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ptt-第八十三章 巨力(祝大家元宵節快樂)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此时,负责开门的巴兹已是瘫软在地上,抖个不停。
蒋白棉顾不得和商见曜交流,将目光投进了房间内。
里面还算宽敞,有大床、有衣柜、有书桌、有沙发区域,铺着厚厚的深褐地毯,一看就知道居住者很有身份。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房间的背后就是承载执岁“幽姑”圣徽的那堵墙,没法开窗,而靠近走廊这边的窗户垂着颇为沉重的浅色帘幕,将光照完全挡在了外面。
靠着大门处涌入的不多辉芒,蒋白棉才勉强将房内的景色看清楚,觉得无论格局布置,还是器物风格,都更贴近红河区域。
突然,她有所感应地抬起右臂,预备格挡。
几乎是同时,房间内蹿出来一道人影。
这人影套着黑色长袍,身高大概一米七。
他速度极快,凶猛地挥出了拳头。
商见曜抢在蒋白棉之前,主动迎上,架起了双臂。
砰的一声,两人拳脚接触时,空气都仿佛被炸裂。
下一秒,商见曜踉踉跄跄地退后,险些撞到蒋白棉。
以他下盘的稳固,以他超越普通人的力量,竟然都挡不住对方一拳。
蒋白棉对此也很是诧异,在日常训练中,她就算是使用了左手,似乎也达不到这种效果,毕竟商见曜基因优化效果很好,平时又很刻苦地打磨自身。
直到此时,蒋白棉才看清楚袭击者的模样。
他三十来岁的样子,五官轮廓深刻,有一头微卷的黑发和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脸庞因长久晒不到太阳而显得苍白。
走廊阳光映照下,他的眼睛里尽是血丝,一片浑浊,凶狠得仿佛野兽,不再有身而为人的感觉。
“无心病”!
这是一个“无心者”!
蒋白棉闪过后退的商见曜,毫不犹豫欺上前去,弹动左肩,挥出了左拳。
这就像是有一枚小型炮弹轰出,强行打破了空气墙,发出砰的声音。
那名“无心者”有着足够的本能,见来不及闪避,双臂一抬,交叉着架在了身前。
噗!
他身体只是微微一晃,没有后退。
他居然挡下了蒋白棉完全发挥生物义肢怪力的一拳。
进入战斗状态的蒋白棉没时间去惊讶,左右开弓,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这个过程中,她右拳主要是用来调整节奏,通过上钩、侧勾、抽打、直击等方式逼迫那名“无心者”做出闪避,往她的强侧靠,并不实际碰撞。
而她的左拳或如炮,或似锤,一拳重过一拳,一拳凶过一拳,打得空气砰砰作响,打得那名“无心者”退入了房间。
喀嚓的声音不断响起,两人拳打脚踢的格斗弄翻了沙发,踢碎了椅子,让房内一片狼藉。
不知过了多久,蒋白棉把那名“无心者”逼到了角落,再次用左手轰出了一记势大力沉的炮拳。
哐当一声,那名“无心者”虽然挡住了这一拳,但整个人却后飞出去,重重撞在了墙上。
咦……蒋白棉诧异地发现对方的力量比之前弱了不少,甚至达不到龙悦红的程度。
这让她怀疑那名“无心者”刚才的巨力是一种临时的增强。
没时间分析,她准备改用关节方面的格斗技巧,配合高压电流,制住那名“无心者”,确认情况。
就在这时,那名“无心者”嘴角上翘,忽然笑了起来。
那双只剩兽性的琥珀色眼睛内,数不清的血丝仿佛一下活了过来。
蒋白棉不知不觉也跟着微笑起来,心中的敌意骤然消散一空。
这让她觉得对方已放弃抵抗,愿意投降,于是不再警惕,不再蓄势待发。
啪!
那名“无心者”再次挥出了拳头,直奔蒋白棉耳下。
蒋白棉身体本能做出了反应,团身,缩头,就地一滚,脱离了那名“无心者”的攻击范围。
看到这一幕,堵在门口的商见曜跨前两步,拦下了敌人。
那名“无心者”见状,对着他也露出了笑容。
预订限量铂金美男
这笑容就像来自一只食人的猛兽。
商见曜怔了一下,却没有放弃进攻,右拳侧击而出。
那名“无心者”有点愣住,反应因能力未见效果慢了不少,好在他也是蓄势待发,准备偷袭,及时下蹲身体,避开了这一拳。
商见曜笑了,左边大腿一绷,由下往上抽了出去,如同一条撕裂空气的鞭子。
那名“无心者”顾不得保持身形,右脚用力,侧跃而出,滚到了地上,而商见曜紧跟着过去,和他展开了地面缠斗。
这种状态下,有学过相应格斗技巧的商见曜明显胜过只靠本能的“无心者”,三两下间,他就拿住了对方的关节,用身体牢牢锁住了敌人。
又是一个翻滚,商见曜反剪住那名“无心者”,用膝盖抵住了他的背心,将他脸朝下地压在了地上。
“我赢了!”商见曜高兴地宣布道。
他这是当成了游戏,所以没受那个“笑容”的影响?不,应该是看到那个“笑容”,敌意瓦解后,他把这当成了游戏,用胜负心取代了警惕心……精神病还真好用啊……蒋白棉大概能确定对面的“无心者”是“高等无心者”,就是不知道他是“觉醒者”发病而来,还是发病之后才莫名其妙得到了能力。
这时,那名“无心者”用低沉的吼声做出回应,仿佛在威胁商见曜。
商见曜毫不犹豫“嗷呜”了一声。
那名“无心者”顿时安静了,有种搞不清状况的感觉。
蒋白棉嘴角微动,回头对门外的巴兹道:
“你知道他是谁吗?”
虽然她已经有所猜测,但还是需要进一步的证明。
邪物召唤 英雄不杀
巴兹已从之前的惊惧中缓了过来,走进房间,蹲下做起审视。
突然,他猛地软倒,双手撑地,连连后退。
“主教!是主教!”他异常惊恐地喊道。
“雷纳托主教?”蒋白棉刚才已综合各方面特征判断出得了“无心病”的人很可能是雷纳托主教,但听到巴兹这么说,还是有点震惊。
连受到执岁庇佑的主教也会罹患“无心病”?
巴兹重重点头:
“对!
“我认识他的眼睛,那种琥珀色,整个镇子都没有一样的!
“主教,主教得了‘无心病’……”
他惶恐地站了起来,一时不知该做点什么。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你没见过雷纳托主教的脸?”蒋白棉谨慎地问了一句。
巴兹回答道:
“我见他的时候,他都戴着面具。”
蒋白棉略一思索道:
“去把教堂里其他人找来,让他们认一认。”
巴兹正六神无主,得到吩咐后,条件反射就照办起来。
他奔出房间,沿着走廊,边跑边喊:
“来人啊!主教得‘无心病’了!
“来人啊!主教得‘无心病’了!
“……”
蒋白棉收回跟随他身影的目光,对控制着雷纳托主教的商见曜道:
“还好是‘无心病’,要不然我们很可能被冤枉成杀雷纳托主教的凶手。”
得病这种事情没法赖给别人,又不是中毒,或者被传染。
商见曜当即回应道:
“这话不吉利。”
蒋白棉没继续这个话题,边等待警惕教堂内其他人过来,边郑重问道:
“巴兹开门的瞬间,你有感觉被人从很远的地方注视吗?”
“有。”商见曜非常诚实。
蒋白棉追问了一句:
“当时是不是觉得很恐惧,很惊悚,又产生不了反抗的想法,就像,就像在面对一位真正的神灵?”
“差不多。”商见曜坦然回答。
蒋白棉缓慢吐了口气,异常凝重地说道:
“会不会,会不会是因为主教得了‘无心病’,引来了‘幽姑’的注视?”
听到这句话,商见曜霍然侧头,望了过来。
蒋白棉嗓音低沉,自言自语般道:
“我们刚才可能‘遇’上了一位执岁……”
执岁似乎真的存在……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顺便月底了,求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