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zyi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八十章 紙!紙!紙!推薦-9tbrb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秦王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在潦草的交代了后事之后,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他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当他进入长眠的时候,他非常的安心,一点也不担心秦国的未来,也并不担心后人是否会停止对自己的祭拜,因为他相信自己这一生所做的事情足够的多,他也相信自己的后人不会辜负自己的期待,在弥留之际,他一直都在低声的呼唤着“范叔”,左右的武士们说:这是应侯亲自驾车来迎王离开。
在这期间,安国君一直都是陪在秦王的身边,他哭的声嘶力竭,不断的叫着父亲,他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没有了呼吸,却无能为力,在秦王离开的那一刻,安国君也倒下了,群臣大乱,异人带着父亲返回了府邸,安国君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这可是吓坏了异人,好在,安国君还是睁开了双眼。
老人只是无助的哭着,什么也不说。
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出现在一个老人的身上,这并不是好事,异人只能整日陪在他的身边,俯视着他,华阳夫人也是哭着,握着安国君的手,劝他吃些东西,安国君只是哭着说:我成了孤儿。
武俠之長生路 西城墻
秦王的逝世,对整个秦国而言,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整个秦国,都为他们的君王服丧,而秦王在病重的时候,曾吩咐吕不韦,在自己逝世之后,秦人不必服丧太久,以免影响国内农桑。而他的葬礼,却是由宗正赵摎来负责进行的。赵括也来送别了这位君王。
赵括很尊敬这位长者,他可能算不上是一个好人,可他对这片土地,是有功劳的,因为他的治理,巴蜀,关中等地区成为了华夏最富有的地区,也是因为他的努力,秦国正式的甩开了六国,为未来的统一奠定了基础。秦人哭的很伤心,当初白起和范雎逝世,都没有让秦人如此的痛心。
这就是明君的魅力所在了,他能让百姓们记住他,悼念他,而如果是昏君,哪怕是将自己比喻为太阳,百姓也会咬牙切齿的说:太阳啊,你什么时候灭亡?我愿意跟你一起灭亡啊!从百姓们的反应来看,这位应该是明君没错了,秦国的王室葬礼并不繁琐,也算不上太隆重,由王室子孙和群臣来送别君王的尸体。
穿越攜帶幹坤 暗石
将尸体送到提前修建好的陵墓,将他埋葬起来就好了。
不过,君王的儿子要为君王守孝,如今的安国君赵柱,就需要为父亲守孝一年,然后继位…秦国的守孝跟后来的不同,并不需要搬到陵墓的旁边去守着,在家里就可以了,只是不能饮酒,不能作乐,不能进行任何娱乐活动,包括与妻同房…不然就会被视为不孝。
超神天才系統
炎黄战史之天地仁皇 明镜
在后来,这样的守孝仪式变得越来越繁琐,哦,也不能这么说,因为在其他国家,仪式还是很繁琐的,比如三晋地区,就需要百姓们为君王守孝,服丧期限从一年到三年,百姓服丧三年,继承者可能要服丧两三年,若是遇到频繁的君王交替,那这些百姓就很痛苦了,包括继承者也是如此。
無良皇帝
秦国在各项了各项举措的时候,也革新了繁琐的葬礼仪式。
赵括在送走了秦王的遗体之后,也几次带着赵政去看了安国君,安国君看起来模样憔悴,神色不是很好,他看到赵政,总是嚎啕大哭,赵政的脸型以及眉毛双眼,跟已故秦王一模一样…安国君看到他,总是会想起自己的父亲,赵括就不敢再带着赵政去看他了,可安国君还是会派人来询问:政什么时候来看望自己?
赵括的小儿子,康,也逐渐长大了,可惜,他不如哥哥那样聪明,他哥哥在他这个年纪,以及开始跑了,而他则需要搀扶,才能勉强的迈开步伐,至于说话,他也只能说出一些不太连贯的词语,他最先开口喊了“母”,这让赵括非常的生气,自己的两个儿子,为什么开口都是叫“母”?
渐渐的,他也能说“父”,偶尔看到赵政,他就特别的开心,双手揪着赵政的脸,揉的赵政都忍不住的喊疼,这才奶声奶气的叫一声“兄”,赵政有些时候是很宠爱这个弟弟的,他总是喜欢从康的腋下抓着他,让他慢慢的走路,他偶尔也会将康背起来,带着他去玩,无论赵康是揉他的脸,还是揪他的头发,他都不生气。
可有些时候,他真的很“打死”这个弟弟。
赵政很喜欢在院落内堆城池,用泥,树枝来做城池,放下石头来当作自己的士兵,可自从赵康学会了走路之后,他就像个企鹅一样摇摇晃晃的冲到哥哥的身边,然后将他好不容易做好的城池给踩得稀碎,踩完他就跑,跑的贼快,赵政便提着木棍去追他,在这个时候,赵康早就冲进大母的怀里,朝着他龇牙咧嘴的笑着。
赵政早已过了爱哭泣的年纪,他只是暴躁的跳着,吼着,最后无奈的继续去堆他的城池。
而赵康很不喜欢兄长去荀子那里进学,每当赵政拿着竹简要出家的时候,他就抓住赵政的衣袖不让他走,还大声的哭嚎着,艺要哄他很久,赵政则是趁机摆脱他的束缚,再偷偷的离开这里。赵母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的孙儿吵吵闹闹的,总是开心的坐在院落内为他们织衣服。
赵母喜欢做一模一样的衣服给自己的两个孙子,一大一小的,穿起来还真好看。
而赵括却很忙,常常不在府邸内,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农民,在农家的展的帮助下,赵括进行了各项的选育工作,他长期都在耕地里,浑身泥泞,而周围的众人,却因此而更加尊敬他了,赵括做事非常的认真,他有着很多的想法,总是能看到他在试验田里专心的进行选育。
而农桑这件事,实在是太看重时间,只有在经历了一次收获之后,赵括才能继续试验,这件事并不能着急,在闲暇的时日里,他就在学室里为弟子们讲述自己的学问,赵括一直都在想着让自己的理论能够结合起来,他所提出的制度太过繁琐,想要形成一个合理的体系实在太过复杂。
故而,赵括选择通过历史的趋向来制定自己的理论,他采取了一种对未来畅想的方式。例如,如今为什么要施行军功制度?因为军功制度很适合如今的战争,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一王天下,所有要对占领地区施行温和的手段,而将来实现一王天下之后,该施行什么样的政策呢?
需要轻徭薄赋,给与百姓休息的机会,度过一段时间的修养期,就可以组织百姓们来进行开垦,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天下太平之后户籍不断增加,原有的土地不足以分配给所有人…赵括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演算”未来的历史,并且配以最合适这时期的制度,解决的办法之类。
如此一来,他那从后世带来的乱七八糟的各项制度就能形成一个逻辑链了。
而其他的各学说的知识,则是成为了辅佐理论的存在,例如用遗传学来解释育种,用地理上的知识可以明确将来的开垦方向,用赵括所知道的那些简陋的物理学说来推演日后器械的发展…什么用水来代替人力,用水蒸气来代替水力之类的,除却赵括之外的人看的一头雾水,可是赵括明白,后人一定会因此而受益。
或许就会有人不断的尝试自己在书里所记载的东西,最终有所收获。
就在赵括忙着完成自己的学术理念的时候,墨者忽然派来了人,告诉他,做纸的试验取得了重大的突破。赵括几乎是跑着赶往墨者的居处的,因为在听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在试验田里,故而到来的时候,他浑身的泥泞,看起来就像一个老农,就连墨者都险些认不出他来。
赵括走进了院落,就看到槌正拿着一张酷似纸张的东西,正在准备往上头写些什么,赵括非常的激动,走到了槌的身边,甚至都没有跟槌行礼拜见,就低着头看起了纸,这纸并不是后世所能看到的纸,纸张上有很多的网状痕迹,非常显眼的痕迹,纸呈现出一种淡黄色,并不是洁白的。
槌拿着笔的手在颤抖着,众人都围聚在他的身边,看着案上那新奇的纸,槌颤抖着在纸张上写下了,“王五十六年。”,字迹成型,纸张并没有裂开,字迹清晰,也没有出现模糊的情况,众人顿时高声欢呼了起来,那一刻,赵括所听到的只有笑声,墨者们激动的拥抱在一起。
槌也是傻笑着,不断的摸索着面前的纸。
赵括大概是最激动的,因为他知道,刚刚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东西,在以后到底发挥出了多大的作用,这是人类文明的基点,赵括浑身颤抖着,也忍不住的大叫着,跟周围的墨者们拥抱在一起,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狂欢之中,他们见证了历史,见证了纸张的诞生,这是一个奇迹。
赵括并不知道纸张真正诞生是在什么时期,不过,在汉朝纸张就已经较为普遍,蔡伦甚至进行了对纸张的改进,如此看来,纸张在愿世界里的诞生大概也就是在这一百年之间,而赵括仅仅只是将这个时间缩短了一些,可即使如此,赵括还是很开心,纸张的诞生,对于华夏闻名,乃至人类闻名,都有着非凡的意义。
因为纸张所代表着的是记录在他上头的文化,这是一种文化的推广。
槌脸色赤红,激动的看着手中的纸张,又看向了一旁的赵括,他认真的说道:“武成君,我们试了很多次,失败了无数次,最后是用了竹子,通过将竹子软化,形成浆泥,又通过叠加,去水的操作做出了这纸张…只是,纸张所耗费的费用太高,虽然轻便,但是容易损坏,百姓也根本用不起…”
“我想,纸张还是能加以改进的,如今知道了如何去制作,也就能按着原理进行改进了…”,槌笑着说道,赵括也是忍不住的接过纸张,轻轻的抚摸了起来,他忽然觉得有些遗憾,可惜,秦王并没有能活着看到这件东西,就在众人热情的谈论着接下来的改进方案的时候,吕不韦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
“做出来了?”,吕不韦惊讶的问道。
赵括笑着,将手中的纸张递给了吕不韦。
吕不韦接过纸张,认真的打量了起来,随后问道:“纸的造价是多少?能保存多久?”,槌看着他,脸上的激动也消散了一些,他回答道:“造价…大概是六百钱..尚且不知道能保存多久…还需要我们继续去做…”,吕不韦点着头,又看着赵括,说道:“这东西倒是轻便,若是能降低造价,增加质量,它是可以代替竹简的。”
“请您放心吧,既然已经成功的做出了纸,那纸就一定会愈发的轻便,会更加的结实,它会代替竹简,而且能起到更大的作用。”,赵括信心满满的说着。
赵括本以为,纸张的出现,一定会引起众人的震惊,可是事情并不是像赵括所想的那样,除却赵括与这些全力制作纸张的墨者,其余人对纸张的评价并不高,主要还是因为它昂贵的造价,和它不算结实的质量,使得它没有受到重视,它如今还不如竹简。而众人对国家耗费钱财提供墨者进行试验的行为也提出了异议。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无端的耗费了国家的财力,却没有带来半点的好处。
赵括有些吃惊,可是随后他也想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在造就出来的时候,都是不如他即将代替的那件东西,就例如未来的枪械,枪械在刚刚诞生的那段时间里是不如弓弩的,像汽车,刚刚出现的时候也没有马车流行,不过,赵括还是相信这些墨者,一定会让这些人认识到自己的无知!
可是在接下来的时日里,反对国家出资来扶持学派进行钻研的声影却越来越多。
大概是因为秦王的逝世,使得那些被压抑很久的人终于有了可以说话的机会。
赵括愤怒的回到家里,给安国君写了一篇书信。
“我听闻:生产力有三个要素,劳动者,劳动工具和劳动对象。先进的技术被劳动者掌握,便成为了劳动的生产力。科学技术物化为劳动工具和劳动对象,就成为了物质的生产力,管理也是生产力。以先进的科技为生产管理提供崭新的理论,方法,手段,使得生产力诸要素组成一个整体,从而发挥最大的作用。”
“生产力等于科技乘以劳动力,劳动工具,劳动对象,生产管理的总和….请以秦国为例,秦国一年所能生产出的粮食,等于秦国的百姓通过先进的耕作技术,在通过技术灌溉的耕地耕作,培育出的优良作物,官吏们以先进的管理制度来管理他们而得到的粮食….”
“若是百姓没有耕作技术,若是没有灌溉技术,若是没有先进的管理理念…秦国的粮产就会受到影响…而先进技术的出现,是最有利于国家的事情,无论是先进的律法,是纸张这样的载体…”
当这封书信被送到了安国君手里的时候,安国君足足看了三天。
他随即下令:加大对各学派的支持,再有提议废除此政策的人要被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