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匠心-868 日常背後推薦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接下来,两人继续在城里转悠,许问给皇帝介绍西漠的种种风土人情,以及逢春城相应做出的各种改变。
换了衣服之后,皇帝几乎已经融入了街上的行人里面,不久,他的举止神态也有了一些变化,再接下来,许问都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大叔了,相处起来轻松自在,一点负担也没有。
公子 變 敗家子
逢春城跟大周的所有城市都不一样,有无数具有新意值得琢磨的地方。
这样走了一路,皇帝听得津津有味,竟然也没怎么觉得累。
眼看着天色渐渐要黑了,刘总管适时上前,提醒道:“陛下,是不是应该上车前往行宫了?”
妖孽侯爷:爬墙红杏休想逃
“不去了。”皇帝正兴起,摆了摆手道,“今天不去了,就在城里找个地方留宿吧。”
“啊,这……”刘总管犹豫着想要阻止。
“也算是与民同乐嘛。”皇帝笑呵呵地说,兴致极高。
皇帝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只能照办。刘总管立刻转身,找人安排去了。
“陛下龙体贵重,还是前往行宫比较安全吧?”许问劝说,其实他也觉得有点不太妥当。
“没事,总有微服私访的时候。再说了,我这次来西漠是以特使的身份,知道的人并不算多。较之在京城的时候,应该更安全一些。”皇帝不以为意,仍然非常坚持。
许问再没有多劝,索性带着皇帝到了逢春最有名的一家酒楼用了晚餐。老实说,他确实装得非常像,没人介绍,他连特使这个身份都不会被人发现。
不过吃饭的时候,他们也没了下午那样的清净。
认识皇帝的人没几个,但认识许问的可真不少。一顿饭工夫,七八个人过来跟他打招呼。
这些人招呼他的方式也很有趣,没一个是过来闲聊的,个个都是捧着碗过来谈正事,聊技术问题。
前两个来的时候,许问还跟皇帝道歉,然后再回答对方的问题——竟然没有拒绝。后面人接二连三地来,谈的又是许问非常感兴趣的话题,他说着说着,竟然忘记自己身边坐的是谁了,忘我地跟对方聊了起来,唯一的自制力仅限于制止了对方直接在桌上蘸着汤汁写写画画,而是命店家拿来了纸笔。
这样聊了几轮,许问终于回过神来,有点窘迫地道歉“抱歉失礼了……”他想解释,但又发现没什么道理,只能挥挥手,再次道歉,“抱歉,习惯了。”
“时间太紧?”皇帝似乎并不介意,反倒觉得有些有趣,笑吟吟地问道。
“确实。”许问承认,“而且这次工程,参与的人实在太多,寄托的东西也太多。现在面临验收,大家都很谨慎……所以就顾不上太多规矩了。”他抱歉地一笑。
“也没事,我们御前会议的时候,也常常都是一手拿筷,一手翻文书。食不言寝不语,只是未遇到紧急时候。”皇帝微微一笑,反过来劝解。
“说得也是。”许问坦然应答,不过接下来,他匆匆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没再跟人多聊。
晚上,他们住进了县衙。
到达的时候,县衙正房已经全部整理完毕,只等皇帝入住了。
皇帝这才见识到普及到逢春城家家户户的用水和卫生下水系统,非常吃惊。
权力仕
他试用过后,再三询问了许问这套系统的原理,明显动心想在京城皇宫复制。但了解过后,他只能摇摇头,歇了这番心思。
人物召唤系统 寂灭万年
逢春城的下水系统是从建城之前就开始规划的,可以说,整个城市就是建在这套系统之上。皇宫不是不可以这样改建,但工程就太大了。
当然,他是皇帝,拥有的是一国之力,想要改建只需要一声令下。
但他若是这样的人,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入睡之前,皇帝像一个普通的逢春老农一样坐在县衙的院子里,躺椅之上,摇晃着看着星空。
逢春再怎么新潮,也并非现代城市,当然不会有什么光污染。
现在是初一,新月如钩,繁星如钻。星光披在他的身上,清风携着春日的微寒与草木香气,徐徐而来。他满足地长吁一口气,叹道:“舒服。”
“确实。”许问站在他身后,如此应道。
“睡了,明天带我去看看你师父。”过了一会儿,皇帝起身道。
“是。”许问微微躬身,看着刘总管上前,把皇帝迎回了房间。
许问走出县衙,看见了荆南海。
以前工作再忙,他看上去都从容不迫,看上去头发丝都不会乱一根。
佳谋
但今天现在,他的脸上却明显出现了疲态,见到许问,他挑了挑眉,问道:“睡了?”
“嗯。”许问不用问也知道他问的是谁。
“简直给人找事,好好的行宫不住,偏要住城里。”荆南海难得有些抱怨。
“哈哈。”许问笑了起来,突然觉得眼前这人亲近多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想也知道,皇帝出行哪有那么简单,正儿八经是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到。尤其是安全问题,万一出事,牵扯必定广大,随随便便就是十几户几十户家破人亡的事。
日常出行就已经麻烦得要命了,更别提像这样改变行程。
皇帝今天这一天看上去就是在安安稳稳地随意行走,其实背后不知道多少人在暗中使力,拼了老命地进行各种安排。
荆南海是逢春城的大管家,内物阁也是皇家直属的工匠,城内安排的主要担子就压在了荆南海肩上。
这一天,他看上去都没怎么出现过,其实在背后结结实实地忙了一天,劳心劳力,比建城最忙的那段时间还要辛苦。
“不过他……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许问突然有些感慨地说。
“嘿……确实。”荆南海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那是有过许多故事的表情。
不过他没有就此多说什么,直截了当地问道:“他明天打算去哪里?上山吗?”
许问如实以告,荆南海又骂了声娘。
确实有情有义,但又是一项计划外的行程。
听完他就匆匆转身,又要去忙了。
他刚走出几步,许问心中突然一动,扬声道:“荆大人。”
荆南海听见了,疑惑转身。
“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许问走到他跟前,压低声音,悄然跟他说了几句话。
荆南海听完脸色就变了,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许问说:“……你胆子也太大了!”
许问刚想继续解释,荆南海突然又换了个表情,挑唇一笑,“不过,好像挺有意思的。就这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