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陽壽已欠費 ptt-第五百四十二章 又瘋一個讀書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李闻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说道:“怎么我今天不在,就打起来了呢?”
林妩沉默了。
李闻说道:“个别的修行人有野心,你们怎么不制止呢?以你们的实力,要制止他们,应该不难吧?”
李闻想了想,把社会学家的预测拿出来了。
李闻看了一会,呵呵笑了:“挺有意思的。”
雀仙说道:“你也觉得是这样?”
李闻说:“我想起来,有科学家曾经预测说,几千年后,人类会灭绝,而蟑螂这种适应能力强的家伙,会成为地球的主人。”
“我们是不是应该早做准备,把蟑螂都给灭了呢?”
“如果蟑螂被灭掉了,又有人说,蚂蚁会成为主人呢?”
“这样灭来灭去,地球上会不会只剩下我们了?”
林妩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些不能修炼的人,现在已经对我们起了杀心,我们却要默许这种情况吗?”
“我们的寿命,肯定是比那些人要长很多的。我们这些人在有生之年,或许会见到凡人通过科技,拥有和我们一样的力量。”
“到那时候,我们很有可能被一个个抓起来,然后被他们杀了。”
“就像以前用火烧死女巫一样。”
李闻说:“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现在应该合作,对付那片云。”
“修行人的力量太强大了,他们有所顾忌也是应该的。”
林妩叹了口气:“我真担心,将来我们灭掉那片云之后,人间会重新混乱。”
李闻笑了笑,说道:“重新混乱也没什么,那就是你们的事了,那时候我已经功成身退了。”
林妩看了李闻一眼:“我总觉得,你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李闻笑了笑:“怎么奇怪了?”
林妩说:“好像……你不觉得自己是人类了。”
李闻嗯了一声:“经历了这么多事,眼界变得有点高了。”
林妩翻了翻白眼。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之后,林妩才问李闻:“所以……你找到那片云没有?”
李闻缓缓地摇了摇头:“没有。”
林妩说道:“看都没看见?”
李闻嗯了一声:“那片云确实正在靠近,但是我们看不见。我们以前看见的云是假的。你可以理解为狐假虎威,提前收割一部分能量。”
林妩说道:“还有这么厚颜无耻当地人?”
李闻嗯了一声:“是啊。”
林妩指了指李闻身后的超级大能:“是他们吗?”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道:“那倒也不是。这些人都是好人,被人蒙蔽了,我算是把他们救醒了。他们实力很高的。”
林妩上下打量了那些超级大能几眼,然后点了点头,对李闻说道:“又是用怨气控制人家了?”
那些超级大能都愣了一下,不少人都在想:为什么有一个又字?这是什么意思?
李闻连忙咳嗽了一声,对林妩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很喜欢用怨气控制别人似的,我也是受害者好吗?对待真正的朋友,我还是很友善的。”
“行了。这几位超级大能朋友,就交给你了,你安排一下,带他们好好领略一下人间的真善美,让他们早日爱上这里。”
李闻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使劲朝林妩眨了眨眼睛。
林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随后,林妩又指了指李闸,说道:“事情的经过,他最清楚了,你问问他吧。”
林妩看见被五花大绑的李闸,说道:“他是谁?”
李闻说道:“李闸啊。”
林妩说道:“李闸不是被切片丢下来了吗?”
李闻说道:“那是假的,用来混淆视听的。这个是真的,你审问一下就知道了。”
林妩说道:“你这替身真真假假的,我都快被搞疯了,你就不能消停点吗?”
李闻很无语的说道:“这些替身是哪来的?是你制造出来的,你忘了吗?怎么现在甩锅给我了?”
林妩哦了一声:“也对啊。”
李闻:“……”
也对?好像是刚想起来似的。
林妩带着超级大能和李闸走了。
李闻则留在永康精神病院晒太阳。
钱院长说:“人间差点爆发世界大战,你还有心思晒太阳?”
李闻叹了口气,对钱院长说:“晒太阳这种事,是晒一天少一天了。多晒晒吧。至于世界大战,自古以来,不都是这样吗?人类也应该习惯了。”
钱院长说:“可是人类是一种很健忘的动物。”
李闻嗯了一声:“这倒也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总觉得和平是虚假的,过不了多久又会战争。”
“从和平年代走过来的人,又觉得战争是虚假的。和平才是主流,战争贩子不得人心。”
“其实归根结底,是因为人的一生太短暂了。这样不正常。”
钱院长说道:“那也没办法,这就是人类。现在的这些凡人,不能修行,只能这样短暂下去。”
“以前或许还好一些,无论贫穷富贵,在死亡面前总是平等的。现在好了,眼看着那些修行人长命百岁,自己却要早早地死了,他们心里不平衡,也是正常的。”
李闻嗯了一声:“我也替他们不平衡。”
说话间,门口停了一辆车,有个穿长袍的人走下来了。
这是耗子。
这其实是首领的意思。要大家都穿上民族特色的衣服,这样能增强凝聚力,有了凝聚力,那么就能提供强大的念力了。
耗子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钱院长笑了笑,说道:“有人来找你了。”
李闻说道:“找我干什么?你不是这里的医生吗?”
钱院长无奈的说道:“你错了,他不是病人,他不是来看病的。”
李闻说道:“你不是最擅长把正常人治成精神病吗?”
钱院长脸色通红,指着李闻说道:“你……你这是怎么话说的?为何平白无故就诬陷我?”
李闻说道:“敢不敢打个赌?”
钱院长说道:“赌什么?”
李闻说道:“就赌你能不能把这家伙治成精神病。如果你成功了,那我就当众宣布,你是我的人生导师。”
钱院长顿时眼睛一亮。
李闻的人生导师,这个头衔一直是钱院长单方面宣传的,李闻从来不回应。
有时候被问的急了,还要使劲否定。
搞得有一部分人将信将疑的。
如果……如果能让李闻亲口承认,那岂不是很好?
于是,钱院长对李闻说道:“好,那咱们一言为定。”
钱院长对李闻说道:“你就瞧好吧。”
随后,钱院长大踏步的向耗子走过去了。
酒吧歌手 贩卖金小九
耗子看见钱院长之后,十分恭敬的说道:“院长好。”
钱院长点了点头。
钱院长虽然没有修行,但是靠着念力,成为了大能,这算是凡人中的榜样了。
钱院长一直居住在永康精神病院,从来没有表明过立场,是支持修行人,还是支持凡人。
但是无论如何,他对凡人肯定是有感情的。
就算不考虑钱院长的立场,就凭借着他的实力,就值得让耗子这么尊敬。
于是……耗子见到钱院长之后,立刻主动问好。
而钱院长的表现就很奇怪了。
他眉头紧皱,绕着耗子转了一圈,然后连连摇头。
这让耗子一脸紧张。
他小心翼翼的对钱院长说道:“院长,怎么了?是我做的哪里不好了吗?”
钱院长叹了口气,说道:“倒也不是哪里不好怎么说呢?福祸相依,人生无常啊。有的人看起来意气风发,得意洋洋,但是转眼之间,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有的人贫贱交加,十分凄惨,但是转眼之间,忽然一夜暴富,成为人上人。”
“唉,很难说,很难说啊。”
耗子听得直瞪眼,他有点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院长,你的意思是说……我也会这样吗?”
钱院长说道:“你是人吗?”
耗子:“……”
他有点生气,又不敢生气,于是有些害怕的说道:“院长,你怎么骂人呢?”
钱院长淡淡的说道:“我没有骂你,我这是一个普通的疑问句,你是吗?”
耗子被问的自己都有点不确定了:“我……是?”
钱院长说道:“你看,你自己都已经怀疑自己了吧?”
钱院长忽然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字,然后说道:“我能看透你的内心。”
耗子仔细看了看那行字,上面写着:永康精神病院。
耗子的脑子嗡的一声,说道:“院长的意思是说,我的精神有问题吗?”
钱院长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呢?”
耗子快哭了:“我不知道啊。”
钱院长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所以我刚才说,福祸相依。按照你现在的精神状态,你撑不了多久了。然后你会被人抛弃,然后会成为一个在大街上流浪的可怜人。”
耗子紧张的说道:“那怎么办?院长,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啊?”
钱院长说道:“很简单,是压力过大导致的。压力过大,于是大脑发生了病变。量变引起质变,只要一片雪花,就会彻底崩塌。”
“你仔细想想,你最近压力是不是挺大的?”
耗子点了点头:“是啊,我确实压力挺大的。”
钱院长说道:“其实你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耗子说道:“那院长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
钱院长点了点头:“没问题。”
于是,有专门的人走过来,把耗子带到了病房里面,并且安排了两个疗程。
李闻看的目瞪口呆:“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钱院长说道:“这就是个人魅力了。”
李闻说道:“什么个人魅力?你这是靠着我的名气,给自己打出名气来了。现在你说屎是香的都有人信了。”
钱院长根本不回答李闻的问题,直接把手机掏出来,对准了李闻说道:“行了,刚才咱们怎么说的?直接来吧。”
李闻叹了口气,对着镜头说道:“是,钱院长是我的人生导师。”
钱院长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这语气不对啊。听起来像是被绑架了一样。喜气洋洋一点好不好?”
李闻哦了一声,努力挤出来了一丝笑容:“钱院长,真的是一个好人,是我的人生导师,我很……”
钱院长摆了摆手:“停停停,你这是念悼词呢?一脸的强颜欢笑。”
“来来来,我给你做个示范啊,你来学一下。”
钱院长使劲咧了咧嘴,对李闻说道:“来,笑……”
钱院长笑的像是一朵花,一副兴高采烈地样子。
李闻:“……”
钱院长说道:“咱们得说话算话啊。”
李闻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
随后,李闻努力的模仿着钱院长笑了。
钱院长又说道:“接下来,咱们要在笑中带着崇拜,来来来,是崇拜的表情了啊。”
李闻:“……”
这时候,耗子从诊疗室走出来了,对钱院长说道:“院长,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是首领让我来的,首领有事情……”
钱院长说道:“那都是幻觉,你早就被架空了。首领的事情早就不再交给你了。”
我的青春不荒唐
耗子如遭雷击,面色惨白的说道:“是吗?”
钱院长说道:“是啊。”
耗子拿出一份文件来:“可是……这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啊。”
钱院长把文件拿过来,奇怪的说道:“这不是白纸吗?上面哪有字?”
耗子:“……”
钱院长挥了挥手,耗子又被带走了。
李闻很无奈的把文件接了过来,这是首领的一封信,信中写的很客气,不过大部分都是套话。
豪门契约:撒旦的危情新娘
洋洋洒洒几千字,表达了同一个意思,希望见李闻一面。
上校的小夫人 夏沫微然
李闻把信收起来了,对钱院长说道:“你这恐怕会误了首领的大事啊。”
钱院长说道:“别扯淡了,现在人间还能有什么大事?来来来,继续保持崇拜的表情啊。我是让你崇拜,不是让你抛媚眼。严肃点。”
老刘站在不远处,感慨的说道:“钱院长终于疯了。”
王萌说道:“我看李闻也快了。估计他得被院长逼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