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言语间的淡然,却是十足的信心,无双的霸气。
袁冰似有刹那迷离而过,随即神色恢复常态,有些俏皮向上一翻白眼。
没有反应也就罢了,但凡有点儿反应,这家伙还不得臭屁上天。
张张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电话铃声响起。
袁冰几分轻松的神情,瞬时郑重。
生活一个号,工作一个号,互相无干扰。
其实要以实际来说,倒是没必要非得两个号。
因为就以袁冰两点一线的生活常态,工作号码使用十次百次,也不见得能使用生活号码一次。
从这个角度来说,也可以理解为,对袁冰而言,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工作。
能有这样的事情出现,除了袁冰单纯的工作热情外,也有一部分因素来自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在这座城市,有个可供安身的小窝,再有类似于卫无忌般的几个朋友,其他便什么都没有了。
对上,父母还远不到需要太过操心照顾的时候。
对下······
连个值得时刻想念的对象都没有,还言及什么对下。
若是过一段岁月,缘分使得一段姻缘成就,小生命的生成,便是理所应当。
那个时候,袁冰就是不曾减弱现在这般的工作热情,对待可爱的小生命,恐怕也狠不下这颗心。
以现如今的时代背景而言,事业自然是极为重要的。
然哪怕事业心再强,也终究是要回归家庭。
现如今来说,自是不必想那么远。
因为谁也无法把握,下一秒究竟会发生什么。
“你们先等一下,我问一下。”
工作电话接通后,袁冰眉头向上挑了挑,随即看向了卫无忌。
“人已经找到了,就是状态有些不对,你看是不是立即送医院?”
要不是卫无忌,袁冰自没有这么多的话。
而且一种莫名直觉告诉袁冰,现如今遇到的情况,似不是医院的常规手段能够妥善解决的。
诚然时代在进步,整体的医疗环境,不是简单的飞跃提升能够形容。
但是谁也不敢保证,这些历经了岁月洗礼,沧桑磨练,依旧顽强生存的家伙,不会有什么难以预测的手段。
“这事儿我倒是早有预料。”
“让他们辛苦一趟,把人带回来,实在不必多余折腾了。”
袁冰点头,之所以有一问,便是大致预料如此。
“要不我把手头的事儿处理一下,陪你一起回去一趟?”
想了想,袁冰看了卫无忌一眼道。
前方怕是不仅单纯的陷阱,火坑,自有无穷难以想象的凶险。
按说以卫无忌的能耐,倒是不必太过担忧。
可看着他独身摸爬滚打,又怎能忍心。
至于累赘什么的。
本事不如他,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但要说累赘,袁冰还不认为自己废物到如此地步。
“你的心意我明白,也很感念。”
“可我再怎么着,也不可能让你陪着一起。”
“你本身的安全顾虑是一,徐家的安全顾虑是二。”
“有些事儿,哪怕不必去想,那可是我生活了八年,真正无忧无虑成长的地方。”
“再有就是你们家老头子······”
“风雨已经够急,若是再加点儿雪,怕不是什么好事儿。”
“规矩之所以存在,并不是为了完全的时刻遵守。”
“而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需要遵守规矩行事。”
“至于说完全的不守规矩,除了有那个逆天的能耐,通天的气运,铸造一套新的规矩。”
“绝大多数不遵守规矩行事的,最后的结果都是脑袋让人砍下来。”
袁冰的手不自觉捏紧,脸色有些发白。
“放心,正如我先去所言,一头饿肚子的下山猛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囚笼困不住,钢刀想要砍脑袋,也得看看那个材料,是不是真的合适。”
无形的震动,随着卫无忌的言语,而灌入了袁冰的心灵,缓解那份儿紧张忧虑。
“头儿,我们回来了。”
几个男警员,身后是两个女警官。
两个女警官,扶着一个眼眸紧闭的女孩儿。
“辛苦你们了,把人放这儿出去吧。”
袁冰指了指椅子,摆手道。
“这丫头······”
几丝单纯的对妹妹喜爱笑容中,随手眉心一点。
对世界感知逐渐清晰的朦胧中,女孩儿逐渐清醒。
当看到卫无忌的那一刻,最后的一丝朦胧迷茫消散,一个纵身,便将自身紧紧贴在了卫无忌怀中。
那份儿依恋,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绝不是单纯的妹妹对哥哥的依恋。
卫无忌眼角刹那不自然抽搐,而袁冰的神色,也有刹那变化。
除了怒火之外,看向卫无忌的眼眸神色间,更是清晰透露出了两个字——禽兽。
“我说妹儿,咱是不是先松开,有什么话,先松开再说。”
被紧紧抱着,两手高高举起,实在是不知放在何处的尴尬。
紧紧贴在身上的娇躯,似有刹那僵硬,抬眸相望,既有小心翼翼,也有楚楚可怜。
“你先睡一会儿吧。”
一双星辰般的眼眸不由自主闭合。
“还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做出这等不是人的事儿。”
与袁冰看了一眼,卫无忌没好气说道。
把昏睡中的女孩儿,放在了袁冰身上。
卫无忌转身入了那目前仅有一人的房间。
不理会袁冰的呼喊,一个踏步,手掌伸出,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给提溜了起来。
“说,你做了什么?”
一双眼眸阴沉。
双手微微用劲儿,千万不要怀疑,他是否存在顺手扭断脖子的实力与胆气。
本来看着这家伙不过十五之龄,没曾想动起手来,刀子还真是会往最柔软的地方扎。
生生死死的事儿,经历太多,已然没什么可在乎的。
可这世上的事儿,不仅是单纯的生生死死。
相对于生死,更为常见的还是爱恨情仇。
与徐家的关系,本就复杂。
若是再多这么一层,受伤害的,自然还是那个从小一起陪伴成长的无辜女孩儿。
最为关键的是,他可是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本是无忧无虑的如花岁月,如今却成了一盘以情感为棋盘的棋子。
“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难怪当初师父临终时,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走那一步,是他自己的选择。”
“与我没有关系,于你更加没有关系。”
弥留之际,挣扎跟徒弟言说,同样是一番苦心。
与徒弟没有关系,自是不想徒弟此后人生,内心挣扎,满是痛苦。
与卫无忌无关,亦是为了徒弟。
能逼得做出如此选择,能耐自然了得。
如此能耐下,想要报仇,除了以苦难逼迫自身之外,恐怕还得有难以想象的际遇机缘。
时代的大背景下,际遇跟机缘倒是不少。
可那是对常态生活,就比如兜里只有两块钱,买了一张彩票,却是中了一百万,甚至更多。
这就是际遇机缘。
可这样的际遇机缘,用在报仇上,完全不适用。
除非真有那逆天机缘,一颗丹药吞入腹,从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如此励志故事,看看,一番心头热血激荡也就罢了。
真要做真,这后半辈子,还是待在那外人难以接触的精神病院更为合适。
没那个实力而妄自逞强,最终结果自然是凭白葬送自己的性命。
“可是又怎能没关系?”
“没我,师父不必拖累,做出那般选择。”
“没你,我们师徒更不必如此。”
“师父的叮嘱,我记着,好好活着,无论如何都得活着。”
“可不找你报仇,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用。”
“我清楚自己与你之间的实力差距,光明正大的报仇,就算是把胡子熬白了,也不可能实现。”
“所以这一两年的时间,我耗费了极大的代价,不仅是我跟师父的积蓄,前辈们的积累,我也毫不犹豫的都用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还真是一点儿都没错。”
“不计代价下,总算将你的一切细节基本查明。”
“终于让我查清了,看似毫无弱点的你,还有个至为要命的弱点。”
“你当年如此所为,除了恩怨纠缠无法面对之外,何尝不是因为在乎二字。”
“原本按照我的想法,也该让你体验,如我一般永久失去所在乎之人的痛苦。”
“可是后来我感觉,似乎有些不对。”
“至为在乎的,永久消失了。”
“悲伤自然有,疼痛也可谓至极。”
“治疗这种伤痛,时间却是最好的良药。”
“若让你仅是一时之痛,而不是一辈子的永久折磨,我一番所为之意义,实在没什么体现可言。”
“这世上,最为纠结难忘的,自是莫过于一个情字。”
其实这世上远比生死还重的,除了情,还有其他,比如忠义二字。
然而以他的实力,完全无法做到这件事儿。
因为要实施操作的,将是改变整个的时代背景。
那样的消耗,远非一个人或者几代人的积累所能完成。
何况时代的变幻,除了实力外,更该有顺应潮流的机缘。
太过宏大的目标无法完成,唯有退而求其次。
“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是情吗?”
卫无忌眸中神情闪动。
世事的经历与影响,对一个人的成长,实在起到了至为关键的作用。
谁又能想到,十五岁的年龄,还是个未曾完全张开的小家伙。
为了报仇,能有了这如此诸多的心思与计划。
“我倒是不太懂,可我想这么一番操作,还是极有用处的。”
“否则你也不至于如此反应。”
“其实你应该谢谢我,若不是我,你又怎能有如此福源。”
“姐妹二人已投真心,娥皇女英的故事,倒也不可谓一段千古美谈。”
卫无忌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这个时候,倒也不必提及什么道德因素。
醉酒当歌,人生几何,美酒佳人相伴,几乎是所有人都曾有过的幻想。
这一次,若非牵扯徐家,那么多在乎而不愿意伤害的人。
以实际来说,如此手段,对他根本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他所经历的,岂是这些基本层面能够比拟的。
“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是吗?”
捏着脖子的手掌,稍微增添了一点儿力量。
自由通畅的呼吸通道被彻底阻隔。
失去了呼吸的常态,氧气的正常供应,刹那间脸红脖子粗。
“你别冲动,事儿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咱们还是有话好好说。”
“你就是真把他给捏死了,除了自己付出代价,让所有在乎你的人伤心难过之外,并不能对现状的改变,起到任何作用。”
“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就为这么一个家伙,把自己给搭上实在不值得。”
扶着陷入昏睡中的徐然,袁冰急切劝慰。
事实已然了解清楚,情理上也足够理解。
可无论如何,这头顶之上,终究还有一个法字。
“你若想杀我,那就杀吧。”
“其实我早就应该陪着师父一起死。”
“可我答应了师父,无论如何都得珍惜这条命。”
“再有就是你。”
“你活着,我便是再生不如死,也得活着。”
“如今的你,虽活着,却怕是比死了还难。”
“那我死又何妨?”
一个死字当头,所表现的不是什么畏惧,尽是解脱,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兴奋。
“我不杀你!”
“当初我既然放了你一命,现在我就不会杀你。”
“原本对你,我还有几丝怜悯,但现在一丝都没有了。”
“无论如何,你都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经历了太多,死亡已然不是什么值得恐惧之事。”
“没有自由,没有交流,有的仅是一遍又一遍,对于最为痛苦事情的回忆。”
捏着脖子,四眸相对,极为明显的挣扎,却最终还是陷入了那悠悠黑暗。
刹那失神,连带着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支撑,整个人似是被水泡过的面条一般。
“想问什么就问吧。”
“如此状态下,才是真正的知无不言。”
将昏睡的丫头接了过来,卫无忌看了眼袁冰道。
虽有些迟疑,出于对卫无忌的信任,还是开始准备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