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utq好文筆的小說 我成了龍媽 txt-第1034章 本體降臨的寒神熱推-g6aa1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丹妮觉得自己对淹神已经仁至义尽。
因为害怕刺-激到祂,她放弃立即突入流水宫殿的计划,一直等云中厅堂事变过去一周,才邀请淹神祭司会面,将风暴神的遭遇解释清楚,说明她虽然有杀真神的能力,却并没那么疯狂的想法。
而且,风暴神的确不是她杀的。
她只是将祂打成皮血,然后祂自己的信徒反噬主人,她也无可奈何啊!
权力游戏的第一核心规则,玩家永远要与胜利者站在一起。
丹妮与正义联盟的冲突,也可以算诸神间的权力游戏,一场争夺世界霸权的游戏。
为了让淹神明白选择她这一方的前景多美好,她还邀请阿莎与淹神祭司参观“拼夕夕版”的云中厅堂,也即是梅里巴德等人口中的“丹妮莉丝环带”。
丹妮叫它“恒温碗”。
很显然,只要龙女王狠得下心来,在维斯特洛与奴隶湾各弄一个大型恒温碗,然后关闭大门苦修,那她就赢定了。
敌人来袭,就占据主场优势与之战斗;敌人不来,便对外界不闻不问,任由正义联盟阴谋诡计,随他异鬼横行无忌。
十年、二十年,实在不行就两百年……总有一天,她会吟唱出完整的火之歌、风之歌、光之歌,甚至其它法则之歌。
掌握数条基础元素法则之歌的她,还不能轻易横扫八方?
只要丹妮忍心放弃厄索斯与玉海地区八成幸存人口,然后稳住阵脚,不要浪,她注定要成为最终胜利者。
既然她必然成为诸神之王,淹神早点投效还能混个从龙之功,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若淹神肯当她小弟,祂的作用也绝不止一个从龙之功。得到淹神辅助,人类的口粮可以一朝解决。
接着,今后厄索斯再有尸灾,她能带着淹神一起出征。
作为她的属神,淹神能借用她的初火之力,加上祂本身也吟唱出火之歌的副歌,以祂一人之力,也可以轻易平息尸潮,即便力竭,也有丹妮在一边给祂压阵。
寒神敢来,他们就二打一,加上巨龙与风暴巨人相助,估计能将寒神正面肛翻。
正义联盟敢偷袭,她有空间神术,可以随时支援美人鱼,保证来多少邪神都不够死的。
如此美好的前景,想想都让丹妮激动。
退一万步说,淹神一直躲下去,她也不管祂,可等到登顶神王宝座的那一天,她难道会继续放任祂不管?
那时候,祂能反抗?
她会在意祂的反抗?
所以,按丹妮的想法,她都这样释放善意了,淹神完全没有拒绝她的理由。
偏偏她等的回复一直没有来,她等的人还不明白,风不平浪不静,祂没法安稳。
就在丹妮准备亲自跑一趟铁群岛的时候,金刚那憨货又通过信仰线,向她发出救援请求。
其实自从一个多月前联系过一次之后,金刚隔三差五都会哀嚎求救。
可丹妮不想救它啊!
她需要它以身犯险,去坑寒神一波,金刚却一直硬挺着不肯答应。
“你就从了那些寒冰异神吧!”丹妮有些腻歪,劝说一句,就投影到数万里之外。
大唐之最强帝王
接着,她就愣住了。
长夜冰冷黑暗,热带雨林如秋天烂在地里的水稻茎,歪倒在地,覆盖一层积雪。
失去绿意的灰黑倒伏森林,洁白的积雪,黑色的土地……广袤的大地,一望无尽,浩瀚苍凉。
骷髅似的黑猩猩,四肢着地,奋力奔驰,手掌与脚掌压折朽败的树木,在雪地踩出巴士那么大的脚印,猛地用力,肉掌在冻得坚硬的地面带起一片白的冰晶、灰的腐-败枝叶与黑色的泥巴。
“轰隆隆……”无边无际的灰白雪林,一颗黑色“小泥丸”蹦蹦跳跳,狼狈向前。
在金刚身后,十七八只眼睛放射蓝光的翼龙不近不远地缀着。
翼龙后背,还有寒冰邪神投射一根根四五米长的冰晶长矛。
那些邪神有小半是具有野兽与昆虫特征的类人生物,剩下一大半竟是斑纹皮肤的猪脸人。
那些索斯罗斯土著,与其说是神灵,不如说他们是得到寒神神力赐福的祭司。
丹妮只惊疑片刻,心中就有所明悟。
猪脸人土著弱肉强食,很没节操。
比如,蜘蛛精的大祭司,初见丹妮和大黑,就主动伤残自己与族人的肢体进行血祭,后来更是投靠金刚,成为它的主祭。
如果寒神肯稍微降临意志,部落土著的超凡祭司一定会立即奉上最虔诚的信仰。
“如果索斯罗斯的邪神军团进入厄索斯大陆……”
丹妮面色凝重。
“咻——”划破空气的尖啸声将她惊醒,抬头看去,却是寒冰翼龙渐渐靠近金刚,大猩猩忽然在奔跑途中,一个翻身,顺手从地上捞起一根成人腰肢粗的树干,身子还飘在半空,面朝上空,后背朝下,就猛地将手中“标枪”投射出去。
“轰——哗啦啦!”标枪发出刺耳破空声,金刚的后背也重重压在雪林上,在惯性的作用下,在厚厚积雪上滑行了七八十米。
雪沫纷飞,地面雪层划开,在黑土地上犁出一条浅浅的沟壑。
丹妮看了都觉得牙酸,金刚却没事人一般,一个翻身,继续往前跑。
“嘎——咚!”只到这时,树干长矛击中目标的声音才激烈传来。
都市極品公子
一条20米长的斑纹翼龙被15米长的树干从胸口洞穿,整个贯穿,就像一根高速射出的铅笔,戳穿麻雀的身子。
翼龙后背上的蝉翼邪神来不及逃跑,半个身子都被撕裂,挂在树干上,嘴里嘶嘶嚎叫。
“轰,轰!”翼龙哀嚎落地,在雪地砸出一个大坑,飞上天空两百米高的树干轰然落下,砸出一个深坑,翅膀与身子残破的邪神歪歪斜斜落下,在地上留下一捧冰蓝色血液。
一击之后,剩下的寒冰翼龙都迟疑着降低速度,金刚乘势加速,化为一颗小黑点,蹦蹦跳跳消失在冰雪大地的尽头。
“shit,金刚的力气比两年前增加了十倍都不止!”丹妮大惊。
初相遇时,大猩猩就用树墩子偷袭过大黑,那时候,树干长矛来势汹汹,看着很可怕,其实速度与力度都不够。
就像普通人躲避飞盘一样,大黑轻轻松松避开攻击,展开反杀。
可现在,寒冰翼龙与邪神都看到树干,却来不及完成调整,因为力量太大,速度太快。
大惊之后,丹妮便进入金刚识海仔细查看,不看不知道,看过之后,她才明白寒神为何对这货如此执着。
“你还有点主角命呢!这场逃亡之旅,即是危机,也是磨练。
一个月前,金刚力之歌符文还只是符文,只是更加复杂、更加完整,勉强算个半神。
仅仅一个月后,力之歌符文就有了进化成法则之歌的迹象!”丹妮惊叹道。
“吼吼~~~”金刚委屈吼叫,它不想当主角,只想回家睡大觉。
丹妮开始犹豫。
要不要暂停“肉船借力”的计划,让金刚再当一段时间主角,看看力之歌能否起头?
可紧接着,她又摇了摇头。
精神投影立在金刚后颈脖,被毛绒绒的黑金色毛发遮挡,但她能感受到脚下有些硌。
金刚已经瘦脱了形,全身没多少肉了,只剩骨架子撑着,再让它逃亡下去,主角也会变成炮灰。
她用力捏了小金刚一下(从金刚体内分裂出的灵魂残片)。
“嗷呜——”正快速奔驰的金刚一头栽倒,在地上犁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抱着脑袋,在雪地上哀嚎打滚。
“唉,长痛不如短痛,别担心,马上就会结束。”对上那蓄满泪水的控诉眼神,丹妮别过头,化作一道流光,躲入金刚灵魂核心深处。
“寒冰邪神快来了,别露馅,假装神困体乏,用力过度,腿抽筋。”她提醒道。
都不用伪装,之前给金刚来了下狠的,高速奔驰中无征兆地摔倒,大猩猩已经崴了脚。
“嘎~嘎~~~”片刻之后,十八条寒冰翼龙将金刚包围。
嗯,之前被洞穿身体的翼龙也来了,它就是尸鬼,不怕普通的物理攻击。
倒是那个蝉翼邪神,撕裂的身体被冰封住,气息微弱,状态糟糕。
“吼吼~~”金刚歪倒在地,抱着右腿哀嚎:我投降,我认输。
它传出精神波动,然后双手抱着后脑勺,跪俯在地,老实的就像被白人警察拿枪指着的非裔美国人。
十个猪脸人祭司从天上落下,小心翼翼靠近金刚,见它没有暴起发难,才围成一个圈,用古怪的语调,吟唱一曲荒古的祭祀之歌。
“轰——咔咔咔!”
祭司脚下生出巨大的冰蓝色符文,十名祭司,组成一个巨大的十芒星,而金刚就在中心,一根又一根的冰柱从祭司身前升起,向金刚探触过去。
冰柱手腕粗,冰蓝色,与异鬼冰剑一种材质,却灵活宛若麻绳,十根冰柱将金刚四肢、脖子、腰臀死死缠绕。
異世藥 獨悠
接着,肉眼可见的冰层爬上金刚的体表。
“嗷呜~~~”金刚哀求饶命,但无穷无尽的寒冰之力从天空落下,落在它的毛发上,落在被它挣动的冰柱锁链上。
“咔咔……”挣扎带起的冰屑碰撞声稀疏下来,金刚被整个冰封。
原本金刚所在地,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冰晶坟包。
透过半透明的冰层,可以看到被凝固在冰块中的金刚。
像一枚大琥珀。
“至高我主,降临吧!”十名野猪人祭司扯下兽皮马甲,神情狂热地望向天空,手中蓝光一闪,多了一柄冰匕,猛地下挥,刨开自己胸膛。
“嘭、嘭、嘭……”暗灰色心脏有力跳动,凸起的血管闪烁冰蓝色幽光。
禦鬼錄
“恭迎我主!”野猪人祭司发出最后呐喊,心脏超频跳动,然后“蓬”的一下,化为冰粉。
祭司的神力、灵魂、血脉全部被抽空,庞大的血祭之力涌入坟包上空,一扇参差不齐的空间门缓缓裂开。
“咔咔!”好似白蛇的触须捅破虚空,从空间门垂落,蜿蜒而下,落在坟包,锥子般扎入冰层,扎入金刚七窍与五脏。
午夜尖叫之鬼来了 玲芸
那赫然是鱼梁木根须!
碎叶城 花无暗香
“恭迎我主!”还活着的八名邪神跪地高呼。
寒神的本体,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