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9y0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撿漏-第4398章 4534 暫停鍵讀書-8ygen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这是一场波及到七大洲五大洋的大战,不分肤色不分民族不分男女不论对错不分善恶的惊世大战。
空前绝后,亘古未有!
名门贵妻 子夜妃子
再不打,金锋自己就没时间了!
再不打,金锋自己就要死了!
再不打,金锋自己就没机会拿回九州鼎了!
如果金锋不回神州不开山流沙,或许还能多活久一点。这样,大战会往后再延迟一点,金锋的老命还能再活得久一点。
如果金锋不深入西伯利亚斩了北干龙,那金锋也能活久一点。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把大铁头打痛,把李家打残,攻进绝世岛,拿回九州鼎碎片
终于,在距离林中小屋刻字的第二十天,六边人马通过网络第一次举行视讯会议。
六大势力打成一锅粥,打到现在也是精疲力尽。
为此,双方都摁下了暂停键!
暂停键的摁下,也意味着六王大战开始收官!
这么打下去,真没几个人受得了。
神奇的是,这一天全球股市竟然奇迹般的回暖。
“你他妈少拿大地瓜来威胁我。你敢动用大地瓜,那我就敢把你的故土变成废土。”
“大铁头,少他妈拿老子的故土来威胁老子。你他妈什么时候也变得无能狂怒了。”
“艹你妈大毒龙!我要杀你全家。”
“随你心意,我无所谓。只要你能杀得了。”
“艹你祖宗十八代!”
“metoo。我不仅要艹你妈,还要操你大爷操你小弟操你诺曼家族往上数十八代往下数三代。再操你母亲家族那边的同样二十一代直系亲属……”
唯有孤影驻 陌幽湮尘
气抖冷的诺曼当即就砸了东西,对着视频中的金锋破口大骂:“你他妈想不想谈?”
金锋翘着二郎腿冷蔑笑着,阴鸷阴黑的脸上尽是嘲笑和不屑:“若不是看在老汤姆和巴巴腾做和事佬的份上,老子都懒得跟你口水。”
“你打得过老子吗?”
诺曼青筋毕露双眼赤红厉声咆哮。
“你他妈是不是吃错药了?诺曼大铁头,你看着老子,老子告诉你一句话……”
“从前老子没怕过你,现在同样也是……”
“你敢阻止老子刻字,老子就敢做出让你想象不到的任何事!”
“对了,我还在第一帝国安了三颗大地瓜。都是我从海里面挖出来的。”
听到这话,诺曼俊脸僵硬死死盯着金锋,一字一句叫道:“你敢爆大地瓜,我就敢把这场大战引向神州。”
“你敢爆大地瓜,我就敢向小希学习,将你们神州海外血脉屠戮殆尽。”
“这个球,不转了!!!”
金锋双脚搭在桌上,怡然自得抽着烟,苍老的脸上白发丛生。
“你觉得我会在乎吗?”
“神州血脉遍及全世界各地,人数多达数千万,你杀得完吗?”
诺曼凄声叫道:“我能杀多少算多少。”
金锋反口相讥:“去杀,现在就去。”
“别以为我不敢。”
“你敢个锤子?你这个傻逼就是无能狂怒而已。”
这话一下子又踩着大铁头的尾巴,当即诺曼又咆哮大骂:“老子要炸了你的野人山!”
“你敢炸老子的野人山,老子就引爆大地瓜!”
“你敢引爆大地瓜,老子就杀光你们同族。”
“来啊!”
“来啊!”
“来啊——”
“来啊——”
“你无能狂怒!”
“操你妈!告诉老子,你在哪?老子这就去杀了你!”
“老子就在神州,你来杀啊!”
“你敢告诉老子你在哪吗?”
“操你妈,你这只缩头乌龟!!”
“你无能狂怒!”
午夜直播 如雨
“收破烂的,你要怎么样?”
“你无能狂怒!”
两个人王就跟两个市井泼皮一般隔空口吐芬芳,言语之激烈骂得那叫一个难听。
“有本事把高卢鸡毁了。”
“操你大爷!”
“有本事把埃塞毁了。”
“操你祖宗!”
“哈哈哈,大毒龙狗杂种,老子知道你要什么。你就算刻字成功了,也别想拿到炼龙金!”
“拿不到炼龙金,老子就把你老妈的干尸拖出来鞭尸。”
“哈哈哈,破烂金,你他妈也无能狂怒了。狗杂种,老子戳到你痛处了吧。”
“Michael大长老那里有一块炼龙金,老子手里有一块炼龙金。李先生那里还有无数炼龙金。”
“你这辈子都别想集齐你们的神器。”
“操你妈大铁头!”
農夫仙田
狱锁狂龙3之血仍未冷 华新
“继续,我喜欢听你骂我。继续干我祖宗二十一代,你这个无能狂怒的黄皮猴子狗杂种!”
“大铁头,你狂不了多久。老子要亲自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有本事钻出来打我咬我啊。大毒龙。你也只能无能狂怒了吧。”
“看你的气色那么不好,咳嗽得厉害啊。你怕莫不是要死了。那可真是如了老子的意了。”
“坚持住啊,坚持到下个月二十六号。那一天可是你的大日子。”
“别到时候你他妈连拿刀的气力都没有了。”
“老子就算死,爬也要爬进去。”
“就算老子还剩最后一口气,老子也要在世界树上刻下老子的……咳咳咳……”
“刻字只是一个开始,大毒龙。你那逼样子比他妈最丑的黑狗还恶心。”
“你死了的话,老子就会把你所有的兄弟全部弄死!”
“老子还会把你所有的女人全部烧成灰混在一起……嘎嘎嘎……”
“不是老子吹牛逼,大毒龙。就算你把第一帝国炸得寸草不生,老子分分钟就能东山再起。”
都市仙王
“我们盎格鲁撒克逊人,拥有的地盘,是这个世界最多的。也是最好的。”
两个人隔着网线痛骂对方,哪有半点人王的模样。
閃婚嬌妻駕到
六王之战打到现在,大有越来越控制不住的趋势。视讯接通的那一刻,双方六人没有任何开场白立刻捉对厮杀。
大铁头对金锋,阿克曼对Michael大长,寡言少语的罗亚对阵同样惜字如金的李海云。
曾经监督各方势力信仰,约束各方行为的精神支柱的Michael大长在这一次的视讯中完全不再状态。
失去一切的Michael大长老苍老了很多,满头白发径自白了大半。
“我们是一对可悲的人,我亲爱的阿克曼孩子。”
“尊敬的大长老,何来可悲一说。”
“曾几何时,我们神圣之城和隐修会沦落到如今做人棋子的地步?”
尋寶手劄
“他们借着上帝的名义大杀特杀,而我们只能在旁边看着,我们只能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面对Michael大长老落寞极致的迟暮遗恨,驼背的阿克曼却是毫无半点波澜。
“我喜欢金总所说的那句话。天地为局,众生为棋。这场杀劫,你和我,都是棋子。”
Michael大长老嘶声叫道:“作为白人的你,就真的愿意看见上帝之鞭再次落下,将这个世界带入无边的黑暗。”
阿克曼轻声说道:“神爱世人,何分黑白黄棕。用释迦牟尼的话说,那就是你着相了。尊敬的Michael大长老。”
饶是Michael大长老精通这世界所有文明的文化,但在这一刻也被阿克曼的一句话怼得哑口无言。
顿了顿,Michael大长老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神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於我。神说,退去吧撒旦。”
“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
阿克曼语气平和漠然回应:“末日收割的人,除去魔鬼之外,还有天使!”
比老荫庇贼老头更会说的Michael大长老又被阿克曼的话语怼得哑口无言。
过了十多秒,Michael大长老慢慢直起身子静静说道:“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他们都快乐。只是这世界有祸,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
阿克曼应声而答:“有因必有果。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
杨少的女人
“金总要的不多。一是刻字,二是九州鼎。拿出来,这个世界就会和平!”
Michael大长老默默垂头轻声说道:“我选择第三种。”
阿克曼向Michael大长老颔首致礼沉声说道:“我尊重您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