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gei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黛青m-第275章 新篇章:早晨醒來看書-cs0n5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不知天高地厚还不醒?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卧槽!”

大荒榜
白昊是被梦里这一声吼给惊醒的,
“什么个鬼名堂,鬼畜视频后遗症吗?”他咕哝着,翻身起来穿衣服,现在这个季节,还真是让人想睡觉啊,春困秋乏,尤其是熬夜玩手机之后,早上就更困了,看着衣服格外讨厌。
起来去卫生间撒了个尿,之后垮着裤子去穿衣服,衣服是随手甩在桌子上的,幸好父母这段日子都不在家,否则肯定要被骂死——“都要上大学的人了,自己房间像狗窝一样”“要照顾你到老到死”!
所以,接下来是一件他很开心又觉得麻烦的事情,这件事情,叫做上大学。
大学不是个人,不是女生,当然也更加不是男生了。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很迷惑,在某一天睡了一觉之后,就感到自己发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白昊,可是在看身份证的时候,上面名字却是:青辰。
青,这个姓挺少见的,而且听着还挺有装逼的感觉。
算了,管它呢,自己就叫白昊,他拾起衣服,可是没想到摸到了衣服下面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原本还以为是裤腰带,结果衣服一动,裤子掉到了地上,裤腰带也跟着“啪”在地板上砸出了声音。
“妈耶!”
白昊惊叫一声,随手就将衣服扔出百八十里,好家伙,那个东西不是裤腰带,还硬邦邦的躺在桌子上,而且,刚才还动了一下。
黄帝传人之功夫女侠轩辕诗 独行军
该不会是乌龟吧?乌龟还好,别是蛤蟆壁虎之类的东西就行了——话说他家里哪儿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然而,桌子上躺着的,却是一样他咋也没想到的东西——一把剑,看上去还不错,比起那些电视剧里的道具还有质感。
白昊将信将疑地走过去,说实话刚睡醒所以他也怀疑自己是刚才感觉错了,一把剑怎么会动呢?
等等,不对吧,他房间里怎么会出现一把剑呢?
“小子,可算是让我找到你咯,不容易哎,虽然在地府的名册里是有你的信息。”
就在他刚为这把剑的突然出现有些疑惑的时候,更让他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居然有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在他房间里冒出来!
怎么回事!这明明是他自己的房间,他可是十足十的光棍,从来没有体会过把女孩子带回家这种好事儿!
窗帘被平行拉开,白昊对着光看去,那光好白,好刺眼,莹白硕大……啊不,说错了,是腿。
嗯?腿?这就离谱,什么样的腿居然能够跟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样耀眼?
女人斜倚在窗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在哪儿躺了多久了,难道她是一直在看自己睡觉?这样想着心里还有点美滋滋。
買宋 參見大總管
傳奇紈絝少爺(穿越之紈絝少爺)
等等,不对吧,不应该觉得有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悄无声息地呆了这么久很恐怖吗?果然老色批的注意点和寻常人是不一样的。
“咳咳,那个,你,”白昊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窗台我今天还没擦呢,脏,你是谁啊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
没办法,虽然对方是刻意地坐在光线的位置以至于白昊在里面逆着光看不清楚她的脸,但是就凭那双腿,白昊可以发誓,相当可以,她应该跟自己一样姓白才对。
没想到,女人非但没有收敛一点从窗台上下来,反而变本加厉,脚尖将勾着的高跟鞋晃荡着,最后给踢到地上去了,一双白皙的脚丫子就那么踩在窗台的灰尘上。
好家伙,真是暴殄天物,不过白昊确实是看呆了,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此时年轻的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眼前是一个几百万岁的老女人。
“喂,我说,小子唉,”那个女人慵懒地说,“我可是看在那个人的面子上才亲自屈尊来找你的,别不识抬举,要不是因为在我的地盘上你跟叶井那丫头出了状况,你以为我堂堂天道圣人会管这档子破事儿?”
“叶井”这个名字出来的时候,总算是让白昊清醒了许多。那个女孩子,让他在意很多年了,不过从来还没有跟谁透露过自己的心事,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末世竞技场
他下意识地拿起那把剑,质问女人,“你到底是谁?”
“女娲。”女人打了个哈欠,“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么,我叫女娲。”
沉默了许久,白昊最终还是决定先穿上裤子再说,毕竟他只穿个裤衩子跟这个女人说话也不是很好看,人家可以只穿个裤衩子因为人家那玩意儿叫短裙,自己如果只穿个裤衩子,那就是二缺了。
终于在穿戴整齐之后,白昊也坐到了窗台边,头一句话就是,“我看上很像个傻子吗?”
这个女人八成是真把他当傻子忽悠了,要不然怎么会觉得他会相信有人叫女娲这种鬼扯的事情的?要不要补个天咱俩再顺便造个人啊!
“嗯,跟那个家伙很像,至少是这样,”女人见他居然敢过来,就更觉得有趣了,“欺负不了他,很遗憾的,我就只能欺负你出气了。”
说着,她竟然用刚刚脱下高跟鞋的脚,在他身上摩挲起来。
梨花与唢呐 小小麋鹿
镇定!白昊拼命告诫自己,这应该只是自己在做梦而已,是吧,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话说起来他从小到大也只有在动漫里才见过这种女人啊!私人定制里的公主都没有这么主动的!
但是,急促的呼吸,和过快的心跳已经出卖了他。
“你啊,还真是不老实,果然,跟青辰那个家伙是一个德行,不过呢,区别是他打得过我,我就没办法拿他怎么样,”女人凑过来,说话潮湿温软的声音近在咫尺,“你呢,可就不一样咯,我在他身上受到的委屈,那都要从你这儿讨回来,我的活冤家……”
说着,他感受到了像蛇一样灵活的手臂,在自己的身上蜿蜒缠绕着,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感——心脏快跳停了。
“请不要这样!”
他忽然闭眼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