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無人ly-第156章 約曼琳再入南水推薦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出于“礼貌”应付,韩副省长还是安排了经委的同志陪同白铄一行四处考察,但白铄似乎还是对其它的地方都没有兴趣,经信局的同志只好陪同着白铄一行人前往怀安县和南水镇一地。离开邕城,和八桂省领导刚一接触完毕,白铄就安排了注册“蓝海资本”的事情,虽然是随口一说,但想到梁荧回港岛大展拳脚前也是注册了一个睿博投资,拿自己接下来的一番动作何不就以蓝海资本为平台。
在怀安县,在省、市经信局的同志的安排下,一切考察事宜还算比较顺利,不过也不外乎开开会、吃吃饭。因为这个怀安县城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没有支柱产业,没有新兴经济,说是县城比起现在的白家镇都远远不如。等出了县城,条件就更是不如,一路上,经历过车马劳顿,见到了许多荒无人烟地段,曹安才不停抱怨到:“庚哥,这就是你说要投资的地方啊,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真有那么大的魅力?”白铄也懒得跟他解释,只顾闭上眼睛休息,可是道路的确太过颠簸,交通车的车况也十分的差,根本让人无法安静下来。只好继续听着曹安的唠叨。经委的同志也被这一路的颠簸搞得没了脾气,听说白铄他们还真准备到这里投资都觉得不可思议。其中一个姓柳的同志实在没忍住对白铄他们说出了实情:其实这边的资源还算丰富,ZF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要发展,但是曾经由省、市牵线的几个项目,还没有正式落户就被当地的居民给赶走了,各个镇上有些外地来做生意的,不到一两个月就发生被殴打,店铺被砸,东西被抢的事情,仅有很少的人能真正融入到当地人之中。提起这颠簸的路况,这位同志就更来气,曾经ZF也想着把道路给修好,方便大家出入,可是当地人却说修路动静太大,要吵到土地神仙,还说修路破坏了当地的风水,硬是把修路的工人全给打跑了。
曹安叹道:“想不到这里的人这么排外……”
“排外算什么,他们几个村镇之间时常自己人也一言不合就殴斗,上次北村和北水镇的两人因为一件小事发生了矛盾,最后演变成了两地上百人的群殴,ZF整整出动了三百多警力,花了三天时间才勉强把事情按了下来。最后死了七八个,受伤的不计其数。”
曹安听的心惊肉跳:“这里的人可真是凶悍啊,怪不得听说以前八桂有狼兵凶悍异常战无不胜,八年抗战时八桂兵也是打得倭寇屁滚尿流。我想兵员多半就来自这些地方吧。”
白铄笑道:“我觉得也没那么可怕,不管是狼兵还是抗倭,历史上很多时候这些人都还是有着民族大义,有着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的,这样的人虽然骨子里凶悍一些,但坏不到哪里去。我相信大家都还是能有道理可讲的。”
正说话间,突然汽车一阵急刹,把大家簸得七仰八翻。众人下车一看,原来正好有几个当地人拦住了汽车的去向,他们见来的是外地的车辆竟然要收取过路费。柳同志带着两人过去交涉,告诉他们这些是ZF的车辆,是去几个镇考察的,可对方依旧不理,一言不合甚至动手把柳同志三人给打了回来。这时曹安望着白铄问道:“铄哥,你真的不用收回刚才说的话吗?”
白铄不太明白,上次独自来到这里时也没有觉得当地人有多么的凶悍和不讲道理,不明白为什么这次在ZF人员的陪同下反而变得寸步难行了,似乎出了现场四处都是鬼子的感觉。等柳同志灰头土脸的回到车上,和白铄谈了半天,最终白铄才弄明白他的意思:作为ZF工作人员,肯定不会向这些人屈服,这不应该出的费用绝对不能纵容。但是当地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在也没有发生什么过激的事情,也不便通知公安机关或者向上级反映,把事情闹大了也不太好。所以他们的建议是否改道而行换个别的地方考察,甚至最好就是回县城玩两天就这么算了。白铄来这自然不是为了玩的,当即问了一下这里离南水镇还有多远,在得知并不是很远之后,白铄打通了薛曼琳的电话,来这之前白铄便已经和曼琳约好了,现在这样的情况,看来只能靠曼琳想想办法了。
当薛曼琳出现的那一刻,曹安立刻眼前一亮:“铄哥,想不到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正的妞,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发现这颗朴实的珍珠的。”
“我说你脑子里见到漂亮的女人是不是就只有那些龌龊的想法?”白铄没好气的怼了曹安一通,然后却是不自觉的瞟向了安娜一眼。随后白铄告知ZF的同志们,他们可以回去了,接下来的行程就由薛曼琳负责。ZF的工作人员早就想要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在勉强的关心一番后,一溜烟的消失了。
在曼琳的带领下,白铄一行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再步行数里路就能到达南水镇,一路上,曹安有意无意的围绕着曼琳问这问那,时不时的表明自己是白铄最好的兄弟,想要拉进彼此的距离。见到小姑娘可爱,曹安还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和白铄对话,夸奖曼琳这小姑娘如何可爱如何乖巧,当然这种所谓的可爱和乖巧是带着男人对女人的那种不能言语的欣赏。不过说到最后白铄才用英语告诉曹安:“曼琳可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估计你说的她都听得懂。”
曹安一脸惊讶的看着薛曼琳,曼琳这时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瞪着曹安:“哥哥,你还觉得我乖巧吗?”曹安一边在心里骂了白铄一万遍草泥马,一边快速回忆了一遍自己说的话,还好没有太过露骨的,立刻求饶到:“姑奶奶,我可是真心觉得你挺真诚挺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可别被白铄那小子误导……”白铄这时也说道:“曼琳,这胖子一见到漂亮女孩子就嘴欠,但心里其实没什么的,你别和他计较。”
薛曼琳这才回过头笑着说道:“白铄哥哥,我和他闹着玩呢,夸我漂亮可爱,我可从来不生气。”
不一会,前方出现一片建筑,南水镇终于到了,刚一走进镇子曹安等人也立刻被这里的古典景致吸引住了。“铄哥,这里真是原生态的韵味啊,这地要是能搬回蜀都,随便可以秒杀宽窄巷、安仁、平乐那些地方。要是能搞个旅游开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来游玩的。”
在成为朽木白哉的日子里
“要真开发成旅游景点,到时商业气息越来越重,就没有这份祥和了。”白铄回答到。
“外人谁敢来这里,还要把人家的驻地拿来搞旅游,我说你们是不是想多了?”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安娜这时终于忍不住说话。
白铄愣了愣,看向薛曼琳。曼琳在一旁也听到了他们所说的内容,于是说道:“外人想到这里来做生意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被打砸什么的还算轻的,据说10年前有几个仗着上面有些势力,想要过来强行压制那些村民,霸占地盘的。最后为首的两人在一天夜里莫名其妙的掉了脑袋。这事当时闹的很大,据说有上面的领导震怒之下要求深入调查,不过查了一年之后还是不了了之。”
不过在白铄他们都感到十分惊愕之际,曼琳又话锋一转:“不过嘛,你们想要来这里,倒是应该不会出现这些事情。”
白铄一听来劲了,连忙询问其中的缘由。原来薛曼琳的父亲就是这南水镇上的实力派人物,而且在周边的镇子里都颇有威望,只要曼琳说服父亲帮助白铄他们,是肯定能让他们站稳脚跟的。白铄这才感叹,原来自己的这个网友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也难怪上次来这时在曼琳的陪伴下,能够畅通无阻,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人们的热情。正当白铄感到高兴之时,薛曼琳又泼来一盆冷水:“不过嘛,你要到这游玩,甚至是做点小生意什么的,的确没问题。但是我刚才听你们的意思,所要做的事情是很大的,甚至还要影响到各村各镇的居民,那还是有些问题的。”
“有什么问题?”曹安急切的问道。
曼琳这才又说道:“一来影响太大,范围过宽,难免会引起大多数人的抵制,我爸可也不是万能的。还有就是,这些地方各镇各村还是划分有不同的势力,我们南水这一片虽然颇有威望,但并算不上是最强的,就算我能说服我爸支持你们,也不能保证其他更强的势力会不会认同你们。”
这时,白铄才发现这里的形势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再通过了解才知道,在南部这一片区域,总共两县、八镇、十七村、二十九寨,这些村寨和镇子间走的近的,血缘亲的就联合在一起,形成一方势力。大的势力总共有四个,最大的要数腊安镇那边的势力,据说腊安那边虽然地盘不大,人口不多,但更加靠近南越国,和南越那边常年有些走私之类的生意往来,逐渐形成了几只涉黑的队伍,四周的村镇都没几个敢惹的。其次就要南安镇这边,地盘最大,人口最多,既是腊安的人也不敢轻易的和南安镇发生矛盾。排名第三的就要数怀安镇了,这个地区靠近两座县城之间,民村相对要富裕一些,但也更为开化,虽然势力不弱,但也是在众多村寨中最为被看不起的一方势力,因为大家都觉得他们那的人不纯粹。排名第四的是虾塘镇,这是钦州县的势力,由于这里也靠近出海口,居民们大多出海扑鱼卫生,人口聚集较多。然后除了这四大势力外,零零散散的还有一些小势力。不过这些势力在一直对外时都十分的团结,至于内部斗殴什么的,实则是很少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像经委柳同志说的那样,大家平常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居民之间也是相安无事,不分彼此的。
说话间,曼琳已经将白铄四人带到了一间客栈。客栈的条件比较简陋,但还算卫生整洁,由于客栈房间不是很充足,只剩下两间房间,白铄准备让安娜一人住一间,自己则和曹安、赵勇打挤,其中有间稍大一点的,房间里简单的用帘子分成了里外间,各自摆了一张床。曹安立刻叫到:“铄哥,你一人睡一张床,我和赵勇挤一张。”
这时安娜也从另一间屋子走了过来,见状说道:“那间也有两张床,要不曹安和赵勇你们去那边,一人睡一张床,不拥挤。我在这边睡里屋,白铄你睡外面。”
这话一出,众人都沉默了一会,然后曹安突然往外推着赵勇:“嗯,对,这样就不打挤了,走,赵勇,我俩把东西搬那屋去。”赵勇还没反应过来,被曹安推搡着往屋外走去。一边的曼琳用奇异的眼光看了看安娜又看了看白铄:“额,你们都先收拾,我在楼下大堂等你们。”说着也退出了房间。
白铄尴尬的笑着对安娜说道:“呵呵,这些人都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觉得我和你有什么而已。”安娜冷冷的说道。白铄本想缓解一下尴尬,没想到安娜却来得这么直接,把白铄搞得慌得一逼。突然,安娜猛然逼近白铄身前把白铄逼到了墙边,然后以非常接近的距离看着白铄。这时白铄心里一紧,擦,什么情况,自己这是被安娜壁咚了吗?两人离的这么近,白铄完全能闻到安娜身上的体香味,甚至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你对我有没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安娜冷冷的问道。
“嗯,当然……当然没有!”白铄支吾着说道,其实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是:妈的,一个大美女以这么暧昧的距离贴过来,没有想法才不正常。
“那你有什么好怕的,别人怎么想有什么好在意的。”安娜这才和白铄拉开了距离,然后径直去到一帘之隔的里屋收拾起来。
白铄这边加速的心跳还没有缓和下来,身边似乎也还残留着一丝淡淡的香味,过了好一会才说是要去曹安那边看看,狼狈的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