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港片世界
小說推薦生活在港片世界
轰!
气浪炸开,阿*四周尘土飞扬,劲气直冲云霄,隐约间竟能看到金色的佛形虚影。
一点地面,他轻飘飘的跃起,回转身来,看向火云邪神,神色并没有愤恨,只有一片古井无波,安静祥和。
费南注意到了他的情况,面色微喜。
他娘的,这小子终于觉醒了!
火云邪神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面色凝重了几分。
他没想到这突然冒出来的臭小子,居然也是个高手。
阿*缓步走来,看着火云邪神,周身金色气劲涌动。
“佛有慈悲心肠,亦有雷霆手段。”
他来到火云邪神面前,平静的说:“今日,就是你这尊邪魔永坠无间之时。”
“哈哈!学秃驴那一套?”
火云邪神周身火云气劲更盛:“这些年我杀的秃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这毛崽子也敢说送我下地狱?哈哈!你们一起上吧!”
说罢,他便欺身向阿*冲了过去。
阿*不闪不避,只是缓缓抬手,隐约有梵音嗡鸣,随后,他便一掌拍出,一道金色的巨大掌影就迎面拍向了火云邪神。
看着金色掌影,火云邪神的眉眼间有些凝重,这套掌法有着和降龙十八掌近似的刚猛,而且带着些许不容置疑的威严,让人很难生出抵抗的念头来。
在迎战阿*的同时,他也在关注着费南,提防着偷袭。
但费南并没有选择合击,反而快速向岛内深处遁去。
林间有草叶响动,像是有人追着他离开了。
火云邪神来不及过多观察,阿*已经是一式迎佛西天攻将上来,速度极快,出手间恍若有千百条手臂。
无数金色掌影迅速布满了火云邪神周身三百六十度的空间,没有留下任何缝隙。
“好掌法!”
火云邪神忍不住喝了声彩,运起内力,火劲瞬间席卷十方,热流有若惊涛骇浪,瞬间吞噬了四周所有的掌影。
……
费南运起神行百变,在林间穿行。
他要躲开自己。
忽然,前方出现的一道身影让他停下了脚步。
那是风衣男,他站在一颗树下,像是在等着费南。
“你知道你为什么见到自己后这么痛苦吗?”
他回身看着费南,面带微笑。
费南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家伙想说的话,自然会说,如果不想说,费南逼问他也没用。
果然,他开始主动为费南解答:“因为你是子体,他是母体。”
“什么意思?”
“回溯其实是依照当前的时空,再开辟一条时间线,看似相交,实则平行。”
风衣男微笑问:“那么在这两条时间线里,谁才是费南?你,还是他?”
他指向了一个方向,随着他手指抬起,那里唰地闪出了一个身影,赫然正是“费南”。
看着自己,费南那种难受的感觉再次出现,头痛欲裂。
而看到他和风衣男后,“费南”也震惊不已,盯着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
三个一模一样的“费南”呈三角之势,站在空地上,看着彼此,神情心思各异。
“想知道怎么脱离时空旋涡吗?”
风衣男看向费南,似笑非笑的问了句。
“时空旋涡?”
另一边的“费南”意识到了什么,盯着他们皱眉问:“所以,你们是回溯后的我?”
“看看。”
风衣男指着他,笑着冲费南挤了挤眼睛:“这个你还是要比你聪明些。”
费南没有说话,只是攥紧了拳头,抵御着越来越强烈的痛楚。
“你还要继续忍受吗?”
风衣男不无蛊惑之意的说:“之所以会形成时空旋涡,就是因为有两条时间线,形成了两极,所以才会不断的轮回。想要脱离时空旋涡,就要保证这两条时间线汇聚之处只有一个你存在。”
“你的意思是……”
费南抬头看向他,眼中布满血丝。
“没错。”
风衣男打了个响指:“杀了他,或者让他杀了你,打破轮回,让时间之河可以继续流淌。”
“你就是这样做的?”
费南问他。
“没错。”
风衣男笑着说:“这同样也会让你们更强大,如果你们能互相吞噬,那么你们的属性和专长、技能也会互相融合,那种感觉很过瘾,相信我,试过一次,你就会爱上它的。”
唰!
那边的“费南”忽然转身就跑,一头钻进了林中,飞速远离。
他很清楚,来自未来回溯到现在的自己肯定更加强大,谁吞噬谁可就不一定了。
“你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风衣男感慨。
“你懂个球。”
费南的头痛缓解了不少,他皱眉盯着风衣男:“怪不得你一直被困在这里,你已经疯了。”
风衣男看着他,忽然笑容一淡,整个人霎时间来到了费南面前,右手成爪,捏向了他的喉咙。
然而,费南的身影却如同碎裂的镜子般分裂了,迅速消散在了空气中。
眼前光影闪烁,费南再次睁开眼睛,阳光刺眼。
他再次回溯了。
眼前依然是崇明岛,但却是白天。
这一次回溯了多久?
费南调出地图看了眼,欢欢和强子的光标在游乐场,这说明他回溯到了之前回溯的那天。
回忆着风衣男的话,费南只觉头大如斗。
如果每一次回溯都会开辟一条新的时间线,出现一个新的自己,那么当下岂不是有至少四个自己同时处于尚海?
他总算理解了什么叫时空旋涡。
仰头看向天空,他的心却沉了下去。
这个剧情线世界的时间线,恐怕已经变成一团乱麻了吧?
难道他真的会被卷在这个时空旋涡里,永远无法离开,直到变成那个风衣男吗?
如果那个风衣男真的是回溯了无数次后的自己,那么他说的吞噬,会不会真的是脱离时空旋涡的方法呢?
只是思索了片刻,费南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风衣男的吞噬说BUG很大,如果时空旋涡已经生成,那么费南只会在无休止的回溯中不停的打转,永远会有新的费南出现,怎么会每次都遇到同一个他?
而且,如果时空旋涡生成,那么就意味着理论上会出现无数个他,如果要吞噬,什么时候才能吞噬得完?
不过那家伙说的一些话也不无道理,想要逃离时空旋涡,就要重新将时间线理顺。
可这何其困难啊!
费南深呼了几口气,眼神重新变得坚定。
那家伙不行,他未必就不行,只要还有尝试的机会,那他就有成功的可能。
只是,今后真的不能再多用回溯了。
随即,他变换身形样貌,搭船向城区驶去。
微风吹拂,他腰间的回头石随风晃动,闪烁着莹润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