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6yl都市异能 蓋世討論-第一千一十四章 天黑請閉眼看書-ky0yo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贝宁怔怔出神。
不断撕裂地,愈发粗阔的明耀裂缝,“嗤嗤”作响,渐渐趋于稳固。
身为虚空灵魅族群一员,血脉玄妙的贝宁,从那条裂缝内,隐约瞧见些模糊画面,望着竟觉熟悉……
那条裂缝,难道连接着我所知道的异地?贝宁皱眉不语,暗暗深思。
可一时半会间,她也想不到那些画面的来源出处,只好紧盯着,继续往深处看,希望能回忆起来。
哈特的呼唤,惊喜吆喝,她似乎听不见。
因为她很清楚,她的价值在何处,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能活多久,和眼前的那些空间裂缝有关。
謀愛成婚 小酒輕狂
和哈特的嚷嚷,求救,暂时没关系。
“那是什么?”
此刻,被虞依依激怒的孙竣,因桃花夫人的到来,加上展若楠的提醒,稍稍冷静了一些,不由顺着贝宁的视线,看向绽裂开来的,众多交织的明亮缝隙。
也因此看到了斩龙台。
轰!
孙竣猛然一震,那只珍稀的紫色眼珠子,突然爆开。
他的灵魂识海内,陡然掀起恐怖风暴,如有一头头绵长如山脉的雄健巨龙,在他的灵魂深处游荡。
巨龙所过之处,他识海魂魄如镜面碎裂,龙息狂潮淹没了他的心灵。
孙竣知道是邪能侵入,知道来源那块斩龙台,有心不看,却发现意识不再受控。
“孙竣!”
展若楠失声轻呼。
她发现孙竣紧盯着,一块落于交织空间裂缝的灰白石头,一瞬不移,然后手中的眼球炸开,自己眼角淌血而浑然不觉。
又观察了几秒,她当机立断地,一点她自己的眉心。
一道极其纤细的火芒,骤然从她的眉心飞出,刺向了孙竣的识海小天地,将她的精炼魂念送达。
旋即,她就通过那纤细火芒,看到孙竣渐渐支离破碎的识海,看到一头头摇头摆尾的巍峨巨龙。
“龙神的气息!可浩漭世界,早就没了十级的龙神啊!”
孙竣识海的画面,让展若楠震的心惊肉跳,大概弄清楚状况的她,阳神之身轻轻一撞孙竣,条条赤红炎能流向孙竣,帮助孙竣梳理体内的暴乱异能,渐渐失控的灵智和意识,并大喝道:“别再看!”
别再看!别再看!别再看!
孙竣脑海深处,如响起了阵阵的雷鸣,他的自我意识被唤醒,终于再次拥有了对自身的掌控力。
他慢吞吞地闭上眼。
花季,雨季
同居蜜語 半世荒唐
眼帘合上时,识海小天地的绵延巨龙,神奇地消失。
他喘息着,调整着心境,强行不去深想。
蓬!喀嚓!
硕大圆球般绯红剑芒团,伴随着瓷器破碎声,一同炸开来。
浑身浴血的虞渊,站在碎裂的白玉骨瓷瓶中,身上密集的伤口,流溢着鲜艳污浊的液体。
华娱小生日常
一并再次露面的苟云贵,身形愈发佝偻。
他那鼓胀着的驼背处,流淌着和虞渊体内色泽一致的液体,恶臭味扑鼻。
一缕缕的绯红剑意,千万条食人鱼一般,犹在撕咬切割他的阳神之躯,令那具衣裳褪尽之后,显得如琉璃般的阳神体魄,裂痕遍布。
苟云贵忌恨的眼瞳深处,有绯红色剑芒,慢慢闪耀。
待到其眼中绯红剑芒,明耀的有些刺目时,他整个阳神之躯,就和那白玉骨瓷般,化为了一地碎块。
虞渊则是运转“生命祭坛”,动用穴窍潜藏的气血异能,洗涤体魄污垢。
“如果在浩漭天地,你阳神和本体真身融为一炉,手持众多的异宝,我兴许还要头疼一点。”
婚婚欲寵
笑看着地上的灿然碎块,虞渊想起当年的谢斌,阳神碎片被冰雷印收拢,残念被慢慢重新汇聚的事。
“只是一具不太出众的阳神之躯,经不住我几番捶打,也就这样了。”
他转而看向不远处。
鬼符宗的杨屹,在寒妃的极寒侵蚀下,已成冰雕。
被扯入煞魔阵列的黄振龙,正遭受着炼魂,要不了太久,这位巫毒教的阳神邪修,也将魂飞魄散。
大局已定。
“你先前说什么?你想试试?”他转而看向赤魔宗的孙竣。
他在轰杀苟云贵时,因为和虞依依心魂互通,也见证了孙竣的跃跃欲试,还有桃花夫人的悄然抵达,“怎么,不想作壁上观,想参与进来?”
已重新睁开眼,刻意不瞧斩龙台的孙竣,意识还有些迷糊。
倒是赤魔宗的展若楠,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惧意,道:“虞渊,那块,那块灰白色的石头,可是传说中的斩龙台?!”
她想明白了。
现今的浩漭世界,既然没有十级的龙神,那孙竣灵魂识海出现的虚幻龙神,便是由那块奇异石头而来。
滋生出空间裂缝,内藏十级龙神的龙息,还是石头状。
岂不是传说中的,镇压整个龙族血统,令龙族永不能翻身的斩龙台?
“不错。”虞渊点了点头。
“斩,斩龙台!”
漂浮在彩色云海的桃花夫人,曾经有一位元神伴侣,她也知晓内幕,惊闻那块不起眼的灰白石头,竟然是传说中的斩龙台,当即尖叫。
孙竣也因这一声尖叫,终于完全清醒。
清醒后的他,身形猛地一震,然后一言不发地,默默地站到展若楠背后。
“这一块斩龙台,怎么在你手中?虞渊,你能不能告诉我,近期的浩漭天地,发生了何等大事?”
展若楠感觉到不对劲了,联想起虞渊说的他们消息滞后,虞渊透出的种种怪异,她认为有必要先弄清楚,如今家乡的局面再说。
知道那是斩龙台,她连苟云贵的阳神碎裂,杨屹和黄振龙两位战友的死活,都暂且放下了。
比起斩龙台,三位阳神的死,确实不算什么。
“不是一块,而是两块斩龙台。”虞渊轻笑一声时,就见煞魔排布的阵列,已朝着大鼎回归。
这说明黄振龙已然被炼化而亡。
“两块?”展若楠又是一呆。
没再去解释什么,虞渊微微眯眼,道:“我说了,看在周苍旻和方耀的面子上,我不会对你们如何。你们俩,还是趁早离开此涅灵界,然后回归天外人族的聚涌之地,先弄清楚状况再说。”
桃花夫人缓缓点头。
她都觉得,浩漭天地必然有惊天动荡大事发生,她也打算离开以后,找熟悉的外域邪修,问问故土的情况。
走的时候,也没什么迹象,也没多少年头,怎么就冒出虞渊这样的怪物?
滅世孤天
仅仅是因为他,两世为人,曾是药神洪奇吗?
桃花夫人心情沉重。
“你告诉我不行吗?”展若楠道。
攜子追妻王妃請回家 葉染衣
阴阳使者之命由天定
虞渊摇了摇头。
“你,如果想离开涅灵界,去别的域界天地,这个空间裂缝是条路。”
也在此刻,虚空灵魅一族的贝宁,指向那条宽阔的明耀裂缝,扭头看向虞渊,眼睛清澈而灵动,“看在你,没有让我死在那个恶心人手上,并且杀了他的份上,我不骗你。”
文藝香江 二手男人當自強
虞渊一愣。
贝宁又指向哈特,“你让他活着,我们可以给你引路。他要是死了,我们不去引路,就由你自己去试吧。”
“一条稳定的空间裂缝!”桃花夫人眼睛一亮,兴致浓郁,“如果是安全的,我也不必驾驭黑铁古舰去外面了。这小子,对你痴心一片,我呢,最不喜欢棒打鸳鸯了。诺,他给你了!”
银鳞族的哈特,被一簇云团裹着,轻飘飘地被送到贝宁面前。
在云团飞回彩色云海时,哈特红着脸,嗫嚅地看着贝宁,手足无措。
自以为藏的很深的心迹,被桃花夫人赤裸裸地说出来,令他很羞赧不安。
“我们先活下来再说。”贝宁小声地说。
“嗯嗯嗯!”
哈特重重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