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一章她不想醒過來相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她看到那块时间久远的伤口,真的很想彻底的剜掉,永远的从她的生命里祛除。
“棠棠,你醒过来。”秦北穆抓着南意棠的肩膀,可是南意棠却一下子尖叫了起来,用尽全部的力气将秦北穆给推开了。
“啊!”
南意棠失去了理智,眼睛也是猩红的,她的世界里乌云密布,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了,到处都是魔鬼,他们虎视眈眈的,似乎一秒就会冲过来将她撕咬的鲜血淋漓。
“棠棠,你怎么了?”
秦北穆从来没有看到过南意棠的脸上出现过这样的表情,那么陌生的。
“你别碰我。你杀了我的孩子,你们是凶手。这个世界好脏啊。”
南意棠挥舞着双手,秦北穆怕她会伤害到自己,连忙抓住了她的双手。
午夜馒头铺
“棠棠,我是秦北穆,你醒醒啊,我是秦北穆,我不是坏人。棠棠,我是爱你的人啊。”
“放开,放开我。”
南意棠被秦北穆搂在怀里,他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然后吻了上去。
南意棠是震惊的,当时就僵在了原地,但是在秦北穆的气息,他的怀抱,让南意棠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就乖乖的靠在秦北穆的怀里,脸色也好转了一些。
“棠棠,别怕,我在你身边呢。”
“秦,秦北穆。”南意棠看着他,轻声的呢喃了一句,他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起来更像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我在,我在,棠棠。”
秦北穆抱着怀里的南意棠,心情沉重,“棠棠,你累吗?我有点累了,怎么办呢?棠棠,别再这么折磨我了,赶快好起来,好吗?”
秦北穆一直在等她,从来都没想过要放弃,他可以为了南意棠改变自己的方向,让他的生活彻底的变了个样,只是为了和南意棠在一起。
可是,有的时候,看着南意棠一次次的伤害自己,差点要离开他的时候,秦北穆觉得,南意棠用刀片划开的不是她的手,而是他的。
她没自杀一回,都是他死了一回。
秦北穆第一次开始害怕,他的等待会不会到最后没有了结果,会不会有一天,他还是会失去南意棠。
他是真的很想念和南意棠情意相投的那些日子,他们的眼中都是彼此,哪怕外界的风浪再多,但是他们都是彼此的支撑。
秦北穆紧紧的握着南意棠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眼圈红红的。
“对不起,棠棠,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你。你醒过来,好不好?”
秦北穆轻轻的抚摸着南意棠的睡脸,眸子里含着隐忍的泪,“棠棠,你醒过来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不许再离开我。”
南意棠,是他的全世界,秦北穆从来没想过自己未来的世界里会没有沐语兮。
怪当时的他太弱,才会没有保护好南意棠,让她承受了那么多,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秦北穆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凌厉,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些人,南意棠兮曾经遭受的痛苦,他要加倍的还给那些人。
顽劣王爷淡然妃 烟雨阁
騎士 殿
“棠棠,你放心好了,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无论是那个南意扬,还是他背后的人。
忽然间,他察觉到南意棠的睫毛动了一下,顿时把自己要说的话都忘了,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棠棠,要醒了么?你能听到我说话是不是?”
秦北穆激动的握着南意棠的手,“棠棠,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南意棠的手动了一下,随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棠棠,你终于醒了。”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秦北穆的心几乎激动的跳出来,但是那种感觉,瞬间就像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一般。
因为,南意棠很不对劲,她是睁开了眼睛没错,却不能算是真的醒了。
傲 驕
秦北穆叫了她很多声,但是南意棠就像是听不见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动不动的,目光无神,就这样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医生,医生。”秦北穆心里越发的萌生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连忙去叫医生来。
“我们检查过,病人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大脑也并未受到损伤。”
“那她为什么没有反应?我说话她听不到,就连在她的眼前挥手她的眼睛都一眨不眨的。”
“我们怀疑,是因为病人之前受到了太大的精神刺激,这应该是精神方面的疾病。病人之前,是不是有过精神疾病史?”
医生的话,秦北穆不知道怎么回答,南意棠是有过那样的时候的。
“是,她之前因为遭遇了一些变故,得过抑郁症,并且连续一年都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
“这样就说得通了,病人现在的状况,很有可能是因为遭遇了重大的刺激,使得精神疾病复发,我们建议最好把一直在为病人治疗精神疾病的医生找来,继续为她治疗。”
“我知道了。”秦北穆看着神情呆滞,没有一点生气的南意棠,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手。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让他心爱的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坠入那样的深渊?是怎样的痛苦,让她宁愿就这样不死不活,也不愿意再清醒的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
秦北穆抓着自己的头发,用自己的手狠狠的砸着墙,直到他的手鲜血淋漓。
南意棠的精神已经崩溃了,有的时候,躺着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毫无生机的发着呆,有的时候,她害怕任何人的触碰,只要看到有人靠近,她就害怕的缩在墙角,一个人抱着自己。
秦北穆必须要时时刻刻的看着她,因为一不小心,她就会伤害她自己。她用刀片划伤过自己,曾经爬上过高楼,要不是及时发现的话,她恐怕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即便是那样,秦北穆几乎每天都还能够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纵然她活的已经完全不是自己了,却还是不会忘记他的名字,她生活在水深火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