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an3精品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176 喬墨兒找到小豆芽推薦-tcyjw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坐在马车上,看见耿逸怀抱回了小豆芽,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豆芽,你跑哪去了,害我找你找了那么久!”
“姑姑,宸儿刚刚是替姑姑收拾坏人去了,他在集市上那般欺负你,我就想着替姑姑报仇,于是跟着他一同来到了太师府,又见他的侍从还把你的腿弄伤了,我就拿着自制的小弹弓,弹了他们几个脑瓜蹦。”
小豆芽比划着自己刚刚怎么英勇的为乔墨儿报仇的,还炫耀了一下他手上的小弹弓,却被耿逸怀敲了一下脑袋,“你这般贪玩,害姑姑还有你母妃那么担心,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阴司鬼差
小豆芽委屈,弹弓也被耿逸怀拿走了,乔墨儿把小豆芽搂入怀中,“那你告诉姑姑,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个地方是太师府?”
“当时我不知道他来的是太师府,要不是刚刚我爹爹抱我出了太师府,我看见那个匾额上的三个大字,我竟然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误闯了这里。”
小豆芽背着耿逸怀,小声的对乔墨儿说。
马车很快到了耿王府,乔墨儿被安置去治脚伤了,三公主也被小厮差遣回来去了耿逸怀的书房。
“小姐,世子在家罚耿王妃。”
绝种
谍梦惊魂
说话的人正是三年前差点被乔涵儿杖毙的小庆,本来已经没有想活下去的希望了,当耿逸怀来找她,让她侍奉新主子的时候她还拒绝了,但耿逸怀提到新主子就是自己的小姐乔墨儿时,她重燃生的希望,决定活下去好好服侍小姐。
只是乔墨儿身体大不如从前,有的时候精明的狠,有的时候又傻乎乎的像个孩子,还好小庆照顾她很细心,也很有耐心。
“世子哥哥又在责罚嫂嫂?他不是答应我不在追究嫂嫂的责任了吗?”
“世子这次不是追究耿王妃放你们出去之事,世子这次追究的是耿王妃没有照顾好小豆芽,而在书房里挨罚。小姐,耿王妃可是皇上的嫡女,金枝玉叶的身子,您快去救救她吧!”
“今儿是谁向耿世子告的密?”
乔墨儿虽然痴笨,但还是知道是有人在算计着三公主。
“小姐,不可能吧,这个耿王府里还有谁敢算计耿王妃,除非是侧妃…”小庆觉得不可能有人算计,但话到嘴边,想到的是耿府的侧妃乔涵儿,她眼睛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她咽了口口水,问。“小姐,该不会真的是侧妃做的吧!”
“耿王府里处处为难嫂嫂和我的只有她,想要看嫂嫂笑话的还是她!”
乔墨儿拖着还没有治好伤的腿,让小庆扶着她去了耿王府的书房;他看见小豆芽站在门外瑟瑟发抖,是在心疼三公主被耿逸怀家法伺候,乔墨儿上前捂住小豆芽的耳朵,不让他听到耿逸怀教训三公主的声音。
其实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蹲在门口捂住的是小豆芽的耳朵,哭的梨花带雨的还是她自己。
“呜……”乔墨儿的哭声越来越大,把耿逸怀吓得连忙跑了出来。
“墨儿,你怎么了?”
“世子哥哥不是说了吗?不会再惩罚嫂嫂的,为何趁着墨儿去休息的时候,还要来家法伺候嫂嫂。”
乔墨儿张大嘴巴在那哭诉,“世子哥哥你骗人!”
耿逸怀蹲下身抱起小豆芽给小庆,“先带小豆芽下去睡觉,这儿我来处理。”
“好的,世子。”
耿逸怀扶起乔墨儿进了书房,带上书房的门,让乔墨儿进来看看,究竟有没有家法伺候三公主!
“嫂嫂,你没事吧!”
三公主从地上站起来,摇摇头说自己并没有受到家罚,只是耿世子要给下人们一个警告,让她陪他在众人面前演一场戏罢了。
演戏?
乔墨儿以为是真的,害自己担心之余,还忍着疼痛走了大半个院子,才绕到耿逸怀的书房里。
“呵呵呵,世子哥哥和嫂子还真是有意思,看来是墨儿我自己自以为是了。”
“傻瓜,你嫂嫂那么照顾你,这些年我也是看在眼里的,就算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你嫂嫂对你那么好,我还不知道什么孰轻孰重吗?”
女相倾国:帝王独宠妃
化学炼药师
耿逸怀敲着乔墨儿的脑袋,“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三公主也附和耿逸怀的话说道,“是啊,墨儿,世子对我很好,你就不用担心我的事情了,你还是安心的先治好腿伤。”
“治好腿伤又如何?世子哥哥不也是不让我出门玩耍吗?我出不出去不重要,小豆芽还那么小,若是不经常出去打照面,下次真的丢失了,都不知道在哪找去了。”
傲嬌鬼夫,我不約 酒小魚
乔墨儿故意说的很惨,想博取耿逸怀的同情。
“好了,世子刚刚也同我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每隔个三五天,他带我们去集市玩上一天,吃喝也都在外面。”
三公主看出了乔墨儿的小心思,“这样满意了吗?”
婚前羅曼史 蒔蒔
“真的吗?”
乔墨儿可怜巴巴的嘟着小嘴看向耿逸怀。
“嗯。”
耿逸怀点头默许了。
“那世子哥哥,我能再加一个条件吗?”
乔墨儿举起她那根肉肉的小食指。
这个乔墨儿,竟然还敢得寸进尺,不过也是仗着耿逸怀喜欢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吧!
耿逸怀皱了皱眉头,寻思着她还想要干嘛。
“可不可以每月再去别的地方,小住些时日啊?”
“不行!”
这回三公主和耿逸怀竟统一战线,不允许乔墨儿再得寸进尺了。
乔墨儿自知这两口子是和好如初了,假装自己很坚强,硬扛着腿伤起身喊道:“小庆啊,我一个人走夜路好怕怕,你赶紧哄完小豆芽,扶我回房间好生休息啊。”
乔墨儿一个人出了书房门,就看见乔涵儿站在门外,似乎在偷听她们刚刚的对话。
“切,这耿王府什么时候出来了个间谍啊,半夜不做人,在这做鬼,吓死墨儿了!”
乔墨儿指桑骂槐的功夫,还是不减当年啊,只不过乔墨儿不知道,眼前的侧妃,竟是她生活多年的假妹妹。
不论是有记忆还是没有记忆,乔墨儿就是不喜欢这个乔涵儿,但是对她又不能过分,只能把耿逸怀吸引出来,让他好生解决自己的后院之事。
“你来这里做甚?”
耿逸怀问道。
“我是看世子回来了,想找世子去我的别院坐一坐,见世子同姐姐在里面聊的甚欢,就在这院子里一直候着了。”
“回去吧,我并没有打算在任何人的院子里过夜!”
“可姐姐不是生了一个小豆芽吗?我在想……”
乔涵儿十分嫉妒三公主有了耿逸怀的孩子,她也希望有一个属于她们的孩子,只可惜耿逸怀不同意!
“你哪来的回哪去吧,我有小豆芽一人足矣。”
“世子,要不我们一同送墨儿回房去吧。”
耿逸怀想着自己也出来了,索性就把乔墨儿一道送回自己的房间,留下乔涵儿一人生气的站在书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