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ykv精华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三百二十章 陣前熱推-f7vyc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云中君念头一动,大军当中的气运,便是在军气的笼罩之下沸腾了起来。
大军的头顶上,有劫运笼罩,云中君在时光长河的浪花当中,窥见了那一抹可能会发生的未来之后,这不知什么时候笼罩于大军头顶的劫运才是彻底的显现了出来。
嬌妻如蕓
云中君并没有试图以气运将这些劫运给抵消,而只是单纯的催发着大军军气当中的气运。
大军头顶上,气运的颜色,由赤金转而至金青,再由金青化作纯粹无比的天青之色,最后,那天青色当中,有隐隐的紫意流淌起来。
鼠貓同人錦禦
恍惚之间,天地当中仿佛是有一根无形无相的弦,被龙族大军头顶上聚合为一的气运一冲,便是随之崩断溃灭。
“接下来,就等着大军继续往前,看看那一片海域当中的雷霆,是否会如约而至!”云中君沉默着,任由大军继续朝着蓬莱岛的方向而去,大军的气势,在这行进之间,越发的高涨起来。
……
“云神君,前方有雾气顿生,似有大阵拢于阵前。”当大军行进至云中君在时光长河的浪涛当中所看到的那一片海域之前的时候,阴沉无比的雾气,便是拦在了云中君大军的面前。
妖物謠 江落繁
而后,那雾气当中,有冷笑声响起。
“传闻大军之军气,乃一切术法之克星,军气涌动之下,一应恶法神通,禁制法阵,皆是应声而破。”
“而今我设云阵于大军阵前,龙族大军可有信心破之?”雾气当中的声音当中,充满了嘲讽。
似乎是大军一旦转路而行,便是心生了畏惧之意一般。
“果然如同师道兄所说,东王陛下总是喜欢耍一些无关大局的小手段。”大军的脚步停下,大军当中,云中君的声音随之响起。
他并没有想要令大军换路而行的想法——一来,是他面前的这一片法阵,以及其法阵当中的手段,这些先天神圣们能够用出来一次,便能够用的出来第二次。
这一次云中君率军避开了这些先天神圣们拦路的法阵,那下一次呢?
接连数次之后,他麾下大军的士气,必然会大受影响。
更何况,云中君早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些先天神圣们在此间的布置,而他麾下的大军依旧是一头撞上来,其间的原因,正是因为云中君想要验证一番,气运和命运等等力量的之间的关联。
“大气运者,劫不加身,心想事成。”
狂攬星辰 紅頁綠舟
“如今大军当中气运有紫意弥漫,绝对算得上是大气运!”
书师传说
“我倒要看看,有着这样气运的大军,在无端为人所谋算的时候,那谋算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变故!”
云中君沉下心神。
宝贝,乖乖让我宠
无论是论及力量还是论及气运,他麾下这凝结为一体的大军,绝对是远远地超出了他面前那大阵当中的几位先天神圣。
若是那气运真的能够直接干涉命运之类的力量,使得修行者在遇到劫难的时候,有枝节横生令其逢凶化吉,那么他麾下的大军在直面这些先天神圣布置的时候,这些先天神圣的布置当中,便绝对会出现一些令人意外无比的变故。
反之,若是那变故并未出现,那就说明,对于修行者而言,气运的存在,只是一种表象,就算是大气运之辈,也需要外在力量的干涉才能够引动他身上气运的变化,使得其‘逢凶化吉’。
“我等之行为,不过只气不过你等在邛源海域当中无法无天,悍然斩杀了摩云道友等先天神圣而已。”
“云中君,你等为后天生灵,却肆意冒犯先天神圣,罪莫大焉。”
“如今我等就在你的面前,你是率军入阵,亦或是望风而走?”雾气当中,有沉闷无比的雷霆声滚动了起来。
“果然,你们这些后天生灵不过如此而已,此前以卑劣之手段暗算了摩云道友,如今我等正大光明拦在你们军阵之前,你们便只能是畏缩不动。”
“既然如此的话,云中君,你只需代表你麾下的龙族大军上前,在这法阵面前扣上三个响头,以飨摩云道友等人的真灵,我等便放开这法阵任由你等大军经过,且从此之后,绝不会继续在前路上拦你大军,如何?”见云中君麾下的大军依旧是沉稳不动,云雾当中的声音便又是响了起来,声音当中,充满了嗤笑。
“龙族大军,也不过如此而已。”
“祖龙才一陨落,尔辈享尽祖龙福荫之人,便是匆匆亡命而逃,连去往周山祭典祖龙陛下之英灵都不敢。”
“尔等杀出水眼,我还以为你们心中有多大的气性,如今一看,也不过如此而已。”
“连守土之犬都算不上,徒惹人笑而已。”见云中君依旧是不受他激将,云雾当中的那先天神圣,言语越发的恶毒起来,字字句句皆是如同最为锋锐的神兵一般,在大军当中的龙族们心口,剜了一刀又一刀。
故鄉旅人
这恶毒无比的话音才落,云中君还未曾有所言语,而大军当中的那些将领和士卒们,便已经是愤怒无比的骚动了起来。
每一位士卒的目光,都是朝着云中君所在的方向忘了过来,这些目光当中,清楚无比的展露出这样的一个意思——这些将领士卒们,宁愿是拼着这一次的决战的失败,宁愿是冒着他们集体都陨落于这些先天神圣的大阵当中的风险,也要闯进这些先天神圣的布置当中,将这些先天神圣斩杀于大军当中。
便如同是他们在邛源海域当中斩杀了摩云道人等七位先天神圣一般。
離婚不離家:腹黑老公小萌妻 金銀童
……
“着令,大军散开分三路而行,左右将这法阵合围,中军随我直入阵中。”
鬼吹燈同人之過路陰陽
没有丝毫犹豫的,云中君的调令便是在龙族一众士卒们的耳边传开来。
这调令一动,大军的士气便是再度陡然一增,大军头顶的军气,越发的显得凶狂了起来。
“既然你们想要看看,摩云道人他们是如何陨落的,那我遂了尔等心思又有何妨?”
“尔辈所依仗者,无非便是阵中所藏的布置而已。”
“今日便叫尔等看看,何为天运在我!”大军一分为三如同是一柄三叉戟一般往那云雾所笼罩的法阵当中而去的时候,云中君冰冷无比的言语,也是随之响了起来。
当然了,云中君的态度虽然狷狂,但他心中却并不曾放下谨慎。
他的衣袖当中,逸散出来的气运卷动着,化作凌冽无比的刀光。
若是那些先天神圣们的布置,没有发生任何的变故,那足以是将他连同其麾下的大军都彻底覆灭的雷霆如约而至的话,那云中君就得在那雷霆降落到大军的头顶之前,以这气运之刀将大军头顶的劫运斩落——没有了这劫运为引子,那雷霆的威能再强,也不过只是令云中君麾下的大军稍稍狼狈些许而已。
毕竟,在云中君的掌控驾驭之下,他麾下这一支大军的力量,已经是摸到了太乙道君的门槛——那大军的军气当中,时不时扭动的空间,以及空间当中偶尔会泄露出来的时空长河的河水,便是明证。
我靠充钱当武帝 搬砖
但若是那变故真的是如约而来,使得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布置横生枝节,那云中君衣袖当中的气运之刀也同样会随之斩落,当然了,这个时候他刀光之下的目标,便不是龙族大军头顶的劫运,而是那法阵当中那几位先天神圣的气运了!
云中君很想看看,到时候他这气运之刀斩落下来,横生变故之下,此消彼长,那些先天神圣们的布置,到底是会落到龙族大军的头顶,还是会落到那些先天神圣们自己的头顶。
“尔辈所欲者,无非便是想要借此皆会,落我大军之士气,以助力吕道阳,令其在决战当中多出一分胜机。”
“但你们怕是想不到,你们陨落于此间之后,我大军之士气,会提升到怎样的地步!”大军当中,云中君冷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