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上南发生的这些事情。
钟天正是不知道的。
就算他知道,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这些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于此同时。
钟天正同样也面临着一个问题,来自闸哥团伙的事情。
这件说起来也是很麻烦。
喝醉酒的中年,知道梅姐以前卖过肉,所以那天喝多了以后线虫上脑,就带着朋友过来想玩一把,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梅姐早就已经不做这种事情了,所以被钟天正给揍了。
中年本来是不是跟闸哥混的,他没什么技能年纪还大了,闸哥这种卖洗衣粉的角色,自然是不收这种小弟的。
但是中年被钟天正打了以后,他心里一口恶气出不下来,所以经过一番折腾以后,就找到了跟闸哥混的人,这伙人专门就做冒充公职人员到处招摇撞骗的,在这种小山村里搞的风生水起。
只是没想到这伙人来到钟天正这里的时候,钟天正表现的比他们还要专业,直接抓了个现行,还直接就报警了,两个人都被抓了进去。
这两个人本身底子就不干净,进去以后在警方的审讯下,很快就没有招架住全都招了,把之前做过的好几次诈骗的事情全部撂了出来,虽然做的不是很严重,但是犯罪事实的存在的。
根据刑法规定,冒充公职人员招摇撞骗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三年到十年,这两个人肯定是短时间内出不来了。
也就是这样。
问题点就出现了。
闸哥在这一片,实力也是可以的,跟李大富都是大拿的存在,但是两伙人不是一个层次上的,由于双方没有利益上的冲突,这些年倒也还能和平相处,但这些都是表面上的。
闸哥这伙人,虽然是卖洗衣粉的,利润高但是风险高而且还违法,可以说是踩在刀尖上挣钱的人,他能做这么久,那肯定是因为利润还可以,但在闸哥心里,你问他想不想做烟草,那他肯定想啊。
烟草是合法的利润也大,闸哥也眼馋很久了,但是他想做却做不了,他没有那个人脉,而且李大富在这一片属于龙头老大的存在,关系网也都是铺的牢牢实实的了,所以他想插手也做不了。
李大富这些年发展的很好,而且已经开始出现打压他的情况了,很多事情李大富已经开始制定了规则来限制他们。
这些规则,对闸哥他们这种人来说基本上是无视的,但是他们却又不能不遵守,烤烟草的气味能帮他们遮挡掉一些做洗衣粉的气味,他们需要这么一个地方,所以双方也一直没有撕破脸皮。
但在闸哥心里,早就很不爽了。
钟天正这个事情,让他看到了打压李大富气势的机会。
一栋民房的堂屋里。
八个穿着简单朴素的男子围坐在圆桌边,桌上摆着好几个烟灰缸,一行人各自吞云吐雾。
“闸哥,这个阿正不是一直都在给李大富做事么,尤其是那天阿正这个瘸子突然站起来以后,李大富好像对他更喜欢了,都快成了大红人了都。”
祥子皱眉裹了口香烟,眯眼看着正中心的闸哥:“咱们的两个兄弟不是被阿正弄进去了么,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咱们可以借助这个事情,杀一杀李大富的锐气。”
“不是钟天正把人给弄进去了么?怎么跟李大富扯上关系了。”闸哥面无表情的抽着香烟:“李大富这个人虽然咱们不喜欢,但是还是不要去主动招惹他,毕竟咱们还需要在这个地方做事。”
每到烟叶收割的季节,整个村子这一片基本上都是烘烤烟草的香味,而且李大富本身跟就拿这边做基地一样,很少有人来查,他们躲在地下做做洗衣粉,也不会引起别人的主意。
“哎,这个没关联的啊。”
祥子在烟灰缸上敲了敲,抖了抖凝聚的烟灰:“李大富现在不是手脚有点大么,阿正的事情正好可以打压打压他的锐气,那个阿正现在不是他眼里的红人么?咱们去找他的事,李大富能袖手旁观?”
“如果他参与进来了那就正好跟他讨教讨教,如果他要是不管呢,那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就会闲言碎语了么?”
“不管是哪种情况,咱们都是有利的,也让李大富知道,没事别招惹咱们。”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哈。”
闸哥皱了皱眉点头应了一句,但是没有立刻就下结论,扫视了一圈众人以后,他还是应允:“你们觉得如何?”
剩下的几人自然也是没有意见,这件事也就这么决定了。
闸哥扭头看着自己身边坐着的背心男子:“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看看情况?你也很久没有出来过了,正好去过接触接触李大富,对他这个人心里有点数,如何?”
“嗯。”
背心男子言简意赅,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祥子即刻起身,招呼着几个两个小弟进来,一行人奔着李大富新建的厂房就过去了。
……
厂房。
李大富坐在宽敞的办公室,安排财务给村民们结工资。
他这人确实有点东西,别人做事那都是工资一个月一付,他是平常一个月一付,但是到了旺季的时候,那就是半个月一付。
从这工资发放的频率无疑也在跟众人透露一个消息:我手里的有足够的钱,根本不用等货款回来就能正常发公司,你们给我干活好好的干就行。
“阿正啊,这次的收入也还行吧?”
李大富挺着个大肚子笑呵呵的看着钟天正,如同一尊弥勒佛,他把玩着手里的大玉扳指看着正在点钱的钟天正:“你的后续人生规划是什么?”
他在说话的时候,李大富的女儿李诗诗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上,身子藏在电脑屏幕后面玩着手机,眼睛却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钟天正。
李诗诗平时都不来的,自从钟天正的腿好了以后,现在过来的频率也多了起来,还特喜欢跟梅姐聊天,说着这个那个的。
“谢谢李总,钱都对。”
钟天正点好手里的钞票,又开始圈点了几张出来:“这是上次诗诗带我去医院的检查费用,现在还给您。”
“这点钱算什么,要给你自己给她,我是不要你的。”
李大富知道自己女儿带钟天正去医院检查过,他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跟着说到:“问你呢,你的人生规划是什么呢?”
“人生规划?这有什么人生规划不规划的,先干着呗。”
钟天正咧嘴笑了笑,随口说到:“李总这突然给我谈起了人生规划来,这是要赶我走了么?”
他目前的规划是先干着吧,梅姐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他怕对方会过来找麻烦,自己不把问题解决了就走,梅姐怕是招架不住。
“啧,你这说的什么话。”
李大富言笑晏晏的看着钟天正,眼神中是藏不住的喜爱:“你这小子干活那是没得说,不关是干活,其他方面也非常的出色,懂得多思路也活跃,都快成为厂房的助理了,赶你走那不是我自己不会用人嘛!”
“哈哈,折煞我了。”
钟天正摸出兜里的玉溪来,给李总递了一根,自己点上:“那李总这是?”办公室离着工作的厂房有好几百米,中间还有条自然河道隔离,抽烟不用担心火患。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在这里给我捆烤烟了,跟着厂房做数据统计也是屈才。”
李大富接过钟天正递来的香烟点上,裹了一口:“我看这样吧,我这烟草的进出账啊之类的事情一直都是我的女儿在负责,一个人也确实挺累的,而你这个人不止这方面表现的能力强,身手也非常不错,不如你给我女儿做个助理吧。”
“平常呢就是给她开车嘛,负责帮她一起把关库房的进出账目数据啊之类的,另外一个就是给她当当保安,负责她的人生安全,你懂我意思吧。”
钟天正那天打架的事情,李大富虽然不在现场,但是对于现场发生了什么那是非常的清楚,这小子一个人干趴了五个人,觉得是有些身手的。
再加上他思维也挺活跃不死板,思想也正派,抛开那张有点帅气的脸蛋,光那份若有若无的气质就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这种人简直就是人才必须好好用起来。
“啊?!”
钟天正愣了一下,没想到李大富竟然是这种安排,他并不想接受,自己留在这里是想着梅姐的事情因为自己而起,等事情解决完就走了,停顿了一下笑道:“我怕我干不好啊,您还是让那些专业的人继续干就好了嘛。”
“哼!”
一直躲在电脑屏幕后面假装玩手机的李诗诗,听到这句话轻哼了一句,气鼓鼓的噘了噘嘴,手指恶狠狠的在手机屏幕上点了起来。
“哈哈,看你说的。”
李大富笑着摇了摇头,弹了弹烟灰:“你先不要拒绝嘛,这份薪水也是相当不错的,先给你一万吧,后续再给你加上来就是了,再说了,梅姐现在这个情况,王园读书也是要钱的,等过一阵子我这烟草收割季节过了,梅姐的工资水平下降那生活压力不就又来了么?还得去县城里打零工,而你工资富裕正好可以接济一下她们嘛。”
他这一手亲情牌打得很好,梅姐对钟天正可是有救命之恩的。
“谢谢李总抬爱。”
钟天正笑着应了一句,这句话表面上是受宠若惊,但实际是个推脱之词,办公室还有其他人看着呢,不用拒绝的太过直接,免得拂了李大富的面子。
“行,那你回去跟梅姐说说。”
李大富适可而止,轻轻地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那你去先去忙。”看着钟天正离开,李大富折身回到里面的小办公室里,李诗诗立刻就起身跟了过来了。
李诗诗一进来,高跟鞋底就狠狠的跺在地板砖上,满脸嫌弃:“爸,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的啦,这么一点小事你都搞不定。”
“哦哟。”
李大富看着气鼓鼓的女儿,笑着摇了摇头:“你也在边上听着的吧?人家小伙子不愿意我没有办法呐,总不能强人所难吧。”
“哼!生气!”
李诗诗气鼓鼓的坐在了沙发上,抱着膀子扭头看向一边,跟李大富生气呢。
“我总感觉哈,阿正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他身上那股子气势就挺强的,他来历不明,以前应该是个大户人家。”
李大富笑呵呵的把玩着手里的玉扳指点评到:“你看他刚才跟我说话,表面上李总李总的叫着,但始终是那种不卑不亢的状态,言语动作都非常得当,处理的很好,普通人是做不到这里滴。”
“哼!”
李诗诗再次轻哼一句,并不去看李大富,以表达自己的不高兴。
李大富起身坐在女儿身边,把她的身子扭转了过来:“跟我说说看,你为什么就想让人家给你当司机?还让人家做你的助理,我记得你们接触的很少吧。”
李诗诗掰着手指开始指点:“他那么能打,而且又那么…反正就是比你给我安排的那些保安强很多,待在我身边我踏实多了。”
“呵呵。”
李大富轻笑一声,直接戳穿:“我看你就是好色,看着人家长得帅就想跟人家多接触接触,一天到晚的没个正经的。”
“唔!”
李诗诗仿佛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瞬间就炸毛了:“爸,你再瞎说什么呢,有你这么说女儿的么?”
“我说的不对么?你就是好色,你馋人家的身子。”
李大富龇牙调侃了一句,一副我还不了解你的表情:“你啊,多少年没谈朋友了,多少长得不错身家也好的男人追你你都没有任何的回应,但是这次却这么主动,就是被他的长相跟内在吸引了所以想跟他多接触的吧?不过还别说,老爸也挺喜欢他的,但是人家不愿意呐。”
李大富这个人也挺开明的,女儿主动跟谁走得近,他稍稍把把关也就不会太过于干涉:“这样吧,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该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人家愿不愿意那就你自己去说吧。”
他摆了摆手,示意女儿可以走了:“但是先说好昂,你不准胡闹,不然我就打人的哈。”
“哼,我才不会。”
李诗诗轻哼一声,迈着步子出去了。
门口。
钟天正刚刚从办公室出来没走几步,迎面而来的人就把自己给堵住了,正是上来找钟天正算账的祥子一行人。
本来他们是四个人一起来的,但是到了这边,背心男子就不愿意下车了,说是让他们去就行了,自己在外面等他们,实在搞不定了自己再出来。
祥子站在钟天正的面前,微微抬着眼皮:“阿正,咱们来算算账吧。”
他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五,跟一米八三的钟天正站在一起,得微微抬起眼皮子才能看清楚他的脸。
“跟我算账?”
钟天正挑了挑眉,咧嘴笑了起来,一口皓白的牙齿非常显眼:“我们之间有什么账好算的?我貌似跟你波子人没什么交集吧。”
“我那两个小兄弟,让你一下干派出所里面去了,你说这是不是得跟你好好的算一算呐?”
祥子冷哼了一声,声音高了几分,视线看向后面的办公室:“我们也是看在梅姐的份上才跟你好好说话的,要是没这层关系,我们就不会在这种场合跟你说话了。”
“哦。”
钟天正应了一声,摸出玉溪来给自己点上:“说说吧,你想怎么跟我算这笔账。”
“我那俩个兄弟进去以后,我们去活动了,但是没用,听说那边说按照程序走下来的话,一个是判四年,一个是判两年,就特么因为你。”
祥子双手抱着膀子,胳膊上的纹身图腾有些显眼:“他们是因为你才坐牢的,你的赔钱。”
“你要多少钱呐?”
“五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