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kzz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討論-第572章 吃飯沒有酒展示-oyy92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周术保对刚才他发言之后,没有人鼓掌,心里本来就很恼火。只是,在有金科长在的情况下,不好直接发作而已。
如果不是金正冼在场,周术保肯定会发飙,因为他作为领导之后,还从没遇上过发言不鼓掌的情况,这分明是长坪县这边的人,在给他下马威。
那么,这时候他就可借用金科长来给石东富等人一次下马威,烧起第一把火。
对于这次角力,周术保心里明白,这是他的一个机会。传出去后,下面的干部才明白什么叫魄力与强势。
“金科长今天辛苦了,和大家一起到食堂用餐,很不适合。影响金科长的休息,是不是?”周术保沉声说,“丁丹书记,你看附近哪里有适合用餐的地方?”
回天挽狂澜
豪门盛宠:乖乖老婆哪里逃
周术保没直接找石东富这个县长,却问丁丹,丁丹是县委副书记,真正的书记的副手。
不像石东富,虽然也是副书记,但这个副书记是给石东富进入党组成员而设立的,没有副书记的职权,更多是挂名的意义。
石东富和周术保之间是搭档关系,虽说县正府是归属于县委管理,但县长在工作上有自身单独的决策职权。遇上强势的县长,有可能反过来压制书记的。
但在名义上,丁丹这位副书记就没理由拒绝周术保的。丁丹听周术保这样问,一时间都不知怎么说,因为之前章童俊规定过,除非特殊情况,接待领导用餐,都是在食堂的。
虽说在食堂,但可加菜,而且,主要的菜其实也是到外面订,送餐过来的。周术保脸上虽说还堆着笑,只是那笑容拉扯的肌肉都是僵硬的。如果在原来的下属见他如此,就明白周术保快要发飙了。
金正冼没想到这时候会闹成这样,他一思索便明白其他道理,是周术保要借他来立威了。
天堂系列:泪之伤
名门暗婚
便说,“周书记,我们还是在食堂用餐吧。这不是长坪县的规矩,去年九月,市里红头文件发到每一个单位,接待只能在食堂用餐,否则,用餐的人都会受到纪律诫勉。
周书记,我可不想明天让市纪委请喝茶。”
金正冼说后便笑起来,“那里的花茶,据说放两三年了。估计都过保质期,但他们都不舍得丢弃,也真是太过分了。”
这么一打岔,丁丹也就找到说话的话题,“金科,听说市纪委的办公经费不宽松,实际上,我猜他们是故意这样,让那些到他们那里喝茶的人,尝尝苦头。”
石东富不参与这个话题,便先折往食堂走。后面,一大群参会的人都出来了,他们这时候也不宜多说。
周术保虽说很没脸面,可这个事情想来金科长也不会故意来糊弄他。虽然没立威成功,对他多少有些不利,这确实是没了解情况导致的。
周术保也不再多说,“金科长,委屈领导啦。”
“周书记,这是正当的,可不敢说委屈二字。”金正冼笑笑地说,听得出,金正冼似乎很怕违反规定。
周术保不知金正冼是不是也在故意针对自己,如果真的如此,就说明柳河市这边对自己的排斥有多大了。
因为在市里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省部副处长对市里领导们的不满。但在金正冼面前,周术保也知道,即使自己对金正冼有所不满,都不能表露出来。
要不然,市里的主要领导得知,还不知会出什么事。
几个人一起去食堂,食堂那边的人早就在等,虽说其实还没到饭点,但乡镇的领导们吃过饭后,要返回乡镇。
王彧在最前面,进食堂,便叫人准备上菜。带人进包间,里面的装修不高档,但还勉强有用餐的环境。
周术保进包厢后,觉得一股气味,难闻。王彧说,“领导们喝什么果汁?鲜榨的,还是瓶装的。”
不过,其他人都不理会他的话,而是在让座。金科长和周术保之间在让作为,对体系里的人而言,谁是坐主座是非常关键的,不能有错。
在周术保的推让下,金正冼便坐了主座,周术保在旁陪着,另一侧则是石东富,然后才是丁丹、吴原峰等人。
这些人坐下后,王彧再次问喝什么,周术保看着金正冼说,“金科?今天辛苦你了,这时候也不是中午。就三杯,不超过规定吧?”
“周书记,柳河市这边的规定是上班周内,都不准沾酒,哪怕在家里都一样。”金正冼笑着说,“除非是接待客商,外地区的朋友。”
周术保听金正冼这样说,心里觉得烦躁,但又不能说市里的规定不妥。便说,“金科长,我算不算外地区的?”
金正冼笑着说,“周书记,长坪县是你第二故乡啊。”
这个话,是之前周术保在会场上说过的,这时候金正冼说出来,其他人也觉得很妙的一句话。只是,周术保的感受却不他,觉得金正冼和柳河市总是在全力拒绝他的融入。
“那就果汁吧,金科长可不能说我们长坪县不热情啊。”周术保对王彧说,“果汁要鲜榨,注意要处理好果皮,一点都不能留果皮的。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如今的水果,摘下来后,都会给果子做药浴。就是将化学剂放进水中搅匀,将果子淋一遍,这样,果子就可保存时间比较长。
而没有药浴的果子,存放和保存的时间就比较短。所以,吃任何水果,都要将果皮处理好,不然,对自己身体会有损害的。”
对这一点,大家平时虽知道,但都不怎么在意。因为柳河市这边果林不多,感观也就不够强。
王彧得令,便去准备。
这爱,如此的伤痛 小梅子乖乖
周术保不顾其他人的感受,对金正冼说,“金科长,我们在那边和柳河市不同,无酒不成席。喝多喝少,看个人的能力。看来,我到长坪县来,还要熟悉熟悉这边的习惯。
夢境遊戲
毒手圣医 破马张飞
当然,有些习惯不一定都好,以后我们完全可辨正地看待这些习惯。”
菜上桌,果汁却迟迟没上来。周术保看着空空的杯子,对站在门边的服务人员说,“怎么搞的,快去催一催。让金科长等,这是长坪县待客之道?这个工作风气很不对,必须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