「宠物光环」也无法出现了吗…….陈穆这次真的呆住。
接下来,陈穆左右双手同出,不管是曲掌朝下的「ROOM」还是食指前伸的「放电」,全部失效!
“难道…黏黏果实可以将我体内的能力剔除?”陈穆一脸质疑。
就在这时,多弗朗明哥那独有的沉笑声,在王宫顶上响了起来。
陈穆闻声,迅速抬头看去。
只见明哥脚下踩着一根透明的丝线,悬浮在了朱红色琉璃瓦的王宫房顶上。
其下方,从左至右,分别站着托雷波尔、迪亚曼蒂和紫罗兰。
再往后,便落后于前三人半个身位的砂糖、baby5、拉奥G等人。
除了被陈穆使用穿穿果实困在地底‘黑洞’中的瑟卡,唐吉坷德家族成员,基本全数到齐。
陈穆临危不乱,轻笑道:“呵呵,真是好大的阵仗啊。”
然而,明哥依旧只是低沉的笑着,不予回答。
不过,鼻间悬着白色粘液的托雷波尔,却是满脸雀跃的往前一步。
“呐,呐,多弗,这个家伙,呐,被我抓住了。”托雷波尔展开双臂,一脸兴奋的看向上方的多弗朗明哥。
明哥咧嘴笑了笑,直接挥手,下达了攻击指令。
瞬息间,身穿深蓝色风衣的古拉迪乌斯和女仆baby5率先跃出人群,朝着陈穆发起了攻击。
“投石爆破!!”
“武器变身·手枪脚!!”
从房顶跃向两旁的二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使出了各自的远距离招式。
数颗灰色岩石球和一颗巨大的黑色炮弹,朝着陈穆射去…
轰轰轰!
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狂暴的火焰和猛然扩散的浓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而身处爆炸中心的陈穆,则是被浓烟吞没。

王宫屋顶上。
紫罗兰偏了偏头,撇了眼侧后方的黄色肥胖人影,轻唤道:“巴法罗,交给你了。”
“嘿嘿,交给我吧,大姐头。”巴法罗笑着应了一声。
然后,快步跑到众人身前,对着陈穆的所在的浓烟,嘿嘿一笑。
紧接着,挂在他脖子上的四页螺旋桨,迅速旋转了起来。
「突风」!
呼呼呼呼….剧烈的呼啸声中,一道急速旋转的龙卷,径直撞向了陈穆所在黑色烟团。
将浓烟吹散的同时,也将陈穆身边的池水,吹了干净。
一时间,岩石地面和空旷的泳池中,布满了细密的刀痕。
随着浓烟散去,陈穆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他…怎么会!”紫罗兰微张着小嘴,满脸惊讶的看着陈穆。
除了明哥以外,其他人皆是一脸震惊的模样。
“呸呸呸,搞什么东西啊,熏死我了。”陈穆一边拍着脸上的黑灰,一边不停往旁边吐着口水。
似乎是…被浓烟呛到了?
众人看着焦坑中,仅仅只有脸被熏黑的陈穆,紧紧皱住了眉头。
眼见陈穆在爆炸和风暴中丝毫无损,拉奥G等人,纷纷侧步跨出,就要上前一战。
就在这时,明哥‘嘿’笑一声,挥手阻止道:
“好了,已经足够了。”
众人一愣,急忙抬头看向上方的桀骜人影。
明哥紧盯着陈穆,嘴角咧出一个得意笑容,缓缓开口道:“托雷波尔。”
听到明哥唤自己名字,托雷波尔突然愣了愣。
紧接着,明哥缓缓低头,看向身下的砂糖,道:“保护好砂糖,拿下他。”
托雷波尔瞬间明白了明哥的意思,笑着道:“呐,呐,放心吧,多弗。”
话音一落,托雷波尔迅速转身,对着陈穆射出了大量粘液炮弹。
「黏黏发射炮」!
刹那间,数之不尽的白色液团,疯狂朝着陈穆攒射而去…
伴随着一阵‘突突突’的声音,恶心的白色黏液,将陈穆全身覆盖。
“呐,呐,多弗,被我搞定…”
“你是真恶心。”
陈穆突然开口,打断了正在邀功的托雷波尔。同时,也将屋顶上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陈穆身上的黏液,正缓缓向着下方流去。
看着缓缓从黏液中露出来的陈穆,众人一脸震惊的看向了托雷波尔。
而托雷波尔,也是满脸不相信的看向陈穆,期间,甚至还用力吸了一下鼻涕。
“不可..呐,不可能啊,呐,呐…”
就在这时,明哥突然邪笑一声,道:“哼哼哼哼哼,无形的霸气盔甲吗,有意思…”
众人闻言,瞬间明白了过来。
同时,看向陈穆的眼神中,出现一抹浓浓的忌惮。
不消片刻,白色的湿滑黏液,尽数从陈穆‘身上’滑落,流淌一地。
陈穆,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便是陡然一震,震散了覆盖在体表的透明武装色。
“呼,还好,还好霸气跟着一起突破了…”
紧接着,陈穆右脚从地下猛地抽出,再然后是左脚。
咔..咔..
当陈穆拔出双脚后,原先所站的地方,留下一个长约20cm的坑洞,并且坑洞的周围,出现了道道细密的裂纹。
见陈穆脱困,明哥邪笑一声,陡然将双手交叉在胸前。
“荒-浪-白线!”
刹那间,陈穆身周的地面,迅速化出数万条白色丝线,然后迅速交叉缠绕,朝着中间的陈穆绞杀而去。
陈穆淡淡的撇了眼急速袭来的‘白色长浪’,然后一脸淡然的昂起头,对着明哥道:
“你觉得,这有用吗。”
说完,陈穆体表迅速凝结出一副透明的铠甲,将白色巨浪死死挡在了体表外面,未能伤其分毫。
明哥见状,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我可没有低估你的实力。”
旋即,嘴角一咧,邪笑道:“哼哼哼哼哼…但是,能够困住你,就足够了。”
听到这,陈穆心中顿时生出一丝警兆。
然而,还不待陈穆有所动作,两道白色巨浪迅速交叉缠绕,将陈穆束缚在了其中。
紧接着,明哥轻轻从空中跃下,落在众人身前。
“海原·白波!”
明哥双手拍地,地面迅速化成无数白色的丝线,朝着陈穆狂涌而去。
不过数秒的功夫,陈穆身周的地面尽数变为白色丝线。
看陈穆依然没有脱困而出,明哥邪笑一声,缓缓将双掌抽离地面。
在众人惊悸的目光中,明哥双臂弯曲,慢慢指向了天空。
「千箭穿心·羽击·线」!
明哥双手挥出,身后升腾起的近百根黑尖白线,迅速向着陈穆刺去。
‘嗖、嗖、嗖…’
一阵阵利刃破空的声音,不停的在众人耳旁响起。
而那绞住陈穆的白色巨浪,也是瞬间松开。
当然,明哥可不是打算放走陈穆,而是在解开绞杀的瞬间,直接将数百根宛如长箭般的黑尖白线,由上而下,疯狂的刺向了。
伴随着一阵‘叮叮叮’的声音,明哥的攻击被陈穆悉数挡下。
但是,明哥的攻击,可不仅仅只是锋利而已,同时还伴随巨力。
在白色‘长箭’的疯狂撞击下,陈穆脚下的地面寸寸碎裂。
而陈穆的双脚,也是被再次砸入到了地下,深度直没膝盖。
明哥都出手了,众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身披红色披风,画着土著装扮的迪亚曼蒂,缓步走到明哥身旁,对准陈穆的方向,用力挥出一剑。
刹那间,一道无比凛冽的狂暴剑气,射向正在举臂抵抗的陈穆。
在迪亚曼蒂用出这招「月半送葬」的时候,陈穆的见闻色,就已经提前察觉到了。
但是,他此时正被不停砸落的黑尖长线攻击,根本没办法进行躲避。
在这万般无奈之下,陈穆只好微微侧身,以肘部迎击这凛冽剑气。
‘嘭~!!’一声巨响,陈穆身上的透明盔甲突然轻微震动了下来。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让陈穆心中一跳。
“糟了,多弗朗明哥在消耗我的霸气!”陈穆心中一沉,双眸直接盯向了一脸狞笑的明哥。
陈穆身周突然的震荡,自然是被一直关注他的明哥察觉。
但明哥此时,依旧是有条不紊的控制着「千羽箭」,不停撞击着陈穆身上的霸气铠甲。
见攻击奏效,迪亚曼蒂也是咧嘴一笑,然后疯狂的朝着陈穆挥出道道剑气。
‘唰、唰、唰’…
数之不尽的剑气,不停朝着陈穆狂劈而来,将他身上的无色铠甲,惊起阵阵涟漪。
看着陈穆身上的无色盔甲涟漪不断,并且震动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其他人,也是用出了各自的远程手段。
「爆破发丝」!
「武器变身·手枪女」!
轰轰轰…陈穆再次被火焰和浓烟覆盖。
而那无穷无尽的「黑尖箭羽」和狂暴凛冽的「月半剑气」,也是保持着超高频率的攻击,不停撞向了陈穆身上的透明铠甲。
在这场盛况空前的狂暴攻击中,托雷波尔用力吸了一下鼻涕,对着身后的乔拉和巴法罗道:
“呐呐,去吧,呐,干掉那个家伙。”
“哦哈哈哈,老娘又可以创作艺术了。”乔拉大妈满脸笑意的跨上了巴法罗的身躯。
巴法罗脸色一青,身躯瞬间下沉了近十公分。
在一番努力后,巴法罗紧咬着牙,催动着脖子上的螺旋桨,摇摇晃晃的飞向了陈穆的上空。
当巴法罗飞到陈穆头顶之时,已经是额头布满汗水了。
“交…交给你了,乔..乔拉。”巴法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而他背上的乔拉,看着被狂轰滥炸的那团浓烟,猛然张开双手。
刹那间,大量宛如泡泡云朵般的烟雾,借着螺旋桨的风力,急速的朝着下方覆盖而去。
不消片刻,陈穆身处的那团浓烟,已是尽数被白色烟雾遮盖。
也就在这一刻,明哥等人,同时的收回了攻势。
当白雾散去,半截身子陷入地面的陈穆,已是变成了了一个极其抽象的纸片人。
看着成功搞定敌人,巴法罗迅速载着肥胖的乔拉大妈,飞回了众人所在的屋顶。
看着宛如纸片人一般的陈穆,明哥狞笑道:
“自负的家伙,你成功为自己营造出了一场华丽的葬礼。”
‘纸片’陈穆,轻飘飘的从坑洞中浮起,慢慢落回到地面。
“多弗朗明哥,你们联手消耗我的霸气,就是为了让这个胖大妈把我变成艺术品吗。”陈穆不紧不慢的说道。
看着泰然自若的陈穆,明哥狞笑一声,道:“呵呵呵,怎么样,对现在身体,还满意吗。”
说完,便狂大笑了起来。
看着扬天狂笑的明哥,陈穆却是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道:
“我建议你…看看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