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ex1a优美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八章 冒犯看書-icu0a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吕坚强道:“您和他们夫妇之间过去是否有过节?”
安崇光隐约猜到吕坚强因何而来。
“是不是陈玉婷说我什么?”
吕坚强没有马上回答,静静等待着安崇光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
安崇光道:“没关系,你可以照实说,其实就算你不说,我打个电话就能知道。”以他的身份和级别,想搞清这件事非常清楚,他的话中还隐藏着威胁吕坚强的意思,如果他给吕坚强的上级打电话,估计这小子回去一定会被领导斥责。
吕坚强想了想,决定还是将陈玉婷说得话描述一遍,其实他也高度怀疑陈玉婷所说的事情和事实不符。
安崇光听他说完,不怒反笑:“荒唐,你不觉得荒唐吗?”
吕坚强道:“身为一个警察,我只会用证据去证明一件事是否荒唐。”
“你该不会相信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说的话吧?”
吕坚强道:“已经找专家鉴定过,目前她的精神状态正常。”
安崇光道:“她是诬陷!”
吕坚强道:“根据您刚才所说,您和佟建军是普通朋友,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交往过,您和陈玉婷的关系更加陌生,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要诬陷一个关系如此普通的人?为什么会首先想到您?究竟是什么原因她才这么恨您?”他口中虽然还带着尊称,但是一连串的发问却毫不客气。
安崇光笑道:“你的提问很不礼貌,你分明是先假设我做过这些事情,然后等我逐一反驳自证清白,我完全可以不回答你的这些提问。”虽然心中不爽,可安崇光仍然表现得非常礼貌和克制。
吕坚强道:“安局,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对她的话是不相信的。”
安崇光道:“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恨我,对我而言,她只是别人的女朋友,她的确很漂亮,可我这个人是不屑于去做那种卑鄙无耻的事情的,我现在对这件事也有些兴趣了,我也想知道原因,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助你,我有无数种方法让她说实话。”
吕坚强道:“这是我的分内事,就不劳安局费心了。”
安崇光道:“希望你能够尽快查清真相,三天时间够不够?”
吕坚强微微一怔,安崇光分明是在给他下最后通牒,潜台词就是,如果三天内不能证明他的清白,那么他就会亲自插手这件案子,吕坚强相信安崇光有这个能力。但是他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点了点头道:“安局请多些耐心,我会尽快搞清事实真相。”
安崇光对他的这句话很不满意,冷冷道:“是还我一个清白。”
吕坚强微笑道:“一定!”
一天内两度提审同一个嫌疑人,在吕坚强的警察生涯中很少,但是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必须要当面询问。
现在的陈玉婷精神状态比起上午要好许多,脸上不见一丝一毫的慌乱,淡定的目光看了一眼吕坚强道:“我就猜到你还会回来找我。”
吕坚强道:“定案之前咱们少不了打交道,所以你不妨坦诚一些,这样你我都能省去许多的麻烦。”
陈玉婷道:“你们当警察的应该最不怕麻烦。”
“谁说的?我希望社会和谐安定,最好一个犯罪分子都没有,平时喝喝茶读读报多好。”
“真要那样你就失业了。”陈玉婷居然调侃起了他。
吕坚强道:“真要是那样我就算失业也心甘情愿。”
陈玉婷道:“去找过安崇光了?”
夢道噬血之前世今生 殷九娘
吕坚强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他肯定不会承认,说我诬陷他对不对?”
吕坚强没有直接回答:“我们办案是要讲究证据的。”
陈玉婷道:“证据我有啊。”
吕坚强心中一惊,陈玉婷说得这么有把握,难道她真有可以指证安崇光的证据?
“什么证据?”
“安崇光怎么跟你说的?”
吕坚强道:“他说过去和你的丈夫是球友,他跟你只是见过几次面,他和你不熟。”
“他真是这么说?”
吕坚强点了点头。
陈玉婷向前欠了欠身子,低声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吕坚强道:“可以,我一定会公事公办。”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接下来我告诉你的事情你能帮我保密吗?”目光看了看吕坚强放在桌面上的录音笔。
吕坚强想了想,他关上了录音笔,根据陈玉婷的要求,让陪同的女警暂时回避。
陈玉婷道:“我的证据就是我的女儿,他强暴了我,你可以给他做个亲子鉴定,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脱下他的裤子看看,他下面那根东西上是不是有一块心形的胎记。”
吕坚强脑子嗡!的一下就大了,自己是在调查凶杀案,陈玉婷却故意将自己一步步引向一宗陈年的狗血旧事,萧九九是安崇光的女儿?可即便这是真的,也不能证明安崇光当年强暴过她。吕坚强现在有些怀疑安崇光在说谎了,他和陈玉婷之间的关系绝不会像他自己所说的那么简单。
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没那么简单,她故意干扰自己的判断,有意将自己引向另外一条线,幸好吕坚强的头脑足够清晰,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主要任务是什么:“这件事我会留意,你之前说杀死你丈夫佟建军的另有其人,你能不能明确地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你都问过一次了,好,我就再说一遍,安崇光,是安崇光害死了我的丈夫,因为我丈夫知道他当年强暴我的事情,所以去找他讨还公道,安崇光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不惜杀人灭口。”
吕坚强道:“如果他真想杀人灭口的话为什么会放过你呢?”
陈玉婷笑道:“你还是不相信,也许他对我还有那么一点感情,也许他认为我精神上有问题,我的话没有人会相信,我有证据。”
吕坚强道:“交给我。”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用亲子鉴定的报告来交换。”
吕坚强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如果你有证据请马上拿出来,这是帮助你自己。”
陈玉婷道:“我知道,你也不用跟我说什么大道理,我不在乎,我要得是一个公道,一个说法,你帮我转告安崇光,如果他不说实话,我会把他做过的丑事在法庭上说,到时候我看他还能不能道貌岸然的继续当他的正人君子。”
吕坚强道:“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会给你的女儿带来伤害?”
陈玉婷反问道:“什么伤害?真相和谎言哪个更重要?我本来就不想她呆在娱乐圈,毁了她的前程吗?我不在乎,我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哪还有精力去照顾她?”
吕坚强道:“开始为什么要认罪?”
陈玉婷道:“我的精神有问题,想法经常会改变,也许你下次来,我又承认是我杀了佟建军呢。”
吕坚强道:“你有证据?”
水北天南
陈玉婷道:“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是安崇光杀了佟建军,但是我现在不会交给你。”
召喚大明軍隊 何家小將
吕坚强真正感到棘手了,他意识到陈玉婷绝非开始表现出的软弱,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内心极其的强大,她利用自己想要得到真相的心理,一步步引导他帮助她达成目的,无论吕坚强承认与否,安崇光已经成为他绕不开的墙,难道真要安崇光介入这件事?
让安崇光和萧九九做亲子鉴定?这件事和凶杀案本身并无关系,如果提出这样的要求,安崇光只怕要气得七窍生烟。
吕坚强陷入深深的矛盾中,他决定再去文明巷陈玉婷的家中走一趟,既然陈玉婷说有证据,那他权且相信她的手中真有证据,以陈玉婷的身体状态,她不会将证据藏在其他的地方,十有八九就在她自己的家中,也许他们在调查中忽略了什么。
洛洛三界傳
吕坚强的手中有陈玉婷家的钥匙,这是为了调查取证方便,虽然警方早已完成了调查取证的工作,可备用钥匙始终还留在他这里。
吕坚强来到文明巷的时候,在路口遇到了安崇光。
这次的不期而遇让吕坚强对安崇光的疑心又重了几分,安崇光望着这位年轻的警察,唇角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意。
吕坚强主动招呼道:“安局,这么巧啊。”
安崇光解释道:“我来探望秦老,来这里查案啊?”
吕坚强道:“时间紧迫,我必须抓紧,来案发现场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忽略的证据。”
安崇光道:“敬业。”
文明巷很狭窄,两人都是将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步行进来,所以才会在巷口相逢。
——————
前往秦家要先经过陈玉婷的家,吕坚强停下脚步向安崇光道:“我到了!”
安崇光微笑道:“那咱们后会有期。”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听到吕坚强道:“安局,要不要一起进来看看。”
安崇光回过头,审视着吕坚强的双眼,他将吕坚强的邀请理解为一种隐晦的挑衅,安崇光点了点头道:“好啊!”
吕坚强先摁响了门铃,确信里面没人,这才拿出钥匙开了门。
极品怨妇 云蒙居士
安崇光道:“有钥匙啊,多此一举。”
吕坚强道:“人家也有家人,如果我直接开门进去刚巧遇到了总是不好。”
安崇光道:“想得蛮周到,还是多此一举。”
吕坚强道:“安局年轻的时候经常来吧?”
安崇光道:“我和萧长源是工作之后才认识的,我和他哥哥并不熟。”
吕坚强道:“听说萧家和秦家是世交,秦老和萧九九的爷爷有过命的交情。”
安崇光道:“秦老是我的老领导,老上级,所以我就应该认识萧九九的爷爷?你在警校的时候学得是推理还是推磨?”
吕坚强笑了起来,他开始四处勘查。
安崇光双手插在大衣的兜里,站在院子的中间,环视周围,然后抬头看着天空,不知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吕坚强的勘查从院子里进入了房间内,他很快就发现酒柜里少了一瓶酒,此前他勘查过现场,记得这里应该摆放着一瓶没开封的茅台酒,看来是被人拿走了,不可能是他们的人,应该是萧家自己人。
安崇光跟着走入了房间内:“陈玉婷瘫痪不少年了吧,老佟对她可真是够体贴的,好人啊。”
吕坚强道:“好人未必都有好报。”
安崇光笑了笑没说话。
吕坚强道:“房子是萧家的,萧长源也够意思,哥哥去世之后,让嫂子继续住着。”转向安崇光道:“萧长源为人怎么样?”
“好人,工作兢兢业业,对待同事热情坦诚,不过他现在的关系都在水木,你如果想彻底了解就要去学校走一趟。”
吕坚强道:“我刚才又去了一趟看守所。”
騎砍之自立為王
安崇光道:“陈玉婷说实话了?”
吕坚强道:“她说有证据。”
安崇光不屑笑道:“有证据就让她拿出来嘛,刚好帮我证明。”
吕坚强道:“她说了一件很荒唐的事情,您要是知道肯定会气疯了。”
安崇光道:“故意吊我胃口啊,说吧。”
吕坚强道:“您是不是有块心形的胎记啊?”
安崇光没有生气,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荒唐,果然够荒唐,是啊,的确有啊,我的不少朋友都知道啊,她一定是听佟建军说的,这个老佟什么都往外说。”
“您不是说佟建军并不是你的朋友吗?”
安崇光道:“一起打球,一起洗澡不是很正常吗?难道就因为她的这句话,你就认为我做过那些无耻的事情?”
吕坚强道:“这的确算不上什么有力的证据,所以我才说她荒唐,不过她还说了一件更加荒唐的事情。”
安崇光饶有兴趣地望着吕坚强,这小子还真是有胆色,在自己的面前步步为营,真把自己当成嫌犯了。
吕坚强道:“您有几个子女?”
安崇光道:“没有啊,我太太身体不好,所以我们选择丁克。”
吕坚强道:“说句冒犯您的话,除了您夫人,您还有没有……”
安崇光冷冷望着吕坚强道:“你很没有礼貌,知道冒犯还要明知故犯,你还很有胆子,不过人做任何事,说任何话都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