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天尸童子感觉这次丢脸丢大发了,放出银尸不但没有阻截成功对方,反而有两具差点被削成人干,不过他又畏惧紫郢剑,不愿亲自犯险。
他的二十四具银尸虽然远胜乌元化的仆尸,但仅仅相当于传奇中阶的超级兵,而且是十二金尸被灭后重新祭炼,并没有什么给力的神通,否则也不会千方百计想谋夺幻波池中艳尸崔盈,就是想把她炼成在此界的第一具金尸。
此时见众人将要退回幻波池,越发感到脸上挂不住了,厉啸一声,不顾一切冲了过来,他双手一伸,施展摄魂炼魄爪,一双手变得乌黑,并且陡然变长,就像街霸中的乌拉佩尔似的。
虽有大旃檀佛光相护,但天尸童子既然不顾损伤,那双乌黑的双爪便能穿透佛光抓了进来,只不过到底有佛光相阻,他伸进佛光后的爪势顿时慢了下来。
李英琼一指,紫郢剑斩了过去,天尸童子一横心,将飞剑抓在爪间,以他的层次,李英琼不论是真元还是神识都相差甚远,虽拼命想夺回,紫郢剑竟然只能在那黑爪间跳动不止。
但天尸童子也极不好受,紫郢剑和青索剑在这蜀山世界是次级法则显化,他硬抓此剑,便相当于和剑中蕴藏的次级法则硬碰,在这世界,他本就受位面法则压制,再硬抗此剑,就像普通人硬抓了个烧红的炭圆在手中,不想放掉,但又禁受不起。
“林素灵!”天尸童子厉叫一声,他拼了命似的将紫郢剑控制住,便要看林素灵的。先前放出的十二银尸加上他随后又放出的十二具银尸也各自跳出,围光大旃檀佛光飞跃攻击。
“英琼,为父来挡住他们,让她们先下去。”李宁在空中盘膝,悬空而坐,身上佛光与定珠相合,佛光募地大放光彩,一时竟然将二十四具银尸尽皆挡下,令其无法冲入进来。
天尸童子那个恨啊,如果不是要对抗紫郢剑,他此时可以以二十四具银尸配合,组成一个二十四诸天飞尸大阵,就算对方有一件了不得的法宝,也绝挡不住他与二十四具银尸的合力一击,但若是那样,紫郢剑又没人应付了。
紫郢剑对天尸童子的威胁不小,还在佛光之上,李宁毕竟不是白眉和尚,他的佛光勉强能伤天尸童子,但也就仅此而已了。而紫郢剑不一样,定珠算是白眉和尚自己体悟次级位面法则凝化而成的后天灵宝,而紫郢剑可以算是先天灵宝了。李英琼现在其实根本还驾御不了紫郢剑,与其说是她在御剑,不如说是剑影响着她,使其原本就很英气的性格越发锋芒毕露。
天尸童子如果有原来的十二金尸上阵,说不定能人李英琼手中将剑夺下来,但光凭银尸却镇压紫郢剑,也得一心一意才行,但他此时一人对抗李宁+定珠、李英琼+紫郢剑,便力有未逮了。
不过他的喊声还是起了作用,林素灵受冥君华凌波之命来助天尸童子摄拿幻波池中的艳尸崔服盈,其实也是默契的分好脏了,天尸童子得金尸,而洞府则归九幽门下,将来甚至可以作为九幽派在此界的新山门。
他先前未下场,一是畏惧紫郢剑的锋锐,二是需要主持阵法。
听得天尸童子怒叫,也不敢怠慢,全力操控阵法,天上的煞云都不再凝化血煞丝落下了,而是直接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李宁的大旃檀佛虽然比其他神光、佛光类神通更擅长净化污秽,在此界恰好能克制血煞,但是煞云乃阵法所驱使,是此地千里内的煞气所化,李宁本身只有散修修为(传奇高阶),加上定珠相合,才能与地仙位业的修士对抗,就算佛光再怎么克制血煞,如此多的煞云挤压过来,佛光也只能不断被压缩。
好在王动等人已经趁机从池口下去了,王动和吴文琪有飞剑可以御剑下去,但杨成志和羽虹就麻烦一些了,最难的南姑,她只是相当于一个普通人,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如果不是林素灵将阵法大部份威能用在和先天五行禁制对抗上,南姑走进这玄冥血煞阵,只要多嗅上几口就得身亡。
李宁坚持足足一柱香的功夫,看到王动等人都已经下去了,又喝令女儿下去,李英琼不敢违背父亲,但紫郢剑仍被摄魂炼魄爪抓着,她一时收不回来,不由涨红了脸。
就在这时,幻波池口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宛若女童般的人,这女子一现身便头现一幛红云般的宝伞,将迫过来的煞云挡下部份,分担了李宁的压力,然后拿出一弩筒,对着四方各发出一粒金丸,那金丸一落入煞云中,便轰的一声,将煞云清扫一片,瞬间便令池口处出现一个短暂的真空地带来。
第五粒金刃却是奔着天尸童子来的,天尸童子身体一个闪烁,便要避开对方以灭魔弹月弩打出来的牟尼散光丸,但就在这时他一直抓着的紫郢剑却趁机发作,欲挣脱而去。
天尸童子好不容易抓着此剑,都起了想夺剑的心思,稍一迟疑,便躲得晚了一点,虽然仍是躲开了散光丸的正面,但散光丸是破除云气的上佳法宝,是这女子之父易周为其所炼的七件护身法宝之一。
散光丸一打便是一片区域,刚才煞云便是被一扫而空的,天尸童子原本躲得过,但舍不得紫郢剑,便不免被这区域攻击性的对手牟尼散光丸波及,而且此丸是灭魔弹月弩射出,叠加了两者的威力。
饶是天尸童子的修为,也不由一滞,虽未被定住,却暂时脱身不得。
那女童似的女修得理不饶人,拿出一面六角镜似的东西,朝着天尸童子就是一照,一道淡淡红光便落在天尸童子身上,令其怒吼一声,原来这六阳神火鉴的真火对尸道也是极有优先性的压制功效,令天尸童子都有些禁受不起。
但仅仅只是禁受不起,天尸童子没了他的仆尸,在同阶中是战力垫底,但毕竟修为层次在此界是相当于天仙位业,哪怕被专克尸道的真火照射对他来说也不是致命的。
但那女童一不作二不修,又放出一把尺许长的阿难剑,和一道乌金神芒,加上天尸童子手中的紫郢剑也全力挣扎起来,以天尸童子之能,连续遇上对尸道都有压制之功的法宝,也不由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分心之下,再也没法镇住紫郢剑,终于化作一道紫光离开天尸童子的掌握,飞回李英琼之手。
“英琼速退,我和令尊断后。”女童喝道。
“易师姐小心。”李英琼呼喊一声,落在正在池中看护杨成志、南姑等人的王动耳中,顿时便知这女童似的人物应该便是易静了。