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vzb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斬月 失落葉-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認得又如何?閲讀-5brez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还在等什么!?”
林夕猛然纵身而起,离开了白鹿,将天剑伞撑开,大声道:“给陆离加血!”
“走开!”
骊山山神直接一拳递出,带着雄浑的金色能量,瞬间打在天剑伞上,把林夕震得吐血飞退,跌落在人群之中,缺少坐骑之后,哪怕是林夕也扛不住这位神祇的一击,而且林夕的境界不够,无法像我一样在空中停留,能挡住一击就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大地之上,一群一鹿的光明祭祀疯狂加血,我的血条迅速上升,直至加满。
“有用吗?”
骊山山神再次扬起金色巨剑,笑道:“我的下一击,你又拿什么抵挡?你这个狗屁朝歌城城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踏碎你的护城地祇的金身,看着我将这座城变成废墟罢了!”
我目光凛然,在心湖之中直接道了一句:“白鸟,准备好了?”
“嗯。”
白鸟的身影已经与银色剑胚融合在了一起,充满了灵性,她似乎有些犹豫,道:“其实我还是有些奇怪,那个人动用了这尊上古神祇之后,你为什么不向荆云月求援呢?以荆云月的能耐,瞬间就能抵达朝歌城,一位准神境,踏碎一名骊山山神的金身不是如同探囊取物一样简单吗?”
“不行。”
我摇摇头:“师姐修的是圣道,不能卷入凡尘俗世的争锋中太多,否则会乱了她的大道根本,否则的话,她应该已经出现了。”
心湖之中,一片空荡荡,云师姐确实没有出现,似乎摆明了她的态度,玩家之间的争端,我要自己搞定,她不能干预太多,至于这尊骊山山神的出现,似乎还没有到让她出手的地步,毕竟这关乎大道,我也不好多说,总不能为了我,让师姐放弃了自己的修行。
……
“受死!”
空中,骊山山神的下一击无比猛烈。
长长的金色巨剑裹挟着漫天火焰,就这么笔直的劈向了我的身躯,而就在这时,我直接将全身的力量贯注在灵墟之中,低喝道:“白鸟,看你的了!”
“嗯!”
灵墟中,银色剑胚与白鸟完美融合在一起,化为一道本源飞剑的剑光笔直冲天而起,直接飞出我的窍穴,从眉心中化为一点光芒飞向了空中,而就在下一秒,本源飞剑“唰”的绕开了骊山山神的一剑,没有正面碰撞,绕开的瞬间就化为一道烈芒笔直的疾射向他的面门!
“嗯!?”
骊山山神先是一愣,随即发出一声冷笑,浑身充满了一道淡淡的神性罡气,顿时“铿”的一声,疾飞而去的本源飞剑直接轰在了这位上古神器的金身面门上,将金身撞出一道淡淡的裂痕,剑刃刺入眉心大约数寸,之后也再也无法刺入哪怕一点点了。
“滚蛋!”
骊山山神猛然一拳轰出。
“快回来,白鸟!”
我急忙大喊一声,但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下一秒,翻转飞退的本源飞剑被一拳轰飞,紧接着拳劲覆盖我的全身,“蓬”一声把我变成了一颗火焰流星,就这么笔直的跌入了一群的人群之中,凌空之际,一缕缕治疗光辉降临,勉强的把血条拉在10%左右。
神仙打架,大家看得过瘾,而我这身在局中的人却一点都不过瘾,甚至无比惨淡。
从一片废墟中缓缓坐起身,脑袋里一片空白,鼻孔、嘴里一起往外喷血,就这么颤巍巍的站起身,就看到空中两位神祇的对决,殷灥扬起袍袖,将一道掌力轰进了对方的身躯之中,而项婴则回敬以一拳,打得殷灥的身躯在空中不断颤摇。
“就凭你?”
骊山山神一愣冷笑:“拿什么跟我叫板?”
又是一拳,轰得殷灥刚刚重塑不久的金身出现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龟裂痕迹。
“殷灥,算了!”
林夕提着已经暂时失效的天剑伞,一脸悲戚的看着空中的殷灥,示意他可以随时放弃朝歌城,自己逃生,以他的能耐,应该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不可……不可如此……”
殷灥奋力抵挡,双掌一起推出。
“冥顽不灵!”
骊山山神又是一脚踏出,“嘭”一声将殷灥胸口的金身踩得细碎,哈哈大笑道:“打杀你,与碾死一只蚂蚁又有什么区别?你们自恃正统,自以为能僭越朝歌城在拓荒林海中多久?如今呢,老子打碎你的金身,又有什么人能帮得了你们?你那主人呢,不是号称最年轻的永生境王者吗?他又能怎么样,能奈我何啊?”
我奋然起身,双手颤巍巍的提着双匕首,系统正在提示我处于重伤状态,各种属性都被大幅度的削弱着,再上真的可能会被一下子就秒杀掉的。
“没有想到会到这步田地。”
远方,风沧海淡淡的看着空中的殷灥金身缓缓破碎的地步,道:“林夕、陆离,你们也别恨我,我们玩家之中的争斗又何尝不是大道之争,国服的第一只有一个,我风沧海如果不带着风林火山的兄弟们争一争的话,他们会瞧不起我,甚至连你们也都会瞧不起我,不是吗?”
“呸,伪君子!”
刁妻萌娃好难训
阿飞啐了口唾沫,道:“卑鄙无耻,说这种虚伪的话有什么意义?”
“是吗?”
异界史上第一大英雄
风沧海难得的搭理他了,淡淡一笑:“即便我是伪君子,也比你这种真小人强多了吧?伪君子的底线,也远高于你这种真小人的底线!”
“说那么多做什么?”
暗黑之全職業精通者
山不老冷冷道:“大局已定了,那个叫殷什么的护城巫灵的金身已经被打碎了,就凭一鹿现在的人马绝对不是对手,咱们开始进攻吧,早点结束战斗。”
“嗯。”
风沧海轻轻点头:“确实已经相当无聊了。”
……
此时,我浑身颤抖,收回了本源飞剑之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本源飞剑受损严重,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资源才能回到之前的状态了,而心头更加的愤懑不已,眼睁睁的看着殷灥的金身被打碎,却无能为力,三万一鹿玩家,帮不上一点点的忙。
云师姐走的大道是始白龙指明的大道,绝不可能介入人族内战太多,这样会粘上太多的因果,对她对我都不是好事,那么,还有谁能帮上忙呢?
项婴身为骊山山神,坐镇一方天地,只要他在骊山的范围之中就能发挥出更强的力量,恐怕他的实力已经相当于永生境巅峰了,我认识的这群人利,还有谁能是对手?
“石师?”
我在心头轻轻的呼唤了一声:“你在吗?”
“早就在等你这句话了。”
那个熟悉的身影在我心头响起。
下一秒,整个天空一片煌煌,就在正南方的方向,一缕光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唰”一声穿透了天空,紧接着化为一道厚实的身躯,手握铁锤,重重的一脚踏在了骊山山神项婴的面门之上,“蓬”一下,直接将其踹出数千米,狼狈不堪的跌落在城外的丛林中。
空中,石师虽然外貌依旧老实巴交,但浑身洋溢着一派宗师风范,双手握锤背在身后,目光傲然的看着远方,道:“身为一方守护神祇,却为了一点鸡零狗碎的便宜介入了人族之间的纷争,我看你这一身的金身也大可不必再要了。”
“啊?!”
林地之中,项婴猛然翻身,看着空中这位老实巴交的打铁匠,似乎如梦方醒一般:“南……南方的老神君石……石沉?”
“认得又如何?”
石沉猛然一跃而起,手中锤子化为一道金色陨星从天而降,轻易而举的击碎了项婴颈部的金身,抓住飞回来的锤子之后,石沉笑道:“认得就不会打你这么重了吗?”
“你……”
项婴猛然单手掐诀,身周一道道五行力量流转,就要返回骊山。
“想走!?”
空中的石沉猛然一脚踏下,直接一股无形力量将骊山山神的双腿给踩断了,紧接着他纵身一跃,小小的身躯就这么落在了项婴的金身肩膀上,嘴角带着一抹冷笑,道:“你把殷灥那般低品秩的神祇与人族都当成蝼蚁,可在我眼中,你何尝又不是蝼蚁?”
武道仙影 神秘道人
“石圣,不要啊,不要啊……”
这位骊山山神已经要哭了,竟然开始求饶。
“迟了。”
石沉轻轻一踏,顿时双足踏出了无法想象的力量,骊山山神巨大的金身瞬间破碎,化为无数金色碎片落向了大地。
石沉轻轻一抬手,将大部分的金身碎片全部纳入手中,随即轻轻一脚,将已经只剩下半口气的骊山山神踢出了十多里外,淡淡道:“滚吧,再犯在我手里,让你魂飞魄散!”
万灵争星图 五千残烛明灭
“多谢石圣,多谢……”
风中,传来了项婴的声音,无比的真挚,任谁都能听得出是发自内心的拜谢。
……
石沉转过身,行走于空中,每一脚都踏出一道空中的火焰涟漪,就这么提着锤子看着朝歌城宫殿前方人群簇拥中的风沧海,淡淡道:“你请动了一位上古地祇帮你打杀对手,但却花了巨大的代价,按理说合情合理,但如果七月流火也请动了一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来打杀你们,你们又当如何?”
风沧海咬牙切齿,浑身仿佛石化了一般,动弹不得。
“装NM呢!”
山不老抬手就是一箭。
“找死。”
石沉轻轻一扬手,铁锤划破天际,飞向了风林火山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