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
刃桦扫视四周,他当然听到人群中有许多修炼者,正在议论关于葛无情的内容。
他不明白,葛无情为何要突然跳出来和自己作对,明明诛魔正气斩杀魔头的事情,与绝情随心庄毫无瓜葛。
布满皱纹的脸颊抽动了一下,刃桦开口道:“当时你既然在无边天河,那再好不过了,相信你也曾看到郑秋谋害各宗各派弟子的过程。
不过我很奇怪,既然你看到郑秋在害人,为何不阻止?
以你神宿境至尊的实力,要拦住魔头应该很容易才对。”
葛无情轻松嬉笑的脸色骤然僵硬,眼睛里随即喷薄出骇人凶光。
但他说话的语调并没有变化,依然显得很平静:“刃桦你老糊涂了吗?
我确实看到了事情的全过程,但与我是否阻止郑秋有什么关系。
况且那些宗派弟子的死,好像和郑秋没什么关系吧,不过是莫君容一面之词而已。”
刃桦与葛无情的对话,把在场围观的修炼者都听糊涂了。
星河倒转之时,无边天河到底发生了什么,按葛庄主的意思,似乎另有隐情。
当着天下修炼者的面,被葛无情称为老糊涂,刃桦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他用近似怒吼的语调再次质问葛无情:“即便是莫君容说的话,那些从无边天河回来大的各宗派弟子,每一个都是证人。
莫非你想说这些人都是瞎子,就你葛无情看得最清楚?”
然而葛无情完全不给刃桦面子,竖起右手大拇指点了点自己。
答道:“没错,那些小屁孩都是瞎子,莫君容说什么他们信什么,只有我葛无情看得最清楚!”
如此回答一下子把刃桦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葛无情简直就像泼皮无赖一样,完全不讲道理。
见刃桦不答话,葛无情趁势赶上,继续道:“那两千五百余名宗派精英,大多死于怪物之手,而那些怪物没有理智可言,绝不可能与人类密谋。
所以说郑秋和怪物勾结,都是无稽之谈,莫君容随口编的谎话而已。”
“胡说八道,莫君容随口编谎话,就有这么多人相信。
那四五百宗派弟子,每一个都是天赋出众之人,就没有一个人能辨别出谎话吗?”
葛无情微微仰起下巴,露出自傲的表情:“废话,那些宗派精英有哪个达到了神宿境?
怪物使用的力量非常特殊,从表面看起来和郑秋所用的有些相像,莫君容就借用这一点,把脏水泼郑秋身上。
这么低级的诬陷手法,我葛无情会看不出来?
哦对了,莫君容泼完脏水还引导别人围攻郑秋。
那帮蠢材打不过,被郑秋反杀了十几人,只能怪他们自己没脑子。”
什么,事实居然是这个样子,刃桦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但说出这些的人是葛无情,葛无情作为十大宗门之一,绝情随心庄的庄主,说出口的话绝对比莫君容更有说服力。
四面八方传来指指点点的话语声,夹杂在雨幕中听不真切。
但刃桦完全可以猜到那些话语的内容,不外乎是指责闻剑宗是非不分,黑白不辩。
他紧紧盯住葛无情的脸,想要从脸部表情上找出异样,哪怕一丝异样也好。
但葛无情的神情动作告诉他,这些内容是真实的,没有编故事。
身旁、身后,落霜阁、广心宗等宗派之主,以及大宗派的长老们,也都开始动摇。
纷纷讨论葛无情说的话有多少真实性,莫君容是否颠倒黑白,用某种方式引导大家走上歧路。
另一边,郑秋刚把缩地成寸的龙语口诀默念完,却碰到了如此诡异的事情。
堂堂神宿境至尊葛庄主,居然会为自己说话,自己好像没和葛庄主打过交道吧,葛庄主也从未欠过自己的人情。
这到底怎么回事?
郑秋的目光随即望向葛无情后方,那里谷雅扶着一位消瘦少女站在飘飞的冰片上,难道葛无情会帮自己,都是谷雅在暗中出力?
没错,肯定是这样!
谷雅曾是前任落霜阁阁主谷萧,同样是神宿境至尊,说不定与葛无情认识。
郑秋心里不禁泛起一阵暖意,为了让葛无情帮自己,谷雅肯定付出了很多,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感谢才行。
这时郑秋才发觉,谷雅身边的消瘦少女非常眼熟,虽然衣服换了,但那面容以及发型还是与印象中相似。
这不是明空梓琳嘛,她居然也来了!
当日通过无边天河的凝水通天阵返回时,传送通道被空间隔断撕碎,自己把梓琳连人带石床推向谷雅。
谷雅不但成功将梓琳带回云袖大陆,还帮她调养了一番,精神状况比之前好多了。
不过现在郑秋还不敢靠过去打招呼,她们两人在那帮宗派之主与长老们附近,万一等自己靠近后刃桦施展杀念剑诀,那再想用缩地成寸就晚了。
此时此刻,刃桦赶感到有无数目光在看着自己,似乎在等待自己做出决断,宣布郑秋等人不是大魔头。
目光的压力犹如实质,好像一块块秤砣不断压上每一寸皮肤,他甚至能感觉到背后,落霜阁主与广心宗的目光最为沉重。
“为什么会这样,诛魔正气运转了半年,一切顺风顺水,怎么会建立在一段不存在的谎言上!”
刃桦在心里询问自己原因,询问自己有何种办法。
“不行,诛魔正气不能倒,绝对不能倒!
闻剑宗是诛魔正气最重要的宗派,不但是诛魔正气的创建者,也是联军的指挥者,拥有的控制权远比落霜阁和广心宗多得多。
而且统领诛魔正气的诛魔殿,就建在闻剑宗内,通过那个地方,闻剑宗可以间接影响所有诛魔正气的下属宗派。
通过这种方式,闻剑宗便能掌控数千宗派,将天下修者中最强大的那部分力量紧紧抓住。
有了诛魔正气,闻剑宗就不仅仅是十大宗门第二,而是会超越排名第一的天命宫,成为正真掌控云袖大陆的最强宗派。
闻剑宗兴衰在此一役,即便知道诛魔正气建立于谎言之上,也必须让谎言成为坚固的基石。”
想到这里,刃桦布满皱纹的阴沉脸庞上,露出一丝略带疯狂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