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二百六十三.同伴埋葬冰與冷寂之中看書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时刻留意陆离的艾敏忽然抓住他的手掌。
“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艾敏抓着陆离的手离开水面,认真地说:“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或者去想:你现在在一条船上,周围有许多会制造幻象的怪物,而你所看到的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陆离保持沉默,重新望向湖面。水下的美丽脸庞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清澈湖水里游荡徘徊的初亡魔群。
平复心中情绪,陆离抓起船桨划动。
“不是我,你的死跟我无关……”
木船上,曾发现湖底一闪而逝的初亡魔的女人不断地惊恐后退,被船舷绊倒,跌入湖水,转眼被初亡魔包裹拖进幽深水下。
除了陆离与艾敏,木船上还剩下三名乘客。
但他们已经被幻象缠绕,混乱尖叫着,随时可能跳入水中。
或袭击其他人。
一名中年男人忽然从包袱里抽出一柄匕首,犹如看见恐怖视物般朝前挥出——他的妻子就坐在那儿。这位穿着补丁碎花长裙的女人被割开喉咙,捂着喷血的喉咙发出咯咯呛水般的声音,痛苦栽入湖水。
“滚开!你们这群怪物,离我的妻子远点!”
中年男人像是将什么人护在身体后,继续挥舞着染血的尖锐匕首,威胁面前不存在的敌人。
“站在那儿别动!求你……别跳……不!!!”
又一道苍老地祈求声响起。另一位老人丢掉拐杖,纵身往船外扑去——
落水声响起,湖面荡开浪花涟漪,下沉的老人面庞忽然释然与放松,仿佛看到了什么,任由初亡魔将他拖入湖底。
现在木船上只剩下杀死妻子,却以为在保护妻子的中年男人。
“不!凯瑟琳!!!”
木船剧烈摇晃,船边荡起一圈圈震颤的涟漪,男人忽然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双眼爬满血丝,怒吼着冲向船头刺出匕首。
噗——
一声微不可查地轻响,然后是短暂地搏斗声,最后是扑通落水声。
東 奔 西 顧 小說
陆离想要转头,被一只染血的柔软手掌阻拦。
“都解决了,船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专心划船,别担心,别瞎想,你的手里抓着船桨,方向也未迷失。”艾敏微微气喘地声音身后响起。
眼前一切可能是假的,耳中一切可能是假的,一切触感可能是假的。
也许陆离在湖面上打转,也许木船上只剩下他自己,也许他已经触碰到湖下“安娜”的手掌正沉沦湖底。
什么都可能发生,所以过度怀疑与谨慎反而可能在这时害死自己。
陆离默默点头,继续向彼岸划去。
“你没被初亡魔影响吗?”他问道。
余光仍能看见船边萦绕的成群轮廓。
“我的家族血脉遗传下的能力,我们是天生的通灵者。”来自主眷大陆驱魔人家族的艾敏平复下呼吸,缓缓说道:“源于祖先的血脉力量让我的感知更敏锐,能分辨幻象与真实。”
混迹在电影世界
“它们会把你心中所想转化成幻象,你越去想它就越真实,就像陷入蛛网的猎物,越挣扎越紧。所以放空思绪,尽量不去想象和思考。”
“我知道了。”
陆离也是这么做的。
也许是高人性带来的益处,侵袭陆离的幻象始终微弱。像之前安娜的清晰脸颊与低语仅此一次,之后缠绕他的只有若隐若现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陆离可以轻易分辨出它们,所以之后没再受初亡魔的影响。
光景湖半空的尖叫声越来越少。
初亡魔们仍未散去,只是其他摆渡船上的乘客船夫已经消失。
远处岸上围聚着惊魂未定的人们,他们的声音飘不到这里。
寂静重新占据这片镜面一样平静的湖泊。除了船桨搅动湖水的声音,木船上只有呼吸声。
陆离自身的呼吸。
没有艾敏的。
陆离划桨的双手微微停顿,再一次划动船桨后,他回头望去。
艾敏坐在身后,偏头眺望远方的世界背脊山脉,似乎带着几分美好。只是她黑色斗篷胸口处插着一柄全部没入的匕首,血液染湿布料,难以分辨颜色。
“艾敏?”
陆离手掌按住枪套。
“怎么了陆离先生。”艾敏收回眺望的目光,带着询问看向陆离。
“你受伤了。”
“你看到什么了吗?”
艾敏顺着陆离的目光低下头,摸了摸胸口,手掌在伤口附近抚过,指尖染上血液。但她
像是看不到伤口,也感觉不到疼痛般抬起头,无奈地说:“我没事。陆离先生,您一定在想我出事了对吗?”
“嗯。”
陆离的确冒出过这种想法:“但我现在意识到这是幻象,可它仍然存在。”
艾敏微怔,再次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伸手摸了摸,呢喃道:“那究竟是我在幻象里,还是你在幻象里……”
陆离无法确定。
就像他无法判断艾敏的伤是幻象还是真实存在一样。
亦或是艾敏本身就是自己的幻象,也许她早在此之前就坠入光镜湖。
真实与虚假因初亡魔而纠缠在一起,无法解开。
陆离挑开枪套,希望通灵枪能帮助解开禅城线团的真实与虚假。
他之前一直在避免使用通灵枪。因为陆离感应到它们的同时,它们也能感应到陆离。
“小心!”
这时,艾敏忽然望向陆离身后,慌乱出声提醒。
身后传来哗啦水花声,但在陆离转身之前,他的后脑就遭到重击,意识摔出身体。
陆离倒在船舱里,脸庞贴着潮湿的船舷。陷入昏迷之前,尚未阖起的双眼让他朦胧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幕。
“不……滚开……你这个怪物……”
艾敏正犹如看见恐怖景象,脸颊露出惊惧地模样向后退却,被船舷绊倒。
坠入湖水的那一刻,她精致面容还残留着惊慌,然后一切泯灭与扑通水声。
陆离的意识也沉入深处。
剧烈摇晃的木船随时间推移,恢复平静。湖面下的轮廓逐渐潜回湖底,清澈的光镜湖上,只剩下几艘空荡荡的木船寂静无声地漂着。
其中一条木船上承载着蜷缩的身影,摇篮般随波逐流飘向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